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三十三章 误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三年前?”萧尘心想三年前,正碰上那次皇甫庄上发生的事,便是说后来仙儿一个人逃到了南诏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南诏王微微颔首:“是上一任圣女发现她的,但是她的身份来历,我却不知。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暗想,看来当初抓走仙儿的黑袍怪客,并非南诏王室的人,说道:“请陛下放心,我会救回她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慕容仙儿音讯全无,唯一可能的便是被森罗王抓了起来。但是营救之事非同小可,要从森罗王手上救人走,凭他一人颇为不易,须得与其他人商量一番,眼下他还有一事尚需确认,一个人来到了紫默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回来了么?”紫默似乎知晓他回来了,早已在院内相候。萧尘微一拱手:“青风前辈不在么?”

    紫默摇了摇手道:“他有事出去了,你来找老头有何事?”萧尘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轻轻道:“我最近有些不适,是不是那次我体内的火云真气,前辈尚未替我清除干净?”

    他心想面前这个人若是不知此事的话,那便是说当年他第一次遇见的紫默并非眼前这人,而是天风门藏书阁那神秘老人。

    紫默眯了眯眼,向他招手:“怎么可能?你过来老头再帮你瞧瞧。”萧尘轻轻一笑,当即走了过去,紫默两指一并,往他手腕处点去,许久后喃喃自语道:“没道理啊?当初老头已经替你清理干净了,怎么会这样,司徒老鬼的火云真气不至于这般厉害吧?”他说到这里,忽然神色一凝:“不对!不是火云真气!小子!你让人下咒了!”

    萧尘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原本只是拿这事来试探一下对方,哪想竟真让他查出自己体内有异了?为何自己一点也不知道?忽然想到前几日在天风门,自己身体出现的异常……想到此处,更觉背后一股寒意袭来,说道:“前辈……你不是在开小子玩笑吧?”

    紫默一改往常颠三倒四的作风,神色间越来越凝重,沉声道:“谁跟你开玩笑了?这咒下得厉害非常,连老头也不知是什么,小子你老实交代,最近遇见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萧尘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最近遇见谁了……莫非是天谷子?以当时的情况来看不可能啊,还是说藏书阁那老人?他为何要害自己?这也有些说不过去,难道是上官嫣在捣鬼?谅她也没这个本事……

    紫默捋了捋胡须,双眼一眯道:“小子,等青风老头回来了,我让他帮你看看怎么回事,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他比我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多谢了,那小子先告辞了。”萧尘站起身来,退了出去,他于自己被人下咒这件事倒并不怎么担心,兴许只是那老头胡说八道,现在担心的,是那个藏书阁老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经隐隐猜到那藏书阁老人的身份了,只是一直不敢往那方面去想,对方劝自己未来某一天不要试图逆改阴阳,为何逆改阴阳?定是有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死了……

    究竟是谁?未来某一天,究竟是谁会死去……忽然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面前,萧尘吓了一跳,抬起头来,却是李慕雪。

    李慕雪见他有些心神不宁,眉心一蹙:“我站在这里这么久了,你现在才看见我啊?你脸色这么难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:“没事,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回房休息?”李慕雪显然是有心事,有些闷闷不乐:“等你啊!今天跟你们一起回来的那个人,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萧尘知她说的是皇甫心儿,许久才道:“她便是以前我跟你提起的……皇甫心儿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听后,脸上异常的平静,轻轻说道:“哦,你这次不仅将九花玉叶带回来了,还将旧情人也带来了,挺厉害嘛。”

    萧尘不知如何回答,许久才道:“你听我说,她现在身上有伤,而且前些日若非她帮助,我们很可能就回不来了,现在却害得她哪也回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好吧,明天我就回中原了,省得在这里妨碍某些人叙旧。”李慕雪说罢转身离去,萧尘忙将她拉住: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雪被他拉着,回过身来,在他额头敲了一下:“笨蛋,跟你说笑的!”说罢又撇过头去:“哼!这些天我都担心死某人了,然而某人一回来只关心别人能不能治好,跟他说话也不理睬!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:“好啦,别生气了,这些天怜月姑娘多亏你照顾了。”李慕雪嘴一噘:“那某些人也不知道关心下人家到底好不好!哼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你辛苦啦!”萧尘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事物,在她眼前一晃:“铛铛铛!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慕雪接过他手里的事物,见是一颗大珍珠,喜道:“你送给我的?”她自幼在富贵人家长大,什么珍宝没见过,但是萧尘送的却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萧尘打了个噤声手势:“嘘!在一个叫做桑城的地方买的,差些让我们没钱坐马车回来呢!”李慕雪脸上又好笑又好气,敲了一下他额头:“笨蛋!也只有你才会这么笨了,你上了人家当啦!这颗珍珠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萧尘愣了愣,气道:“那人还说什么是他爷爷当年出海,寻得一什么东海龙蚌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取回……老匹夫竟敢骗我!”说着脸上一红,向李慕雪手里那颗珍珠抓去:“回头我再送一颗真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快速将珍珠放入了口袋里,笑嘻嘻道:“我就要这颗。”话音甫落,暗处忽然响起一阵呜呜声,跟着一团影子向萧尘窜去。

