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十一章 石棺中的婴儿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临近时才发现这瀑布远比在下方看时声势浩大,期间他有好几次都被撞飞出来,之后他一咬牙抱起一块沉重巨石缓步走了进去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进入银帘之下,萧尘瞬间便感到千钧之力,四肢百骸犹如顷刻粉碎一般。

    他不敢用力呼吸,否则必被水呛,好几次忍不住想出来却看见不远处老人模糊的身影,只得狠下心硬撑了过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已过,萧尘几乎是飞腾出来的,千钧皆逝瞬间只觉得身体轻飘飘,呼吸极为流畅,但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接连几日,萧尘都是来这瀑布静坐,时间一日比一日长,老人则是在外抚琴,琴音竟丝毫不惧水帘,直达他耳畔。

    如此半月下来,萧尘不仅身上伤势尽愈,连体魄也比先前强健了许多,甚至凌空短距离踏行也不在话下。他想到当初在文书院后山石室遇见的那名老者虚影,这二人琴韵甚是相似,又想到父亲当日提起过的青风前辈。

    若这位老人不是青风前辈,又还会是谁?

    这日他来到桃林中,见老人在里面抚琴,便走了过去,拱手道:“前辈!”

    琴音戛然而止,片刻后老人挥了挥手,示意他坐下,说道:“我知道你要问什么。”萧尘点点头,安静坐于老人对面。

    许久后,老人娓娓道:“十几年前,我于深山之中一道观修行,夜里忽闻外边有婴儿啼哭,便启门而出,随后只见一男子慌慌张张跑了上来,他怀中所抱,乃是一名刚满月的婴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父亲!你是青风前辈!”萧尘说道,此刻他终于敢断定眼前这人便是父亲口中的青风前辈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人正是你父亲萧亦凡。”

    萧尘一眨不眨望着眼前这老人,他之前便想过要寻到对方,以解当年之谜,想不到今次却被他救了。

    只听青风道:“那婴儿初时看去,除了身染黑气,并无其他异常,然细探之下,才发现他魂魄竟少了两道,是被人用魔气生生化去的!”

    萧尘身子一震,怪不得当日父亲不愿多讲此事,而魂魄被魔气化去两道,他想到那矮子当日所说,是一名白发男子夜里朝自己打了一掌,不禁失声道:“可是晚辈此刻并未觉得魂魄有异!”话一出口便生后悔,那自然是后来青风前辈施法救了自己,此刻当然无异。

    青风继续道:“我见那婴儿命在顷刻,然而魂魄已缺,又岂是吾辈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能弥补的?”

    萧尘点头不语,当年青玄师祖能够替自己重凝元魂,那也是因自己魂魄尚在。又听青风道:“我便忽然想起一事来,就在你父亲上山前的一个夜晚,我忽然听见门外一声巨响,开门一看,原来是一青石棺落在了观前,但周围却不见任何人影。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是了,是那白发男子,石棺是那白发男子送来的!

    “我那时以为仇人寻上门来了,可惜对方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走的我竟一点也没察觉到,似这等修为要取我性命便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。然而片刻过后,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声音,我不禁对眼前的石棺起了疑,而打开之后竟发现里面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婴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萧尘大惊之下,站了起来,棺材象征死亡,婴儿象征新生,石棺之中怎么会有婴儿!

    青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:“我将他抱起,那婴儿甚是可爱,可惜的是他只剩下两道魂魄,恐怕活不了几日。我便想以道家真法为其续命,能续几日算几日,但没想到那婴儿一遇道家真法,体内生气流失得更快,于是我立即将他放回石棺之内,这才渐渐好转。原来,他竟不能离开那棺材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怔怔望着眼前这老人,呼吸越来越急促,不能离开棺材,只有死人才不能离开棺材啊!究竟哪个婴儿才是自己?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?这十几年来的经历不过是自己的残念罢了吗?

    他忽地一声惨笑,惊走枝头黄鸟,但见他神色迷茫,目光不定,竟转身欲向那悬崖走去,青风立即拨动琴弦,几声琴音将他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萧尘摇摇头,揉了揉额头,只觉得刚刚意识恍惚,轻声问道:“方才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且坐下。”青风说罢开始抚琴,待得琴音将他脑海里所有杂念尽数清除后,才又再次讲诉起那段往事。

    “而你父亲怀中的婴儿跟石棺里那婴儿竟然不差分毫,长得一模一样,他们之中一个缺了两魂,另一个只有两魂,所以这两名婴儿注定只能一人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摄魂……前辈将石棺中那婴儿的魂引到我体内了……”萧尘怔怔道,这难道便是数千年后自己记忆苏醒的缘故吗?

    修真界有两种古老的诡异术法,一是夺舍,即占据他人的肉身,不断重生,以抵抗生死轮回。二是摄魂,即摄取他人元魂归为己用。

    青风闻言不置可否,只道: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此间细节便是你父亲,我也未曾提起,当中不易,望你今后好生珍惜自己。”

    萧尘木然点了点头,自己在数千年后醒来,两世记忆融合,世间哪有如此凑巧之事?还不如说是有人处心积虑复活自己……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究竟又是谁布此数千年大局,定要以轮回转命之法复活自己?

    难道是师父么……可她又为何不出来见我……那白发男子,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青风前辈,你可知道当初送石棺来的是何人?那石棺以及里面那婴儿……今在何处?可否容我一观?”萧尘问道。

    青风思索片刻后,摇了摇头道:“我将一名失去魂魄后的婴儿放回了石棺,而当天夜里石棺就不见了,像来时一样,怕只怕……是紫府中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紫府!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他自前世记忆苏醒,不止一次听见这个名词,当年的修者,只要进入元婴境便可修炼自己的紫府元婴,即修者体内独有的一方小天地。

    但老人所说的这个紫府似乎是一方大天地,想要将紫府元婴修成一片天地,莫说凌音,便是青玄真人,甚至传说中那些突破大乘,冲破生死桎梏的仙王神王也绝难办到。

    “此紫府非彼紫府,传闻修道者灵光顿开时可修成紫府元婴,而我说的却是紫府玄界,你可知是何?”

    萧尘蓦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不甚了知,当年的他,并未听过什么紫府玄界,摇摇头道:“还请前辈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天地初开之时,世间伴有十二处灵脉相生,分居各界,当初有位大神为人界争取到了七处灵脉,是以人界灵力最为鼎盛,自然便引得其他几界觊觎,以至掀起了一场险些令天地崩塌的战役,但那一战结果究竟如何,却是没有记载,后来一位奇人横空出世,将异族驱尽,复又毕一生之力结成封印大阵,令人界分为‘紫府’、‘凡尘’二处。”

    萧尘听得不断点头,心想那紫府玄界必是以修仙门派居多了,想到当年自己一心修仙,师父等人也只是心系天下苍生,如今的修者只怕早已是人心不古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深深一鞠,说道:“多谢前辈今日所言。”心想,除非他日能得见那白发男子,否则这一世恐怕也难以知晓自己因何而醒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,或许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吧,天地为局,世人皆不过为棋子罢了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