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十四章 异花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凉风习习,透人肌肤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【】萧尘道:“熠兄先请。”熠瞳笑道:“既是我邀萧公子,自当请萧公子先行。”

    围棋之中,先走之人略占优势,他二人相互谦让一番,终是萧尘当先拈一白子落下。

    琴音阵阵,二人棋过一半,手上均下了百来着,兀自不分胜负,青儿在一旁瞧得着急,她自然心向熠瞳,当下不停去扰萧尘,什么“今年多大了?有无婚配?”一类的话都问出口了。

    熠瞳笑道:“观棋不语真君子。”落下一子后又道:“若是此刻有酒便好了。”萧尘向他腰间的紫金葫芦望去,道:“莫非熠兄壶中装的不是酒?”

    熠瞳笑道:“萧公子,我这葫芦里,卖的可不是酒。”又向青儿道:“小丫丫,去替熠瞳大哥瞧瞧屋内有酒没,好吗?”青儿哼了一声,道:“讨厌!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身形一晃,往李慕雪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!慕雪姐姐,你琴也弹得这般好啊,我白姐姐也会弹琴,以前总弹给姐夫听,可好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定是不如你姐姐弹得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啊,我姐姐都弹了那般久,而且总是重复一个曲调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小丫丫,酒找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烦死你了!讨厌!”

    青儿不知从哪找来一坛酒,抱了过去。月下对饮,树下对弈,又有佳人弹奏,别是一番风情。熠瞳落下一颗黑子,悠悠道:“人生漫长,无趣无味,此刻有酒,倒也略作欣慰一二。”

    萧尘小饮一口,拈一白子落下,道:“生者不过百岁,何来漫长?世人皆求长生,又岂能个个如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长生……等真正到了不死那一天,未必见得是好事一件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在树下饮酒对弈,言笑无间,青儿又去缠着李慕雪说这说那,明月昭昭,自是一番不多见的美景。

    屋顶之上,静静坐着一个月白法袍的银发少年,独自望着天上明月:“数千年了……小子,当年你的琴从不让人碰的。”

    萧尘与熠瞳饮下半坛,忽然听见远处村里有舂米的声音传来,二人对视一眼:“如此夜深,谁还会干活?”当下站起身来,往村里凝望过去,只见月光树影下,隐约有几名男子握杵舂米。

    青儿飞也似的奔来,熠瞳在她开口前连忙将其止住,向萧尘道:“似舂米这等重活,女子是做不来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男子白天不见,非到夜间才出来干活,似是有些说不过理,不如熠兄与我悄悄去看看?”

    熠瞳轻轻颔首,只听青儿小声叫道:“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!”熠瞳道:“不可!你在此间陪李姑娘。”难得他如此严肃一回,萧尘自然能看出,慕雪不会武功,他担心走后会有人对其不利,是以想让青儿在此间保护她。

    青儿嘴一嘟:“凭什么不让我去,我也是灵寂间一员,每次有事你和姐姐都不让我去!”忽听李慕雪笑道:“青儿妹妹过来,我与你讲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青儿这才肯回去,萧尘与熠瞳悄悄出了院子,往村中而去。二人皆非等闲之辈,黑暗中移动无声,借着树影,更是令人无可察觉。

    到得那几人近处,月光下只见那几人面上毫无表情,木讷讷的一下又一下舂着臼中谷物。忽听一老者的声音响起:“老张老李老王还不回去,今夜有客人来,不得扰了客人歇息!”萧尘与熠瞳对视一眼:“这些人是中原人士。”

    只见那几名男子木然地点了点头,放下手中农具,往各自屋里去了。二人足步一晃,跟着一名男子,到得那人屋外,透过门缝,只见那人静静躺回了榻上。

    屋顶开了一扇窗,月光将屋内映得通亮,过得片刻,只见那人胸膛起伏渐渐平缓了下来,慢慢地,从胸口生出一朵怪异红花来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电光火石一闪,是了,之前听张信他们说过,说什么妖花生到皇后娘娘身子上去了,恐怕说的就是此等怪花。

    但见那花作四瓣,瓣瓣相连殷红似血,花蕊呈黑色,透着一股异常妖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正在二人疑惑之际,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你们都看见什么了?”二人回过身去,见是白天里那老翁,熠瞳当先道:“老丈不必隐瞒了,你这村里有古怪,这些男子,应是早已死去了对吧?”

    那老翁身子忽然一颤,沉声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!跟我来!”当下二人随他去了家中。

    老翁替二人摆好茶,道:“此间一切本与二位无关,可否请二位勿将此间见闻传出去?”

    熠瞳道:“人死自当以入土为安,老翁此举是否有违常伦?”那老翁身子忽然颤抖得厉害,道:“你知晓什么!他们并未死!”

    萧尘默然不语,方才他瞧那些人还有着些许生气,只是魂魄极其微弱,不知熠瞳为何要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言他们已死。

    “哦?人有三魂七魄,那些人残魂所剩无几,还能算是……活着?更何况,活人身上也能开出死人花来?”

    那老翁身子颤抖得愈加厉害,忽然道:“你们走,此处不欢迎你们!”熠瞳当即起身,拉了萧尘:“萧公子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二人去到外边,萧尘问道:“熠兄,方才你口中所言的死人花是?”熠瞳轻轻笑道:“我信口胡编的,萧公子莫当真。”

    回到院里,不知青儿缠着李慕雪在说些什么,李慕雪见他们回来了,道:“可有何事?”熠瞳道:“无事,一些人出来赶工罢了。”

    青儿因他未带自己去,随即露出一脸闷闷不乐。熠瞳笑道:“小丫丫,李姑娘讲了什么故事与你听?”

    “臭蛮蛮,我才不要跟你说呢!今晚我和慕雪姐姐睡!哼!”

    熠瞳无奈笑道:“萧公子,只好请你将床铺让我一半了。”萧尘道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夜里,二人躺在榻上,望着窗外明月,萧尘道:“熠兄,你与青儿应当不是凡界中人吧?”熠瞳淡淡笑道:“萧公子看出来了。”萧尘未曾料到,他竟丝毫不打算隐瞒,当下也不好再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萧公子远赴南诏,又是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不瞒熠兄,我有一位朋友身受重伤,须得甘木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大荒之中,有不死国,甘木为食……呵呵,萧公子竟也相信这些,倘若当真可以不死,又何须筑造九幽冥殿。”

    次晨萧尘醒来,忽听见村里传来一阵响动,人声尖叫不止。当即翻身下床,去到外边院子,见李慕雪与青儿都在,唯独不见熠瞳。

    “青儿姑娘,你熠瞳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臭蛮蛮昨夜不是与你在一起吗?我怎么知道!”青儿脸上显得尤为兴奋,说完往那村里跑去了。

    萧尘抬头望天,只觉阳光刺眼,现下已近正午,日光最足时分。每次他饮酒后便会贪睡,问道:“慕雪,村里发生何事了?”李慕雪道:“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由李慕雪抱了九霄环佩,二人当即往村中跑去。到得近处,只见人人恐慌,四处逃逸,一名发了狂的男子正在村里肆意破坏,举手抬足间已毁去不少农作设施。

    萧尘凝神一看,那人是昨夜的男子,只见他此刻脸上青筋暴起,目光凶狠,身上肌肉也增大不少,浑然便似一只发了狂的野兽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