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二十六章 霸天十绝斩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台上,贺寻柯微微一笑:“仙子,请赐教!”

    晓月并不答话,身形一晃,已在他身后,但是之前所站位置的那道身影并未散去,众人一阵惊呼:“是千羽门至高功法和光同尘!”

    贺寻柯双眉一凝,什么和光同尘,莫非是分身幻影之术?身形陡转,一扇子朝背后的晓月扫去,然而能够斩断大树的一扇之力打在晓月身上,却似打在了水中一般,丝毫无阻的穿过了晓月的身子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

    贺寻柯冷笑一声,果然不过一道障眼幻影而已,却不料对方忽然一拂尘扫来,那一拂尘之力看似柔弱于水,却似又有碎金裂石之力,他躲闪不及,砰的一声被打飞丈许。

    落回地面,不禁心头一惊,分明只是一道幻影,为何竟能出手攻击?不待他细思,他背后那个晓月又是一拂尘扫去,这次他仍是未能避开,被拂尘狠狠打得倒飞出四五丈远。

    擦了擦嘴角鲜血,贺寻柯轻轻一笑:“仙子妙法果然有独到之处,不知乃是何等功法?”

    晓月两道身影合而为一,往前走了几步,每走一步,原地都会留下一道虚影,只听她淡淡道:“和其光,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当年本派祖师创立的这套和光同尘,岂是你一介武夫能够体会得到?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纷纷点头,赞叹不已,这才是道家真谛,萧尘心中却是冷笑连连,想不到千羽霓裳连师父的凌仙步也学去了,嘿嘿!摇身一变就成了你千羽门的和光同尘,嘿嘿!

    贺寻柯冷冷一笑:“受教了!”话末了只见他全身罩起一层金光,须发戟张,再不似先前那样一个白面公子形象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和光也好,同尘也罢,我都叫你灰飞烟灭!”他大喝一声,全身化作一道丈许长的金芒朝晓月冲了去。

    气势凶猛无比,如同一座沉积了千载的火山,连台下众人脸上变得炽热难当,皆感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,倘若被这一拳击中,只怕结丹修者也要被轰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然而晓月兀自身形不动,轻轻一扫拂尘,淡淡道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话末了自拂尘末端散出一道柔和的白光,白光渐渐散开,笼罩在了贺寻柯身上,而贺寻柯身上那道金芒竟尔就此逐渐暗淡下去,最终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他这气势澎湃的一拳轰出去,最后竟变得柔弱无力,不禁暗暗心惊,怎么回事?为何感觉内力被化去了?还来不及细思,又再次被一拂尘扫得倒飞丈许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台下忽然响起一声沉吼,却是先前那怪物贺魁往台上飞了去,他在半空一拳向晓月打去,晓月提着剑鞘,望空中画了一个圈,一道水柱凭空出现,向他肩膀激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,鲜血迸射,方才连剑都砍不动的贺魁,此刻肩膀竟然被一道水柱打出个碗口大的血洞,半空中仿佛下起了血雨,众人纷纷回避。

    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。”晓月淡淡说着,说话同时又一道水柱激射出去,贺寻柯大惊:“三弟!退开!”手臂猛地一挥,那折扇飞了过去,铮的一声,折扇顷刻碎成无数片。

    他的折扇扇骨乃是由北冥玄铁,淬以天外陨石,炼制七七四十九天而成,无坚不摧,能轻易斩断一般修道者的飞剑,然而此刻竟然被一道水柱打成了无数碎片。

    萧尘冷笑连连,这水柱使的果然是玄青门天璇一脉的功法:弱水三千。练至化境非但无坚不摧,还能化解对方体内真元。

    贺寻柯怒吼一声,身体四周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金狮虚影,他终于要使出贺家上乘心法怒狮狂吼了,只见他沉声一喝,如似化作了一头怒狮朝晓月扑去,而台下一直未动手的那名瘦子这时也化作一只金猿朝晓月背后袭去。

    两股刚猛的力量,令得四周狂风大作,许多人都被这股罡风刮得睁不开眼,然而晓月依旧身形不动,拂尘轻轻一扫,台上狂风立止,紧接着,贺寻柯与那瘦子身形缓慢下来,继而变得如步水中,摇摇欲倒。

    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”晓月轻轻说着,拂尘一扫,气流化作两条水柱打出,砰砰两声,那二人皆被打得跪伏在台上。

    台下立时爆发出一阵震天喝彩,同时又皆感叹这才是道家真意,自己所学实是浅薄,无怪敌不过贺家古武。

    “二位还要继续吗?”晓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贺寻柯与那瘦子对视一眼,两人顷刻化作两道金芒,一左一右朝晓月袭去,晓月拂尘一扫,往前轻轻迈出一步,身后立时多出一道幻影,不多时,台上变得虚影重重,贺寻柯两人无论如何也击不中本体。

