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零六章 皇宫森狱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好了,吾回琴中休息了,你二人慢慢花前月下吧,放心,吾一旦睡着了便什么也听不见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【】”夙夜说罢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夙夜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何察觉不到夙夜脸色更加苍白了,白天那般大耗魂力,若是再无法寻回伏羲琴,只怕夙夜的魂力会逐渐变弱,直至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李慕雪脸上一红,将头一低,萧尘轻轻抚了抚她鬓发,柔声说道:“为什么不捏碎了我给你的玉笺?若非这次地不怕二位兄弟赶来报信,恐怕真如你说那般,我们再也见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雪抬起头来,双颊绯红,两指一并抵住了他嘴唇,摇摇头道:“我答应你,以后都不会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叹息一声,欲言又止,轻轻将她揽在了肩头。李慕雪一颗心扑扑直跳,夜色迷离,也难以掩住她脸上的绯红。

    忽然间外边响起一阵脚步声,李慕雪连忙退后,理了理鬓角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和萧公子在里面吗?”外边传来李忆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李慕雪轻轻回应了一声,李忆风走了进来,说道:“你先回去歇息吧,我与萧公子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慕雪说罢看了萧尘一眼,退了出去。许久,萧尘才问道:“李伯父来找我,可是为了三皇子一事?”

    李忆风摇了摇头:“是你和雪儿的事。”他说罢看了萧尘许久才叹口气道:“你跟雪儿,是不能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萧尘沉默了许久,想着自己还要去寻回伏羲琴,还要去寻找恩师下落,日后更有千难万阻,说道:“我知道,我的仇家很多,又飘无定所,她跟我一起只会吃苦。”

    李忆风听后只是不断叹气,想说什么,终是未说。

    次晨,各人用餐完毕,白泽载着团子在院子里飞来飞去,似乎是有些惧怕这个小家伙。李慕雪呼唤了一声,才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两人往白泽背上一纵,白泽立即展开双翼,呼啸着往天际冲了去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昨晚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理了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,说道:“没有,伯父让我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白泽飞行速度甚快,不到一个时辰,便已落到了云中城外的郊林里,为避免惹人注目,李慕雪让她载着团子潜进了树林里。

    二人则是易容过后,进入了云中城,城内戒备森严,每条街上都有巡逻队伍,几乎家家大门紧闭,街上更是瞧不见几个老百姓。四处都张贴着捉拿三皇子及其叛党的告示,说明李长卿已经被成功营救出皇宫了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悄步至一处暗巷,萧尘祭出无垢仙剑,带上李慕雪御剑往萧家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萧家气氛也格外紧张,二人落到离紫藤阁不远的虹亭,方才撤去脸上面具,萧尘没有回紫藤阁,直接去了父母居所水仙阁,进入阁中,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,神识往里面一扫,才知无人。

    一阵细细的脚步声走近,萧尘身形一晃,带着李慕雪躲至了一棵大树后面,直到外面的人走近,才出声喊道:“何伯。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老何,见萧尘在此,这才松了一口气:“真是少爷和李姑娘,我还以为看错了。”萧尘走了出去,小声问道:“我爹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娘呢?他们去哪了?”老何瞧了瞧外边,才小声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萧尘随他往后山去了,一路得知李长卿已被父亲和上官飞联手救出,此刻就在萧家后山古墓当中。这一带属极阴之地,平素极少有人来,三人进到一个山洞之中,里边磷火幽幽,忽然传来萧亦凡的声音:“尘儿!”

    苏晴与萧亦凡一齐走了过来,后面还有一个人,正是三皇子李长卿,但见他身上缠了许多绷带,显然受了不少刀伤。李慕雪连忙跑了过去:“就你一个人吗?萱姨呢?”

    “母后她……”李长卿此刻脸上没了从前那般色彩,有些暗沉,他身为庶出皇子,本不应这般称呼自己母亲的,萧亦凡接过话头:“萱妃娘娘被他们囚禁了,现在还没找到囚禁点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扶住李长卿,问道:“那柳哥呢?他……”李长卿叹息一声:“别霍为掩护我离开,被一个妖道一箭射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慕雪一阵头晕目眩,眼中泪水泫然欲滴,喃喃道:“你说柳哥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别霍乃是李长卿的贴身侍卫,从小在宫里与李长卿一块长大,那夜事发,他带领百来侍卫对抗数百人,全身中了不下二十刀,灭了三波乱贼,几乎血液流尽,仍是不肯后退一步,直到萧亦凡与上官飞赶来相救,撤退时黑暗里突然一箭飞向李长卿背后,他扑上去被那一箭射穿了头颅。

    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,脑海里浮现出那天在异士阁,送李慕雪等人上马车时的情景,那个脸上没一点正经的带刀侍卫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萧亦凡讲了下大致缘由,宫中哗变,只因太子终日荒淫无度,圣上欲废太子,重立李长卿为太子,太子势力得听消息,与皇后一起谋划了这出“三皇子弑父”。

