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十三章 往事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那人有着一双绯色瞳孔,头发整齐束在背后,两旁皆是黑色,中间一束乃是紫色,一身长衫紫白相间,衣襟乃是由雪白的毛羽织成,在其腰上悬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紫金葫芦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【】

    只见他无奈摇了摇头,向那少女道:“小丫丫,你又在欺负人了,早知道便不叫你一个人来买酒了。”说着轻轻往她肩上一拍,萧尘之前埋下的真气顿时被化于无形。

    那少女一脱束缚,立时叫道:“臭蛮蛮!是他欺负我!”说着一指萧尘,只恨不得要将其大卸八块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那绯瞳男子摇摇头,指尖扣了扣眉心,神色间似乎极是惆怅:“都说了多少回了,你须得叫我熠瞳大哥。”他说罢看向萧尘,嘴角似笑非笑,轻声说道:“阁下岂非不知男女授受不亲,方才之举与那登徒子又有何异?”

    萧尘神色一凝,他竟察觉不到此人一丝气息,说道:“适才在下救人心切,无意冒犯这位姑娘,在座诸位皆可为证。”屋内众人听后,一齐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那绯瞳男子笑道:“生死有命,岂能强求,更何况……有时候活得久了,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……”众人见他这般无视人命,皆是一怒,萧尘道:“望阁下敬畏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……呵呵……”那男子摇头笑道:“罢了罢了,小丫丫,将那药丸给他吧。”那少女一听,嘴角一撅,道:“偏不给!谁叫他欺负我!”说着将头一扬。

    绯瞳男子缓缓摇头一笑,在她背上轻轻一拍,一粒白色药丸自她袖中弹出,径往地上那汉子口中飞去,那汉子吞下药丸,脸上青色立时便褪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人生还真是无趣啊……小丫丫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气得直跺脚,嗔道:“臭蛮蛮,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说罢转身往外而去。绯瞳男子摇头一笑:“我怎会欺负小丫丫呢。”说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讨厌死了!不许在人前叫我小丫丫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小丫丫真的生气了呢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声音渐渐淡去,萧尘兀自未回过神来,望着那二人离去的方向,风吹过,道旁大树洒下许多水珠,将下方小草弯弯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夙夜,你可看得出那人来历?”他将神识传进背上负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的琴匣内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,毫无生命气息。”

    萧尘一惊,即便是如魂灵的夙夜,他也能感受到对方气息,然而那人,他竟丝毫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忽然间,二楼传来一阵狂笑,笑声过后,又听有人道:“那绿衣小姑娘说得没错,萧无情、上官嫣、夏侯轩这三人算得了什么?偏生这世间却有许多无知之人!”说话的是一个青袍大汉,他口中的无知之人自是涵盖了楼下所有人。

    那大汉虬髭满面,隐隐遮住了脸上几道伤疤,而在他坐的凳子旁摆放着一根黑黝黝的拐杖。

    他起初也在凝神倾听几人对谈,后来众人打乱话题,再往后至那青衣少女进来大闹一场,直到现在得一宁静,才能吐出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楼下众人还未自方才之事回过神,此刻又见有人挑衅他们,当中一人道:“莫非你还能找出比这三人更厉害的?你该不会说是皇甫鸣吧?他纵横世间几十年,怎好意思和小一辈比?”

    那虬髭大汉冷哼一声,道:“皇甫鸣自然不会跟小辈比,但是你们方才所说那三人在他……在他面前也算不得什么!”说到这个“他”字时,那虬髯大汉目光里流露出恐惧,仿佛口中那人此刻就在楼下一般。

    “谁?”这回楼下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他,小酒馆突然一下子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虬髯大汉脸上抽搐了几下,仿佛在回忆一件极为痛苦的事,许久后才听他黯然道:“当年也如今天这般黑云密布,那人彷如一尊上古大魔,他一人对战四大世家无数高手,最后凭借一己之力将无数高手当场斩杀,就连萧家数十顶尖高手也未能幸免……那天台上一片肃杀,断手的断手,断腿的断腿,就连场外也波及无数……”他说到最后,声音开始发颤,逐渐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猛然一痛,三年前……向那虬髯汉望去,这才发现他只有一条腿。

    那虬髯汉身子不住颤抖,口中再也吐不出话来,最后不慎将桌沿边的酒碗碰落,惹得下方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!说得你好像当天就在皇甫庄上作客似的,我看啊三年前那一战就是他们四大世家自己鬼打鬼才弄得如此狼狈!”

    听见下方有人这般说,那虬髯大汉冷哼一声,眼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尽是不屑,冷冷道:“井底之蛙!”说完这句,他便拿起拐杖奋力站起来,一瘸一拐往楼下走去,拐杖敲在木板上发出“笃笃笃”的声响,见他一跛一拐,脸带怒容,偏偏又行得慢,楼下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且慢!”见那大汉要走出小酒馆,萧尘忽的上去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事?”虬髯大汉回过头来,一脸不悦,先前他被众人取笑,此刻自然认为对方也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萧尘看了看他,心想这人以前定是武功不凡,如今失去一条腿料来也是三年前拜自己所赐,心中难免生出愧疚,柔下声来问道:“大哥,我想向你打听下当日萧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那虬髯大汉见他语气缓和,便道:“当天萧家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三个?有无女子?”萧尘急切问道,额头上几道深深的褶皱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“萧天启和萧云青,还有一个人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男的,二十来岁的样子,不过看样子也是受了重伤,被萧云青扶着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汉最后一句话尚未落下,萧尘已然不知踪影,似是忽的消失了一般,又似从未出现过,酒馆里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……

    此刻,离酒馆三里处的一棵大树下,立着一人影,正是先前疾奔而出的萧尘,只见他一把撕下面具,自语道:“姐,对不起……”说着摸出怀里一块月牙白玉,欲将它抛出,末了却又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往日他与萧玉的一幕幕,此刻又重新浮现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嘴角尝到了一丝冰凉,是泪吗?不是,泪是热的,这是雨……

    萧尘抬起头,天又下雨了,冰冷刺骨,从未感受过的冰冷,天地之间除了雨还有什么?

    还有一棵树,还有一个人,对,这世间从今往后便只有他一个人了……

    他蓦然转过身,要去哪?该去哪?忽然想到刚刚那些人提到萧家之人往横风山去了,他以前从未听过这附近有什么横风山,料想也是近些年才被人发现的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萧尘极目往南眺去,但见一座青幽的山峰在阴云笼罩下若隐若现,将面具重新带上,足下一晃,往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