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零五章 凌云堡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绝情宫!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令所有人皆是心头一颤,若说凡尘里夏侯家的软筋香可以抑制武者的内力,那么绝情宫的幻仙香便是抑制修者真元之毒,除非神仙,否则几个时辰内休想提起真元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忽然间一阵剑光亮起,却是那十二名绝色舞姬幻回了原本装束,众人一阵失声:“真的是绝情宫!真的是绝情宫!”一时间俱感大祸临头,这绝情宫虽算不得什么魔道,但一向独来独往,且门下弟子个个性情乖张,动不动便是要杀人的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总算知道什么时候中的幻仙香了,酒里面一味,还有这些舞姬身上散发出来的异香,最后便只需楚凌娇催动咒诀发作了。

    萧尘祭出了伏羲琴琴弦,望向殿外的无数士兵:“让他们全部退开!我今日不想大开杀戒!”说话时已经将指尖搭在宫弦之上,道道金芒瞬时涌来。

    弦月起身道:“韩辰!你当真要叛出我周国吗!要知道,即便你今日能安然离开,日后也必定遭受我周国修者无止境的追杀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皆是身子一颤,她这句话不是将大伙往火坑里推吗?万一那韩辰现在就动了杀念,那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萧尘冷冷一笑:“多谢弦月公主的提醒。”说罢将瑶琴对向了殿上各门各派的掌门,顿时所有人都恐慌了起来,身为一派掌门,然而今次却尝到了命悬人手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韩辰!你要做什么!我们可没有招惹你!你今日杀了我们,以后就别想再有宁日!”

    “韩少侠快快住手!我永尚门绝不会与韩少侠为敌!”

    “我御风门也不会与阁下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慢慢松开琴弦,忽然对着殿首一抓,弦月犹如遭受到一股无匹吸力,顿时便被吸了过去。殿上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弦月公主不仅是个大活人,而且离他距离不算短,但他竟然能将驱物使得这般纯熟,此人实在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弦月公主,正巧在下也有一事想要询问你,不如便跟在下走一趟吧?”

    弦月无力挣开,又想起了那天暮色下,那名温文尔雅的男子,然而此刻的却又是怎样一个人,瞪着他道:“韩辰!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宇文穆恨恨道:“你最好是将我姐放开!否则我他日必定诛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话说完,萧尘目光一凝,对着他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,登时一股大力涌出,殿上果盘酒樽顷刻全部被掀翻,宇文穆也被狠狠推翻撞至墙壁上,连同宇文吉跟皇后都险些遭殃。

    弦月脸色一变:“我跟你走便是!你休要伤他们!”

    萧尘不答话,手持伏羲琴往外走去,退至殿门口时,落殇颜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,正是那日宇文穆送给她的结元丹,她轻轻将盒子放在地上,一言不发退至了殿外。

    见到一行人出来,上千禁卫军立即列阵上前,弦月此刻虽被挟为人质,但仍能处变不惊,对着广场里集结而来的士兵大声道:“全部留在此处保护陛下与诸位掌门,不许跟来!”

    众士兵不敢违令,只得往两边退开让出一条路,出了皇宫,一行人往城外西郊退了去,皇宫里有部分人远远跟了来,而城内居民都不知发生了何事,瞧见了萧尘,都想那人不是前两日仙盟会的大勇士吗?怎么现在看上去像是挟持了公主?好奇者也都远远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了城,弦月冷冷问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萧尘警惕着四周,道:“自然是想请公主护送我们离开周国了,另外在下还有一事想要向公主询问。”

    “韩辰,你现在回头,还有机会,但你若执意叛出周国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她话说完,远方天际忽然传来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:“年轻人,回头是岸,切莫太过执着啊……”话音甫落,一道剑光落在了众人十余丈开外,却是一名仙风道骨的白须老者。

    弦月脸上大喜:“离枯前辈!”

    昨晚周国皇帝已派人连夜乘坐最快的飞云石去往南瞻部洲请他到来,数十年前周、青两国还未分裂时,此人便是这个国家的国师,后来因帝国分裂,他无心留恋便去到了南瞻部洲开山立派,潜心修炼,道号离枯。

    萧尘暗道不妙,此人修为怕是已接近元婴,面对一个准元婴高手,他心知即便动用了伏羲琴也绝不可能撼动对方一分,眼下只有弦月这条保命绳,立即掐在弦月脖子上,冷冷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!速速离开!否则别怪韩某无情!”

    远处城门下宇文吉等人也追了上来,见离枯真人终于赶来,宇文吉大喊道:“国师!快救救小女!”

