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零九章 血月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夜渐深,二人渐渐不语,灯火迷离,映得李慕雪双颊绯红,萧尘如何睡得着,辗转片刻道:“慕雪,要不你上来躺一会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慕雪抬起头来,脸上更红,萧尘忙道:“不,不是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【】”说着下了床:“现已近寅时,正是气清之时,我去庭院里打坐,对伤势更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!”

    “棉被何伯每天都有换洗,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虽已是初夏,山间露重,到了夜里也是有些寒冷,李慕雪躲到被子里,两只眼珠子盯着萧尘一转也不转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出去了。”萧尘轻轻一笑,理了理她额头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李慕雪忽然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萧尘转过身去,见她双颊似霞,问道:“怎么了?”李慕雪嗫喏道:“萧大哥……我……我有件事想问你……”越往后说,声音越低。

    “恩?你说便是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面上通红,支吾了一会,终是说道:“没、没事!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吹灭了案台的油灯,去到外面,但觉清风拂面,甚是舒畅,走到紫藤花架下,运转起玄青功法来。心中却是思绪起伏,等过两日安顿好李长卿,终须再回南诏,森罗王等事尚还未了,仙儿也处在南诏皇宫……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琐事繁杂,半生倥偬,自记忆苏醒已有好几年,然而师父及伏羲琴,还有当年仙魔覆灭的原因,却是半分头绪也无。

    天空渐渐由墨黑变作湛蓝,已快破晓了,萧尘抖落衣领两旁的露珠,去到屋内,见李慕雪睡得正香,取了无垢剑,往外而去。

    出了院子,他忽然想到一件事,那晚在醉梦楼,张信的玄铁枪从何而来?还有暮成雪和羽逸风,他们似乎都能将自身修炼的法宝仙剑融入体内,莫非是青风前辈曾提起过的元鼎?

    他从前的修炼功法,想要将法宝纳入自身,必须练至结丹,想要将其他事物纳入体内,那么就必须练至元婴,修炼出自身的紫府元婴,即体内的一个小世界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的修炼功法似乎有些不同了,此事还须回去再向青风前辈请教一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日,上官嫣也跑来萧家了,说是有事要去趟南诏,第三日众人通过虹亭的幽径,悄悄离开了云中城,将李长卿母子安全送到扬州南安府后,萧尘三人不作耽搁,径往南诏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到底谁大啊?”

    一路上有二女相伴,萧尘倒也不觉乏味,坐在马车里,权当游山玩水好了。白泽灵兽则是载着团子走些山林野路,时不时扑出去吓走一片老虎狗熊什么的猛兽。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一笑:“嫣姐姐三月出生,比我大四个月呢。”上官嫣嘴角一扬:“可是我感觉我比你小啊,不如我叫你慕雪姐姐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摇头一笑:“喂,刁蛮女,你跟着我们去南诏做什么啊?”上官嫣还不知他便是李四,朝他吐了吐舌头:“关你什么事?是个怪老头叫我去的……”说到这个怪老头,她明显起了一丝惧意,身子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萧尘倒是挺感兴趣,这个刁蛮的小公主平日里无法无天,天不怕地不怕,何人竟能叫她怕成这样,打趣道:“怪老头?该不会是鬼魂吧?”

    上官嫣小脸一白,一阵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雨点般的粉拳往他身上袭到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没有鬼没有鬼!这世上没有鬼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雪噗嗤一笑:“好啦好啦,萧大哥你不要吓唬人家,这世上哪有什么鬼魂?”萧尘脸色一正:“你忘了上次我们经过的雷家山庄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雪听罢,也是脸色微变,轻声说道:“萧大哥……你不会是还想再去吧?”萧尘点点头:“雷家主怨念已散,但我的九霄环佩终归是他所制,既然这次来了,我想再去那庙里上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心知他是性情中人,也不反对,上官嫣吓得小脸煞白:“你们……你们在说什么啊,什么怨念,什么雷家主……雷家不是百年前就被灭门了吗……”她平日虽胆大妄为,但却最是害怕精灵鬼怪一类的事物。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一笑:“你就待在马车里便是。”

    到了离桐山不远处,萧尘令车夫停下,那亭长见他们下车,惊道:“怎么又是你们……”萧尘向他微一拱手:“有礼了。”说罢从车上取下之前备好的香烛。

    那亭长惊问道:“那山下的破庙都断绝香火百年了,你们还要去上香?”萧尘微微一笑:“既然路过,慰藉一下亡灵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雷家主怨念已散的缘故,如今桐山已是苍翠一片,再无阴霾笼罩,萧尘二人行出里许,上官嫣也追了上来,说道:“你们少要小看本小姐,我才不怕咧!”说着头一扬,其实是觉得一个人待在马车里,更显得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萧尘与李慕雪对视一笑,不语。上官嫣头一扬:“笑什么笑?本小姐就不怕!看本小姐走前边!”说罢往前边一条光明大道走了去,走出三四丈远,萧尘在背后叫道:“喂喂喂!大小姐,您老走错方向了,那边才是。”说罢指了指另一条阴森森的小径。

