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九十七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若水扭动着身子,细声道:“公子……公子还是这般不怜香惜玉啊,就不能对奴家温柔一点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萧尘怒火焚心,将她抵在了墙上:“你不是会遁水吗?遁啊!”说着手上用力更猛了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若水被萧尘抵在墙上,丝毫反抗不得,她虽排行第三,但只以幻术魅惑见长,论起战斗,却是比排行第四的炙阎还要差许多,只见她媚笑道:“公子……该不会只是来看奴家遁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萧尘暴怒道。

    若水轻轻一笑,瞳孔里放出一丝异样光芒,懦声道:“公子……公子舍得杀奴家吗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往她身上大穴一阵狂点,怒道:“你还以为你的媚术对我管用吗?说!为什么要杀她!”

    此刻若水终于感受到了对方冰冷的杀意,柳眉一蹙:“你弄疼我了,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萧尘一掌击在她身上,将她拍飞撞至另一堵墙上。“你今天不说出个理由来,休想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若水一经脱缚,身形一展便往门外冲去,冲至门口却被一道无形气墙反弹了回来,萧尘已在整个屋子外面布下结界,她此刻想逃出去,却是不易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转过身来,媚笑一声:“公子是舍不得奴家走吗?”话音甫落,双臂运力,两道水柱齐向萧尘激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嗤嗤两声,萧尘于瞬间躲开,身后墙壁被打出两个大洞来,他尚未站定,又是七八道水柱激来,只见他身形一动,凌仙步施展开来,绕到了若水面前,一掌击去,砰的一声,若水撞在墙上,哇的一口鲜血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点点猩红,落到了胸前,萧尘目光冰冷,一步步走了过去,若水抬起头来:“你究竟想怎样!”

    萧尘掐住她下巴:“说!为何要杀她!”话音甫落,被一掌打在胸膛上,然而这一掌若水打得绵绵无力,萧尘只退后三步,便猛地运转真气,一掌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为何杀她!”

    “噗!”若水又是一口鲜血涌出,趴在地上,抬起头瞪了他一眼:“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周灵儿一家,难道不是你杀的?”此刻萧尘已经逐渐清醒冷静了,方才他也不知怎么回事,心中好似腾起了一股杀戮之意。

    这股杀戮之意,自从他那次在皇甫山庄魔性大发后,便时不时会隐现而出。

    若水脸上忽然落下两串晶莹的泪珠:“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你本事那么大,你去找森罗王晦气啊!我邀请你来镜水阁,你却毁了我整个镜水阁!”说罢竟然呜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森罗王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凝定住心神,心知这妖女媚术甚多,冷声问道:“真不是你杀的?”若水瞪了他一眼:“我与那什么周灵儿无冤无仇,我闲着没事做去杀她吗!倒是你,你不问缘由,杀我许多人,这便是你们所谓的正道吗!”

    萧尘被她反问得说不出话来,想到方才那般失控,提手便取人性命,难道他们当真全都该死吗?还是自己的心魔在作祟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玄冥宗作恶多端,害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无数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害人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若水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,身子不住颤抖,衣衫滑落下去一些,露出了肩上几条淤青。

    萧尘连忙转过头去,原来在她之前已经身受重伤,才会毫无力量反抗自己,而自己反倒是不问缘由,趁人之危了,问道:“你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若水冷冷一笑:“关你什么事?你不会傻到以为单凭你那两掌,就能伤我至此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么,萧某告辞!”萧尘说罢,不再停留,破开结界往外去了。

    屋内,若水冷冷笑着:“打了人家,却又来问人家伤得如何,呵,这世间你还是第一个问我伤势如何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紧紧捏着拳头,走在一片废墟之中,至前院时,外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三姐,你叫我来做什么?你这里怎么……”话音到此便即止住。

    “小子,是你……”炙阎话音甫落,迅速幻成烈火之身,熊熊烈焰铺天盖地,向萧尘席卷过去。

    火光里一道全身包裹着真元的人影拔地而起,一拳将炙阎打成无数火炭,分散开来,只见萧尘目光冰冷,立于原地,全身上下笼罩了一层淡淡白华,将熊熊烈焰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炙阎迅速聚拢,不免心下一沉,为何此人功力竟暴涨许多?不再细思,两条火龙交织着向萧尘缠绕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只听得一声大喝,萧尘竟丝毫不惧能焚尽万物的火龙,全身包裹着真元,逆冲而上,又是一拳将炙阎打散了。

