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五十九章 慕少艾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,自从这个青年进入人们视线起,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数传闻,虽然许多人对其褒贬不一,但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这样一个人身上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

    要去对付关山老祖,且不说他们之中谁有这个能力,便是这份勇气与担当,他们之中,又有谁能做到义无反顾?

    晓月踱步过来,轻轻一笑:“我正道中有萧兄,乃是天下苍生之福。”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:“仙子谬赞了。”此事已经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事,事关整个东洲安危,方才清尘真人的眼神,令他想到了当年的师祖,青玄真人。当年青玄真人不惜耗损修为,逆改阴阳,为自己重塑仙身,重凝元魂,然而自己最终却依然令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正此时,殿首传来两声朗笑,只见墨玄子轻摇折扇,英姿潇洒,令得殿外许多女弟子芳心一动,他笑了笑道:“既如此,萧尘,你可愿拜入我门下?”

    “拜……拜师?”萧尘愣了半天,始才反应过来,殿上其他人也都纷纷醒悟过来,玉卿七子要传他功力,自然必先要他拜入玉卿门了。

    能拜入玉卿七子门下,这可是莫大机缘啊,况且墨玄子一身修为可参造化,只差半步便能迈入准元婴之境,他早年又修得仙身,日后必能登临仙人之境。

    墨玄子笑了笑:“怎么?莫非你还不知要承我七人之力,须先成为我玉卿门弟子吗?”

    殿外无数女弟子惊羡不已,多少人宁可拜这位为人洒脱的墨玄师叔为师,也不愿拜身为掌门的清尘真人为师啊?只可惜这位墨玄师叔偏偏就是太过洒脱,所以一生也不愿收徒。

    然而万众期待之下,萧尘却是微微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,此事……此事万不可。”他明白,墨玄子虽然看上去只比自己大几岁,但其真实年龄怕是早已过百岁了,若只论今世,即便称其一声前辈也是应当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不能拜师,无论岁月过去多么久远,他永远只有一个师父,那就是凌音。前面皇甫心儿跟柳云峥那都只是权宜之计做不得数,这一次却并非如此了,所以他不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,而墨玄子虽第一次收徒便当着这般多人被拒,但他为人向来洒脱,也绝不会因此便心存芥蒂,只见他轻轻一笑:“怎了?你且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萧尘为人也向来谦虚,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拱手道:“实不瞒墨玄前辈,弟子其实早已有授业恩师,虽然如今恩师下落不明,但弟子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,所以……抱歉。”

    墨玄子摇头一笑:“原来如此,倒是我贸然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醒悟过来,仙门之中不告而另投师门,乃属大忌,乃是大逆不道的叛师行为,此子不为外界所动,对其师父的忠义,实是可表。不少人都纷纷点头暗自称赞了起来。

    羽逸风眉心一凝,心想从未听小尘提起过他还有一个师父,他自幼身居萧家,怎会有师父?而且他的一身功法像是从远古流传下来的,莫非这其中……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那次去广寒门途中遇见的古仙遗迹,当时萧尘神情举动突然变得大为异常,还说什么死后便请自己将他葬在那里的胡话,莫非,莫非,他背后冷汗直流,断不敢再继续往下想。

    这时晓月踏前一步,她一直以来便想得知萧尘究竟师承何门,为何会本门的功法,只见她淡淡笑道:“想必萧兄的授业恩师自是不凡,不知可否请教一下?”

    萧尘摇了摇头:“抱歉,这个在下无法相告。”

    不肯说出师父名讳也不是什么怪事,羽逸风面向墨玄子,拱手道:“那么接下来墨玄师叔打算?”

    墨玄子笑了笑:“无妨,便先将你青风等四位师叔请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各人商议完毕,因须尽快回各自门派处理事务,也不宜耽搁,众人离开后,殿内只余萧尘等人,羽逸风道:“萧师弟,落姑娘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很高兴,你现在随我去见她么?”

    这正是萧尘此刻心中所想,告辞了清尘真人等人,正待与慕容仙儿离去,殿首清尘真人道:“可否请慕容姑娘稍留片刻?”

    慕容仙儿转过身去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身旁的萧尘,萧尘轻轻一笑:“清尘真人道法通玄,倘若你得他指点,日后必将受用无穷。”他心中明白,仙儿体内灵力异常充沛,连自己也比不得,只是不得修炼要领,倘若得清尘真人指点,日后修为必将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慕容仙儿放开他衣袖,点了点头,萧尘轻轻一笑,向清尘真人拱手道:“那便有劳真人了。”说罢与羽逸风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虽值暮秋,山上草木依旧葱郁,崖边生满了茱萸,萧尘不禁暗暗感叹,又是一度重阳将近,也不知父亲在家可好,母亲现又如何了,熠瞳跟张信他们在凡尘过得可好。

    “对了小尘,你与尘染非花从前便认识吗?”正此时,羽逸风忽然打断了他的愁思。

    萧尘眉心一凝,摇了摇头:“之前我从周国出来时,他曾帮过我一次。”其实到现在他也不明白,那个尘染非花修为高深莫测,为何却一次次帮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已来到上次的小院子,正巧遇见落殇颜从院子里出来,两人相视许久,落殇颜才喃喃道:“小尘……”

    羽逸风轻轻一笑:“你二人先聊,我回去看看师父还有没有别的吩咐。”说罢往来时路去了。

    萧尘望到院中几扇屋门都插着茱萸,想来是三清观的重阳习俗,道:“落师姐,进去我慢慢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当下二人进到院中,萧尘讲诉了这一个多月来的事情,对于关山老祖的事只稍稍提及了一些,以免她担心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不久的将来,会有大事发生,也许与千年前的事有关,甚至跟数千年前仙魔覆灭,跟自己复活都有关,这种感觉,他说不出来,就像是不久后所有朋友都会走散,现在能多聚一刻,便算一刻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心口猛然一阵悸痛,这种毫无征兆的疼痛,不禁令他想起了当初在凡尘天风门遇见的那个神秘老者,那人说:“有朝一日,你千万不要试图逆改阴阳……”

    为何逆改阴阳?定是有最亲近的人死去了,那人是谁?难道是师父么?想到此处,萧尘脸上刷的一下惨白,背后冷汗直流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