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八十四章 仙儿的灵力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目光一凝,瞧见了五六丈外的一名红袍老者,脸上杀气腾腾,对自己充满了仇恨之意,凭方才那一掌,他可以断定此人修为至少在结丹七层以上,但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此人,不过初来中洲,待会能好说的话,尽量不动手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附近的人也都被吸引了过来,慕容仙儿一下子冲到那红袍老者面前,怒气冲冲指着他道:“喂!你是谁啊!不许你欺负萧尘哥哥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那红袍老者怒容满面,袖袍一拂,一股磅礴大力朝她涌了去,附近的人都惊叫了出来,这一拂之力即便筑基修者也绝难承受,非得将这小女孩打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仙儿!”萧尘想要去阻止,但已然来不及,砰的一声,慕容仙儿被打飞了出去,萧尘足尖一点,自半空中将她接住,立时便往她体内注去一股真元,但对方似乎并未受任何内伤,只是先前买的那些小玩意全被打烂了。

    落回地面,萧尘双目布满了血丝,一股滔天杀气立时蔓延出来,二话不说,直接运足全身真元,一招苍龙吟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狂风呼啸,伴随着震天龙吟,两条数丈长的金色龙影势不可挡冲了过去,附近的金发女郎一阵惊呼:“天呐!我看见什么了!这是东方的神龙吗!”

    四周元力汹涌澎湃,即便那红袍老者有着结丹七层的修为,接下萧尘这暴怒一击时,仍是往后退了几大步。

    萧尘眼神恐怖至极,怒道:“不管你是谁!今天非取你狗命!”说罢猛催体内真元,十二条灵脉化出的白芒若隐若现,力量直逼结丹,再一次令周围掀起了狂风。

    慕容仙儿连忙将他抱住:“萧尘哥哥不要!仙儿不疼!”

    先前那十几名青年男女相互对视一眼,均想:“此人就是前阵子在东洲声名大振的萧尘么?果如传闻一般,此人不可轻易招惹啊。”

    那红袍老者冷笑一声:“老夫凌景山,你夺我孙儿灵脉,断我孙儿手臂,今日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原来是凌家的老东西,想必之前的杀手也是他派来的了,想到此处,杀意更重,又一招苍龙吟打出,这一次掌力更胜先前,龙吟之声直震得附近的人耳膜欲裂。

    凌景山提掌抵御,却不料又被震退几步,虽然仅凭这两掌还不足以伤到他,但当着这般多人面,被一个后生晚辈次次打退,实是脸上无光,况且他一想到萧尘能有如此深厚的功力,定然是因炼化了自己孙儿的灵脉,不禁更为恼怒,猛然间,也催动起了体内真元。

    一个结丹后期的修者催动真元岂是等闲,四周狂风汹涌,不少功力微末者皆被这股强大的气息逼得胸闷气短,纷纷往远处退去,萧尘也不禁一惊,这老东西真跟自己拼起命来,还有些不易对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肩扛巨剑的金发男子走到了他面前,将巨剑往地上一撂,正色道:“你刚刚竟然对如此美丽的小姐出手,我要以绅士的名义,与你决战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那男子话讲完,凌景山怒喝一声:“滚开!”袖袍一拂,直接将那男子打飞了数丈远,他此刻正处气头上,逮谁便咬谁。

    先前那十几名青年男女终于看不过了,全走了上来,一名男子冲他道:“喂!你是要打架吗?”语气间显得颇为不屑,一来是因凌景山跑来他们的地盘扬言杀人太过嚣张,二来刚刚竟对那么可爱的女孩出手,实是不可饶恕,三来竟然还真敢对仙墉城的人出手。

    凌景山冷冷瞧了他一眼,见他修为不过筑基中期,冷声道:“是又如何?老夫今日非取这小兔崽子的命不可!识相的别来管闲事!”

    那青年愣了愣,随后嗤笑一声:“哟呵?给脸还蹭上了?”说罢只见他打了个唿哨,随后十来道剑光落下,化作与他们服饰差不多的青年男女,不多时,周围便又聚集来了五六十名青年男女,将凌景山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咋了?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来仙墉城打架呢!”

    “谁啊?在哪啊?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好像刚才夹着尾巴跑了吧?”

