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十五章 攻心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等等!”上官嫣忽然将他叫住,神色间却是有些担忧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lā【】

    “怎了?”萧尘停下脚步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,天黑,你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听她如此说来,萧尘心中莫名生起一阵久违的暖意。

    见到他异样的目光,上官嫣立即喝道:“我说你摔死了,便没人拉我上去了!”

    萧尘摇头一笑不再迟疑,足尖一点往石壁上纵了去。约莫一炷香时辰,萧尘搓了条手臂粗细的藤绳,往下边一扔,道:“好了便喊一声!”片刻后下方传来一声“好了”,萧尘当即运力一拉,只听得一声尖叫,上官嫣已身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好生拉住树藤就是……别、别说话。我自己会上来!”

    她明知下面是无底悬崖,只要上面那人一松手或者这树藤一断,自己便再无性命可言,然而此刻却不知为何,为何如此信任他。

    待上官嫣上来后,萧尘往后一仰,倒在地上,大口呼气道:“好重,差一些就拉不住了……”对方身姿玲珑,至多不过八十来斤,比起他背后的琴匣还轻了不少,这般说来自是寻对方开心罢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啦你!”上官嫣骂道,夜幕正好替她掩去了面上一抹红霞。

    横风山里的天气甚是诡异,时阴时晴,明月乍隐乍现,当此之时,东南方向忽传来一阵细微之声,萧尘凝神道:“别说话!”当即悄悄往那边潜去。

    上官嫣紧紧跟在他身后,二人行出里许,乍听一人道:“这些人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那声音二人皆认得,当下悄悄步到一棵大树后方,月光之下,只见十几丈外跪了七八名皇甫门人,其前方立着一人,正是夏侯轩,他对面还有一名素衣女子,那女子脸上戴有面具,萧尘瞧不出她本来面貌来,但见其腰间似乎悬了一柄短剑。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”那女子话音未落,腰上短剑忽然飞了出去,只一道剑光闪过便又飞回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那七八名皇甫门人喉咙登时溅出血来,齐刷刷往后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凛,料想此人便是那萧无情了,眨眼取人性命,当真无情。将神识扫过去,只察觉对方周围似布有一股异样气息,将他神识拒挡在外。

    只听夏侯轩笑道:“仙子果然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你是为他们抱不平了?”声音冰冰冷冷,直教人听不出一丝感情,夏侯轩笑道:“不敢……”话音未落,萧无情突然一剑向他斩去,然而剑气却掠过他脸庞,径往萧尘二人匿藏的大树激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萧尘大喝一声,将上官嫣往旁一推,自己也往后倒纵出去,那大树顷刻被拦腰斩断,萧尘衣角也失了一片。

    两人形迹败露,当即走了出来,上官嫣蹦蹦跳跳小跑过去,笑嘻嘻道:“哎呀!无情姐姐,你差点将我变作这山里的游魂野鬼了。”

    萧无情冷冷道:“鬼鬼祟祟!”目光一凝,向萧尘射去一道冷光,问道:“他是谁?”萧尘随即止步,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望,方才他见对方腰悬短剑,总盼望对方便是萧玉,然而若真是萧玉,此刻又岂会认不出自己来……

    他慢慢走过去,拱手道:“说起来在下与姑娘一门颇有渊源,不知姑娘身上所悬短剑可名为‘朝歌’?”他紧紧盯着对方面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上,盼望能寻出一丝信息,然而萧无情却只是冷冷道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忽听夏侯轩笑道:“萧兄弟不必问了,你姐已经不在了。”他话一说完,忽然一掌送去,萧尘出神之际察觉有罡风袭面,足下一点,跃起丈许,朝着地面一掌打去,二人掌力相撞,皆是一震。

    夏侯轩站定,笑道:“恭喜萧兄弟,功力大涨。”说罢退到了萧无情身旁。

    萧尘一拂衣袖,冷哼一声并不多言,若在三年前,他定当诛杀此人,然而此刻,一切都变得不再那般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你们别闹了!我之前见过皇甫鸣了!”上官嫣忙站出来摇手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萧无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说什么?我俩自是被他打下山崖了,好不容易才上来。”

    夏侯轩望了她一眼,面上疑惑一闪而过:“哦?嫣儿妹妹与萧兄弟联手也不是他对手?”

    “呸!那老头不知在他门下人身上抹了些什么药膏,害得这山林里的毒虫都不敢靠近!”

    夏侯轩仰头一笑,心中却是有了另一番计较。只听萧无情道:“那便更不容有失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相视片刻,近年来皇甫家势力大涨,皇甫鸣欲吞并其他三家,此刻若非为共同对付皇甫鸣,怎会这般站在一起?即便此刻站在一起,三人中哪个不是心怀鬼胎?

    冷风掠过各人衣襟,飒飒作响,夏侯轩笑道:“萧兄弟,不如过来一齐商量可好?”萧尘冷冷一笑,道:“你们要杀皇甫鸣,与我萧某人何干?萧某现有要事,就此告辞!”说罢转身踏去。

    “如何不关萧兄弟事了?莫非萧兄弟连你那仙儿是生是死,也不想得知了?”