    上官嫣转过身去,但见蜿蜒尽头处有间破败的古庙,嗫喏说道:“我不识路,还是你们走前边吧……”李慕雪噗嗤一笑,和萧尘并肩往那古庙走了去。上官嫣则是小心翼翼跟在后边,小眼珠子不停打转,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到了古庙外面,一股浓浓的枝木**之气扑面而来,三人进到庙里,那之前的疯癫老者已经不在,萧尘进到殿内,将坍倒的佛像扶了起来,李慕雪则是在一旁清理了下香炉,上官嫣因殿里光线晦暗,找了个理由没进去。

    点上香烛,萧尘虔心祷告片刻,轻轻说道:“雷家主,百年前你庄上遭受大难,萧某承你之情得九霄环佩,此生若有机会,定替你查出元凶,不会让你庄上数百人口死得不明不白……”话未说完,外边猛地传来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萧尘急忙转过身去:“怎么了?”却是之前那疯疯癫癫的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庙里,上官嫣吓得小脸煞白,嗫喏道:“老伯伯……你是人还是鬼啊,怎么走路不带声音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……鬼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他说是鬼,上官嫣吓得急忙躲到了萧尘身后,只伸出个小脑袋,嗫喏道:“鬼……鬼有鬼途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走过去,微一躬身:“老伯你好,我们适才只是路过上柱香,打扰了。”那老者抬起头来,双眼也不似之前那般浑浊,似是恢复了几分神智,缓缓说着:“你们……你们不该再回来啊……一百年了啊,整整一百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今日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是雷家遭难,刚好一百年?”

    “刚好一百年……血月……红色的月亮今夜会再次出现……你们都会变成木头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心想今日是初一,正是朔月,朔月这天是看不见月亮的,今晚怎会有月亮?这老者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的,怕他再吓着上官嫣,道了句“打扰了”便带着二女匆匆回了马车。

    上官嫣仍是有些小脸泛白,颤声道:“他说什么血月啊,什么木头啊,我总觉得好诡异……”李慕雪笑着安慰了下她:“没事,那位老伯伯神智有些不清。”

    到了暮色时分,三人总算才回到异士阁,因为不愿让李慕雪见到那小村子里的一幕,所以之前萧尘让车夫绕了道,算来这一日正是他之前离开异士阁的第七天。

    上官嫣似乎对这异士阁甚是熟悉,一个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萧尘带着李慕雪去找叶晴,似乎叶晴正在院子里教训她妹妹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多少次?让你别带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回家,还不拿出去扔了!”

    “我咋知道怎么回事啊!昨天明明带出去扔了,今早不知谁又放我门口了!”

    萧尘走了进去,问道:“怎么了?”却见叶稚气鼓鼓坐在清池旁,脚边放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奇怪石头人偶。

    那石偶雕刻精致,模样神情却甚是诡异,叶晴见他来了,笑道:“没事,小稚淘气,前些天不知从哪捡了个石头小人回来,我看见心里就堵得慌,对了,你和慕雪妹妹回来时,路上没遇见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叶稚哼了一声:“你才淘气!你们都是讨厌鬼!”说罢起身往外跑了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路上人有些多,好像很热闹啊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叶晴替他二人安排了住宿,还是之前的院子,休息片刻后萧尘去了青风的院子,似乎紫默老头不在院内,青风告诉了他一些关于元鼎的修炼方法,萧尘天资甚好,不到一个时辰便也掌握了窍门,只是使得还不够纯熟,勉强能将无垢剑收进元鼎之中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叶晴来将他叫了出去,其时已入夜,只是今夜西城似乎有些热闹,外面灯火漫天,似是在庆祝什么。

    “外面为何这般热闹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去到一幽亭,叶晴道:“还记得醉梦楼里的舞姬怜月吗?”萧尘眉心一凝:“当然记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夜是她进入千月楼的日子,森罗王下令庆祝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逃脱不了森罗王的掌心吗……”萧尘捏了捏手心,虽然他与那女子萍水相逢,此生并不会有什么瓜葛,但难免有些惋惜,虽有那般动听的琴音,却仍是逃不过宿命。

    关于森罗王,二人一直聊到快子时,外面也渐渐宁静了,只剩下风无声无息吹拂着,忽然,乌云散开,一轮圆月诡异的出现在了穹顶,而那月亮颜色,竟似血一般而红。

    萧尘猛然间想到了白天那疯癫老者说的话,今夜会出现血月,竟然被他一语成谶,叶晴也是脸色大变:“不对!今晚明明是朔月!天上怎会出现月亮!”

    但见她额头汗水不断落下,仿佛看见了什么最恐怖的事,萧尘心思敏锐,知她这般慌张,绝非因月亮是红色而起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糟了!怜月有危险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