    风云惊变,草木瞬间凋零,只听炙阎一声大喝:“焚天煮海!”刹那间火光冲霄,爆裂之声不绝于耳,地面开始龟裂,十万业火如从地心不断涌上,整个前院顿时化作一片岩浆火海。

    即便此刻萧尘有真元护体,也是灼热难当,身上皮肤更有皲裂之势,当下猛喝一声,拔地而起,双掌齐推,伴着阵阵龙吟声响,仿佛从天际降下两条冰蓝色的水龙,交织着朝炙阎缠绕而去。

    正是玄青门入门掌法龙吟掌的第二式,水龙吟。但听得“滋滋”声不绝于耳,炙阎体外烈焰被扑灭,身上不断有白气冒出,此刻他仿佛成为了一具烧黑的焦炭,模样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只见他渐渐幻回人形模样,脸上甚是惊恐,颤声道:“小子你……”话音未落,萧尘已踏空远去。

    回到异士阁,萧尘脸色阴沉得怕人,远处人影密集,显是聚集了不少人,羽逸风跟暮成雪虽未跟上他,却是抓回了那个送来周灵儿木偶的人。

    张信见他归来,忙拨开人群,喊道:“尘哥,我们逮住今早送袋子来那个人了!”萧尘目光冰冷,眼中杀意一闪而过,踱步走近,两边的人都纷纷让开。

    “谁派你来的!”

    那人双手抱头,蹲在地上,抬起头望了萧尘一眼,复又将头低低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说!”一声怒吼,震动林木,各人都不禁往外退了退。那人慢慢站起身来,颤声道:“我说……”说着往萧尘身边走了去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寒芒一闪,一柄匕首在离萧尘腹部不到三寸时止住了,那人手法却也算迅速,只是再如何迅速,又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何比得过萧尘的神识。

    但见那匕首隐隐泛黑,显是喂了剧毒,张信见状,勃然大怒,一脚将那人踹飞了丈许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说!谁派你来的!”说着又有上前之势,萧尘目光一闪,隐隐察觉到不对,忙将他拉住:“张兄!勿要靠近此人!”

    只见那人四周草木迅速枯萎,一片滋滋声中,无数幽光绿火腾起,顷刻间方圆丈许内的草木皆化作灰烬,原地只留下一具森森白骨,甚是诡异。

    空气里焦臭难闻,各人捂着鼻子迅速远离,片刻过后,叶晴走到白骨近前,细观后道:“此人,是侯王府的人。侯王府修炼噬心功,此人锁骨隐隐泛黑,应是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王府……”萧尘目光非常冰冷。

    叶晴缓缓站起身来,眉心闪过一丝疑惑,心道:“既然侯王府要事后灭口,又怎会留下这样一个大破绽……”

    羽逸风走到萧尘身边:“萧师弟,勿要太过悲伤,今日你先回去休息一下,异花之事,明日再查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道:“数日前我来南诏时经过一个村子,里面多数村民被异花感染,或可前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侯王府中,一处庭院内,一人高举酒樽:“西城那一把火,可说是侯某生平放得最痛快的一次了。多亏司命大人指点,此计可谓一石二鸟,侯某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之前的小侯爷,想必伤势已好了七八分,在他身旁,坐着一名黑袍蒙面人,只听那蒙面人森森笑道:“负我者,皆会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小侯爷轻轻一笑,放下酒樽,目光一寒:“这一刀之仇,侯某也定报不可,再过些日,我义父森罗王便要出关了,那个叫李慕雪的女人,司命大人之前答应过侯某的,可还记得?”说罢露出淫邪之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记得……”蒙面人森森一笑。

    小侯爷放声一笑,举起酒杯:“来!我再敬司命大人一杯,前些日的事是我父亲糊涂,望司命大人不要心存芥蒂!”

    蒙面人淡淡一笑:“这个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,月黑风高,乌鸦悲鸣,两道人影,迅速出了异士阁,径往东城而去。

    侯王府守卫森严,数十支巡逻队伍,将整个侯王府层层环绕了起来,在那些看不见的角落,更藏着无数高手,如似鹰隼一般的目光,不放过附近任何一丝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萧尘想要就此潜入,只怕殊为不易,他此刻藏在府苑外一棵大榕树上,等候最佳时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逝去,一炷香,两柱香,三炷香……忽然,起风了,树叶飒飒作响,冰冷的声音,像是无形的杀意,悄悄充斥了整个侯王府。

    风,更大了,卷起漫天尘沙,巡逻们眼里迷了沙子,视线逐渐变得模糊,但见地上树影渐渐淡去,却是一片乌云悄悄遮住了月光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杀意陡现,无声无息,像是黑夜里的一道影子,萧尘瞬间穿越过府内广场,进到了中心庭院里。

    神识顷刻扫遍整座府邸,那些搂着美人香甜入梦的权贵,还不知死神已悄然走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