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二十二章 仙武之战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许久,直到再也看不见那崖底了,羽逸风才松了口气,问道:“你刚刚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尘仍是望着那崖底的方向,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

    羽逸风叹息一声:“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,但是人不应该总活在过去,很多事情注定了便注定了,非人力所能更改,与其痛苦,与其懊悔,不如珍惜眼前,不要让身边的人为你难过。”他说到这里,顿了顿继续道:“你知道吗?之前在那竹林,落姑娘独自一人去到溪边,回来时眼眶红红的。”

    “落师姐她……”萧尘想说什么,终是叹了声气:“逸风大哥,你可以不要将这里的见闻说出去吗?”即便玄青门已经覆灭了,他也不想日后有人来这里打扰。

    羽逸风点了点头,又道:“执着并非坏事,但有时候执着太过,便成了执念,一念不成,便再也无法回头,我以前有位朋友,他便是执念太深,最终无法回头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脸上明显有一丝凄然闪过。

    萧尘抬起头来:“你是说你以前的一位师弟吗?无垢剑以前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羽逸风转过头去:“是暮姑娘告诉你的吗?”笑了笑继续道:“这件事我也只跟她一人说过。无念他天赋其实还在我之上,可惜太过执着,最终……”说到这里便不说了。

    萧尘知道这是他最不愿提起的事,也不再追问,道:“你与暮姑娘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羽逸风笑了笑:“是在七年前,那时发现她昏迷在青州一座小镇外,便将她带回了玉卿门,她刚醒来那段时间意识很模糊,连自己叫什么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已来到上边飞云石附近,上面几人终于松了口气,期间见他二人迟迟不归,想要下去查探,又不敢违抗大师兄之命。这时见他们回来,两名师弟喜道:“有发现什么吗?”

    羽逸风落到飞云石上,摇了摇头:“下面没有什么,不早了,我们还是尽快动身前往吴州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师妹笑嘻嘻道:“是啊是啊,免得其他门派说我们玉卿门摆架子。”另一名师弟道:“你是想早点去吴州,趁着天没黑跑市集里玩吧?”

    “哪能像羽师哥一样,好不容易出去趟,自然要好好玩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开始欢闹了起来,萧尘独自一人站在边缘,望着越来越远的玄青山,也许方才逸风大哥说得对,人不应该活在过去,执着太过,便是虚妄,最后画地为牢,将自己囚禁起来。但是,却要他如何去忘记,那些点点滴滴,宛如昨日,历历在目,要如何忘记。

    “逸风大哥,如果有一天我不幸死了,你将我的尸骨埋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忽然说出这么句古里古怪的话来,都纷纷转过身望着他,羽逸风双眉一皱:“你不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望着众人奇怪的目光,萧尘笑了笑:“嘿嘿!我开玩笑的,你们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由于在这边耽搁了些时辰,抵达吴州时已是下午,城里人来熙往,见着天上有石头飞过,也早已是见怪不怪,广寒门位于城外十里的一座山上,因为离城比较近,所以平日里也有不少弟子偷跑下山玩。

    一行人没有在城中逗留,直接去到广寒门山门下,此处早已有弟子相候,见玉卿门的人来了,立即上前迎接。到达山门大广场,但见广场两边摆满了酒席,中间腾出一条道路,引向一座由青岗岩雕砌成的大武台。

    广场聚集了约莫千来人,席上水陆毕陈,樽中酒盈,各人谈笑风生,热闹非凡,不少门派的掌门都亲自来了,身边坐着自己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见到几人走近,一些与玉卿门关系好的门派都纷纷起身打招呼:“呵呵,羽小友来了,清尘真人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因近来门中事务繁忙,师尊特派弟子前来。”羽逸风也都一一朝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萧尘在人群里扫视着,希望今日青玉门没有来,否则待会见到柳云峥跟柳凤凰不知如何开口,似乎这次遂了他愿,他没有发现青玉门的人,不过却看见了一个熟人,凌影风。

    凌影风也看见了他,眼中立时射出两道森冷的目光,正要起身,却被身旁一名灰袍老者按住了,那老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凌影风目光越发冰冷,萧尘看了一眼便没再去看,虽然上次夺了他弟弟的灵脉,但那是对方先无缘无故带人来追杀自己,这件事今天就是说到天王老子那里去,自己也不理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阿弥陀佛……”跟着只听羽逸风笑道:“呵呵,玄极大师,虚谷师兄。”

