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十八章 镜花水月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李慕雪回过头去,见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华服男子,后面还有许多护卫,下意识的往萧尘身边紧了紧,说道:“我不认识阁下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【】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姑娘很美。”说着掏出一片白玉叶子,放在了桌上,又道:“可以请姑娘去府上小酌一杯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见她说的么?”萧尘将筷子放下,冷冷说道,起初他见这人还算并不失礼,到后来却似乎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二楼的食客都放下手中碗筷,纷纷往这边瞧来,那人瞥了萧尘一眼,轻轻一笑,转身走了,没过多久,便有一大汉道:“小公子,你身边这位如花似玉的小娘子,恐怕是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望了他一眼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那大汉道:“你瞧瞧你桌上那片白玉叶子。”萧尘望了一眼桌角的白玉,虽是上等玉石所雕,却也没什么出奇的,跟他炼制的白玉相比,便和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那大汉又道:“你还不知道刚刚那人是侯王的小公子吧?侯王晚年得子,对其可是喜爱放纵得很呢!”

    萧尘深知南诏奇怪的事物特别多,疑惑的看了他一眼:“猴王?”那汉子道:“那小侯爷留下这白玉,意思便是你的小娘子归他了,这么些年来,还从未听说过他留下白玉后,还有谁跑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萧尘冷冷望了一眼桌角上的白玉,突然觉得这美玉变得十分丑陋不堪了。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啧啧啧,不信的话现在小公子便可以带着这位小姑娘逃跑,看看能逃得了多远。”

    萧尘冷冷望了他一眼:“我为什么要逃?”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恐怕小公子现在还不知道厉害,才敢说大话吧?要知道每个被小侯爷抓去的女子,等他玩够了便会扔给一群手下,那些被抓去的女子到最后多半是不堪凌辱咬舌自尽了……”

    二楼的食客都纷纷摇头叹息,仿佛已经看见了这么美的一个姑娘,最后却凄惨落幕,砰的一声,桌角那白玉被萧尘捏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三年前在皇甫庄上,他魔性爆发之后,心中便仿佛隐隐产生了一股戾气,这股戾气总是在不经意间,引导他产生一股凶狠暴戾的情绪。

    方才他想的竟是,倘若对方真敢对李慕雪怎样,那便要荡平整个侯府,鸡犬不留……

    李慕雪按住他手,轻轻摇了摇头,萧尘见到她澄澈的眼神,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,至此二人都已无多少食欲,一同去了客栈后面的别院。

    院里景物韶华,夜幕下几朵莲花在池中若隐若现,萧尘取下背上的琴匣,放在石桌上,对李慕雪道:“方才我听他们说有什么异宝现世,兴许与甘木有关,今晚我们歇息一夜,明日去那玉落峰瞧瞧,你身上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李慕雪点点头,心想几年前自己还可以让李长卿去帮他解围,现在似乎什么忙也帮不上了……

    萧尘见她似有心事,问道:“怎么了?”李慕雪欲言又止,终是小声说道:“萧大哥,我本事不如你大,你会嫌我拖累到你吗?”

    许久后才响起一声温柔的,带着笑意的嗓音:“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李慕雪轻轻一笑,并不多言,两人在庭院里转了转,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满月如盘,已近子时,萧尘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轻轻启门而出,怀中抱着九霄环佩,踏着满庭月光,坐到了莲池旁的石桌前。

    一首琴曲渐渐奏起,他怕扰了李慕雪休息,故而琴音很细,虽然琴音细不可闻,却又是那般清晰,一韵一律,都仿佛承载着当年摇光殿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首曲子,是当年凌音教给他的第一首琴曲,叫做幽歌引。

    一阵风不知什么时候吹了过来,池中几株莲花随风摇曳,影子投在池水之中,仿佛数千年前的一切,又都一一掠过心间。

    “尘儿,千年后待为师大乘,我们再相见……再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再相见么……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,坠落了下来,落到了琴弦之上。

    那时他还很小,紫宵峰上冷冷清清的,他也没有玩伴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!大姐姐!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摇光殿里不得大声喧哗!说了多少次,你要称为师为师父!为师在殿内,你不好好练功,跑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饿了,到处也找不见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边莲池里生的莲子,一颗可抵三年饥寒,你去摘一颗吃吧,不许再来打扰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……

