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九十七章 深殿女子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沧澜城,左丘家中一位墨袍老者正在夜观星象,试图演算出近来异象不断的原因,就在这时,他感受到了从长阴山脉传来的微弱求救讯号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“不好!泽儿有难!”他说罢身子陡然化作一道疾芒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左丘家家主,拥有元婴境实力的左丘鸣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长阴山脉深处,左丘泽被定在空中,丝毫动弹不得,仅能凭着一点尚未模糊的意识,催动起身上所有的符篆和法宝,尽数砸向了身后的腐尸。

    一阵轰隆震天巨响过后,腐尸仍然凝立原地,不住掐诀念咒,拥有元婴之力的法宝符篆,竟未对他造成一丝伤害,这具看似脆弱无比的身体,竟是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左丘泽双目渐渐失去色彩,但仍露出惊恐万状的神情,身上皮肤慢慢变黑,开始凹陷,最终完全成为一具干枯的尸体,他的魂魄跟精元皆被这腐尸吸去了。

    远处萧尘看得背后冷汗直流,原本他只是想利用这未知存在重创一下左丘泽,然后他趁机杀死对方,夺走对方灵脉,但没想到这具腐尸竟然如此强大,直接将左丘泽魂魄炼化了。

    星月之下,那腐尸身上的血肉开始慢慢重组,最后终于稍微完整了一些,但胸膛上那个大洞却如何也填补不了,突然间,只见他头一转,向萧尘所藏的巨石射去一道幽深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好!被发现了!”萧尘身形如电,急忙拉起慕容仙儿便逃,然而尚未迈出丈许,便被一道黑影阻下,正是那具腐尸。

    “啊!”慕容仙儿被这腐尸的恐怖样子吓得惨叫一声,萧尘急忙将她护在身后,然后冷冷盯向了那具腐尸。

    他先前目睹了这腐尸炼化左丘泽魂魄的恐怖过程,此时已做好了运转天玄箓的准备,即便逆魔三变施展出来未必伤得了这腐尸,但至少可以给仙儿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不必害怕,贫道玉阳子,对小友并无恶意。”就在这时,腐尸忽然开口说话了,声音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空洞,当真如同一个年迈老者一般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怔,原来此人不是尸傀么?原本他还以为此人是被人活生生炼制成的尸傀,只不过后来生了灵识,背叛了主人,但现下看来,似乎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恕晚辈无礼,斗胆相问,前辈究竟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嘴上说没有恶意,但他并不会因此放下警惕,他发现此处乃是一玄阴之地,常年阴寒森冷,而此人恐怕便是借此地阴寒之力重塑肉身。

    玉阳子叹息一声,道:“小友可知炼尸宗?”

    “炼尸宗?”

    萧尘眉心一凝,他之前听风兮提起过,炼尸宗乃是上古四大魔道之一,最为神秘,其门下弟子最擅长的便是将人活生生炼制成尸傀,听其使唤,可谓冷血残酷至极。

    只是现今炼尸宗归隐多年,紫府里年轻一辈多半不知,而萧尘若非之前听说过尸傀,也不会这般了解。

    玉阳子点了点头,眼神里忽然透露出一股凄伤之意,道:“三百年前,贫道只是归灵山的一名散修,听闻炼尸宗四处祸害苍生百姓,故灭杀了这魔宗总共七十八名弟子,然而这魔宗宗主一身修为了得,贫道与他大战七天七夜,最终来到这深山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不住摇头叹息,似乎回忆起了一件极为痛苦的往事,萧尘不知他口中话语几分是真,目光一凝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玉阳子叹口气,续道:“那一战可谓惨烈至极,贫道敌不过他,最终自毁元婴,释放出元婴之力,想着拼了这条老命,也绝不能再让这魔头继续祸害苍生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看了看他胸膛那个大洞,心想原来他元婴就是这样毁去的么?看来此人以前的修为也了得啊,又问道:“那魔头最终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玉阳子摇头,深深叹了口气,道:“没死,这魔头狡猾得紧,自知挡不住贫道的元婴之力,竟然金蝉脱壳,舍弃了肉身,灵魂遁逃至百里外的一座废弃宫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指了指东南方向:“就是那。”

    萧尘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,夜色下苍茫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,但却隐隐感受到了那边传来的一丝阵法灵力波动,回过头道:“哦?既然那魔头灵魂遁逃出去了,为何不立即回到炼尸宗?”

    玉阳子见他心思缜密,摇头苦笑:“小友还是信不过贫道么?”说罢叹息一声:“还是贫道当时大意了啊,怎能瞧不出这魔头的灵魂也受了重创,反倒被他算计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目光一凝:“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这魔头灵魂遁逃走的一瞬间,竟然以他魔宗秘术,悄悄打了一道魂魄进入贫道体内,想要吞噬掉贫道的魂魄,想将贫道同化了啊!所以他的灵魂不能离开贫道太远,否则必受大损。”

    玉阳子说到这里又苦笑了两声,道:“所以贫道刚刚才会他魔宗秘术摄魂夺魄,一来是见刚刚那人对小友心存不轨,二来也是为了补充自己的魂力,好继续跟那魔头对抗,否则一旦等那魔头将贫道同化,届时方圆千里生灵涂炭啊。”

    萧尘微微颔首,这正是他之前最疑惑的,倘若这玉阳子真的是正道中人,又岂会魔道秘术摄魂夺魄?听他如此一说,似乎也合情合理,当下道:“那前辈与晚辈说这么多,究竟想要晚辈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玉阳子点了点头,指着东南方道:“那魔头在废弃宫殿外布下一个失落大阵,贫道曾数次试图破阵进去,趁着他灵魂尚未恢复,将其灭杀,但无一不是失败了,那阵法实非贫道所能破的。”

    萧尘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,应是此人之前便已察觉到自己跟仙儿了,又见仙儿对阵法颇为精通,故想借仙儿之力,破开那个大阵,但是他始终有一点很不明白,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玉阳子见他神色间依旧有些犹豫,又道:“这些年贫道一直与那魔头留在体内的魂魄作斗争,自知余寿不长,只想灭杀了那魔头,否则一旦等那魔头的魂魄将贫道同化,再等那魔头闯出来,恐怕届时世间再无人是其对手,免不了又是一场浩劫啊。”

    听他如此一说,萧尘总算有几分动容了,心想确实,这玉阳子已经有元婴境实力了,倘若再被那炼尸宗的宗主吞噬同化,整个紫府岂非都要面临浩劫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仙儿突然拉了拉他衣袖,然后怯懦懦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惊,是啊,自己怎生这般糊涂?怎能这般轻易就听信了此人之言?仙儿平日里看上去天真无邪,这时却反而比自己还要机警了。

    即便眼前这玉阳子口中说的是真,当年确实是二人大战,魔头想要吞噬掉玉阳子,但时隔这么久,谁知道眼前这个玉阳子体内的神格到底是谁呢?万一玉阳子早已经被同化了,眼前这个玉阳子岂非便已成了那魔头的一具分身了?

    再说那什么废弃宫殿,有谁知道会不会是玉阳子临死前布下的大阵,将那魔头封印在了里边,倘若自己冒冒失失去解开大阵封印,岂非将真正的魔头放出来了?

    就像当初萧家后山古墓的大阵,明明是萧宁传下口谕,无论如何不得开启封印,结果最后渐渐传成了不到万不得已,不得开启此阵,然后就将那大魔古风给放出来了,险些将萧家整个给灭掉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萧尘背后不禁冷汗涔涔,忽然间,玉阳子向慕容仙儿射去一道幽深的目光,带了一丝丝凶光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!你不信贫道之言吗!”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