    萧尘闻言足下一顿,心中思绪千回百转,他对慕容仙儿一直有着一种特殊感情,并非男女之情,而是似乎多年前两人便认识,却无论如何也忆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三年前她为自己挡下皇甫鸣一掌,如今可好?他转过身,向上官嫣望去,对面三人里,唯独与她相处最久,此刻便是最信任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见上官嫣神色躲闪,对于夏侯轩的话不置可否,萧尘缓步过去,月黑风冷,四人合谋许久,萧尘一心惦记着仙儿之事,每当夏侯轩问他:“萧兄弟,你意下如何?”他便是冷冷回道:“我只替你们牵制住青玉砚台,其他别问我。”

    萧无情道:“如此甚好,然眼下却还有一事甚为棘手。”夏侯轩道:“萧仙子不必多虑,他那些门人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“哦?如此说来,毒公子胸中是已有万全之策了?”

    夏侯轩淡淡一笑,道:“那断崖顶洞十分长,两边贯通,其地势险峻,他们擅使暗器,如此一来,他身边那些门人我们反而不好对付,但若是我们令人在前方做佯攻,你猜皇甫鸣会怎样?”

    萧无情道:“此人老谋深算,却是狂妄自负,他必定会知晓我们是佯攻,而只身一人去到后方将我们真正埋伏的人马屠杀殆尽。”

    夏侯轩笑道:“知我者莫过于仙子也,那时他一人在后方,少了那些虾兵蟹将,我们何愁不能取其首级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派人在前佯攻,我们去后方伏击皇甫鸣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间寒风掠过,冰冷刺骨。断崖顶洞中,约莫坐着三四十来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洞内十分宽敞,石壁上每隔丈许便悬了一支火把,将各人脸上映得通红。

    几十人神色各异,忽听一人道:“爷爷,他们今夜真会攻上来吗?不如我们连夜赶程,即刻回柳州吧?”那人相貌文弱,正是皇甫易扬。

    皇甫鸣轻轻一笑:“我便是要等他们来,那三个不知死活的小辈一死,他们三家如断一臂。”皇甫易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他伸手止住:“易扬,你应当长大了。当初你和心儿尚未满一周岁,你爹娘便被朝中奸臣害死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易扬听罢,身子剧烈一震,颤声道:“为何爷爷以前从未向我提起过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鸣摇摇头,忽然间眼中光芒一闪,肃然道:“我皇甫一族当年乃是正统皇室血脉,先祖遭奸臣迫害,如今转眼数百年,紫府那位前辈答应助我皇甫一门,很快,很快天下便将回来!那时你便是这人间的皇帝!”

    火光将他脸上映得通红,影子斜斜落在地上,仿佛有些狰狞,皇甫易扬望着他炽热的目光,不禁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夜深了,忽然,洞外枝影乱颤,一阵风吹草动,飒飒作响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他们攻上来了。”皇甫易扬此刻望着洞外,脸上尤为紧张。

    皇甫鸣淡淡一笑:“他们是佯攻,想必此时他们的人马都去了后方,想引我过去,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皇甫鸣一挥手,正色道:“不急!他们自知此间地势险峻,不敌我族众多高手,此刻你带着所有人去后方与他们周旋,但切记不能出到洞外,否则失去地势你们决计不是他们三人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爷爷你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鸣冷冷一笑,眼中杀意尽现,道:“我从前方绕过去,只需待他们精疲力尽,届时听我号令前后攻下,让他们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皇甫易扬听罢,始终担心这其中有诈,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阻了回去,只好带着众人往山洞另一端走去。

    待得众人走远了,皇甫鸣从怀里摸出一枚深褐色丹药,凝视许久……而那外面只有风吹草动,却并不见人攻上来,皇甫鸣冷冷一笑,将那枚深褐色丹药小心翼翼收好,正准备出洞,却听洞外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:“皇甫门主当真是神机妙算啊,竟能猜到我们是佯攻。”话音一落,夏侯轩出现在了洞口。

    未待皇甫鸣回过神,洞口跟着出现萧无情、上官嫣二人,而那洞外风声渐响,凝目望去只见无数人影晃动,想必是几家高手到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!皇甫爷爷,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啦!”上官嫣吐了吐舌头,调皮道。

    皇甫鸣仰面一笑,道:“想不到我皇甫鸣纵横一世,居然被你们几个后生晚辈给算计了!哈哈!”他说话时衣衫无风自动,脚下几块石砾被震开,撞在洞壁上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凭你们三个和下面那些虾兵蟹将也想杀我?”话末了,一个青玉砚台缓缓被祭起,于半空中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忽然间,洞外琴声一震,半空里那青玉砚台一颤,险些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夏侯轩连忙摇头,纠正道:“是四个。”话末转过头望向洞外:“萧兄弟,故人相逢,何以避而不见?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只见人影一闪,萧尘已不知何时立在三人之前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