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三十二章 沧澜禁地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声吼震慑住了,下一刻,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自萧尘身上散发出去,整座武台都摇晃了起来,地面那只鬼爪顷刻被震散,紧接着他似一颗流星向落殇颜冲了去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刹那间便飞至,袖袍一挥,将落殇颜送了回去,而凌影风那一掌却是实实在在落在了他背心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鲜血喷出,萧尘落回了台上,嘴里仍是不断有鲜血涌出,方才那一掌,几乎令他心脉尽碎,然而下一刻,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所有血滴全部汇聚在了一起,尽数往他手中的血莲妖刃流了去,刀刃红芒顿时暴涨无数倍,整个刀身也颤动了起来,里面隐隐传出了可怕之声:“血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相继变色,并非听见了刀刃里传出的怪声,而是见到萧尘双目泛紫,全身上下环绕着无数条红芒,与他手中的血莲妖刃爆发出的红芒相连,仿佛此刻已经人刀合一。

    红芒越来越盛,几乎成为了这天地间唯一的色彩,所有人脸上都被映得通红,终于有人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:“滴血认主!是滴血认主!”

    但凡神兵,皆有灵性,滴血认主乃是神兵认主里面最为神秘邪异的一种,除非莫大的机缘,否则神兵不可能与谁滴血认主,而一旦滴血认主,那么此神兵便终生与主人相伴,他人休想再动用一分。

    血莲妖刃早前为贺家先祖偶然所获,但数百年来从未认主,其名字也是那贺家先祖取的,而其真正的来历,却是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凌影风双目一凝,呼啸着一掌向萧尘拍去,浩瀚的掌力,直令得附近地砖大片大片翻飞出去,萧尘丝毫不惧,嘴角露出一抹诡笑,刀一抬,整个武台都颤抖了起来,刀一落,如长虹贯日,啸鸣之声不断,人人闻之色变,视之惊心。

    耀眼夺目的红色刀芒直长达十余丈,与金色掌印相撞,只听得轰隆之声不断,武台竟坍塌了大半,整个山门广场顿时变得尘烟滚滚,离武台较近的修者均被两股力量推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战虽说不上旷世之战,却也令无数人暗暗称奇,二人爆发出来的力量,均非普通结丹修者,此刻凌影风几乎衣衫尽碎,方才萧尘那一刀实是凶猛无比,倘若他没有催动血阴咒,早已成为那刀下亡魂。

    远处凌远山见势不妙,担心血阴咒无法久支,忙喊:“影风!下来!”

    凌影风目光凶狠,手指骨捏得直作响,他自认堂堂凌家少主,却接二连三败于一个默默无名的青年之手,如何能够甘心?只见他怒吼一声,全身上下瞬间包裹起一层金芒,似一头发了疯的怒兽朝萧尘冲去。

    沉猛的力量,令得台上飞沙走石,面对浩瀚无匹的力量,萧尘视若不见,嘴角露出一抹渗人的诡笑,下一刻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以他为中心散发出去,浓浓的杀气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山门广场,所有人都心惊胆寒,一个人怎会有这样重的杀气?

    那杀气不是来自萧尘,而是他手里的血莲妖刃,仿佛沉睡万载的妖灵已被唤醒,忽然间天色暗了下来,大片大片的乌云正在聚拢,遮天蔽日,宛如白昼瞬间坠入了永夜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腾起了一股来自心底的恐惧,四周昏暗一片,唯独台上一红一金两道光芒正在迅速靠近,萧尘手起刀落,血红刀芒直长达数十丈,如从天际劈下,嗜血的刀芒直逼凌影风而去,直欲将其斩得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刀芒与掌力相砰,如同两座沉积千年的火山撞在了一起,整个武台瞬间坍塌,余力波荡出去,令整个广场的花草树木一刹那化作了齑粉,好在老一辈的已提前撑起结界,护住自己门下弟子。

    许久,乌云渐渐散开,萧尘仍是双目泛紫,全身上下贯满了红色妖芒,而凌影风倒在碎石堆里,胸膛被劈开一道近两尺长的可怖血口,体内鲜血如泉而涌,显然已无法再战。

    然而萧尘的杀意并未就此散去,反倒愈来愈重,他手持屠魔刀,如同冥界索命无常,一步步向凌影风走去,几乎实质化的杀气,令得台下所有人都不敢动弹一分,他今日若是斩杀凌影风,凌家势必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就在这时,一声佛号响起,如空山古刹里的悠悠钟声,经久不息,传荡在每个人的耳畔。

