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三十章 再遇北宫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哦?”众人一时间皆来了兴趣,纷纷踮起脚尖伸首张望,瞧是谁在说话,萧尘走了过去,道:“哦?连仙尊也会死?”

    那声音再次响起:“没有谁可以不死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【】”

    “呵呵,熠兄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别来无恙。”那人转过身来,一身紫白相间的长衫,一双绯红的瞳孔,不是熠瞳却又是谁?

    众人听得着急,迫切想要知道怎么连神仙也会死,当即有人问道:“连神仙也会死?你吹牛吧?”

    熠瞳淡淡一笑:“纵令神魔万千,自古又有谁得以长存?凡人妄图长生,也终究不过是水中捞月。”

    萧尘觉得他说得在理,当年无数人一心想要修炼成仙,永脱生死轮回,但最终的结局却是仙魔覆灭,问道:“那传说中的仙尊却又是如何死的?”

    “逆乱阴阳!要知天道不可违,凭借一人之力,妄图颠倒众生轮回,岂非痴人说梦?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震,逆乱阴阳……忽然想起天风门藏书阁里那神秘人,他劝自己有朝一日,千万不要试图逆改阴阳……

    正沉思间,上官嫣蹦蹦跳跳跑了过来:“喂!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!活得好好的,干嘛要死啊!”

    这时萧寒等人也走了过来,萧尘一一介绍了他们,熠瞳略一抱拳:“在下熠瞳。”

    萧尘浅浅一笑:“今日正好相遇,走,熠兄,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熠瞳本是极爱饮酒,但一听他要与自己喝酒,想起那夜白素素的话,不禁犹豫了片刻。萧尘轻轻一笑:“怎么?莫不是熠兄还在为那日异士阁,我没有与你一起走而生气?”

    熠瞳轻轻一笑:“萧公子说哪里话。”当下几人一同去了附近的酒楼。不多时,店小二便端来了一盘盘水中美味,有糖醋鲤鱼、清蒸鳕鱼、红烧鲳鱼……

    这半月各人在天风门食得清淡,哪能见到这般多细心烹饪的美食,上官嫣最先敲动竹筷,每个盘子里都要戳一下,萧尘轻轻笑道:“你小心些,别被刺卡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嫣朵颐大嚼,嘟哝道: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店小二上来了两大坛美酒,揭开封泥,往各人樽中倒去,倒至皇甫心儿那边时,她忙摇手:“我不喝酒。”萧尘道:“劳烦店家去榨些果汁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!几位客官请稍等!”

    萧尘举起酒杯:“熠兄,请!”熠瞳迟疑了一下,端起酒杯,说道:“今日还是少饮一些吧。”萧尘笑道:“无妨,自当不醉不归。”说罢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上官嫣也抢来一只酒杯,道:“我也要喝。”萧尘看了她一眼:“你小孩子饮什么酒?”上官嫣瞪了他一眼:“你才小孩子!”说着端至唇边抿了抿,又呸呸呸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喝死了!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七杀不爱讲话,在一旁自斟自饮,萧寒倒是挺随意,皇甫心儿起身道:“你们慢聊,我先回房了。”萧尘见她一直郁郁不乐,点了点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坛见底,除了熠瞳和上官嫣,其余人都有些醺醺欲醉,萧尘又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叫了两坛来,熠瞳道:“不如今日就此为止吧?”萧尘笑了笑:“无妨。”说罢又是一杯烈酒入喉。

    酒入喉中,愁上心头。熠瞳替他斟上,淡淡道:“愁人饮酒,越饮越愁,萧公子可有心事?”萧尘轻轻一笑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到夜幕降临时分,各人赶路累了,都回房而眠,萧尘摇摇晃晃经过皇甫心儿房门前,撞在了一旁木栏上,皇甫心儿听见响动,连忙开门将他扶进屋中。

    “你本不饮酒,怎喝了这么多?”皇甫心儿找来了一盆热水和毛巾,替他敷上。

    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,萧尘一阵心神荡漾,情不自禁抱了上去:“心儿,对不起……”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段岁月,一人抚琴,一人聆听。

    只是时间过去了太久,久到两人都忘了,彼此曾说过的海誓山盟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……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房吧。”皇甫心儿眼中起了一丝波澜,最终还是送他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夜无声,风弄影,明月上了西窗,梦后酒醒,犹记小阁初见时,伊人对屏笑。

    萧尘翻身下榻,仍觉脑中胀痛,启窗观月,悠悠念道:“昔年阁中窥月,今明月窥人,清光依旧,人却依旧否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外面枝影晃动,沙沙作响,跟着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出了客栈,萧尘感受到那二人气息有些熟悉,当即窜出窗外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人追风逐电,如似黑夜里三道影子,速度皆是奇快无比,很快萧尘便追上了后方那人,见是七杀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人盗走了九花玉叶,快追!”