    离枯向他微微颔首,又转过身来,向萧尘道:“小友,你既然为周国子民,岂可欺君犯上,还是快快放开弦月公主罢。”

    萧尘不与他废话,喝道:“我让你离开!待韩某一安全,自然会放公主回国……”话未说完,只觉手臂一麻,竟是弦月暗中给他下了一道指力。

    萧尘大惊失色,她什么时候逼出体内幻仙香的?忙喊:“抓住她!”然而已来不及,弦月一脱束缚,登时如同一道剑光飞走,落在了离枯身边,只见她向离枯微一施礼:“此次劳烦真人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暗道不妙,这个弦月果真有点本事,竟然能以秘术在自己毫不知觉的情况下逼出体内幻仙香,眼下这条唯一的保命绳已失,只得祭出伏羲琴琴弦来。

    离枯目光一凝,望到了他怀中似虚非虚的瑶琴,说道:“此琴乃是上古伏羲大帝所制,拥有伏羲之神力,后因仙魔动乱,此琴流落人间,韩小友手中的可是一根宫弦?”

    萧尘听他一语道出伏羲琴,更是一惊,一旁楚凌娇也是眉头紧锁,暗暗怨他,若不是前些日他所做之事,周国岂会去请这人来,眼下却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离枯再次点了点头:“小友不回话,那么便是老夫说对了,这琴弦乃是我周国之物,还是请小友物归原主罢?”

    萧尘更是心下一沉,除非此刻夙夜醒来,否则今日无论如何也保不住琴弦,现在对方只要取回琴弦,不会杀自己,自然是看在自己前两日立下大功的份上,倘若真要杀自己,可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但是好不容易才寻回一根琴弦,此刻怎能够交给他……正当计无可施之时,只听得远处有人作歌而来:“一叶花,一叶尘,一夜花落不留尘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个字落下,那声音便是又近了许多,直到最后一个尘字落下,半空中忽然出现一个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那人面如冠玉,眉目如画,可谓世间一等一的美男子,皮肤更是白皙得宛若女子一般,但见他手握一把轻羽雕花扇子,从半空徐徐降落至地面,落下那一刹那,地面所有尘土全部涌散开了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惊,莫非此人便是那个什么排名第七的尘染非花吗?竟然完全看不穿他的修为,难道他今日前来也是志在琴弦?

    离枯略一惊咦,随即笑道:“哦?原来是非花小友,十年不见,可还好?”

    远处人群早已沸腾了起来,城门下无数少女尖叫着,这就是堪称世间最美最优雅的男子尘染非花啊!

    尘染非花轻轻一笑,看了看他,声音宛若女子一般细腻:“哦?离枯真人?你看看,都十年了,你还是这般老,而我,我还是这么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离枯看了身旁弦月一眼,令她速回城中,复又向尘染非花一笑:“是啊,不过现下贫道有事在身,等过了今日,再与非花小友叙旧如何?”说罢身形一晃,向萧尘欺到。

    白影一闪,尘染非花将他阻了下来,一边轻摇手中花羽扇,一边淡淡笑道:“好不容易相见,真人怎能说走就走呢?反正十年前你我一战未分胜负,不如趁着今日继续吧?”

    方才发生的事只在电光火石一瞬间,萧尘完全没能看清,而尘染非花一直站在原地未曾动过,那拦住离枯的一道身形竟然是他的分身。

    楚凌娇拉了拉他衣袖,低声道:“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离枯见萧尘要离开,沉喝道:“还是择日在与非花小友继续吧!”说罢身形一晃,欺到了萧尘近前,正要伸手去夺瑶琴,忽然间又一道白影将其阻下,而尘染非花却仍是站在原地未曾离开过。

    连续瞬间幻化出两道分身,萧尘不禁暗暗一惊,这尘染非花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,还未及细想,已被楚凌娇拉着往林中跑去了。

    后面离枯被尘染非花缠住,一时半刻追不上来,两人连同落殇颜,还有其余十二名绝情宫弟子一口气跑出二十来里,萧尘已将瑶琴收回元鼎,回头望去已看不见离枯与尘染非花了,但是却看见了一个红衫少女追来,是柳凤凰。

    柳凤凰看了他二人一眼,细声道:“韩师弟……楚师姐……”楚凌娇轻轻一笑:“小凤凰,你还叫我师姐?”

    萧尘道:“你去前边等我,我跟她有话说,马上就来。”楚凌娇淡淡一笑:“快一些,那尘染非花未必便是离枯对手。”说罢望了落殇颜一眼:“落姑娘也请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知道她是怕自己带了琴离开,故才要求落殇颜跟她一起,向落殇颜道:“落师姐,你去吧,我随后便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走后,萧尘又看着柳凤凰道:“对不起,我骗了你,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神琴,我知道说了你不会信,但这神琴确实是许多年前我的随身之物。”

    柳凤凰哽声道:“韩师弟,你回来吧,我爹爹不会怪你的……”萧尘叹了口气:“我不姓韩,我姓萧,我叫萧尘。”说罢从元鼎里取出那颗龙丹,递给了她:“这颗龙丹,拜托你还给柳掌门吧……”

    柳凤凰眼中泪水盈盈,仍是哽声道:“韩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叹了口气:“你以后要小心些,那个凌影风曾经派出过人来杀你……”说罢转身走了,走出四五丈远,回头见她还站在原地,又道:“接下来我会去青州玉卿门,你以后有事,可随时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这次说罢,再不停留,足尖一点往前去了,他也相信,柳凤凰不会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任何人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