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拜师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尘土飞扬,碎石迸射,台上石砖碎了一大片,然而萧宏却瞬间移到了三丈开外,猛然间一个纵身,一脚将七杀踹飞丈许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【】

    “噗!”七杀大吐一口鲜血,方才被萧宏踩在脚下的是虚影,但这一次的却是本体。不等他回过神,萧宏又是一脚踢出,咯吱一声,料是踢断了七杀几根骨头。

    七杀伏在地上,口中鲜血不断涌出,却仍是慢慢站了起来,萧宏冷笑一声:“还要继续吗?”话末又是一脚踢去,轰的一声将他踢飞数丈远。

    七杀重重摔在台面上,衣衫几乎已被鲜血湿透。“那就继续吧!”萧宏一声大喝,纵入空中,凌空一脚落下。

    “咯吱”一声,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。高台之上,一人终于紧张了起来,道:“楚师兄,要去阻止么?”楚别赋淡淡一笑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吧!”萧宏将七杀掷上半空,又从空中一脚将其踹下去,如此反复数次,萧尘终于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声大喝:“住手!”便要飞身上台,却被萧寒及时拉住了:“在天风门,别乱来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皇甫师妹,是不是觉得这一幕很熟悉呢?当初你好像也是为了一株九花玉叶,如此不要命的吧?可惜,最后那人还是跟别人跑咯!”苏婉怪笑道。

    皇甫心儿没有理会她,一眨不眨望着擂台上,一双动人美目,渐渐泛起了一丝波澜,曾几何时,自己也是这般拼命,然而那人,今却在何处呢?

    擂台之上,七杀已无力再爬起来,口中鲜血不断涌出,似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,似乎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,脑海中仿佛又出现了那一个雨夜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干嘛坐在这里哭?被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他们抢了我的娃娃……”

    “站起来,不许哭……我叫贪狼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名字,他们叫我小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以后你就叫七杀了,记住,我是你大哥,从今往后没人可以再欺负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将他们都杀了,他们只是抢了我的东西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仁慈,只是弱者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!记住!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宏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的弧度,缓缓走了过去,冷笑道:“怎么?终于站不起来了吗……”话音未落,被突然弹起来的七杀一脚踢在下颌,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伤成这样还能站得起来,他不是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顿时惊呼一片,跟着便是一阵震天的喝彩。萧宏擦了擦脸,冷冷一笑:“有点意思,至少比当初那个废物有意思多了,不过到此结束了!”说罢展开身形,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见七杀凝立原地,口中念念有词,末了一声大喝:“七杀——斩首令!”顿时风云惊变,前一刻还万里无云的天空,仿佛一下子聚集起无数阴云,甚至隐隐有雷鸣作响。

    萧宏隐隐感到事情有些出乎意料,这股强大的念力,竟令他身形变得无比迟缓,这是幽冥鬼术斩杀令,以血祭幽冥,召唤阴兵。

    四周变得晦暗起来,擂台之上隐隐传出鬼哭狼嚎之声,阴风不止,吹得各人衣衫作响,但见台上突然生出无数张血淋淋的鬼脸,上官嫣吓得大叫一声,紧紧躲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了萧尘身后。

    “斩立决!”七杀一声冷喝,半空登时幻化出许多恐怖的修罗恶鬼向萧宏缠去,萧宏脸色大变,被几只恶鬼缚住竟尔无法动弹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:“这是幽冥鬼术,你再不停下,你也会死!”

    “斩!”一声冷喝,无数恶鬼带着厉哭之声往萧宏身上撕咬去,只听得惨叫不断,一道剑光忽然从天际落下,层层阴云立时散去,所有恶鬼影像也都消失不见,萧宏脸上仍然布满了惊恐,方才生死只悬于一线。

    却是楚别赋落到台上:“可以了,会武就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是在下输了……”萧宏身子有些发颤,往台下一纵,消失在了人群里,七杀跟着身子一摇,直挺挺往后倒了下去,萧尘迅速纵身上台将他扶住,见他脸色白得渗人,立即往他体内连注了好几股真气,以缓伤势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她……”七杀气若游丝,说完这几个字便即晕了过去。楚别赋令人将他扶下去疗伤,而台下的人此刻也都还未回过神,片刻后楚别赋大声道:“今次会武可谓精彩绝伦,那么接下来,我与五位师弟妹,会各自挑选一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台下才响起一片欢呼,无数少女都向台上那位身姿翩翩,潇洒帅气的师哥望去,盼望他能够收自己为徒,然而过得片刻,楚别赋扫视了一下人群,最后目光落在了萧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,愿意拜我为师么?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一片惊咦声,立即便有人道:“他在十六强就被淘汰了!楚师兄怎能收他为徒!”萧尘扫视了一下四周,最后目光落在楚别赋身上,微一拱手道:“抱歉!”

