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战前一夜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花殇冷冷一笑,身形一晃,又坐回了殿首的大椅,正要说什么,萧尘心想不宜与她多做纠缠,此间之事须尽快处理完毕为好,当下抢在前头道:“方才三掌,多谢前辈手下留情,前辈是否现在便与我回玉卿门?”

    花殇一手撑着下颌,饶有兴致的看着他,淡淡笑道:“我何时说过要与你回去了?”

    萧尘道:“之前晚辈说,只要接下前辈三掌,前辈便随我回玉卿门,莫非前辈这么快便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花殇仰头一笑,道:“那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过了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尘万万没想到,她好歹也算是前辈,竟然能够当着这般多弟子出尔反尔,此刻他已失去几分耐心,道:“那前辈究竟要怎样才肯随晚辈回去?”

    花殇轻轻一笑,接过一名弟子递来的茶水,小饮了半口,笑道:“我说过,只要你肯娶我的徒儿,那么我便随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殿上许多弟子都甚是不解,师父平时要求任何人不得动情,更别谈成婚,今日为何这般反常?殊不知花殇性子便是如此,说要怎样便一定要怎样,越是得不到越是一定要得到。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。”这一次萧尘失去了耐心,说得斩钉截铁,丝毫无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花殇仰头一笑:“只怕由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定,她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要强迫自己不成?眼下已有几分不悦,道:“晚辈不愿做的事,便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休想强迫晚辈。”

    正此时,皇甫心儿从后殿走了出来,萧尘暗道不好,难道刚才自己的话全被她听去了?

    只见皇甫心儿脸上神情淡然,与之前大不相同,她淡淡一笑,向花殇道:“师父,徒儿有幸拜得师父门下,一心只在修炼,也请师父不要再为难这位萧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花殇眉心一皱,脸现凄苦之色,道:“心儿,此人当初分明与你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心儿轻轻一笑,摇了摇头,继而向萧尘道:“萧公子,你我从前或许有过误会,但自今日起,一切皆逝水,你我之间再无任何纠葛。”

    萧尘听见这话,心口突然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回想起与她的过往,当初在凡尘天风门那些日子,还有她赠送的炎心玉,此刻越是去回忆,这股疼痛越是厉害,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但此刻却不能表露出一丝悲伤,笑了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他说出这个字时,心口的疼痛猛然倍增,犹似数十针扎,不禁令他脸色微微一白,花殇见着他此刻的模样,笑了笑,最后却又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好片刻,萧尘这股没来由的疼痛才稍减一些,不知为何,他现在再也不想多留一刻,道:“既如此,恕晚辈打扰了,告辞。”说罢转身对着李慕雪轻轻一笑:“慕雪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就在他二人即将迈出殿门时,花殇将他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还有何吩咐?”萧尘转过身,问道。

    花殇笑了笑,道:“你难道还不知你已经中了我的绝情咒么?此咒乃是我从一本上古奇书中领悟所得,普天之下,绝无第二人可以化解。”

    殿上众弟子均脸色大变,没想到师父最终还是去修炼了那本绝情玄鉴,看来她上个月之所以闭关,并非因与人一战受了伤,而是在修炼这本上古奇书。

    萧尘淡淡道:“那又何如?”

    花殇仰头一笑,紧接着目光变得凌厉起来:“小子,你死到临头了还不知么?中此咒者不得对任何人动情,一旦动情,一开始只是感到痛苦,越往后,这种痛苦越厉害,到最后全身真气逆流,走火入魔而死!”

    殿上不少弟子听后吓得脸色惨白,以前师父约束各人不得动情,但也总有人偷跑出去私会情郎,如今她练成此咒,倘若挨个往每人身上下一记,岂非立时要人性命?

    李慕雪也早已脸色大变,萧尘眉心紧锁,怪不得刚才自己会感到心痛,原来终究还是对皇甫心儿留有一丝情谊么,看来此咒远非当初所中的阴阳蛊咒可比,道:“我与前辈无冤无仇,为何前辈要害我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花殇仰头一笑,紧接着厉声道:“小子!敢违逆我的人没有几个,也罢,你只需替我去杀一个人,那么我便帮你化解了此咒!”

    她一开始对萧尘下绝情咒,只想以此为要挟,逼迫他与皇甫心儿成婚,然而现下是不可能的了,但她却又不甘心就此替对方解了咒。

    萧尘眉心一皱:“前辈修为远在我之上,要杀人何不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花殇厉声道:“废话!倘若我杀得了,还要你去做什么?那人就在从此间往南七百里的镜湖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连前辈也杀不了那人,晚辈修为平平,去了岂非送死?抱歉。”萧尘说罢,携了李慕雪的手,便往殿外踏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!你当我绝情宫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么!”