    萧尘回过头去,见是上次在那沙漠绿洲里面遇见的虚谷和尚,旁边还有一名法相庄严的红袍老僧。

    羽逸风笑道:“萧师弟,这位是无音寺的玄极大师。”萧尘行了个礼:“玄极大师。”心想今日不是仙道大会么?怎么佛门弟子也来了,而且这个玄极和尚修为不低啊。

    玄极颔首一笑,话并不多,倒是虚谷又念了句佛号,道:“萧施主,看来我们当真有缘啊,要不你今日再考虑考虑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立即抬头往天上望了一眼:“啊!虚谷师兄,今天天气貌似不错啊,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……”

    虚谷呵呵一笑:“萧施主真会说笑,今日哪来的太阳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谈笑间来到离武台较近的地方坐下,这无音寺的玄极大师似乎甚为德高望重,许多门派掌门见了都纷纷向其恭敬致礼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一炷香时辰,一名容光焕发的白须老道走到武台上,笑道:“多谢诸位今日赏光,想必大家也知道,今日一来是古仙族千羽门召开的正道同盟大会,二来便是鄙派两个月前擒获了一个魔道妖女,打算顺便开个除妖大会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下面便哄笑了起来,一人道:“喂!司空老友,你这次该不会又是忽悠我们吧?上回你也抓到个妖女,结果最后闹到皇帝那里,说你调戏良家妇女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笑声更大,司空云老脸红了一大半,颇为尴尬,咳嗽一声道:“呃,上回确实是贫道失误,这回一定没抓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人群里笑声不止,许久才渐渐安静下来,一人道:“你说千羽门召开同盟会,怎么天快黑了还不见她们人?司空老友,那千羽令该不会是你顺便找来几只鸟,拔的羽毛伪造吧?”

    司空云尴尬笑了笑:“胡师弟这话说得,便是借贫道一百个胆子,贫道也不敢伪造千羽令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话音落下之际,天边忽然传来一个空灵的声音:“处处无我,处处皆我,我早已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一开始有些飘渺,但到后来清如银铃,宛同仙乐在各人耳边响起,还未见其人,一些男弟子都已经开始心神荡漾了,世间怎会有这般动听的声音?

    只见山门牌坊下忽然出现一道青色的人影,她每走一步,都会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然后本体瞬间出现在十丈开外,仅数步,便已站在武台之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令天下女子都顷刻失色的绝美容颜,乌黑如墨的头发整齐束在背后,眼眸宛若星辰一般深邃,仿若仙子临尘一般。她身着一件青色衣裳,手持一柄拂尘,但细看下却是一柄仙剑,锋芒藏在白色的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当真可谓以月为神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。下边上千年轻男弟子都已经看得痴了,长得俊俏的纷纷露出向往神色,长得一般的都生出自惭形愧之意,纷纷将头偏向一旁,不敢再往台上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司空云身为一派掌门,这时神态语气也甚是谦卑:“晓月大师。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千羽门名头最盛的晓月,虽年仅二十不到,但锋芒直掩其授业恩师素念真人。晓月微微颔首,面上仍是如同古井一般无波,整个人淡然出尘,宛若拂晓月影一般,教人只可仰望,不可触及。

    羽逸风见萧尘看得出神,轻轻在他耳边道:“这是千羽门素念大师的首座弟子。”

    萧尘没有说话,目光仍是凝聚在武台之上,手心却早已是捏出了汗水,果然太像了,跟当年的千羽霓裳太像了,两个人都是这样,如仙子临尘,教人不可走近,若非容貌不一样,他此刻真的会以为这就是当年的千羽霓裳。

    千羽门,呵呵,千羽霓裳,果然是你当年离开玄青后创立的门派么?

    晓月站在台上,也透过人群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眼神,似乎跟其他人不太一样,当下向他那边轻轻点了点头。就在这时,广场又有五人走上来,为首的是一名白衣貌美女子,高贵不失典雅,身后跟着男女弟子各两名。

    萧尘目光一凝,竟然是周国的弦月公主,弦月自然也看见他了,并未多说什么,直接走到了台下,与身后四名弟子一齐拱手道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弦月身上一直有种似曾相识的气质,之前萧尘便有所怀疑,这回可以肯定了,原来弦月也是千羽门的弟子,怪不得当初会在她身上看到与千羽霓裳相似的影子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也并非说弦月便是古仙族传人了,她至多只能算是千羽门外门弟子,而似晓月这等人,才有资格被称作古仙传人,二十岁不到,修为便已臻入化境,更有传言说她是千羽门将来的接班人,年长的都恭称其为晓月大师,而年轻的弟子则称其为晓月仙子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