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零三章 尘染非花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远处青国那边的使臣见双方都停了下来,忙喊:“你还站着做什么!还不快速战速决!”冷凝锋手一伸,冷冷看着萧尘:“既然我说过让三招,那么便还剩下两招!请吧!”

    萧尘微微一怔,倘若方才他趁自己不备突施偷袭,自己一定措不及防,他虽为堕魔,但怎么又隐隐感觉他似乎不屑与那些卑劣小人为伍?

    然而现在应该关心的不是他为人如何,而是自己接下来的两弦怎么办,之前那一弦几乎耗掉了自己近一半真气,若是接下来的两弦无法战胜他,那么败的就一定是自己了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“怎么?没力气拉开琴弦了?”见他凝弦不发,冷凝锋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萧尘不予理会,气沉丹田,两指再次搭在了琴弦上,四周元力再次波动起来,台下惊呼成片:“他要发第二弦了吗!”青国那边则是焦急喊道:“冷凝锋!你还愣着做什么!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明白,这一弦发出去,势必又要消耗大半真气,若仍是无法撼动他,那么最后一弦同样可想而知了,难道伏羲琴的潜力,自己只能发挥至此了吗?思忖间已松开了琴弦,顿时大力涌去,整个武台都已裂开不少缝隙,然而冷凝锋仍是凝立原地,虽然似乎终于受了些伤,但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一弦,若你无法将我打倒,那么倒下的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气喘不止,方才两弦,实是消耗太多真元,最后一弦发出去,恐怕不用他动手,自己就已经倒下了,集仙魔两家之长,他真的只是一个结丹中期修者吗?

    外面柳云峥等人也是面色凝重,最后一弦若是无法击倒冷凝锋,那么周国便必败无疑了,而且现在看萧尘的样子,似乎也无力再发出第三声琴音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间只见萧尘纵身一跃,竟尔对着武台弹出一弦,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他要做什么?

    轰隆隆之声不断,那武台约莫丈许高,在磅礴大力下粉碎瓦解,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,萧尘又一弦忽然响起,这一弦却是他拼尽全力对着冷凝锋发出。

    两弦相去不过一瞬间,武台崩塌,此刻冷凝锋还处于身悬半空的状态,转眼神琴之力便袭到,他双手一抬,猛地回击过去,然而半空中无处借力,整个身子被震飞出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萧尘也已落回武台原先那片区域,脸色惨白异常,怕是已清空了体内真气,而冷凝锋所落下之处,却早已在武台区域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无需将你击倒,只需将你击出武台便可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他是借着仙盟会离开武台者算败这一规定,将对方击离了武台,虽然这里面有投机取巧之嫌疑,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他胜了。

    冷凝锋淡淡一笑:“小子,倒是我小瞧了你,也罢!冷某既然敢让你三招,那便也输得起!希望日后还能再见到你!”说罢一拂衣袖,顿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周国这边立时欢腾起来,宇文吉等人脸上愁云也已散开,大笑不止,青国那边却不同意了,纷纷起身大喊:“他分明是借助了外物!这一场如何能算数!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安静了,仙盟会规定比赛不得借助外物,多半指的是不能服用丹药,但也没说不包括神器一类之物,所以方才萧尘借助伏羲琴琴弦,却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青国那边大呼不断,周国这边反驳的声音渐渐小了,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,没有那太古神琴,估计萧尘根本过不了三招。

    忽然间人群里响起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:“日前柳某已将神琴传于门下弟子韩辰,这便是他所修炼的法宝,如何能算借助外物?”

    萧尘回首望去,却是柳云峥站了出来,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修炼之物,大多数是仙剑,但也不乏一些稀奇古怪之物,他如此一说那便是合情合理了,青国那边的反对声也逐渐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隐隐中萧尘觉得,似乎是楚凌娇在暗中让人煽动青国那些人,逼得柳云峥当众说出传神琴之话,如此一来柳云峥便没有理由再将神琴收回去了,这也在她的计划之中,不过这样也好,正巧遂了自己的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只有落殇颜那边了,只要能够不让落殇颜嫁给三皇子,那么也不必反出周国,牵连了青玉门,现在琴弦到手也不必明言反出青玉门,今日自己立下大功,就看那周国皇帝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皇宫内歌舞不断,热闹非凡,除了张青莲以门中有急事为由带人离开了,其余各派掌门都还齐聚大殿。

