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商议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刚落定站稳,羽逸风立时便走了过来,问道:“小尘,是你?”萧尘点了点头,将脸上面具撕下,看了看怀中昏迷不醒的慕容仙儿,道:“逸风大哥,今日决计不能让那人成功复活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”

    虽然他很想从关山老祖口中得知一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倘若真教这老怪物复活,只怕今次来天风门的正道人士,无一人能够生还。

    天云子朝萧尘望了去,他没想到这个韩玉竟是假的,云崖子方才与玄极大师对了一掌,也没想到对方修为竟与自己不相上下了。

    血魂大阵失去灵力源头,不断黯然下去,东阁长老急忙道:“开棺时辰已至,请仙尊速速归位!”

    云崖子望了一眼阵中石棺,再顾不得萧尘这边,吩咐天风门所有弟子誓死也要拦下众人,立即便回归阵脚之中。

    五人当即从各个阵脚朝中央的石棺打去一道白芒,刹那间风云变色,红芒变得耀眼夺目,整口石棺也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大变,皆心知肚明,倘若真叫那关山老祖复活,非但日后紫府不得安宁,便是今日来天风门的所有人也要葬身此地。

    “快快阻止!”玉卿门七子之一的玉恒子喝罢,当先化作一道剑光朝血魂大阵飞去,不料云崖子忽然往舌尖一咬,一口精血喷出,瞬间在半空形成一道血幕将其阻下。

    这道血幕乃是云崖子不惜牺牲修为,以半生功力所化,想要突破何其之难,一时间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血魂大阵开启。

    “时辰已至,魂兮归来!”只听得云崖子一声大喝,五人各自低声念起了咒语法诀,那石棺颤抖得愈加厉害,忽然间砰的一声巨响,棺盖冲天而起,一股煞气瞬间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众正道人士脸色惨变,附近天风门弟子则是欢呼了起来,几名结丹巅峰高手合力之下,终于冲开血幕结界,玉恒子立时化作一道白芒向那石棺打去,掌力浑厚无比,登时将那石棺打得四分五裂,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那石棺中空空荡荡的,竟然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祖师爷的真身去哪了!”一时间,所有天风门弟子都慌乱了起来,如似无头苍蝇,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四方长老等亦是脸色大变,云崖子向天云子射去两道冷冷的目光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天云子似乎早已知晓石棺中并没有什么祖师真身,他脸上神情起伏不定,就在这时,正道那边忽然响起几声大笑,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名中年人徐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苦苦隐瞒二十多年,如今还要继续隐瞒下去么?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唤天云子为师父,大是惊讶,此人究竟是谁?天云子身子微微一颤,颤声道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那人仰天大笑两声:“师父,您老人家真的连我也认不出来了吗?”他说罢嗤的一声,一把撕下了脸上的皮面具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欧阳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叫了出来,他怎样也没想到父亲会出现在此,而且还称师父为师父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欧阳羽的父亲,欧阳天,只见他沉笑了两声,摇头道:“羽儿,很多事情,为父并未跟你讲过。”

    千夜离双目一凝,怪不得上次在欧阳家,见到欧阳天使出的功法很像本门的功法,他此刻已经敢完全确定,这个欧阳天便是二十多年前失踪的首座弟子。

    当年一个狂人夜闯天风门,无人能阻,那人夺走了封藏祖师爷真身的聚灵棺,掌门带领十六名精英弟子前去追踪,最终让那狂人跑至了凡尘,而那次掌门说祖师真身已转至另一口石棺,但眼下看来显非如此,祖师真身究竟在哪?恐怕与这个欧阳天大有关联。

    天云子早已神情大变,欧阳天冷笑一声:“没想到我还活着吧?倘若当年那一掌,师父再打得更用力一些,也许徒儿今日就见不着师父了,可惜世事难料,我非但没死,还成了凡尘中原王朝的将军。”

    欧阳羽身子有些发颤,望向天云子:“师父,这到底怎么回事,父亲他说……”欧阳天冷冷道:“羽儿,你还称他为师父?当初便是他要杀你父亲灭口!”

    欧阳羽如遭电击,整个身子一颤,怪不得当初师父来收自己为徒时,父亲以朝中有事为由,如何也不肯回家相见。

    天云子摇头叹息一声:“罢了罢了,一切皆是我当年一念之差,种下的恶果……”

    云崖子已经隐隐猜出些端倪,望向欧阳天,冷冷道:“怎么回事!你且说出来!”