    萧尘知道这是玄极大师念的清心咒,顿时只觉心中一片澄明,身上红芒立时散去,双瞳渐渐恢复本来颜色,杀气也逐渐消散,他冷冷望向凌影风:“今日留你一命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他先前之所以杀意那般重,正是因为看见凌影风朝落殇颜出手,说罢转身往武台外围走去,刚走出几步,落殇颜忽然一声惊呼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他神识何其敏锐,转身横刀一扫,一道丈许长的红芒飞出,嗤的一声,鲜血飞溅,欲施偷袭的凌影风被这一刀斩断了臂膀,外面许多尚未反应过来的女弟子都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留你不得!”萧尘一声大喝,杀气暴涨,提刀便要往凌影风脖子上斩去,忽然一道人影飞至,铮的一声将他刀锋弹开,却是凌远山到了。

    凌远山身为凌家二长老,虽处世圆滑,但修为早在多年前便臻入结丹后期,也是不容小觑,只听他冷冷道:“年轻人,凡事不要做得太绝!”说罢身形一晃,已带着半死不活的凌影风和那条断臂移至数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萧尘嘿嘿冷笑了两声,做得太绝?倘若方才不是自己及时察觉,此刻死的岂非自己了?

    远处众人至此才回过神来,不少老一辈的修者都开始小声告诫自己门下弟子:“此人太过凶戾,今后不可与其走近,更不可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这时站在远处的晓月莲步轻移,走了过来,淡淡道:“既是生死之战,便是死伤不论,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萧兄身上隐藏的秘密可真不少啊。”她说话时,目光有意无意扫在那柄血莲妖刃刀身之上。

    萧尘冷冷一笑,压低声音道:“你千羽门的秘密,难道就少了么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晓月脸色微微一变,但立即恢复如初,淡淡笑道:“萧兄应是无碍吧?”

    “这便不劳仙子挂怀了。”说罢收起屠魔刀,足尖轻轻一点,往羽逸风那边落去,经过司空云身旁时,略带歉意道:“抱歉了司空掌门,将你这里弄坏许多。”司空云摇头苦笑了两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落到羽逸风等人身旁,落殇颜立即将他扶住,往他体内注去真元之力,其实此刻他早已是强弩之末,三元焚心诀的反噬之力也即将发作,羽逸风似是看出几分,辞了司空云,当即祭出飞剑,载着他往山下吴州城而去。

    本来这三日是要留在广寒门的,但因发生方才之事,不好再让萧尘继续留在此间,暮成雪也祭出飞剑,载着落殇颜跟了上去,其余人等则留在此处,听候千羽门晓月的安排。

    即便已是日色将暮,吴州城里依旧人来熙往,四人找了家客栈,租下一间别院,萧尘的三元焚心诀反噬终于到来,落殇颜也有着一身治愈本事,经三个时辰,方才令他稍稍好转。

    其时入夜已深,一轮明月悬挂高空,清光似水,洒满整座庭院,萧尘启门走出,脸色仍是有些泛白,望着高天孤月,轻轻叹了声气。

    来到紫府不觉已三月有余,但却从未去苏家看过母亲一次,甚至他连苏家在哪也不知道,玄青门如今也早已覆灭,师父是否还活着,也没有丝毫线索。仙儿之前被神秘人抓走,现今又在何方……

    满满一地月光,化作了满满一地解不开的愁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西厢客房的门轻轻打开了,落殇颜踱步走出,见他心事沉沉,细声问道:“怎么还未休息?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萧尘转过头去,月光落在落殇颜脸上,恰好勾勒出一张绝美芳华的脸庞,他笑了笑:“已经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落殇颜轻轻走到他身旁,轻声道:“还在想着白天的事么?”

    如今已与凌家势不两立,凌家决计不会善罢甘休,他并未担心此事,摇了摇头道:“落师姐,往后再不可如今日这般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从数千年前,一直到现在,他失去的人太多了,他不想再失去身边任何一个人,当他今日看见凌影风一掌朝落殇颜打去时,几乎万念成灰。

    落殇颜没有说话,沉默许久才道:“我听逸风大哥说了接下来的事,三天后我也打算与你们一同前往风云无妄城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了点头,心想她大概是听说了噬魂妖花一事,当年紫虚真人因调查此花失踪,故她才迫切想要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然而他自己却不认为风云无妄城与噬魂妖花有关,恐怕这只是晓月想对付风云无妄城的一个借口,而近来屡屡有修者失踪,恐怕也不是风云无妄城所为。

    但是晓月为何要对付风云无妄城?他隐隐中感觉千羽门隐藏了太多秘密,这是千羽霓裳数千年前创建的门派,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,难道与自己有关么?

    数千年前千羽霓裳为何要建立如此一个门派,而千年前究竟又发生了什么,五大门派现今为何只剩下千羽门与无音寺两派?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