    七八十个人将凌景山团团围在中央,还视若无睹的取笑嘲讽,这令凌景山异常的恼怒,凌家在东洲也算得上是有地位的修炼世家了,而他也身为四大长老之一,今日竟然被一群小辈戏辱。

    其实以他的修为,要对付这几十个筑基修者可说绰绰有余,但是他不敢,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,人家也是一方修真势力,况且他刚才有一瞬间,感受到了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波动,这才是最令他不安的。

    这时只见他语气缓和了许多,道:“此人夺我孙儿灵脉,夺脉乃是魔道中人所为,老夫今日来讨回公道,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先前那青年瞧了他一眼,道:“哟!没跑呢,原来在这啊!”凌景山沉声道: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夺脉是吧?魔道中人是吧?那是你们东洲的一套,少拿到我们中洲来说事!我们这只讲谁拳头硬,还打不打了?不打滚蛋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凌景山终于有些怒不可遏,但是提运真元的一瞬间,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气息,抬头望去,那股气息,似乎来自高空中的一座悬浮岛屿。心想绝不能与这些人起冲突,向萧尘望了去,冷冷道:“怎么?在东洲你躲玉卿门,来到中洲也只敢躲在别人身后了么?你夺脉的本事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躲。”萧尘淡淡道,说着将慕容仙儿交到一名女子身旁,踏前几步道:“我说过了,那一次是凌宇轩先带人追杀我,至于夺脉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突然嘶吼了出来:“老子夺了又怎样!难道老子就该束手被宰么?老子从来没去招惹过你们,是你们一直来犯老子!还不准老子还手么?”

    凌景山被他吼得彻底没了脾气,沉声道:“好!很好!小兔崽子你可敢与我一战?”一旁一名青年嗤笑道:“你去挑战一个比你少修炼几十年的人?你还能再丢人点吗?”

    萧尘手一伸,随后指着凌景山道:“战就战!你以为老子怕了你?”说罢身形一晃,落到了一处广场上。

    凌景山身形一动,也跟了过去,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两人二话不说,直接展开了最凌厉的攻势,刹那间广场上狂风四涌,乱石横飞,此刻外面又新聚集来了几百个修者,皆被二人爆发出来的气势震慑住了,瞧这架势,绝非比武,而是生死相搏。

    萧尘如今修为在筑基巅峰,凭着玄青功法对付一般结丹修者自是绰绰有余,然而对付起结丹后期的凌景山却显得颇为吃力,十几个回合下来已有不支之状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伙子怎么跟位老前辈打起来了?难道是想借此扬名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好像是小伙子先前吼了那位老先生?”

    人群里议论纷纷,一个中年妇人见萧尘有些招架不住了,喊道:“喂!小伙子别打了,跟老先生道个歉吧!”

    凌景山冷冷一笑,又要一招逼近,萧尘心想除非催动三元焚心诀,否则绝不能再与他拼力量了,但是此刻慕雪跟落师姐不在,倘若催动了三元焚心诀,只怕后面三天自己都要躺在床上了。

    不容他细思,凌景山排山倒海的一掌又已袭至,广场外惊呼连连,萧尘身形一动,凌仙步瞬间施展开来,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,身子陡然斜移了三四丈,不待凌景山反应过来,无垢剑已握在萧尘手中,一剑向他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左侧有剑光闪烁,凌景山凝指一弹,格挡下了这一剑,却不料右面又有剑气袭至,一时难以分辨剑从何处刺来,只觉四面八方都有剑气袭来。

    广场外亦是惊呼不断,只见萧尘身法轻灵,出剑快如闪电,收剑如浮光掠影,剑剑若虚,又剑剑如实,可谓剑随心出,形随意成,刹那间便布下了漫天剑雨,令凌景山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几十个青年男女亦是暗暗惊叹,他们虽身处玄门之中,但还从未见过这等精妙绝伦的剑法,看来这个萧尘能在东洲闯出一番名堂,也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笑道:“你说此人若与我们大师兄交手,谁会取胜?”另一名青年道:“那自然是我们大师兄取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非也非也,倘若真交起手来,大师兄虽有结丹五层的修为,却未必斗得过此人,因为此人有着一股不要命的狠劲,不然他怎么敢去挑战一个修为比自己高出这么多的人?他在东洲可是灭了一个元婴高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师哥,你这不是在长他人志气灭咱家威风吗?他灭元婴高手,那不也是因为有玉卿七子的缘故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,倘若将师父与师叔们的功力给你,让你去对付一个元婴高手,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,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广场上剑光缭乱,周围的人早已看花了眼,凌景山一身锦缎红袍被割烂了许多处,两只袖子也没了,手臂暴露在外,显得颇为狼狈,他此刻再也没了先前的气势,终于趁着萧尘收剑之际往后纵开了四五丈远,暗想这小兔崽子非但功法诡异,剑法也这般凌厉,今日当真是丢脸丢到中洲来了。

    先前见他嚣张至极的人,这时见他这般狼狈,都轰然大笑了起来,凌景山气得脸色铁青,向外射去一道冷光:“笑什么笑!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,更是大笑不已,凌景山气极,回过头来,向萧尘射去两道冷冷的目光:“小兔崽子,真的以为我凌家便没有剑法了吗!”说罢双臂一震,凭空凝出一柄寒光闪闪的仙剑来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