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十七章 无情仙子最无情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想到他之前一直回护着上官嫣,此刻却遭了夏侯轩暗算,不禁起了一丝愤怒,指尖一凝,一道真气向神木鼎射了去,只是不知这鼎乃何物炼成,竟然只发出“铮”的一声脆响,丝毫无损往洞外飞了去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

    他这一指便是连铁甲也能轻易洞穿,但是打在那神木鼎上,反而自己手指被震得发麻。

    萧无情目光一冷,杀气骤现,一剑刺向夏侯轩,萧尘亦是不会放过此人,三人斗至洞口外,夏侯轩显然不敌二人联手,朝萧尘大喊了一声:“萧兄弟,你看看背后那人吧!”说罢运足力道一掌向萧无情面上打去。

    萧无情猛提真气挡在面前,但脸上那张面具却仍是被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萧尘被夏侯轩突然一叫,又见他不攻自己反而向萧无情打去,自是向后望了去,夏侯轩趁着他二人出神之际,顷刻投身于夜幕之中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月光洒在那人脸上,几许芳华,几分冰冷,何止似曾相识,萧尘怔怔望着她,她面无表情看着萧尘。

    萧尘缓缓向她走去,良久嘴里只吐出一个字: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突然一声闷哼,却依然怔怔望着眼前这人,他不敢相信,究竟是什么那样冰冷,是当年令人魂飞魄散的锁魂柱?是环着层层秘术,囚禁他许久的幽冥殿?

    都不是,而是此刻那柄没入胸膛三分的短剑……血液流到了剑身上,映着那“朝歌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这一剑,是你欠我萧家的三十四口人命!”

    萧尘望着没入胸口的青色短剑,惨然一笑,这朝歌剑非比寻常,刺进体内比一般兵刃疼十倍不止,他往前走了一步,使得短剑没入更深,透胸而过,他忽然将头抬起,想看看对方此刻难道就不会心痛么……然而他看见的只是无情的一掌。

    “这一掌,是还你当年那一掌!”

    萧尘思念未定,身子已飘在半空,耳旁冷风掠过,胸腔似乎快要碎裂一般。

    那人的剑刃还在滴血,一滴一滴,似乎永远也滴不完,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,不是萧玉又是谁,她立在岩壁边,衣袂飘飘,无情仙子么……

    “下次再见,我必杀你!”萧玉丢下这句话后,四下里忽然一黑,再也瞧不见她身影。

    萧尘摔在草丛里,那一剑还差半厘,便能刺中他的心脏。那一掌还差半分力道,便能震碎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还痛么,心脏应是没有跳动了吧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又那般冰冷,是剑么?不是,剑已回鞘。是血么?不是,血已流尽。是雨。

    天空又下起雨了。

    那一剑不是他不躲,而是太快,他躲不了。那一掌,不是他躲不了,是他不想再躲……

    快死了么?就这样静静躺着吧,任血液流尽,任那些毒虫爬满自己全身。然而天地间只剩下这凄风苦雨,连周围那些毒虫猛蚁此刻也不愿出来,萧尘躺在泥水里,心如死灰,他笑了笑,雨水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我的眼睛!我眼睛看不见了!”突然间,一声尖叫划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萧尘努力翻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过身去,夜幕下隐约能看见不远处的上官嫣,她方才被夏侯轩偷袭,现在应该是中了毒。萧尘挣扎着爬了起来,走过去将她扶起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你是谁!走开!走开!”上官嫣像发疯似的挣开他。萧尘用一丝真气抵住喉咙,说道:“是我,是我,李肆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上官嫣不再慌张,脸上忽地露出笑容:“李四,是你吗?真的是你!”她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出手帮忙的傻小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酸,想不到她还记得三年前那个自己。上官嫣摸着他的脸庞,摸到他嘴角黏糊糊的,“啊”的一声惊叫了出来:“你受伤了!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道:“恩,刚刚跟他们对战,受了点伤,不碍事。”上官嫣忽然想到什么,大叫道:“神木鼎呢?神木鼎呢?”

