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百零一章 南诏王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森罗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如若亲临,除了南诏王,其他任何人都得跪拜相迎,然而那台上的琴师却视若无睹,此刻满场的人都冷汗不断,唯恐祸殃己身,叶晴亦是眉心深锁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

    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”森罗王的掌声再次响起,亦不知是指怜月舞姿动人,还是萧尘胆识过人,所有人都低着头,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“很好!从此刻起,你是本王的人了,随本王去千月楼吧!”森罗王指着怜月,声若洪钟,每一个字都环绕在场,众人虽心生不快,却无一人敢露出不快之颜。

    琴声依然未断,舞却停了,只见怜月莲步轻移,走至萧尘身后,轻声道:“公子,你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指尖微动,淡淡道:“萧某既已答应为姑娘抚琴一曲,一曲未终,岂有半途而止之理。”

    满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森罗王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,不少人已经开始颤栗,额头汗水一滴一滴落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整栋楼仿佛都陷入了死寂,唯有阵阵琴音,透弦而出,蓦然间,一个细柔的声音响起:“请王恕罪,小女子身子抱恙,恐怕不能应王之邀了。”

    各人的耳边都仿佛出了幻听,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听见的,无数人都颤抖了起来,不少人都用力捂着自己的嘴,努力使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,免惹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满楼寂静,无声无息,忽然间,一人颤巍巍站了起来,壮着胆子说道:“请……请王息怒……”那人是醉梦楼的侍员,情知森罗王一怒,今夜醉梦楼势必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恩?”森罗王转过头去,两只獠牙森森怕人,只见他手一抬,凭空一抓,一道无形力量仿似已扼住了说话那侍员的喉咙。

    但见那侍员慢慢悬空,不住挣扎,脸色由白变红,再由红变黑,片刻后一动不动彻底没了气息,整张脸都变作了紫黑色,舌头伸吐,眼球爆出,死状甚是可怕,众人恐慌至极。

    森罗王丢下那侍员尸首,脸上抽搐了两下,往前踏出几步,沉声道:“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本王……你知道后果么?”

    怜月脸上仍未起一丝波澜,但从她额头上几颗晶莹的汗珠可以看出,她此刻是非常恐惧的,入了千月楼,从来没人能够再走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低低伏着身子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仿佛脖子后面悬着一柄阔刀,随时都可能斩下,此刻都在心中盼望着怜月立即跟森罗王走了,以免去各人今夜劫祸,然而惊魂未定,却又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她说身子不适,你没有听见么?”

    从来没人敢与森罗王这样说话,那是怎样一个声音,众人心中惊恐不已,仿佛已经看见了醉梦楼今夜血流成河的惨象。

    醉梦楼,醉梦楼,此刻却像是成了南诏最恐怖的地方,各人都恨不得奔逃出去,但是没人敢动一下,因为森罗王身旁那黑白二道人影,只需一招,便可取了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一滴汗珠从叶晴下巴坠落,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一闪,两柄寒光森森的利刃瞬间抵在萧尘脖子前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这一刻仿佛时间也静止了,七杀与贪狼二人身子仍然悬浮半空,手中利刃只需再伸长一寸,便可取了萧尘性命。

    利刃在前,萧尘仍是凝神弹奏,忽然间“铮”的一声,琴音猛然转调,宛如山中小溪激起了千层白浪。七杀、贪狼二人像是遭受到了一股无匹大力,身子猛然倒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滴”的一声,叶晴那颗汗珠终于落到了地面,这中间发生的一切,都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整个醉梦楼都变得寂然无声,七杀贪狼二人再次逼攻,两柄寒刃顷刻间递到萧尘面前,只见萧尘身子往下一伏,砰的一声,头上发冠被寒芒斩碎,满头黑发顿时飘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尘迅速接住头顶落下的发簪,咻的一声向七杀送去,那发簪带着醇厚元力,去势凶猛异常,七杀抵挡不及,只得急急后退。贪狼见状,手中利刃顿时送出,将发簪击偏方向,嗤的一声,白红迸射,一名侍员的头颅被发簪穿过,尚来不及惨叫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满楼惊声不断,更有不少人抱头鼠窜,萧尘将这二人逼开后,立时环抱瑶琴,但听得琴声渐急,音浪一层层叠加过去,仿似实质化的剑气,撞在梁柱之上,登时金屑纷飞。

    七杀贪狼二人对视一眼,身入半空,有双刃合璧之势,刹那间幻作一黑一白两道影子,破开层层音浪向萧尘杀到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乌芒一闪,铮的一声,一只寒芒点点的枪头挑开了七杀贪狼二人,却是张信不知何时身入战圈,亦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杆乌黑发亮的玄铁枪。