    萧尘冷冷一笑,怪不得皇后当初会被种下噬魂妖花,心性如此贪婪残忍,当初还是李慕雪不惜耗费元力替她移除了妖花,更可笑的是那次还是李长卿去找的李慕雪。此人非但不感恩,更是恩将仇报……

    萧尘岂会明白这宫中争斗,不过却突然想到了为何当初皇后会被种植妖花?还有刚刚李长卿口中的妖道……只怕宫中哗变还远非废太子这般简单起因。

    老何再次出去探风,留洞内几人继续商议营救萱妃之策,萧尘眉宇微锁,正沉思间,老何匆忙来报:“山下集结了大批军士,正往山上赶来。”

    萧亦凡脸色一变:“何人走漏了风声?”萧尘道:“爹爹莫慌,孩儿有一计,或可趁此将萱妃救出。”李长卿听罢,忙道:“萧弟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问道:“不知萱妃娘娘形貌如何?”李慕雪猜到他想做什么,说道:“萱姨和我差不多高,柳叶眉,左眼下有一颗泪痣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:“事不宜迟,李兄快与我换了衣裳。”苏晴连忙将他拦下:“你想做什么?”萧亦凡亦是有些紧张:“皇宫里高手如云,你应付得来吗?要请你上官叔叔在外接应吗?”

    萧尘手一伸:“不必了,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,待会我往虹亭那边下去,不能在出现在萧家。”

    飞云庭外,密密麻麻的士兵正集结而来,萧玉带领三四十来名五重天以上的高手拦在庭门口,如今萧家由萧玉执掌,取了古墓中许多秘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令各人参修,是以萧家中人武道修为大增。

    “萧家接旨——”一声尖锐的嗓音中,一名宦官走上前来,他见萧玉等人不跪下接旨,眼一斜,喝道:“大胆,还不跪下接旨!”

    萧玉目光一冷:“萧家自十七年前起便不跪王权,你念便是!”那宦官瞪了她一眼,打开诏书,念道:“圣上有旨,令萧家即日交出叛贼党羽,否则视作同罪,满门抄斩!”

    萧玉冷冷望了他一眼:“萧家从不问天下之事,何来藏匿叛贼一说,诸位请回!”那宦官瞪了她一眼:“你好大胆子!”说着手指一拈:“给我进去搜!”

    铮的一声,寒芒一闪,地上被划出一条丈许长的剑痕。“越此线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冷冽的山风,冰凉的话语,那宦官越过地上的剑痕,手指一拈:“你好大胆子,普天之下,莫非王……”话未说完,嗤的一声鲜血四溅,那宦官的人头扑通扑通滚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萧玉收回飞剑,冷冷道:“回去告诉你们的新皇帝,少要将心思动到萧家来,云中城没有无情剑取不了的人头!”

    一名副将吓得连忙后退,这时一名小兵从山下急急来报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那副将令旗一挥:“撤兵!”后队换作前队,往山下而去。

    萧尘此刻已经易容成李长卿的模样,在城内一条小巷子里被几队巡逻士兵抓获,那副将接到报信,立刻火速赶来,将他押往皇宫。

    萧尘从未去过皇宫,皇宫之大也远超他想象,里面宫殿无数,又分东西南北四大宫殿,四扇大门,但见地砖缝隙里犹带鲜血斑斑,可想那夜事变是如何惨烈。

    宫内布防甚严,不仅明处有着许多侍卫巡逻,暗处也有无数鹰眼警戒,宫殿分布交错纵横,若非萧尘有着神识记忆,只怕顷刻便迷了方向。

    此刻广内殿中,刚登基的太子似乎正在寻找什么典籍,一名白须老道忽然出现在他身后,那老道面上容光焕发,头发虽已全然花白,然而脸上却甚是年轻,没有一丝皱纹。

    “不知殿下在找寻何物?”

    猝来的声音,太子被吓了一大跳,弄翻四五卷典籍,回过身去,不悦道:“你称朕为殿下?”那老道轻轻一笑:“是陛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愁眉不展,一拂衣袖:“朕答应过你的事,自会做到,只是时下政局及民心尚还未稳定,朕的三弟又迟迟未找到,始终是个隐患,总之一年内,朕会替你办妥!”

    那老道轻轻一笑:“不急,二十万人,一个也不能少,不然贫道也不好交差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殿外拉起一声长长的嗓音:“报——”太子道:“何事,说!”

    “李长卿已被擒获,现已关入森狱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太子脸上愁云散开,立即露出喜色,那森狱乃是他为关押异己,秘密修建在皇宫地底深处的一座小监狱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领着二名心腹来到森狱,里面光线晦暗,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之气,但见墙上挂满了各种残酷刑具,一间间小牢房里关了许多披头散发之人,显然这些人都是李长卿身边的势力。

    太子来到最里边的一间牢房,拿起火把一照,里面坐着一个眼睛被布蒙上的青年,俨然便是自己的三弟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