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十六章 诏和城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各人仍是不断朝拜,萧尘此刻已不想再多说什么,身形一晃,抱起李慕雪往院子去了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夜深,月色正浓,熠瞳与青儿站在院子里。只听青儿细声道:“慕雪姐姐……她是用了自己的生命力才治好那些人吧……可她自己明明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小丫丫,此话勿要对萧公子讲……而我们,我们也该回落玉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熠瞳若有深意望着远处的村子,淡淡笑道:“呵……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次晨曙光初升,李慕雪在萧尘一夜运功治愈下,总算才悠悠醒转。“萧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摇摇头,柔声道:“你身子尚未复原,勿要讲话,好好休息。”说罢叹了口气,他来之前答应父亲无论如何不令她受到伤害,然而初来南诏的第一天便让她大耗元力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……我没事了,你回房休息吧。”李慕雪见他脸上倦容甚浓,轻轻说道,话音甫落,只听屋外传来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萧尘怫然不悦:“这些人还来做什么!”到得屋外,原来是些送礼道谢之人,将这些人遣走,才又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到正午时分,李慕雪才终于恢复几分,几人出到院外,正欲离去,那老翁突然赶来:“几位且慢。”萧尘冷冷道:“你来做什么?莫非我们想走也不成了?”

    那老翁听罢,脸现歉意,道:“少侠误会了。”他说着从衣兜里摸出一颗珠子来,那珠子呈碧青色,晶莹剔透,里面灵气流转,仿佛有着汩汩泉水一般。

    那老翁将珠子向李慕雪递去:“昨夜蒙姑娘出手相助,老朽万分感激,小小心意,请姑娘收下,莫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萧尘身形一晃挡在李慕雪身前,道:“怎么?你又想来害人?”李慕雪轻轻拉了拉他衣角,向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老翁面上极是难堪,只见熠瞳望着那老翁手中的珠子,念道:“大泽之南,蕴生命树,其枝不腐,有灵泉也。”转过头向李慕雪道:“李姑娘,老丈一番心意,你便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颔首,接过那颗碧青珠子,道:“谢谢老伯。”

    几人刚行出几丈远,又听那老翁道:“此去通往诏和城,几位可是去那?”李慕雪眉心一凝,轻轻道:“据说当年有位将军率兵七万攻打诏和,一夜之间全军覆没,连将士们的尸首也寻不到。”

    萧尘回过身去:“怎么?去不得吗?是了,我还有一事忘了问老先生,当初那些种子,究竟是何人给你的?”

    那老翁犹豫半晌,终是开口道:“那次共来了四人,他们自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称什么玄冥圣宗的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玄冥宗!萧尘心中一凛。玄冥宗为何要处心积虑以异花害人?难道仅仅为收集人的魂魄?助那玄冥老鬼修炼摄魂绫?但是百年前的雷家又作何解释?那时只怕玄冥宗还未兴起。

    究竟是何人在散播这些噬魂异花?萧尘只觉事情绝不简单,眼前的迷雾,似乎越来越重了……

    当下几人辞了老翁,去到村外,行出十来里,遇一分岔路。熠瞳笑道:“萧公子,我们便在此处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熠兄?你们要走了?”

    熠瞳淡淡笑道:“是啊,若此刻有酒便好了。”萧尘笑道:“他日再见,我定请熠兄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!君子一诺,千金不易,如此说定了!”熠瞳说罢,与二人告别,和青儿往左边路走了。“慕雪姐姐再见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青儿妹妹再见。”

    萧尘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,不知为何,明明感受不到熠瞳一丝气息,这种感觉,反而有些说不出的亲切。

    李慕雪见他怔怔出神,笑道:“怎么?你也舍不得青儿妹妹吗?”萧尘轻轻一笑:“你身子尚未复原,还能乘马吗?”