    宇文吉脸上欢喜无限:“诸位这三日来都辛苦了,我大周国有诸位,可谓天赐之福……”他一连说了许多客套话,目光最终不得不落到萧尘身上:“当然,韩公子可谓惊世奇才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说了许多话,萧尘也未显得太过谦虚,确实,若没有他第一天与第三天扭转局面,周国无疑是三战三败的结果,不仅失了灵脉,也大大失了颜面,恐怕连他周遭一些小诸侯国也要蠢蠢欲动,那时他周国便再无宁日了。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起身拱手道:“承蒙陛下抬爱,韩某仍旧只有一个要求,请陛下赐予我与落姑娘成婚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气氛仍是如同上次一样僵硬了下来,但是隐隐中似乎又有了些不同,不同的是这一次没人再小声议论萧尘什么。

    宇文吉也笑了笑:“不急,此事待明日庆功宴一过,再商议如何?”他身为一国之主,能这般客气说话也算不易了,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若翻脸,势必引起其他门派不满,那下一届的仙盟会将再无人替他卖命。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:“那么,韩某再此先谢过陛下了。”说罢轻轻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刻柳云峥虽是眉头紧皱,却也没再多说什么,楚凌娇目光阴冷得怕人,宇文穆则是暗藏恚怒不发。

    席散之后,萧尘回了小别院,刚要往屋中踏去,忽然间察觉到背后凌厉剑气袭来,猛然转过身,双掌一并夹住了飞来的仙剑,见院外一道人影走进,皱眉道:“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楚凌娇目光甚是寒冷,走到他近前,一把夺回仙剑,冷冷道: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避免柳云峥受到牵连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楚凌娇嗤笑一声,目光一冷:“你未免将宇文穆想得太简单了,你这样做只会引起他们警戒!”

    萧尘叹息一声不再说话,在来皇宫之前他的确与楚凌娇商量好了一切,只是自从上次柳云峥舍命替他挡下张青莲一掌,到今日又将神琴传与他,不知不觉间,他心念渐渐起了一丝变化,不想因为落殇颜的缘故祸牵整个青玉门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楚凌娇冷冷道:“落殇颜现如今已不知被他们安排在了何处,此刻我是在帮你,你最好别再弄出什么花样来!”说罢一拂衣袖,转身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望着天上一轮弯月,萧尘叹息一声,回了房中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皇宫另一处,公主弦月静静坐着,而宇文吉在房中来回踱步,神色甚是担忧:“怎么办?现在他开出这样的条件,我如何同意他?先前只道他能弹响神琴,不想威力竟然这般大,更没想到他是你口中的那什么古仙一族传人……要不然去跟穆儿说说?”

    弦月道:“父皇不必着急,此事不能答应他,否则我皇室颜面何存?况且您不是不知道三弟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万一明天他……他……张真人现在也不在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宇文吉眉头紧锁,已经往最坏的方面想去了,倘若逼得萧尘反出周国,对他而言不仅失去一个可造奇才,对方手中更是有着神琴,冷凝锋能抵挡是因为有着秘术,但他这里有谁能挡得下来?千军万马?只怕琴音一过便成了枉死冤魂。

    弦月叹息一声没有说话,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日二人一同御花园漫步时的场景,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对方竟然有可能是古仙一族的传人。

    宇文吉道:“要不让柳掌门去将神琴收回?”弦月双眉一蹙:“父皇,您糊涂了吗?您这样做岂非……况且今日柳掌门是当着所有人将神琴传与他的,岂有收回之理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却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弦月沉吟许久,道:“只好去一趟南瞻部洲,请三弟的师父离枯真人来皇宫作客几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正午,萧尘打点好一切,整装去到皇宫大殿前,今日是庆功宴,周国皇帝竟然下令不得带兵刃进殿,连同元鼎里的法宝也要通通取出,以往可是没有这等先例,许多门派的人都露出不满之颜,纷纷取出了各自的仙剑法宝。

    走到大殿近前,两名检查的侍卫当即将他拦了下来:“韩少侠,陛下有令,今日不得带法宝兵刃进殿。”

    萧尘伸了伸手:“我没带。”那二名侍卫也是修者,立即露出为难的神情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知道,他们是要检查自己的元鼎,元鼎虽可纳物,但却不同于紫府元婴,紫府元婴里的事物别人窥测不到,但是元鼎里的事物,别人却可以通过秘术查探,甚至还可趁其昏睡强行取去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双手一伸:“好吧,你们检查吧。”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