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十一章 雷家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片刻后,萧尘去到屋内,屋里布置还如他走那天一般,只是久无人居,台案已生尘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李慕雪在外静静等候,没过多久萧尘便又从屋里走了出来,轻声说着:“走吧,别让我娘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李慕雪轻轻点头,随他去了水仙阁,桌上摆满了菜肴,全是萧尘以前爱吃的,他在外漂泊四年,如今又尝到了以前的味道,心中却是多了一番变化。

    “慢点,别噎着了。”苏晴看着他一边笑道,一边又不住往李慕雪碗里夹菜,李慕雪起初还显拘束,到后来也渐渐自然了,饭罢过后,各人在院内笑谈。

    今夜月明,星光璀璨。每当苏晴问到萧尘这些年如何过的,他总是省去了那些惊心动魄的事迹,到得夜深,李慕雪与苏晴在水仙阁歇息,萧亦凡则同萧尘去了紫藤阁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随青风前辈学艺,怎么三年始终不曾回来一次。”窗外月光似轻纱一般笼进屋里,映着榻上未眠的父子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我……”三年前那件事他终是放不下,尽管萧亦凡从未提及,但若此间心结不了,他便终日不得释怀。那次皇甫鸣煽动其他家族门派围杀他是真,但后面到的萧家精英却是来带他走的。

    “爹爹,当年我失手杀了家里那么多人……你还怪我吗?”

    萧亦凡轻叹一声:“那日的情景你大伯与我说了,你……当真修炼了天玄箓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那本魔功他当年无意翻见,这些年虽努力想要去忘掉,然而天玄箓就像植入他脑海一般,早已根深蒂固,近年虽从未练过,但这本魔功却像附骨之疽,每当夜深人静,便时常在他梦里自主运转,难保有一日不会如当初那般。

    地上月影渐斜,萧亦凡道:“你明日便要去南诏吗?这般急,不多陪陪你娘吗?”

    “孩儿此去南诏,是急寻一味药材,实是耽搁不得。”他怕父亲再增烦恼,是以并未说明上官飞与上官嫣一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药材是萧家拿不出的?想当初那般多仙芝灵草我也寻回来了,你说是什么,明日我去寻,你留在家里陪你娘。”

    萧尘想到当初自己被萧宏震断经脉,父亲为了自己四处奔波寻药,只觉鼻子一酸,说道:“没事,孩儿自己去寻。”

    萧亦凡叹息一声道:“也罢,你长大了,为父管不了你了。只是南诏山水险恶,此去万里你还要带着李姑娘一同涉险,此中可已做好打算?”

    萧尘忽然翻了个身,正色道:“便是孩儿粉身碎骨,也决不让慕雪受到一丝伤害!”

    “好好!有你爹爹年少时的担当!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月渐西沉,父子俩皆不再出声,次晨去到水仙阁用过饭后,苏晴闻说萧尘又要走,却哪里舍得?

    “娘,等孩儿此次事了,便回家里再也不离开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那一年也是这般说,可一走便是三年……”苏晴掩面而泣,李慕雪实是不忍,向萧尘道:“不如你先在家多陪陪伯母,我去向李三哥借些人马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便被萧尘否决,南诏势险,岂能放心她去?萧亦凡道:“晴妹,尘儿长大了,终是有他自己的打算。”说罢将萧尘拉到一旁,压低声音道:“尘儿,我想起昨夜有一事未与你说,三清观被灭门可能与玄冥宗有关。”

    玄冥宗乃是许多年前岐山的一大魔宗,后来被四大世家联手逐出中原,这些萧尘也曾听闻过,忽然想起当初的梦里面,紫虚真人最后似乎是提到了一个“玄”字。

    想到过去这么多年,落师姐一个人也不知去了哪,萧尘心中顿时千般惆怅,但倘若真是玄冥宗灭了三清观,那么他定要替紫虚真人报这个仇。

    “那玄冥宗盘踞南诏,你此去万分小心。如今你爷爷不在,无人是那玄冥老鬼的对手,还有那魔教的风雷水火四大护法,更要小心,你万不可与其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萧尘听他忽然提起爷爷,想起一事来,轻声问道:“为何大伯没有替爷爷立上牌位?”

