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六十四章 嗜血幡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见此人手段凌厉狠辣,修为绝不在那司徒老鬼之下,心想三年前的祸事由己身而起,就在气运九转,欲要上前时,忽听萧书剑的声音响起: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只见萧书剑身影一晃,一股疾风向那道人刮去,四周顿时鬼影重重,无人分辨其真身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【】黄道人处在鬼影当中,低头沉吟:“忘情玄功?是绝情宫里的人?”

    “出来!”一声大喝,随即一掌打向其中一道身影,那身影便是萧书剑的真身了,两掌相砰,只传出一声闷响,黄道人纹丝不动,萧书剑却倒退数丈,捂着胸膛不住吐血。

    萧书剑并非绝情宫里的人,所修炼的“太上忘情”也并不完整,乃是他无意间得到的几页残卷,他贸然练此功法,如今身遭反噬,已是大限将至,如何能是黄道人的对手?

    紫影一晃,萧玉上前将他扶住,萧书剑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玉儿,你快走,我撑不了多久!”他话音甫落,体内真气暴涨,眉间隐隐有紫气浮动,而他双颊上却现出了皱纹,显然是他正在透支所剩不多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萧玉大惊失色:“你!你别再运功!”她说话时,黄道人又已攻至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萧尘挡下了那一掌,身子不住往后退去,一时只觉双臂欲断,心肝欲裂,体内真气更是紊乱不堪,连忙凝定心神,只怕再与他对上一掌,自己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“咦?好诡异的功法。”黄道人双眼一眯,向萧尘射去一道冷电似的目光:“怪不得能杀我三个徒儿,小子,你师承何门!说!”

    萧尘心道:“我师承何门?只怕我玄青门一个扫地的便能将你捏成碎片!”

    黄道人见他非但不答,脸上还露出不屑之意,心想一个小小炼气修士见到自己,为何竟能如此不惧?不禁大怒,将飞剑祭出,化作一道寒光向他激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天边响起宛转琴声,那飞剑在空中一滞,极速退回到了黄道人身旁。

    琴声渐渐掩近,每响一弦,众人皆是一昏,三弦一过,无论萧家还是夏侯,抑或上官中人,此刻皆如同醉酒,匐地而睡。

    这琴音……是青风前辈!萧尘心中大喜,往西首望去,但见一怀抱瑶琴的银发老人乘风而来。

    黄道人急视过去,忽然大笑一声:“何事竟引得琴圣青风也来此凡尘!”

    青风轻飘飘落在萧尘前边,淡淡一笑,向黄道人说道:“多年不见,如今你戾气渐盛,不如回那紫府修心养性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三个徒儿便是白白送命了?”黄道人言毕,气氛再次变得剑拔弩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青风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黄道人心中固然有气,但想此人先前在紫府便胜自己一筹,眼下还有那功法诡异的小子窥伺一旁,他眼中寒光一凛,道:“好!那贫道今日便放过萧家其他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但他必需给我徒儿偿命!”说罢一指萧尘。

    萧尘正待开口,只听背后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放屁!”转过身去,只见两条血花溅起,竟是那两名小道被萧玉的飞剑取了首级。

    那二人方才见自己师父已至,已然完全放下戒备,却没想到萧玉会突然向他们出手,此刻那两柱血花似喷泉一般,喷了足足一丈来高,兀自不绝。

    黄道人目眦欲裂,他向来护短,此刻竟有人当着他面杀了两个徒儿,脸色登时变得有如恶鬼一般恐怖。

    青风眉头一皱,本来此事已有缓解余地,哪想这女娃性子竟如此偏激,料来今夜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的了。

    青风思忖未定,只见剑光一闪,黄道人祭起飞剑朝萧玉斩去,“铮”的一声,两柄飞剑在半空撞出几丝火花,萧玉双手掐诀,急急往后倒去。忽然间琴声一响,那琴声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,将她扶定。

    青风示意她退下,跟着横抱瑶琴,自商弦弹出一音,黄道人那柄飞剑立时在空中一滞,再自角弦弹出一音,那飞剑已隐隐有坠落之势,黄道人面色甚是难看,方才青风两声琴音并非直攻飞剑,而是扰乱了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黄道人深知此人琴音诡异莫测,直攻心神,见到这满庭酣然大睡之人,眉头一皱计上心来,只见他凝神聚气,忽然一吼,那声音响彻云霄,直震得满庭人登时醒转。