    欧阳天冷笑一声,随即脸上黯然下来,像是回忆起了一件极其痛苦之事,只听他缓缓道:“当年,那狂人夜里夺走聚灵棺,师父本该找另一口石棺将祖师真身放进去,然而他却没有,他令我将祖师爷的真身抛入了后山寒潭!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所有天风门弟子尽皆倒抽了一口凉气,震惊无比,掌门这是在欺师灭祖啊!同时也感到莫大的悲哀,筹划近千年想要复活祖师,终究因起内患,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原来天云子道心仍未泯灭,他根本不希望关山老祖复活,然而天风门有云崖子和四方长老在,他虽为掌门,实则不过是傀儡罢了,云崖子脸上震怒无比:“天云!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欧阳天续道:“此事只有我与他二人知晓,那夜追那狂人至离恨天,那狂人带着聚灵棺跃入离恨天,而师父竟然也一掌将我推入了离恨天,我怎样也没想到,最敬爱的师父竟然要杀我灭口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笑了起来,笑声中却是凄然无比。

    所谓离恨天,便是紫府进入凡尘的一个结界,但与冥界的孽情海差不多,功力微末者一旦贸然进入,立即便魂飞魄散,所有人听到这里都沉默了,唯有欧阳羽不断摇头,讷讷道:“不,这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玄极大师念了一句佛号,双手合十道:“筹划千年,到最后怎料得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,却枉害那般多人性命,实是不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忽然想到一件事,二十多年前,一个神秘人举着石棺找到青风前辈,而自己便是那石棺中的婴儿,难道那石棺便是聚灵棺?难道当初便是那人跑来天风门夺走了聚灵棺?

    是的,一定是这样的,聚灵棺可保已死之人神魂不灭,那人之所以要夺走聚灵棺,便是保自己在过离恨天时神魂不灭!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?究竟是谁要复活自己?还是只是有人想要借体重生罢了?隐隐中,他觉得眼前的迷雾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轰隆一声巨响,一处山洞洞口的巨石被震得四分五裂,紧接着,无数衣衫破碎,头发凌乱的修者跑了出来,领头的却是羽逸风,正是他之前趁着欧阳天的出现,潜入了那山洞,将被抓来的修者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一凝,那些修者里面确实有自己门派几个月前失踪的弟子,这些修者都是用来作为灵媒的,一时间群愤激昂,纷纷声讨起天风门作恶多端来。

    那些修者跑到各自门派长老面前,皆忍不住痛哭流涕,讲诉近来天风门如何对待他们,他们如何眼睁睁看着同门师兄弟被活生生炼化。

    群雄悲愤,那些有自己门派弟子遇难的修者更是怒不可遏,只恨不得立即诛灭了天风门,而天风门所有弟子此时也都低着头,他们最大的支柱关山老祖已不可能复活了,此刻只能接受制裁。

    云崖子与四方长老还有天云子等也是脸色惨白,他们自知近年来所作所为天理不容,此刻面对数百高手,决计没有反抗的余地,而山下大概也已被各门各派的人堵上了。

    玄极大师摇头叹息一声,看向玉恒子:“不知玉恒师弟打算如何处置此事?”他身为佛门弟子,向来以慈悲为怀,即便天风门做出此等之事,也不能通通将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身后那些各门各派的长老却不这么认为,有些痛失爱徒之人只恨不得将天风门所有人杀尽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玉恒子道:“此事皆因以云崖子等为首之人而起,其他弟子只是受其蛊惑,可不予追究。”

    众普通弟子见到事有转机,皆松了口气,这时晓月站出来道:“我看不然,这些人所作所为与魔道无异,理应除尽!以免日后再次为祸苍生!”

    她一番话说来不带一丝感情,萧尘心中一凝,这上千的天风门弟子,不乏有不知情之人,她究竟与天风门有着什么深仇大恨,要赶尽杀绝?

    其他许多正道人士听后也都纷纷呼应起来:“我同意晓月大师之见,这些人作恶多端,理应除尽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呼声越来越大,已有不少人准备动手了,场面一度失控,就在这时,后山渊底下传来一个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:“谁要灭我天风门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宛若苍雷一般,震得各人耳膜欲裂,所有人俱感到心头一颤,萧尘心中一惊,难道是关山老祖!

    一股可怕的气息从渊底涌了上来,所有人都感到一阵窒息,连玄极大师与玉恒子等高手也不例外,这是一股真正的强者气息,光是凭这股气息,已经令不少功力微末者伏地颤抖了起来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