    “尘儿,你这盘莲藕从何处而来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师父尝尝看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等等!莫非是那外边的仙莲?那是为师三百年前从昆仑瑶池移植而来,你竟然……罚你一年不许下山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尘儿知错了,师父不要生气嘛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,琴曲渐渐止了,从怀中摸出一个月牙白玉出来,以前在玄青山时,凌音也时常做了月牙形状的玉笺给他戴上,要他在遇到危险时捏碎玉笺,她便会及时赶至相救。

    然而萧尘小时候特别顽皮,总是偷跑下山玩,玩到天黑忘了回去的路,这时候就想起玉笺了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都是如此,凌音风风火火赶来,他却在路边捉蜻蜓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,师父说怕自己遇到危险,其实只因自己太贪玩,总是迷了路。

    而如今,无论他捏碎多少玉笺,凌音也再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……”萧尘闭上眼,紧紧捏着手中的玉笺,想到当年诛仙台上,师父不顾一切,瞒天过海保住了自己的元神,但是后来呢?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他捏碎了手中的玉笺,片刻过后,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凌音的声音:“你这次召为师来,又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想看看师父而已……”他轻声说道,脑海里幻想着师父此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看看为师?你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这一次的声音来得真真切切,他听得清清楚楚,他猛然睁开眼来,猛地转回身去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那手持玉箫,青衣飘飘,不染一丝人间烟火气息的仙子,不是凌音,又会是谁?

    只是,为何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会来得这么突然?突然到他仿佛又在做梦一般,可这一次,绝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他一声大喊,再也顾不得那么多,他害怕这一切都只是幻影,他害怕对方的身影马上就会散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不是幻影,这是真的,他此刻抱着对方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尘儿?你做什么?不许胡闹!”凌音还是如当年那般严厉。

    萧尘顷刻间想到许多事,迫不及待问道:“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迟迟才肯来见我?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玄青山呢?师祖还有师伯他们可还好?”

    凌音踌躇了许久,才叹口气道:“你师祖,还有师伯他们都……”仙魔如今皆已覆灭,萧尘早已料到如此,不过没关系,只要师父还活着那便好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跟为师来吧,为师带你去见一位故人。”凌音右手握着玉箫,负在背后,说罢往院外去了。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跟了上去,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他望着走在前边的凌音,渐渐发现了一丝不对,师父从前都是左手持箫,为什么现在却是右手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……”走了许久后,萧尘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凌音转过身来,疑惑的看着他,道: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师父,你到底是谁!”萧尘冷冷道,脸色阴沉得怕人,其实一开始他就察觉到了异常,只是不愿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凌音诡异一笑,四周景物迅速变幻,萧尘猛然睁开眼来,原来他一直身处庭院里,一刻也未离开过。

    他猛然想到了什么,刚刚那一切只是镜花水月!

    镜花水月,算得上是高阶惑心法术,施术者找到对方心中最柔弱的地方,以强大的意念让对方陷入幻境,在幻境中抹杀其意志,令其永陷沉睡!

    “是谁!滚出来!”萧尘怒不可遏,从希望又到绝望,这其中的痛苦远比什么也没发生来得还要痛苦,他此刻恨不得将那个对自己施术的人挫骨扬灰!

    一点点微弱的气息波动自东南方传了过来,萧尘足下一点,展开凌仙步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城内风清月明,诏和城乃是南诏都城,本也是不夜城,只因最近不太平,南诏王下达了霄禁令,这才使得街上半个人影也无。

    寒风袭面,耳旁飒飒作响,萧尘将凌仙步施展至极致,一路追了去,只是前边那人速度也不慢,一时间他竟难以追上。

    二人在夜幕中穿梭,速度之快,可谓瞬息百丈,约莫一炷香时辰,萧尘追至城外一片郊林里,眼前是一个碧波粼粼的幽潭。

    他追到此处时,那股气息便消失了,任他如何神识敏锐,也再寻不到那人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他一声长啸,惊得四周倚木而栖的鸟兽飞奔逃窜,跟着又是十几招九霄碧落掌打出,那幽潭像是顷刻间激起了千层白浪,水花直溅起了十来丈高。

    冰冷的潭水溅落在他脸上,终于才使得他清醒冷静了一些,心想究竟是谁,又为何不肯与自己正面对敌?他猛然想起了今日在客栈的那个小侯爷。

    是调虎离山之计!慕雪有危险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