    “呜哇啊……爹爹,你可算回来了……”竟然是团子,只见团子在他脸上不断蹭着,口齿不清说些什么,萧尘一时有些愣愣无语。

    李慕雪噗嗤一笑,脸一红道:“白泽不知去了哪里,团子是一个人跑回来的。”萧尘将团子拧起来,见它似乎又长胖了不少,笑道:“小家伙,最近又偷吃什么灵草了?”

    团子小嘴一嘟,仿似受了天大委屈:“银家才米有,娘亲不给吃的,娘亲系坏蛋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哈哈一笑,复又想到什么,向李慕雪递了递眼色,示意她看好这小家伙,免得又去将九花玉叶偷来吃了。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道:“好了,萧大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萧尘抱着团子,点了点头:“我也想回去看看夙夜,怪想念他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往前方院子走去,李慕雪忽道:“恩……萧大哥,等会我想去找她说会话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皇甫心儿吗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声音渐渐远去,身影也渐渐淡去,一阵风吹过,树叶哗哗作响,他二人之前站的地方,不远处一名女子映月而立,衣裙飘飘,眼角似乎有泪滑落。

    回到之前的院子,点了灯,萧尘见房内布置如初,九霄环佩也静静放在案台上,哈哈一笑:“夙夜,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夙夜从琴里显形而出,双手束在胸前,斜睨了他一眼,傲娇道:“小子,是不是发现没吾在,什么事也办不成啊?”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:“还好,之前遇见那个堕落琴魂了,不过现在大家都没事。”夙夜看了看他,冷哼一声:“吾早便说过,劝你了却凡尘,静心修炼,总有一天你才会知道自己很弱,谁也救不了。不过已经炼气八层了,这倒没令吾失望。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笑了笑:“快了,等这里的事处理完就好。”他也想过快些进入紫府,以解当年之谜,寻找师父等,只是一直为这些尘事所羁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月无声,李慕雪悄悄步到皇甫心儿门外,轻轻敲了敲门,吱呀一声,门打开了,皇甫心儿静静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浅浅一笑,走了进去,望了望房间四周,说道:“我听他提起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皇甫心儿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萧大哥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,有次我授他琴曲,弹着弹着,他却弹成了你们过去合谱的一首曲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皇甫心儿点了点头。李慕雪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当初为什么要去退婚?”她只知道退婚一事,却并不知道里面的隐情。

    皇甫心儿脸上非常平静,淡淡道:“当初他被人震断全身经脉,难道还要我嫁给这样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慕雪脸上显然变了变色。

    皇甫心儿冷冷一笑:“如何?”明明她对当时退婚事件毫不知情,明明拼了命去为萧尘夺得一株九花玉叶,然而为何这样说,或许只因前面看见的一幕吧。

    二女一直聊到深夜,次晨萧尘醒来,想去皇甫心儿那里替她运功,治疗肺部的伤势,就像之前在天风门,每日作为她的徒儿,替她运功那般,然而等到了院子里时,发现房中桌上只留了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寥寥三个字,萧尘却仿佛能感受到她离开时的痛彻心扉,身形一晃,往院子外冲了去,寻到李慕雪,大声道:“你昨夜对她说了什么!”

    李慕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跳,怔怔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脸上极怒,吼道:“你不知她背叛了师门,现在一个人很危险吗!况且她现在身上还有伤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慕雪喃喃说不出话来,面前这人从来没有如此凶过自己,然而却为了……一时间只觉柔肠寸断。

    萧尘一咬牙,往外面追了去,寻遍每条大街,也不见皇甫心儿的身影,最后往城外中原的方向追了去。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