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五十四章 孽缘起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事情,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,那个时候,他还只是一个一心除魔卫道的玄青门弟子,那时候他很是年少轻狂,与另外四名师兄弟偷偷下山追击一群魔教余党,殊不知却中了对方的计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那一次对他的打击很大,与他最是要好的四名师兄弟都惨死了,最后一刻他捏碎了凌音给他的玉笺,凌音及时赶至,方才保住了他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但从那以后,他却变得恹恹不振,凌音不忍见他终日如此,故让他下山四处游玩历练,排解心中积郁,也是那次促成了这一段孽缘,让他认识了当时魔宗宗主的女儿,花未央。也是成为后来使他被人诬陷勾结魔族,被废去元婴的事件导火线。

    那次萧尘下山后四处游玩,每到一处山清水秀之地便抚琴作曲,抑或为当地百姓除害,堪堪到得一个月后,他心情已舒展不少,正打算回玄青山,却途遇一处名为仙姝岭的地方,他见此处景致清幽,竟栖息着上百种飞鸟,一时兴起便忘了回去,寻到一处竹林,一连在那里抚了三天三夜的琴。

    竹林里泉水经过,叮咚作响,最后一日,萧尘坐在泉边,悠悠琴声不绝,引得百鸟起舞,嘤嘤成韵,正是一曲百鸟朝凤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一粒石子忽然从他背后飞来,那石子来势甚疾,砰的一声便将他肩上站立着的黄鸟打飞了,萧尘猛然回过头去:“谁!”

    却是一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,那少女一身流仙白裙,站在远处,看不清容貌,萧尘心想此人百丈之外发石,竟能精准无误打在自己肩头的黄鸟身上,且能不为自己所察觉,修为想必决计不在自己之下,只是心性未免太狠辣了一点。

    但见那少女步伐轻盈,徐徐走近,萧尘这才看清她的容貌,当真可谓绝丽无双,宛若九天仙子一般动人,渐渐的生了一股自惭形愧之意,但对方一直抬头望天,并未看向自己,这一来自惭之意更重,说道:“这鸟儿并未惹到姑娘,不知姑娘为何出手伤它们性命?”

    那少女忽然转过头来,一双清澈如水的目光望在他脸上,嘴角似笑非笑:“我在这里听人弹琴,听了三天三夜,这些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我打它们一下又何如了?”

    萧尘不悦道:“天生万物皆有灵性,鸟儿鸣叫本是天性,与姑娘有什么关系?以至姑娘非得伤它们性命不可?”那少女头一偏,望向天上:“你弹你的琴,我打我的石子,也是天性,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!你不可理喻!”萧尘说罢,收了瑶琴便走,行出三五里,见那少女一直跟在自己身后,回过身道: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那少女道:“这条路只许你走得,不许我走么?”

    萧尘心想与此人实无道理可讲,当下不再理会,换了条路继续走,那少女仍是跟在后面,许久才说道:“喂!前面的!你琴艺平平,敢跟我比比么?输的人要替对方做三件事!”

    萧尘心想莫名其妙,不理会她,继续走路,那少女又道:“你定是怕输给我,不敢跟我比,是也不是?”萧尘回过身去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他最喜弹琴,又一向自负琴艺无双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此刻那少女这般激他,他还如何能不起好斗之心?

    那少女听罢,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,笑道:“那好,你在此等候我三日,走了便算你输!”说罢身形一展,如似一道轻烟出了竹林。

    萧尘席地而坐,当真在此等候了三日,这日正午时分,远处响起脚步声,抬头望去见那少女真的来了,心想此人倒也算是诚信之人,并非愚弄自己。走到近前,见她脸色煞白,身上白裙子沾了星星点点如似梅花一样的血迹,问道: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那少女不言不语,坐到了他对面,萧尘望见她面前的瑶琴,竟是太古遗音,此琴乃是留仙派的镇派之宝,莫非她竟然是……正待开口询问,那少女道:“留仙派的人真是个个小气,我说要借他们的琴一用,他们偏不肯借,还跟我动起手来,那我只好杀了他们看守瑶琴的人,强行借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尘心中一震,人家的镇派之宝岂是随便说借便能借的,她竟还杀了别人十余看守藏琴阁的人,留仙派虽不是什么大门派,却也是仙道门派,与玄青门有着仙门之谊,她此举与那魔道中人有何分别?

