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九十五章 玉阳子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过得片刻,左丘泽也循着他二人的气息追了下来,纵目四望,不见二人踪影,心想这二人定然未有走远,他追了老半天,此刻又累又渴,看见这大好清泉,岂能不为之所动,正要移步往岸边走去,忽恐有诈,大笑道:“哈哈!混蛋我看见你了!这回看你往哪跑!受死!”

    慕容仙儿吓了一跳,正要起身,萧尘连忙将她按住,轻轻摇了摇头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左丘泽凝神细听,不见任何动静,又大笑道:“哈哈!小姑娘!逮住你了!乖乖随本公子回去接受调教吧!”

    他一人在岸边又舞又跳,大概是独台戏唱得累了,又见半天没有反应,猜想这二人应是真的没有埋伏在附近,当下走到溪水边,正待捧水来饮,忽然瞧见地上的一滩水渍,凝思片刻,往下游走了些许,没走两步,又摇摇头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拿出长剑往水里搅了两下,见无任何异常,这才放心蹲下去捧水,不料指尖触碰到水面的一刹那,水底忽然窜出一道火柱,砰的一声巨响,直接将他炸飞了十来丈高。

    左丘泽又惊又怒,正此时,一道白芒向他飞去,总算他修为不低,手一招,墨魂剑似有感应,立时飞至挡下了这一剑,循着白芒飞来的方向,他一下子望见了巨石后面的萧尘二人,怒道:“混蛋!我非诛你九族不可!”

    他此刻衣衫破碎,脸上焦黑一片,鼻子里不断有鲜血冒出,头发一半被烧焦了,一半被烧卷了,虽然他在族里不受重视,但至少有爷爷跟曾祖疼爱,而且在外面哪天不是风风光光的,何曾如此狼狈至极过?

    想到这一切竟然是拜一个筑基小子所赐,他的愤怒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他今日绝不容萧尘活着离开长阴山脉,否则此事一旦传开,他这个左丘家少公子哪里还有脸继续待在沧澜城?

    只见他手臂用力一挥,一道金色符篆极速朝萧尘所在的大石飞了去,那符篆初时只巴掌大小,到后来直有两三丈长,金芒四射,符上印满了奇怪文字,环绕着层层秘术,直似要吞尽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萧尘暗道不妙,这是元婴修者所炼制的符篆,威力岂是等闲,凌仙步瞬间展开,拉起慕容仙儿便往一旁闪去,然而刚遁出十来丈远,猛觉背后一股巨大吸力生起,将他往之前的大石处吸去。

    神识往后一扫,但见附近一切事物,无论是大石也好,参天古木也罢,通通被吸入了那道金色符篆里。

    左丘泽神态若疯,大笑道:“哈哈哈!混蛋!你那些宝贝老子不要了,今天非杀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大骇,这让他想起了一件上古法宝混元金斗,混元金斗里面有着混元空间,可吸纳世间万物,倘若被其罩住,神仙妖魔无一个能逃得了,恐怕这符篆里也有着一个混元空间。

    一旦被吸入混元空间,且不说肉身立即化作一滩血水,便是魂魄也将在十二个时辰内被炼化。

    四周狂风呼啸,眼见要被吸进那符中,正焦急无策,慕容仙儿忽道:“萧尘哥哥,走时墨玄前辈不是给你一面镜子吗?”

    萧尘这才想起墨玄子给的阴阳乾坤镜,两指一并,默念口诀,立时祭起乾坤镜,当时墨玄子给他此物时便将此物的用法以神念传给了他,这时随着他一声念咒,那乾坤镜在半空越放越大,呈现出一黑一白两面。

    黑的那面立时朝符篆射去一道黑色长芒,将符篆越撑越大,最后砰的一声巨响爆裂,往四周涌散出一股凶猛的力量,但凡触碰到了这股力量的事物,均在一瞬间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左丘泽脸色大变,尽管他已提前做好准备,但跃开的一瞬间仍是被炸伤了一条手臂,若非他有着符篆护体,只怕已经是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而萧尘距离爆炸点较近,根本无法带着慕容仙儿在这般短时间内逃开,那阴阳乾坤镜的白面忽然放射出一道白芒,将他二人笼罩其中,反弹开一切力量冲击,最后待四周狂风止住,镜子一晃,落到了萧尘手中,变得与寻常镜子无异。

    远处左丘泽愤怒无比,明明是自己丢出去的符篆,结果却令得自己险些丧命,这混蛋反倒毫发无损,他又恨又恼,借着受伤的左臂,用力激出一股鲜血抹在了墨魂剑上,跟着不断掐诀念咒。

    墨魂剑瞬间幻作一柄百丈长的黑色剑影朝萧尘斩下,声势凶猛,原本已经平息下来的山谷再一次狂风大作,四周草木纷飞,乱石迸射,这一剑非将萧尘斩得神形俱灭不可。

    “嘿嘿!我左丘家的厉血灭魂咒,混蛋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眼见这一剑来势凶猛,避无可避,慕容仙儿脸色大变:“萧尘哥哥!”

    萧尘神色从容,脑海中顷刻间已闪过无数念头,只见他用力一推,分出一道元力将慕容仙儿包裹住,送出数十丈远,跟着两指一并,向左丘泽一指,无垢剑顿时化作一道白芒破空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丘泽脸色微微一变,心想他应该逃跑才是,怎会突然与自己正面对战?眼见白芒越逼越近,显然要取自己性命,左丘泽大呼不妙,难道这混蛋要跟自己拼命了,要跟自己同归于尽了!

    他此刻施展了家传秘术,操控着墨魂剑,根本无法再催动符篆抵御外来攻击,百般思量之下,他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这一击,毕竟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,与这混蛋同归于尽太过不值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收剑之际,脸上还是被无垢剑划了一道口子,他气得暴跳如雷,向那边望去时,对方却早已往山脉深处遁了去。

    左丘泽目光一凝,此刻分明是正午时分,但山脉深处似乎笼罩了一团无边无际的黑雾,隐隐透着一股极为凶戾的煞气,但他此刻怒火攻心,早已将曾祖和爷爷的告诫忘得一干二净,身形一晃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山脉深处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,地面上堆积了一层厚厚的枯枝烂叶,突然间,一只高度腐烂的手臂从地底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徒儿啊,当年你夺了为师的魂魄,转眼又是一个甲子,等为师夺了那个女人的魂魄,还会回来找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空洞洞的声音回荡在林中,令这暗无天日的林子越发显得鬼气森森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