    萧亦凡听罢脸上甚是苦涩,叹了声气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东边旭日升起,朝霞似锦,萧亦凡与苏晴送萧尘二人到城西,目送许久才回去。

    “慕雪,我娘昨晚有向你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也没说什么啦。”

    二人连赶近三日行程,才抵中原南诏交界处。这日正值午后,晴空万里,二人出得一座小镇,往南而去,遥遥望见前方一座山上阴云密布,实是诡异万分。

    萧尘见那阴云久积不散,此刻晴空万里,断不该是降雨之象,去到前方寻一亭长,向那亭长问道:“先生可知前方那座山上是怎么回事么?”

    那亭长望了他一眼,道:“二位是从外地来的吧?前方那山叫桐山,是百年前制琴世家雷家所在。”

    雷家!萧尘心中一惊,他背上的九霄环佩便是雷家家主所制,只听那亭长道:“当年不知何故,庄上数百人口一夜罹难,如今即便过去百年,每逢阴雨天,总能听见庄里传来哭嚎,到了夜间更是惨厉,附近村民早已远走他乡,唉……二位若要过去,还是绕行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拱手道:“请问先生,当年雷家因何惨遭灭门之灾?”

    “唉,少侠问我,我问谁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呢?当年我爹还未出世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那先生可还知晓有何人住在山下?”

    “山下庙里倒是住了一个疯子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拱手道:“多谢先生,告辞!”带着李慕雪往那山下去了,心想自己的九霄环佩总归是雷氏所制,此去即便不能超度亡灵,然而上柱香也好。

    二人去到山下附近,不知不觉寒气加重了许多,萧尘道:“慕雪,你怕吗?不如你回镇上罢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与你一起。”李慕雪说道,总觉得有对方在,那便什么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待会无论何事,切记不可离开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萧尘依着那亭长所言,在山下寻到一座破庙,但见庙门塌了半边,里面残垣断壁,早已断绝香火,无数藤蔓附在石上,透着几分荒凉,此时二人却听见里边传来木鱼声。

    萧尘踏进庙中,迎面闻到一股枝木**的湿气,向殿中走去,只见殿内蛛网成片,灰尘久积,下方蒲团盘腿坐着一名须发三尺的老者,那老者紧闭双眼,正在不断细声诵经。

    萧尘躬身拜道:“在下萧尘,途经宝刹,请问大师……”他话未说完只见对面那老者忽然睁开眼来,那老者目中恐惧异常,大声念道:“人有人道,鬼有鬼途,身登极乐,莫要流连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道:“请问大师,此庙可是百年前为雷家所修建?”那老者眼中登时放出恐惧,大声道:“不要问我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起身迅速往殿外冲去。

    那老者刚冲至门口,便被一人阻了回来,只听那人道:“你勿须如此害怕,我们只是有话问你。”却是一个少年明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尘抬头望去,不禁一怔:“夙夜……”夙夜此刻与寻常少年无异,不知何时从九霄环佩里出来的。只听他道:“老先生如实说来,当初雷氏一门究是为何人所害?”

    他一番话说来虽是少年声音,却极具威严,只见那老者不断颤栗,语不成声:“血月……红花……木头……”说完如同疯了一般往殿外跑去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夙夜两手束在胸前,道:“小子,有没有兴趣去山上瞧瞧?”

    庙里多了一个人,也不再显得那般阴森,只是李慕雪见此人年龄分明比萧尘还小,居然称呼萧尘为小子,这未免有些古怪了。向萧尘问道:“这是你朋友吗?”又向夙夜道:“弟弟,你好,你叫夙夜吗?”

    夙夜望了她一眼,老气横秋道:“小姑娘勿要无礼,你须得称吾为前辈。”说罢转身往殿外走去。萧尘悄悄在李慕雪耳边道:“他脾气不太好,你依他所言便是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