    台下惊呼更甚,楚别赋脸上笑容也逐渐僵硬了,变得冷峻起来,萧尘也明白自己这一举动势必得罪了不少人,但终究必需要拜一人为师,当下再次微微拱手,足下一点,落到了皇甫心儿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做我师父么?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显然令皇甫心儿怔住了,许久才反应过来:“你……”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萧尘轻轻一笑,当即行了个拜师礼。

    苏婉在一旁嗤笑了一声,目光往下方扫去,她本是不屑于收徒的,但碍于规矩,还是随意指了指下方一个人:“就你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嫣抬起头来,指了指自己:“我?你确定要收我为徒?”苏婉眉头一皱:“啰嗦什么?还不上来给为师磕头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上官嫣翻了个白眼,摇头晃脑走了上去,苏婉极不耐烦:“本小姐收你为徒是看得起你,你这是什么表情!”

    接下来其他四人也都各自收了一人为徒,待所有新弟子都拜师后,楚别赋才道:“今日新生会试就此结束,三天后,是进入紫府名额的选拔。”

    一些新弟子不明所以,但是天风门原弟子都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紫府的名额不是前几个月已经定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婉嘴角勾起一丝冷冷弧度,斜睨了皇甫心儿一眼,但见皇甫心儿脸色刷的一下惨白,额头不断有冷汗渗出,有话想说,却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楚别赋笑了笑道:“因为前些日人员变动的缘故,所以要再重新选拔一次。请诸位师弟都回去做好准备。”说罢又向皇甫心儿道:“皇甫师妹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皇甫心儿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脸色愈加难看,萧尘亦是瞧出了这其中的猫腻,前些日她遭人算计受伤,加上旧伤复发,三天之内无论如何也恢复不了元气,当下轻轻在她耳边说道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皇甫心儿惊醒过来,看了看身旁的人,明明是自己徒弟,简单的一句话,为什么反倒使自己变得安心了?

    萧尘笑着向她轻轻点了点头,示意她不必担心,又淡淡扫了不远处的苏婉一眼,心想定是此人处处为难皇甫心儿,不过她收了上官嫣为徒,有她好受的了,缓了缓向楚别赋道:“楚师伯,我师父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楚别赋淡淡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暮色渐渐合拢,萧尘也随皇甫心儿往山上走去,一路上草木繁盛,花香醉人,五彩斑斓的蝴蝶翩翩飞舞,远处浪花扑岸,隐隐传来海鸥的声音,两人都沉默着不语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后面响起:“哟,还真是捡了个俊俏的小徒弟呢。”

    萧尘转过身去,见是上官嫣今日新拜的那个师父,说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最好少来找我师父麻烦。”

    苏婉瞪了他一眼:“你好大胆子,你就是这么跟你师伯说话的吗?”说罢看了皇甫心儿一眼,冷笑道:“师妹,看来你收的这个小徒弟有些不懂事呢,你可得好好管教一番,免得哪天折了胳膊少了腿,可别说师姐我没提醒你!”

    萧尘向她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:“我看真正不懂事的人是你……”皇甫心儿拉了拉他胳膊:“走吧,韩辰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萧尘一拂衣袖,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到得庭院内,皇甫心儿转过身来:“楚师兄修为远在我之上,为何今天他要收你为徒,你却拒绝了。”见他不答话,许久才道:“你也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他,苏婉说得对,你真的很不懂事。”说罢轻轻转身往屋内去了,片刻后拿了一块火红色的玉佩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拜我为师,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,今天你那位朋友施展鬼术,想必已是阴气入体,这是炎心玉,取自北荒石中火,对你那位朋友应该有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萧尘没有拒绝,接了过来,顿时只感到一股热气往心脉流去,元鼎内的无垢剑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先讲一些门规和基本修炼法诀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皇甫心儿一连讲了小半个时辰,其时已是夜幕轻垂,庭院内光线渐渐变得晦暗,有些看不清彼此的容颜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到这里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转身往庭院外去了,走至门口,皇甫心儿忽然将他叫住:“对了,后山是本门禁地,普通弟子不可走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萧尘回到离自己宿舍不远的山坡处时,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,一轮明月正好渐渐从海平面升起,映得水面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……师父,对不起,徒儿今日之举实属权宜,并非徒儿大逆不道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已过去数千载,他仍是将凌音当作自己唯一的师父,仙门之中,不告而另投师门,乃是大逆不道的叛师行为。

    忽然间沙沙一响,树影晃动,萧尘一瞥之下,瞧见一道人影一闪而没,夜幕中辨不清那人的面貌,但想定是听见自己方才自言自语了,当下足步一晃,循着气息追了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