    但见枪头银芒一点,势出如龙,张信枪挑二人,枪法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萧尘在后抚琴,琴音可乱心神,可攻实体,七杀贪狼二人身法登时缓慢不少,使得张信一杆玄铁枪舞得风生水起,枪法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满楼的人皆目瞪口呆,七杀贪狼二人乃是森罗王左膀右臂,二人双剑合璧无人能敌,今次却被两个不知名的人压制得如此厉害,实是无法可想。

    贪狼瞧出其中关键所在,纵身一窜,如似一道轻烟避开张信枪芒笼罩,入到萧尘近前,一刀向其怀中的瑶琴劈去,刀上寒芒大增,势必将瑶琴劈成两半,就在这时,一柄利刃无声飞来,竟尔将贪狼手中的刀击偏了方向。

    贪狼倒纵回七杀身旁,对于他方才阻止自己毁琴甚是不解,但此刻却也无时间多问。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:“你们二人退下!”

    却是森罗王腰上阔刀已出鞘,那是一柄大半丈长的锯齿刀,刀宽十寸,刃厚两寸,一刀劈下,势必连肉带骨一齐锯断。

    萧尘定了定神,心想此人一身邪功,导致体型妖化,其实力断不可想,当下放下瑶琴,无声走至张信身旁。

    森罗王双目圆睁,似要爆裂出来一般,加上两颗长长的獠牙,模样甚是可怕,只见他冷森森望着萧尘,沉声道:“好本事!我孩儿是被你所杀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楼面面相觑,不曾想前些日轰动全城的大事,竟是这二人干出来的。张信长枪一挺:“那小王八蛋死有余辜!如何!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“恩?”森罗王看了他一眼,冷森森的一眼,不禁令全场人都毛骨悚然,忽然间风云惊变,森罗王一刀劈下,刀身上所携劲风,直令两旁的人站不住脚,纷纷翻飞出去。

    骤然间一声震天龙吟响起,仿似整栋楼都在颤抖,然而即便如此,竟仍是无法阻止森罗王那一刀向台上劈下。萧尘身形一晃,抓起张信往一旁扑倒,袖袍一卷,想要将那台上的焦尾琴一齐带走,然而终是慢了一点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木屑纷飞,整栋楼仿佛都要倾塌一般,不住摇晃着,众人惊慌失措,抱头鼠窜,躲避那一斩之下爆飞开来的木块,有些跑得慢的,当场便被戳得腹穿肠流,还有些拉过身旁的人抵挡,然而仍是免不了一死,两人都被木板穿透,钉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整个舞台顷刻被毁,森罗王一眼寻到萧尘所在,又一刀劈下之际,只见他忽然捂着胸膛急急后退,脸上忽红忽绿,忽蓝忽紫,似是体内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萧尘眼中寒光一闪,杀机迸现,此人日后必成大患,此时不除更待何时,一招苍龙吟打出,声声龙吟震天,森罗王脸一扭曲,提气一震,登时将他的掌力化解了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凭你想要诛杀本王,还早了几年!”森罗王手捂胸膛,表情痛苦万分,脸上异芒仍是不断闪烁,七杀贪狼二人迅速护其左右,只听森罗王一声大喝:“来人!拿下两名逆贼!”

    外面数百名黑甲兵顿时如潮涌进,瞬间将萧尘二人围在了舞台废墟当中,数百支玄铁寒箭顷刻间对准了二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杀出去?”张信此刻与萧尘背靠背警惕着四周,他深知这些黑甲兵全是森罗王以邪术训练出来的,绝非寻常士兵可比,还有那七杀贪狼二人在侧,想要就此闯出只怕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萧尘定了定神,往三楼望去,叶晴姐妹早已不知在何时趁乱离去,正待拼死一搏,忽听外边一声高喝响起:“诏王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数百黑甲兵听见声音,立时放下手中弓弩,朝门口跪拜了下去,森罗王亦是转过了身,一手捂胸,一手负背,单膝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是南诏王来了,但见两排金甲士兵迅速在门口站成两排,火光跳动之中,一名头戴五彩冠饰,面上遮了一条轻纱的曼妙女子盈盈走进,在其身后,跟着叶晴两姐妹。

    原来是叶晴急中生智,去请了南诏王来,只是令萧尘没想到的是,南诏王竟是一个妙龄女子,见满楼人都行着南礼,他也随之单膝俯身下去。

    森罗王脸色十分难看,咳嗽了两声道:“不知诏王驾临,臣下惶恐。”南诏王轻轻走到其面前,即便她此刻站着,也没有体型异常庞大的森罗王跪着高,只见她轻声道:“森王免礼。”

    森罗王站起身来,更是比她高出许多,犹若一个巨人一般,只见他哼了一声,手一招:“回府!”领着数百黑甲兵去了。

    森罗王离开后,南诏王慢慢向萧尘走去,她身上挂着许多饰品,走起路来“叮铃铃”的直响,不禁让萧尘回忆起了当年在那个山村里认识的少女,慕容仙儿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