    当下二人去到前方一村中,由于村里寻不到马车,萧尘便以两匹马换了辆拉柴的牛车,虽说不甚快,那牛却也行得稳健,一路走来少有颠簸。

    只是不时有飞马而来的俊男美女,一辆牛车行在大道上,难免招来窃笑,对此萧尘总是一笑而过。堪堪行到暮色四合之时,二人已能遥遥望见远处的城楼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委屈你了。”萧尘心想她自幼在富贵人家长大,又身为郡主,只怕一辈子也未坐过这种拉柴用的牛车吧。李慕雪却是笑靥如花:“萧家的大少爷来做我车夫,应是委屈你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言笑之际,那后方忽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车轮轱辘声,又听一人疾呼道:“前方二位,烦请让个道!”

    后边那马车来得甚快,转瞬已至,萧尘连忙将牛往道旁驱使去,但那牛似乎不听他使唤,仍是昂首走在道中。

    “牛兄,往旁边让一些。”萧尘连叫两遍,那黄牛听若不闻,似乎存心与他作对,仍是不避不让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只听一声疾呼,那持鞭赶马的车夫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但见那马车玉饰锦帷,珠环翠绕,极具奢华,车里下来一年方十八的少女,那少女衣饰华丽,盛气逼人,指着萧尘喝道:“前边两个乡下来的!耳朵聋了吗!”

    那黄牛不听使唤,萧尘本已是微微着恼,又听她在背后大呼小叫,更是烦郁不胜,转过身道:“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生不听话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畜生不听话,那是欠抽!”那少女说罢忽然夺过中年男子手里的马鞭,足下一点纵至黄牛身前,一鞭子打在牛角之间。

    那牛着了惊,前足一抬,猛地朝她撞去,只听一声尖叫,车上李慕雪被那牛拉得重心不稳,往后腾空了去。

    蓦地里两个人影同时一闪,萧尘袖袍一卷,送去一股柔力,将李慕雪带至地上,急切问道:“可有伤着?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脚将牛踹飞,扶住那少女:“小姐,可有受伤?”那少女脸色兀自惨白,若非那中年及时将牛踹开,只怕她此刻早已腹穿肠断。

    那少女回过神来,指着萧尘道:“好你个山野村夫,竟敢令这畜生来冲撞我!今日我若受了伤,你二人怎样也担待不起!”

    萧尘脸色一沉,向她射去一道寒光:“若慕雪有丝毫损伤,你今日休想离开!”那少女从未见过这般可怕的目光,不禁打了个冷颤,顷刻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李慕雪拉了拉他衣袖,含辞未吐,那中年忽然走上前来,拱手道:“适才多有得罪,这位姑娘可有伤着?”说罢又自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来:“方才一时情急,这算作赔偿阁下的牛。”

    萧尘没有理会他,向李慕雪道:“慕雪,你有事没?”李慕雪轻轻摇了摇头,对面那少女还待再言,却被中年止住,那中年将银子放回怀中,拱手道:“告辞。”与那少女往诏和城去了。

    许久,萧尘才平缓下来,李慕雪轻轻拉了拉他衣袖,道:“萧大哥,我真没事,刚刚你的眼神……好可怕……”萧尘勉强一笑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又叹道:“只可怜那头牛儿送了我们这么远,却平白在此丧命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向道旁那牛望去,见它此刻还有着些许呼吸,生命迹象还在,轻轻走了过去,蹲在那牛旁边不知做了些什么,片刻后只见她站起身来,轻轻笑道:“萧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与她往诏和城去了,临近时见那城门前排了不少人正在接受盘查,多为男子,凝目望去,见城墙上似乎张贴了一男子的画像。

    两人排在人后,到了城楼下时却被两名小卒阻下,萧尘向城墙上的画像望去,画里那男子与自己有着几分相似,只怕这些官兵误会了自己便是那画中通缉之人,当下拉着李慕雪便往来时路去了,心想只须得天黑,似这等城楼,轻轻一纵便跃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一名小卒忽然喝道。

    萧尘回过身,冷冷道:“怎么?不让进还不让走了吗?”因为刚刚的事郁积于心,他此刻言语里自然没什么好气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