    萧尘一听九花玉叶被人盗走,更不迟疑,猛提全身真气,只是因暮时饮下太多烈酒,此刻显得有些力不从心,追至一条废弃的小街上,前边那人忽然停了下来,一道黑雾向他俩打去。

    萧尘当即反应过来,撑起一道结界阻挡了黑雾进攻,冷冷道:“萧宏,你要九花玉叶做什么!”

    那人缓缓摘下脸上面具,正是萧宏,冷冷笑道:“不做什么,只是敌人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,就应该拼命阻止敌人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立刻还来……”萧尘想到当初上官嫣身受重伤,还有前不久周灵儿一家遭难皆是拜此人所赐,目光渐渐变得寒冷起来。

    萧宏冷冷一笑:“怎么?有本事来抢啊!”

    萧尘身形一动,攻了上去,忽然只感气海一虚,真气竟尔有些难以提起,莫非竟是那酒有问题,后面七杀也随即攻上,但攻势尤为缓慢,显然也是因饮下太多烈酒的缘故。

    萧宏一身诡异功法千变万幻,一时间二人竟难以将其拿下,猛然间一声声琴音响起,这琴音虽然轻柔,但是七杀听后身形变得更加缓慢,被萧宏一掌击中肩头,倒飞出三四丈远。

    萧尘凛然一惊,这琴音是……只见萧宏淡淡一笑:“北宫兄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相见?”

    暗处徐徐走出一道人影,那人肩上扛着一名晕厥过去的绿裙女子,怀中抱着一张黑色瑶琴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萧尘怒火中烧,沉声道:“放下她……”北宫魂淡淡一笑,将皇甫心儿放在一旁,笑道:“这位兄台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说罢横抱瑶琴,一声声琴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北宫魂的瑶琴中藏有一只堕落琴魂,琴声厉害非常,七杀听后不禁足步虚晃,遥遥欲倒,萧尘却是没事,往他身上注去一道清心诀,说道:“你去夺九花玉叶,我来对付他!”话音甫落,足下一晃,向北宫魂袭到。

    北宫魂见他竟然丝毫不惧自己琴音,还有克制之法,不禁心中一惊,往后倒纵开四五丈远,手上仍是不断拨弄琴弦。

    萧尘身如鬼魅,冲开层层音浪,一掌落在他肩头,北宫魂猝遭大力,身子往后一倒,迅速逃窜至一座破屋上,不可思议道:“为什么你不惧我琴音?”

    萧尘双目一冷:“地狱无门,你今日必须死!”他见此人对皇甫心儿动了心思,今夜无论如何也不可让其活着离开,话音甫落,一招苍龙吟打过去。

    声声龙吟震天,刹那间梁塌柱倒,破屋在掌力激荡下,顷刻成了一片废墟,北宫魂身子疾拔丈许,落回地面,心知琴音对付不了此人,当即将瑶琴往背后一放,双手不断掐诀结印,一道道剑气向对面斩了去。

    萧尘急催体内真元,两指一并,往半空一画,仿佛激起了四周的元力,道道锋利的剑气顷刻被气流引向了四周,但听得轰隆隆声不断,大片废弃的破屋不断坍塌,萧尘目光一凝,身子如同一道剑芒向北宫魂袭到。

    北宫魂惊余之际躲闪不及,砰的一声被击中胸口,登时口吐鲜血,急急往后倒退,眼见不敌,急忙喊道:“萧宏!还不来助我!”

    另一边萧宏与七杀胶着在一起,见盟友连连受挫,目中冷光一现,道道黑雾往七杀身上罩去,将其拖延住后足下一点,排山倒海般的一掌往萧尘背后送到。

    忽感背后杀意涌来,萧尘真元一逼,带动四周气流飞速旋转起来,将萧宏的掌力阻在二丈之外,北宫魂趁势一掌击去,却被气流阻挡在外,二人联手竟是丝毫近不得萧尘的身。

    “你的对手是我!”七杀一声冷喝,已然冲开黑雾束缚,转眼便向萧宏袭到,萧宏再顾不得北宫魂,身形一晃,再次与七杀缠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北宫魂目露惊骇,当下已萌生退意,然而还未来得及转身,对方移山填海的一掌又已袭来,砰的一声,两掌相撞,北宫魂顿时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哇的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萧尘虽因饮酒误事,但如今修为已近筑基,玄青门当年乃是众仙道之首,其功法玄之又玄,妙不可言,岂是现在的三教九流修真者可比?

    不给对方任何喘息机会,萧尘又是一掌往他头上送到,北宫魂双目圆睁,避无可避,一声大喝:“前辈救我!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惊现,萧尘的掌力顿时被一股劲风化去,只见北宫魂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那老者身形矮小,却有一股迫人之威,一身黑色法袍,上面画满了各种邪异的红色符文。

    “小友出手不必如此狠辣罢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