    青风眉头一皱,说道:“想不到无音寺的狮子吼也被你窃学去三分。”说罢倒转琴身,一首新曲又渐渐奏起。他这次的琴音不似方才那般摄人心魂,琴韵凝而不散,竟在半空凝出一柄三尺来长的虚剑。

    萧尘心头一凛,暗想青风前辈竟已能由琴声凝出幻剑了。

    没了扰人心神的琴音,黄道人的飞剑立时寒光大增,但听得铮铮之声不绝于耳,竟与青风琴声所凝的虚剑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忽然间青光一闪,一柄飞剑径向黄道人眉心刺去,但萧玉修炼时日终是太短,朝歌短剑被黄道人凝指一弹,便倒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陡然间又一首琴曲响起,却是萧尘已解下背后九霄环佩,凝神弹奏了起来,一弦一音皆与青风所奏琴曲契合得天衣无缝,半空那虚剑登时放大一倍。

    黄道人一边凝神御剑,一边抵抗萧玉不时袭来的飞剑,左支右拙,渐感吃力。夏侯南在一旁瞧得冷汗不断,背心湿了一大片。他满拟今夜黄道人到来,必杀得萧家众人无抵抗之力,哪想竟凭空冒出青风这样一个高手来。

    他眼中寒光一闪,掌心处渐渐凝出一团黑雾,悄悄朝着青风背后绕了去。萧尘余光瞥见此人,当即叫道:“青风前辈当心身后!”

    青风兀自凝神弹奏,忽然间小指往后一拨,一声琴音激出,夏侯南登时如受重挫,往后倒飞了出去,夏侯轩身形一晃,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“青风老儿!你今天管定此事了!是也不是!”黄道人羞怒交加,将飞剑收回。

    青风双掌按定琴弦,那虚剑登时散去,只见他摇摇头,道:“勿要再徒添杀孽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黄道人连道三个好字,跟着只见他持剑连点地面数次,足下变幻万端,口中念念有词,待布诀完毕,“嗖”的一声,一面暗红的旗子从他袖里窜出。

    青风脸色登时大变,但见那旗子招展开来,约莫三尺来长,在低空猎猎作响,透着无穷诡异,忽然间,那旗子血光大作,顷刻将地面无数尸首里的精血吸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那旗子饮饱鲜血后红光更盛,登时又放大了二倍,足足有丈许来长,只见其周围瞬间幻化出无数血淋淋的骷髅头,飞云庭内顿时鬼哭狼嚎,阴风大作,各人直是心惊胆裂。

    “你!你枉为修道,竟炼了此等邪物!”青风又惊又怒,脸色早已变得如同白纸一般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那旗子里竟传出了黄道人阴森森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旗子乃是紫府修仙门派明令禁止的“嗜血幡”,修炼过程中需吸食无数活人的精血方成。

    萧尘曾听父亲说起过一个叫玄冥老鬼的魔道中人,而嗜血幡便与玄冥老鬼那法宝摄魂绫一样,俱是一等一的邪物。

    未等各人回过神来,那嗜血幡已带着鬼哭之声,朝青风三人扑噬而去。

    “躲开!”青风一声大喝,护在萧尘二人前边,只见他抛下瑶琴,双手掐诀结印,蓦地里一道白光向半空里那鬼幡射去。

    那白光打在嗜血幡上,只发出“滋”地一声响,便化作一缕青烟散去。三人眼见不敌,急急往后退去,斜刺里一道人影冲过来,一掌打在那嗜血幡上,那人一手与嗜血幡对抗,一手不断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,正是萧书剑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萧玉知他在做什么,话音未落已然冲上前去,萧书剑忽然回过头来,打出一道柔力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玉儿,保重……”他话未了,整个身子登时越缩越小,最后凝成一道红光向那嗜血幡射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只见黄道人左掌已变得血肉模糊,甚是骇人!“厉血咒!果然是绝情宫里的人!”

    萧玉怔怔望着那面破开一个洞,正在飘飘下坠的旗子,口里喃喃道:“三年……你做了我三年师父,我却连你一声爹爹也没叫过……”

    黄道人忽然手一抬,抓来一人,震断其经脉后往正在坠落的嗜血幡一抛,那人还未及惨叫一声,顷刻间就被那鬼幡吸去了精血,化作一具干尸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嗜血幡饮了活人之血,登时红芒大增,待要飞起,暗处忽然响起一个古怪的声音:“咦?什么东西?好像很好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(有推荐的朋友请投本书一票,谢谢!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