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五十一章 千年前的神念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一遍遍默念着玄青秘术口诀,终于在最后一刻冲开禁锢术,然而苏天啸却已结了个印,带着苏晴凭空消失了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片刻后禁锢术自动解除,其余人也都能自由行动了,萧尘默默望着天边一朵云霞,伫立许久不语。

    萧亦凡慢慢走了出来,萧尘转过身去,见他身上还有伤,声音有些颓废:“父亲,你先回去吧,我一定会将娘带回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萧玉领着人善后,云中城的萧家住有上千人,此次伤亡过半,后山古墓,又要平添不少叨扰,萧天启也在此次战役中丧生,萧云青早已不知去向,萧长风的四子,如今只剩下萧亦凡一人。

    千年古武世家,终于是没落了,或者说四大世家,不知从何时起都已逐渐式微,皇甫家自皇甫鸣死后一蹶不振,夏侯家自上次损失惨重后也变得默默无闻,上官家因上官云内乱,也是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山山巅,朔风冷冽,月光倾洒在那座犹带古韵的祠堂里,依约还能见到神龛后面萧宁的画像,萧尘徐步走进,拭去案台上的灰尘,凝望着壁上的肖像。

    风不知何时吹了进来,一声声敲打着四面的墙壁,仿佛是在向画中人哭诉,日前山下那一场惨烈的杀戮。

    画像迎风猎猎作响,萧尘轻叹一声正待转身离去,目光一瞥忽然望见了画中右下角一行娟娟细字,心中登时一震,因为那文字字体并非现在的通用字体,而是数千年前的古文字变形,尽管有些许变形,但他依旧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绝情殿等你……”就在他细声念出文字的一刹那,画中一道光芒忽然往他眉心射了去。

    萧尘的脑海立时浮现出一个残缺的画面,一座清冷落败的宫殿,一名白衣女子背靠着石柱,显然是身负重伤,画面虽然模糊,但他仍可断定此女子绝非寻常人。

    那女子好似喃喃细语着什么:“宁哥……你赴了古风的战约,千万别再回去,五大门派还有萧家都已将你视作叛徒……我……我也不回苏家了,我们……一起去草原牧羊,再不问世事……”

    画面渐渐淡去,萧尘心中一震,这是一道来自千年前的神念,通过神念里的残缺信息,他隐隐推断出什么。

    萧家与苏家乃是紫府里的远古家族,有可能素来不合,千年前萧宁结识了苏家一名女子,便是这道神念的主人,二人一见倾心,定下了白首之约,当时自然遭到了极力反对。

    至于再往后,萧宁去赴古风的战约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那古风自然是萧家古墓里镇压的大魔了,后来又牵扯进什么五大门派埋伏,古风如何被封印的,萧宁最后又去了哪里,这道神念已经给不出答案了,但可以确定的是,萧宁后来没有回绝情殿去找这名女子。

    忽然间萧尘脑海里电光火石一闪,或许当初萧宁封印古风后,本打算回去找苏家那名女子,但却被人陷害了,被五大门派以及各个家族围杀,导致最终还是没能回去见那苏家女子一面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绝情殿等你……”萧尘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,眼前这幅萧宁的画像,想必也是出自那苏家女子之手了,然而尘封千年的秘密,直到今日才有人能解读出来,已经过去千年了,沧海早已化作桑田,那苏家的女子还在绝情殿苦苦守候么……

    五大门派,还有远古家族……当日从萧家古墓里跑出来那个大魔古风说是萧宁让五大门派埋伏,但很显然事情并非如此,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轮回玉为何又在萧宁的手上,萧尘隐隐中觉得,这甚至跟自己重生也有着些许关联,萧宁一定未死,一定还在某处地方!

    月渐西沉,萧尘始终想不明白,或许只有日后去到紫府,才能解开这一个又一个的谜!当下离开了真祖祠堂,次日上官飞接闻消息,带人前来吊唁,接下来又过了七八日,萧家后事终于处理完毕,萧亦凡在李慕雪治愈下,伤也好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而李长卿那边,因为南诏二十万大军的支援,剿灭无数波反贼,最后在皇宫北宫门,借叶晴的穿云弓一箭射死了太子,最终平定天下之局。

    云中城已进入六月夏季,因地理环境却也不算酷热,这日李长卿也前来萧家慰问,快至暮时方才离去,到了夜里,萧尘与李慕雪漫步花前月下,商议接下来的事宜。

    “慕雪,明日你还是带着团子回楚云吧。”天谷子派人血洗他萧家,此仇如何能不报,但却不想李慕雪再跟着他一起涉险。

    李慕雪没有说话,望着一棵花树轻轻笑了笑:“萧大哥,还记得我跟你讲过吗?雪花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,叫做未央花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身子轻轻一颤,记忆深处仿佛又勾勒起了那一道惊鸿一瞥的身影,那人白衣如雪,徐徐走来,刹那芳华,消失无影,那人究竟是谁?心,为何如此之痛!

    “其实,其实我真的好想,真的好想再跟萧大哥一起看一场落雪纷飞呢……”李慕雪静静说着,话语中渐渐带了一丝不可闻的凄伤。

    萧尘终于清醒了过来,还不知她乃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阴之体,余寿已不长久,轻轻一笑:“再过几个月,到了冬天,就会下雪了呢,那时我再与你……”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说了,也不知几个月后,自己是否还在凡尘。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抚摸着腰间的香囊,细声道:“六个月,还有六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夜已深,萧尘送她去到一间客院休息,回紫藤阁经过张信客院时,似乎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张信映月而坐,身旁石桌上摆了好几个酒坛子,已是喝得烂醉如泥,他望着手里一块玉石轻轻一笑:“小倩啊,也不知你是否已经轮回转世了,我答应你的,没有做到……”说着说着,眼泪便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忽而他又抬起头来,望着天上明月:“尘哥,你知道么?我来到这里,遇见了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,他可跟你不一样,你成天只知道逃课打架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响起,萧尘走了进去:“张兄,这么晚了,还没睡么?”张信迷迷糊糊转过身去:“来!尘哥你来得正好!陪我喝酒!”说话已是有些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萧尘见他紧紧握着当初承载小倩魂魄的玉石,轻叹一声:“你喝醉了,我扶你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……谁说我醉了……再来!”

    萧尘叹息一声,将他扶回屋中休息,次日上午,送走了李慕雪,萧尘与其他人去到飞云殿,商议接下来事宜,萧寒道:“天谷子修为很高,凭我们几人决计对付不了,只有请紫青二老了。”

    叶晴摇了摇头:“紫青二位前辈乃是紫府玉卿门里的人,玉卿门与天风门有着互不相犯协议,只怕他二位前辈不好出手。”

    萧寒凝思许久,道:“那只能请我义父出手了。”萧玉冷冷看了他一眼:“你义父?是谁!”萧寒头一偏: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萧尘暗想,当初他遭到天风门追杀,被人救下,又习得一身魔功,恐怕他口中的义父乃是紫府魔教中人。

    几人正商议着,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震天之吼,各人身子都是一颤,连忙去到外面,但见一白须青袍老道御空而来,心头皆一惊:天谷子!

    “杀我徒儿者何在!”天谷子震天一喝,顷刻落入了飞云庭里,萧尘暗道不妙,忙向萧玉道:“你快带人撤退!”

    “没人逃得了!”天谷子暴喝一声,运力一震,登时震碎了三四个萧家武者的心脉,萧尘双眼泛起了血丝,心想你日前派人来血洗我萧家,今日还敢当着我面杀人,今日拼死也要将你斩杀,以慰亡灵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