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宇文穆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落殇颜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讲话,萧尘亦是明白一二,请她屋中坐下,立即往门窗上施展了一道隔音结界,屋里能听见外面的声音,外面却听不见屋内的声音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“落师姐!为什么你会在此处?”这是萧尘此刻最大的疑问。落殇颜摇头叹了声气:“一言难尽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落殇颜轻叹一声,慢慢将以前的事说给他听,原来那次三清观被灭门,她因有事不在观中,因此逃过了一劫,后来去到萧家打听紫虚真人下落,怎想萧长风也没有回来,又去到遂州灵泉寺,不料灵觉大师同样未归。

    后来又辗转两年,四处打探师父的消息,但仍是一无所获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拜入了凡尘中的天风门,因她资质较好,便被送往紫府天风门,然而到了紫府,在去天风门的途中,她却无意间发现了天风门的惊天秘密。

    天风门将凡尘那些资质好的人送往紫府,并非培养,而是当成一种血魂祭祀,天风门竟然一直在试图复活千年前的开山祖师,想要一统人界。

    得知此事后,她连夜逃出,途中被人追杀,身受重伤,后来便被青玉门柳云峥所救,那是前不久的事了。

    听到此处,萧尘暗暗一惊,天风门果然在干着见不得光的事,沉思片刻,从元鼎取出了那次在天风门剑冢拾到的簪子。

    落殇颜接过簪子,惊问道:“这簪子你从何处而来?”萧尘当即将那次在天风门的见闻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落殇颜听后,脸上神情哀恸,不住摇头叹气:“云妹妹是我在凡尘天风门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走前将发簪送给了她,想不到她已遇害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安慰她片刻,又问道:“这些年打听到紫虚真人下落了吗?”心想那一年爷爷他们去调查异花一事,结果三人一同人间蒸发,至今杳无音讯,似乎上回听羽逸风提起紫府也出现了这等怪花,想来这异花绝非天风门所为,他们没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落殇颜不住摇头叹气,复又问道:“你呢?你为何在此?”

    萧尘从小便与她无话不谈,慢慢将这些时日的事都告诉了她,甚至连自己志在伏羲琴琴弦一事也告诉了她,落殇颜惊得说不出话来,连忙往门外望了望。

    “对了落师姐,为什么那些人将你看得这般紧?”萧尘有些不明白,她既然为柳云峥所救,为何皇宫会来人将她看守住?似乎不允许她与人接触。

    落殇颜眼中凄苦一闪而过,摇头叹息了一声:“小尘,有些事是命中注定,逃不过。”

    萧尘急道:“你说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落殇颜仍是摇头叹气,劝他不要再问下去了,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个守卫的声音:“落姑娘,时辰到了。”

    落殇颜起身道:“我要走了,你保重。”萧尘忙将她叫住:“等等,不要告诉他们我功力恢复了,这样你过些时日还可以再来。”

    落殇颜轻轻一笑,点了点头,往屋外去了。许久,萧尘仍是不得其解,心中在想,落师姐真的变了,变得不爱说话了,以前有事,她从来不会瞒着自己,方才她的眼神中,明明是带了许多无奈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在说他无能为力,让他很不好受,心中想着,若是能重回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当年元婴境界,区区一个周国,又算得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差不多又过去半个月,这些时日落殇颜来过几次,每次都一样,只要一问到有关她的事,她要么回避,要么露出一种很无奈的眼神,这种感觉让萧尘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而柳凤凰也来找过他好几次,和从前一样,每次都要缠着他去这去那玩,这一天柳云峥来了,萧尘知道仙盟会在即,自己功力恢复这件事已经瞒不下去了,否则还会让落师姐也引起别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这些时日落师姐细心调理,弟子功力已经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柳云峥大是高兴,说道:“正好,三皇子殿下今日到访,让你去殿中一叙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……萧尘第一个想到的是李长卿,但对方口中的三皇子肯定不可能是李长卿,而是周国的三皇子,当下随他往山门广场的偏殿去了。

    还未至殿中,便远远见着大殿外面站着一头高大威猛的神兽,那神兽生着一颗龙头,浑身被烈焰包裹着,吓得方圆数十里的凶禽猛兽远飞遁走,竟是传闻中的麒麟兽。

    到得殿上,只见一锦衣华服的青年端着手中茶盏,正在细细品味,那锦衣青年听见二人走进,淡淡一笑:“柳掌门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云峥微一躬身:“殿下安好。”又向萧尘道:“这位是我大周国三皇子殿下,宇文穆。”

    萧尘心头一凝,此人非但是周国三皇子,且还是一名修者,功力应是比顾寒轩还要高一些,微一拱手道:“在下韩辰,见过三殿下。”

    宇文穆轻轻放下手中茶盏,淡淡看了他一眼,向柳云峥道:“哦?这位就是柳掌门口中那位能弹响神琴的韩公子吗?”柳云峥轻轻一笑:“正是,韩辰初来青玉门,不识礼数,殿下莫要见怪。”他见方才萧尘没有下跪行礼,是以这般说来。

    宇文穆轻轻一笑:“有何之怪。”说罢走至萧尘面前,淡淡道:“韩公子能够弹响神琴,实是我周国之福。”

    萧尘道:“不敢。”心想此人虽也是三皇子,为人比起李长卿却是大大不如了,他言语神态中,是要向自己立威吗?