    反而在晓月弱水三千功法笼罩之下,两人内力不断流失,对视一眼,皆生出了退意,足下一点便想往台下飞去,然而尚未迈出一步,便被一道幻影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些幻影与晓月模样不差分毫,去攻击的话就像打在了空气上,然而对方却又能施展攻击,贺寻柯满头大汗,今天本是来立威,结果却栽在了这人手里,暗恨方才没用弄清对方底细便贸然挑战。

    “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处处无我,便即处处唯我。”

    台上晓月的幻影越来越多,几乎每隔半丈便有一个,而每一个都具有和晓月不相上下的攻击力,这已是大大超乎常理,贺寻柯两人被困得无论如何也脱不开身,台下早已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萧尘在心中冷笑连连,师父的凌仙步,你就只学到这一点皮毛吗?一开始他很希望有人能挫败贺家兄弟,但现在反而希望贺家兄弟获胜了,轻声提示道:“常无欲以观其妙,常有欲以观其徼……”

    贺寻柯先是一怔,随后立即明白过来这满台虚影都具备晓月本体攻击力的原因,大喊道:“三弟,你往东,我往西!”

    然而他话一说完,那瘦子很有默契的往南迅速离去了,而他则往北去了,正是一出声东西,击南北。

    其实这满台虚影没有一个具备攻击力,但凌仙步玄妙之处便在本体可以瞬间和虚影互换位置,所以方才攻击贺家两兄弟的全是晓月本人,而贺寻柯大喊往东西方向逃,晓月立即提前与东西方向的虚影换位,怎却料得两人往南北逃了。

    贺寻柯落到台下,道:“晓月仙子果然厉害,他日贺某定要娶你为妻!”说罢大笑一声,与那瘦子扶起半死不活的贺魁,迅速离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大骂此人无耻,唯独萧尘注意到了台上射来的一道冷冷甚至含了杀意的目光,晓月足尖一点,轻轻飘到他旁边,淡淡笑道:“不知这位韩兄师承何门?”

    她之前已听弦月提到过萧尘会和光同尘一事,方才见他一语道破此中玄机,更是断定了此事不虚,然而本门的和光同尘乃是最高深的心法,唯有掌门接班人才有资格修炼,且绝不外传,此人究竟是何处习来的?

    而且她也注意到了,之前萧尘隔空取来大旗,又隔空披在沈念雪身上,手法实是纯熟无比,此般纯熟的驱物术,便是她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萧尘听若不闻,一只手撑着下巴,悠悠望着蓝天白云,心中冷笑连连:“我师承何门?嘿嘿!便是你祖师千羽霓裳当年见了我,也要恭敬称一声师哥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晓月从来不会主动去找人说话,然而此刻却微笑着去与人说话,实是有些诧异,然而一见着萧尘不屑的神情,更是大为诧异,许多人纷纷皱起眉头,更有人忍不住要开口教训他无礼了。

    晓月道心颇深,并不为此恼怒,即便恼怒也不会表现出来,她仍是面带微笑:“早前听说韩兄在青周两国仙盟会夺魁,果然异于常人。”

    萧尘之前在仙盟会大展身手,后又叛出周国,此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各种版本不一,有的说他是古仙一族传人,有的说他觊觎弦月公主美色,此刻众人一听当事人就在眼前,纷纷露出惊咦之色。

    而对他之所以这般无视晓月,也都纷纷释怀了,心想他应是还在为之前沈念雪的事耿耿于怀,许多人特别是在场一些女弟子也都不怪他无礼了,的确,之前沈念雪的事,晓月确实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这时萧尘终于回过了头去,故作诧异道:“你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羽逸风脸上十分尴尬,心想他不该为沈念雪的事一直记恨到现在吧?向晓月赔笑道: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师弟,他姓萧,不姓韩。”

    晓月轻轻一笑:“原来是萧兄,先前听我弦月师妹提起过萧兄,想必萧兄一身本事不是承自清尘真人吧?”

    萧尘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,这时一声冷笑却突兀的响了起来,循声望去,只见凌影风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清尘真人的本事哪有他大啊?”

    许多人听见他这句古里古怪的话,都是满头雾水,当今四大知名高手,玉卿门的清尘真人,天风门的云崖子,无音寺的玄同大师,还有南瞻部洲的离枯大师,这四人皆是半只脚踏入元婴境的高手,怎么说此人本事比清尘真人还大?

    一部分人听出他话中别有意味,等他接着说下去,还有一部分纷纷猜测起来,以上四人皆是已知的成名高手,然而紫府广袤无垠,不乏世外隐士,晓月的师父素念真人便是一位世外隐士,无人知其修为,难道此人也有着一位隐士师父?

    凌影风冷哼一声,正待续说,他身旁一位老者将他拉了下去:“影风坐下,今日我正道同门聚集,你弟弟的事自会有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众人疑惑不解,也有一小部分人之前得到小道消息,听说他弟弟凌宇轩两个月前让人废了,这时便纷纷向身旁的人讲说。

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,人群里很快沸腾了起来,就在这时,天边忽然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,直震得各人耳膜欲裂。

    “贺沉天不才,今日来向诸位道友讨教!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正在靠近,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,只见天边一个黑点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竟是一人凌空踏来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