    花殇已然怒极,数十年来还从没人敢这般违逆于她,她话音未落,身子陡然腾空,一掌便向萧尘背心袭到。

    萧尘察觉到背后罡风涌至,猛然转身,一掌击出,两掌相碰,顿时只感全身一麻,手臂似要断裂一般,身子直往后腾飞出十来丈,方才着地。

    花殇冷冷一哼,眼见她下一掌又要打来,李慕雪急忙道:“前辈且慢!请说那人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花殇撤去掌力,仰头一笑:“还是小姑娘懂事!说话中听。”

    萧尘伸手一拦:“慕雪!不必多讲!”其实即便看在青风的份上,要他帮花殇对付仇敌,那也没什么,但是他却最恨这种胁迫的手段,所以今日绝不可能妥协。

    然而李慕雪心系他身上所中的绝情咒,往前踏出一步,道:“请前辈明示,要我们去杀何人?”

    花殇冷冰冰道:“那听好了,这个贱人的名字叫做颜落!”她说话时目光寒冷,脸上戾气颇重。

    李慕雪不禁全身一震,脸色刷的惨白,颜落亦是玉卿七子之一,说起来也是她师妹,为什么她言语中似乎对颜落恨之入骨?

    萧尘冷冷道:“且不说我非颜落前辈对手,即便是,我也不可能帮你去对付她。”说罢拉起李慕雪手,道:“慕雪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花殇怒极,厉声道:“小子!你今日休想活着离开此地!”话末身子陡然腾空而起,一掌向萧尘打了去。

    她这一掌犹似带了开山之力,势不可挡,整个广场顿时狂风呼啸,附近的树木在掌力笼罩范围下不住摇晃,几欲断裂。

    萧尘目光一凝,袖袍一拂,将李慕雪推送至十余丈开外,自身猛运玄青护体法诀,同时气贯全身,十二条灵脉所化之力由掌心引出,其势犹如苍龙出海,直逼结丹巅峰之力。

    两道掌力在半空相撞,登时山崩地裂,力量交汇处的地面刹那间往外延伸出十余道骇目惊心的裂痕,余力激荡下,更是将附近的草木化作了漫天木屑。

    所有人皆是一惊,连同远处的楚凌娇亦是不敢相信此刻所见,虽然师父并未真正下杀手,而他却依然能够凭己身之力硬挡下来,其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?

    花殇目光突然变得阴冷无比,冷冷道:“隐藏实力?你是结丹修者?”

    尽管方才萧尘为挡下那一掌,几乎消耗了体内大半真元,但他此刻脸上仍是风轻云淡,只听他淡淡道:“世间功法无数,前辈所修功法固然奥妙,却也未必便是天下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花殇连道三个好字,心中却在暗暗思量,这小子看似功力浅薄,实则所修炼的功法玄妙无比,倘若自己能够窥得一二,再加以绝情功法同时修炼,三年之内,未必不能突破至准元婴境。但是这小子比自己还执拗,若不能完全将其制服,只怕他不会轻易妥协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心中冷冷一笑,双手忽然拂动起来,但见前一刻还万里无云的天空,突然间变作乌云沉沉,仿佛连天也要塌下来一般,一股无边无际的力量以她为中心蔓延了出去,令得所有人脸色皆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骤然间,半空之中出现一柄白芒巨剑,那巨剑在花殇咒诀引导之下,极速向地面萧尘斩落,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这一剑之力何其凶猛,尚未落至地面,已然令无数石砖爆裂,最后在力量压迫之下彻底化作粉尘。

    远处李慕雪惊叫一声,险些便晕倒过去,而皇甫心儿神情依旧淡漠,不知是彻底对萧尘死心了,还是她知道师父这一剑必然不至于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在无边力量笼罩之下,萧尘已然无法动弹,当下强运玄青功法,一层又一层的金光结界往上抵挡而去,然而在巨剑无情冲击之下,他以真元所凝的结界就如同细卵一般脆弱,毫无抵抗之力,被一层一层的击破。

    当巨剑离他头顶不足三丈距离时,他终于感到真元不支,双足往下一陷,直没入地面尺许,全身皮肤也隐隐有鲜血渗出,已然无力再作抵抗,就在这时,天边忽然传来一声清晰的琴音。

    那琴声来得猝然,但却似有着一股无形之力,竟尔令巨剑斩下速度变得缓慢了不少,跟着又是一声琴音响起,巨剑放出的白芒顿时黯淡了三分,最后一声琴音响起,整柄巨剑化作星星点点往四周散去,顷刻消散于无形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