    那少女眉心一皱,道:“你手上的乃是名琴,我随便用一张琴,能胜得过你么?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萧尘一拂衣袖,也不再言语,随即坐定,一曲凌音教他的幽歌引徐徐展开,那少女也立即展开纤纤十指,在琴弦上轻挑慢拨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斗琴,乃是以一方琴韵乱了对方琴韵为胜,二人琴艺都颇为不俗,手上的琴也都是名琴,斗到后来不分胜负,渐渐的各自在琴声中贯入了真气。

    萧尘见她脸色越加惨白,心想她先前定是受伤不轻,自己现在是否有趁人之危的嫌疑?又见她左掌掌心微微泛黑,忽然想到留仙派的摧心掌,身中此掌者,毒入五脏六腑,若任由毒素扩散至全身,届时神仙难救,忙道:“好了姑娘,此局算你我平局,你快快停下罢!”

    那少女听后头一扬:“什么平局不平局的?你若斗不过我,那便快快认输。”说着琴声更加密集了。萧尘心想再这样下去,必定引得她毒入五脏六腑,当下故意弹错了一音。

    那少女立即欢呼道:“哈哈!你输啦!”萧尘一拂衣袖,收了瑶琴便走,那少女在背后喝道:“喂!你做什么!你想耍赖不成?”

    萧尘并非当真要走,只是面子上过意不去,故意装作这样而已,当下转身道:“我替你逼出体内毒素,然后你和我一起去留仙派认罪,任凭他们处置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头一扬:“我做错什么了?要去任凭他们处置?”萧尘道:“你夺了他们的琴,还杀了他们的人,这不是错么?”那少女道:“他们不借琴给我,那是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尘登时怒火涌上心头,道:“你此举与那魔道妖人又有何异?”那少女瞪了他一眼:“我就是魔道妖人,你待如何?你要杀我吗?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萧尘平复了下情绪,心想人命关天,若再由她体内毒素继续扩散,只怕那时神仙也难救得了了,当下走过去道:“我先替你逼出体内毒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素再说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往后面一退,砰的一掌拍在自己胸口,使得毒素扩散更快,脸色登时更加惨白,萧尘惊道:“你做什么!”那少女道:“你让我死了好了!反正也是你害的!”

    萧尘心想此女子实是蛮不讲理,行为也古怪至极,她自己去夺留仙派的琴,被人用摧心掌打了,如何便成了是自己害的?说道:“怎么便是我害的?”

    “如何便不是你害的了?若不是要与你斗琴,我会去留仙派夺琴么?若不是去留仙派夺琴,我会遭人围攻么?若不是你不来助我,我会不敌他们被摧心掌打么?”

    萧尘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实是太过强词夺理,但是转念一想,似乎她前面一句话倒是也没说错,若非自己三天前起了好胜之心,怎会有这后来之事?说道:“那好吧,就算是我害的,那我现在替你逼出体内毒素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那少女仍是往后退去,说道:“我不要你运功!你骂我是魔道妖人!除非你承认自己错了!”

    “荒谬!萧某行事无愧于天地,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那少女道:“好!那就是我错了!”说罢又是一掌落在了自己胸口,萧尘脸上一惊,忙道:“姑娘快快住手!是萧某错了,不该骂姑娘是魔道妖人。”那少女听后轻轻一笑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留仙派那些人个个不讲理,你说他们该死不该死?”

    萧尘脸上一沉:“姑娘,此事是你不对,他们……”话未说完,那少女手一扬,又要一掌往自己胸前拍落,萧尘连忙改口:“他们该死!”心中却在想,萧尘啊萧尘,你身为玄青门弟子,竟然说出这等离经叛道之语来,你回玄青山后自己向师父请罪去吧。

    那少女嫣然一笑,总算是才肯让他运功逼毒,萧尘坐在她身后,心想方才的话只是权宜,当下全身真元一逼,往她背心送去两股醇厚的真气。

    渐渐的,萧尘感到一丝不对,她似乎并未受伤,也并未中什么摧心掌,还没反应过来,自身真气突然源源不断被她吸去,萧尘大惊之下连忙起身退开三丈,指着她道:“你!你骗我!”

    那少女捂着嘴噗嗤一笑:“笨蛋啊笨蛋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受伤了?是你自己一直在说好不好?”说罢扬笑不止,走到他面前,左掌往他脸上一抹,将他脸上给抹黑了。

    萧尘闻到一股淡淡墨香,她掌心之所以泛黑,竟然是在上面涂抹了墨汁。直气得浑身颤抖不止,心想此女子当真是刁钻古怪至极,气得一句话也不说,袖袍一卷,带了太古遗音便走。那少女在背后喊道:“喂!你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去将琴还给留仙派,你别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笑得喘不过气来,在后面喊道:“你别忘了,你输了,还欠我三件事呢!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花未央!”

    萧尘没再理会她,接下来便去了留仙派还琴,殊不知这一去却是为自己将来埋下了祸根,后来玄青门之审时,留仙派也出来作证他与魔道妖女勾结,说他与魔道妖女联手夺了自己门派的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