    萧尘将神识探出去,发现那神木鼎掉在了不远处一堆草丛里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,我去捡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尘将鼎拾回,递给她,上官嫣揣着摸了好久,喜道:“是神木鼎!是神木鼎!”说着放进了腰上一口袋之中。

    “李四,我们快走,他们待会回来我们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望了望远处,刚刚皇甫易扬不知去了何处,若是此刻带人回来发现他俩,两人必死无疑。当下扶起她往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二人就这样彼此搀扶着在黑暗中行走,雨势磅礴,愈下愈大,方才萧尘受了极重内伤,再加上失血过多,此刻山路又泥泞无比,脚下一滑摔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嫣连忙将他扶起,但萧尘每呼吸一口,便觉失去一分力气。每走一步,脚下便仿佛又多了千钧之力,没走多远便晕倒在了草丛里。

    此刻,在另一个山洞内,燃着两支火把。

    萧玉盘坐在地上,她面色憔悴,嘴角隐隐留着血痕,而在她身后坐着一名黑袍蒙面人,此刻正在替她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三年前为师以太上忘情替你续命?”

    “无情不敢有忘师恩。”萧玉脸色惨白道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听后冷哼一声,声音变得严厉起来:“你既修炼了太上忘情,日后若是再动情,我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许久后,黑衣人问道:“为何不将神木鼎带回来?”见她不答话,厉声道:“那神木鼎绝不可落于他们两家手里,明日你务必将其取回!”

    “是!无情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萧尘感觉脸上暖暖的,雨早已停了,此刻阳光照在脸上,让他微微有些睁不开眼,他动了动,发现自己正躺在上官嫣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醒了!”上官嫣道。

    萧尘连忙坐起身来,没有讲话,抬头望了望周围这一切,想起自己这身伤乃是萧玉所致,顿时只觉得人生了无生趣,也不去查探伤了到底多重,只道昨夜那一剑刺得更深些,那一掌打得更用力些,死了倒好。

    “你晕倒了,我看不见,哪也不敢去……”他不讲话,上官嫣便自己说,只是声音中却分明带了几分委屈。

    萧尘低头看了看她,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夜竟是她抱着自己不离不弃,不然自己早已冻死在这荒野之中了吧。

    是她么……

    是三年前那个她么……

    萧尘心中剧烈一痛,为什么在他快死的时候,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不是萧玉……为什么要杀他的人却是萧玉。

    他忽然又想到了凌音,凌音对他也如萧玉之前那般对他好,可是有一日师父也会不会要杀自己?三年前魔功噬心,若让师父看见了三年前那一幕,师父也定要杀自己罢!

    思念及此,萧尘愈觉心痛,若是师父也要杀自己,那不如现在就跳下悬崖摔死罢了!悲痛之际,忽然注意到上官嫣眼睛四周已有几丝黑气,若是任由毒素扩散开来,怕是今后她再也看不见了,可是自己此刻的状态,根本无法替她疗伤,忽而想到什么,从怀中掏出一块月牙美玉。

    “你将它戴上,玉能缓解你身上的毒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萧尘下山后为萧玉制的玉笺,然而此刻,萧玉应是已用不上了吧,他说罢将白玉戴在了上官嫣胸前,又看了看后方,此处离断崖顶并不远,若是皇甫易扬带着人寻过来就糟了,他死不死又如何,但若上官嫣也死了,如何对得起三年前冒死救他的上官飞。他此刻虽然恢复了几分体力,但要对上那些高手却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!”萧尘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横风山脉辗转,仅片刻就失去了方向,再往前是百丈悬崖。“我认不得来时路了,你还记得吗?现在这里是一处悬崖。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嫣思索片刻后道:“你面向北方,看看左侧是否有三座连在一起的山峰?”

    萧尘抬头望去,果然看见远处有三座山峰若隐若现。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一直往西北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正待两人转身之际,却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将神木鼎留下!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萧玉。

    上官嫣紧紧拽着腰间的口袋,附到萧尘耳边低声道:“李四,我们不是她的对手,想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萧玉冷冷一笑:“你叫他李四?好一个李四!”说罢冷冷盯着萧尘,又望见上官嫣胸前那块月牙白玉,眼中更是莫名腾起一股杀意。

    见她杀心已起,萧尘连忙低头对上官嫣道:“你将那神木鼎给她吧!”哪知上官嫣听后却死死拽着口袋:“死也不能给她!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去死吧!”萧玉一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尘连忙提起双掌夹住剑刃,但是对方力道之大实是大出意料之外,眼看就要被逼下悬崖,萧尘猛地提起全身真气将剑推了回去,自己则差一点落入悬崖,几颗石砾顺着他脚边滚落下去,只听得声音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原本他就受了极重内伤,刚刚那一推更是几乎耗尽体内真气。就在这时,东南方传来一个娇若黄莺的笑声,萧尘凝目望去,只见一绿衫蒙面少女走来,正是先前在酒馆伤人那少女。

    那少女步伐飘逸出尘,仅数步便已离三人不过两三丈之遥,而她身后,跟着那绯瞳男子,正在不断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