    宇文穆淡淡一笑,又向柳云峥道:“多日不见殇颜,她可好?”柳云峥道:“小女已去请落姑娘,请殿下稍待片刻。”话音甫落,外面进来两人,正是柳凤凰与落殇颜。

    落殇颜见萧尘与宇文穆在一起,先是一愣,随后向宇文穆屈膝行礼:“见过三殿下。”

    宇文穆粲然一笑,随即大踏步走过去,双手扶在她肩上:“殇颜,仙盟会一过,便是你我大喜之日,时至今日你还这般称呼岂非显得生分?”

    “殇颜不敢失礼。”落殇颜轻轻说着,说话时余光一直落在萧尘身上。

    萧尘也静静看着她不说话,原来这就是她一直不愿说的事情,但是能够感受得到,她是极为不愿意的,宇文穆身为三皇子,后宫皇子妃无数,她岂能嫁与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柳云峥见他神色有异,一直盯着落殇颜看,实是太过失礼,轻咳一声:“韩辰。”

    萧尘这才清醒过来,宇文穆扶着落殇颜走到他身前,笑道:“听说这位韩公子能够奏响神琴,我们便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柳云峥立即祭出伏羲琴琴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弦,那琴弦立时幻作一张虚虚实实的瑶琴,除了宫弦实实在在,其余六弦以及琴身都呈半透明状态。

    萧尘接过瑶琴,一语不发走至殿门口,其时外面广场两边也聚集了不少弟子,听说他能够弹响神琴,早就想看看传闻是否属实了。柳凤凰在一旁笑嘻嘻道:“韩师弟,加油啊!”

    萧尘听而不闻,横抱瑶琴,气沉丹田,右手中指猛地在宫弦上一拉,那弦竟然被他拉得呈现出一个不小的弧度来,所有弟子都是一阵惊咦,忙往两边涌去。

    但见那琴身忽然变得流光溢彩,上面飞龙走凤,仿佛远古血脉被唤醒,连同其余六根琴弦也变得实在起来,柳云峥不禁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渐渐的,琴身越来越亮,道道白芒掩盖了初升的朝阳,萧尘整个人也被映得宛若天神一般,教人不可直视,一股极强的力量蔓延出去,整个青玉山都颤抖了起来,不仅山中弟子感受到了这股可怕力量,连同山巅闭关的一些长老也感受到了,纷纷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这,绝对是接近元婴的力量!柳云峥大呼不妙,这一弦弹开,势必毁了他整个青玉门,正待开口阻止,却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只听“铮”的一声,萧尘对着天边一片云彩松开了琴弦,顿时天地黯然无光,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向天上涌去,仿佛连四周空间也要被撕裂一般,广场上所有弟子都捂着双耳痛苦不堪,伴着阵阵雷声,整个青玉山都在剧烈颤抖,无数屋瓦已经开始脱落,甚至一些年久失修的建筑已然整个坍塌。

    滚滚天雷渐渐远去,余威兀自震人心魄,好在那一弦萧尘是对着天空所发,若是对着山门广场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见前一刻还云彩密布的天空,这一刻万里无云,所有人都呆住了,连同那麒麟兽此刻也是匍匐在地,身子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好一会,殿里才响起几声掌声,却是宇文穆走了出来,柳云峥也如梦方醒,不可思议的望着殿门口的萧尘。

    “不曾想,韩公子竟拥有此等神力,确实乃我大周国之福。”

    萧尘道:“殿下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穆轻轻一笑,转身向柳云峥道:“此次仙盟会有韩公子在,想必结果不言而喻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萧尘那一弦竟令柳云峥身子到现在还有些发抖,微一拱手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宇文穆似乎并不以为意,微微颔首,走到落殇颜近前,捻指一幻,掌心凭空多出一个小锦盒,轻轻打开,顿时一股清香蔓延开来,但见里面一颗通体雪白的丹药,包裹着一层淡淡白华,仙气萦绕。

    “这颗结元丹乃是师父精心炼制,可随时助你突破至筑基境。”

    还未自方才一事回过神来的弟子,这一刻终于清醒了过来,原来这丹药出自南瞻部洲离枯真人之手,怪不得如此不凡,结元丹即便在紫府也不是常见之物,更何况他手里这颗乃是上上之品,用来突破至筑基境,实是有些奢侈了,外面许多弟子都已是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落殇颜轻轻一推,送了回去:“这等贵重之物,殇颜不敢收下。”柳云峥看了萧尘一眼,又看了看她,笑道:“落姑娘,你与殿下即将结成秦晋之好,殿下一番心意,你便别推辞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没人注意到,萧尘眼中有一丝杀气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