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十七章 仙儿的身份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次晨天未亮,萧尘便匆匆出了客栈,径往距离郿县几十里的小山村而去,途中由于冰雪封路,到达时已近午时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【】

    但见一片白茫之中,又有梅花点染其间,天空中不时有雪雁掠过,一派祥和宁静,这正是当初慕容仙儿送他离开的地方,仿佛那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,那匹白马与仙儿依依不舍,后来又赖在地上不肯走……

    他恍惚下一眨眼,仿佛又看见了那匹白马,看见它痛苦倒地,看见它鲜血染红了雪地。再一眨眼,原来是几丈外有一匹用雪堆成的“马儿”,只是那雪马此刻已倒地,周围散落了几枝凋零的梅花。

    这马是仙儿堆的么?她一直在等自己回来么?想到她最喜爱的白马已逝,萧尘不禁心中一酸。进到村里,只觉一阵彻骨寒意袭来,周围很静,静得有些诡异,即便时至寒冬,村里怎会这般凄清?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甚至连犬吠声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这与他来时在路上所想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样,若是仙儿听见自己的声音定会蹦蹦跳跳跑出来,可是在他连续喊了几声后,村里仍旧如同死一般沉寂。

    他心中渐渐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惧意,飞也似的跑到了大娘家门前,连续扣了几下门环。

    “大娘?桩子哥?你们在吗?我是萧尘啊!”

    许久后才听里面传出一个老太的声音:“好像是萧尘那孩子的声音,桩子,你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娘你就坐这里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过后,门“咯吱”一声开了,站在萧尘面前的是一名健壮青年,正是当初在那山脚下将他带回村里的桩子。

    “仙儿呢?”萧尘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桩子探出头朝外边望了望,将他拉进屋中,复又紧紧将门闩上,这时一步履蹒跚的老太也拄着拐杖从内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回来了,路上可见着仙儿了?”

    萧尘连忙过去将她扶住:“大娘你慢点说,我没见着仙儿,她去哪了?”此刻他终于敢断定,仙儿已不在村里了。

    那老太有些口齿不清道:“仙儿……昨天夜里来了伙强盗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凝神一思,强盗?这村里民风淳朴,都是些庄稼人,每年秋收后才去县里换些银两,怎可能招来强盗?

    桩子走过来将她小心扶到椅子上:“娘你坐下,我来说。”这才向萧尘道:“是不是强盗我不确定,但仙儿确实被他们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形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清一色黑袍,且个个会纵火妖术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听罢,不禁身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子一颤,昨夜见到的那少女,果然是仙儿,怪不得那时会觉得很熟悉。只可惜竟生生让那些人消失在了自己视线内。即便此刻百般后悔也于事无补,他镇定下来道:“那些人可有道出来历?为何要抓走仙儿?”

    桩子摇摇头道:“他们一句话也不说,上门便来抓人,只是瞧其神情,似乎甚是惧怕仙儿,料想他们也不会对她如何。”

    萧尘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忽然问道:“仙儿究竟是哪里人?”至始至终,他都不知道这个慕容仙儿的来历,只是一直觉得对她有着一种特殊感情,像是许多年前便认识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许久未开口的老太忽然颤巍巍说道:“仙儿呐?是桩子三年前出去打猎,在山林里遇见的,那时她昏迷不醒,醒来后又迷迷糊糊的……”

    桩子点点头,示意正是如此,说道:“她似乎是失忆了,只记得自己的名字。”那老太听后又拄着拐杖慢慢站起来,一边伸手比划一边说道:“她来时这么高,过了三年还是这么高……模样一点也没变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寻常人家的姑娘,怎可能三年里容貌没有一丝变化?又想到她身上那股特有的气息,即便初见时,也觉得对方浑身充满仙灵之气。拱手道:“大娘,桩子哥,你们保重,我须得尽快寻回仙儿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须得先寻回仙儿,那群黑袍客行事狠辣怪异,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。出了村子,萧尘又回到了郿县那间客栈。

    “请问店家,昨夜与我一同前来那姑娘还在吗?”他心想若要查清这群黑袍客的来历,还须得从上官嫣入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昨夜有来过小店吗?不好意思,可能小人有些记不大清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这才想起,昨晚自己是易容后来的,无怪这人今日会认不出自己来,当下描述了一下上官嫣的外貌体型,那店家道:“你说那位姑娘啊?她昨晚跟一位公子上去后没多久便独自下来走了,我见她走得有些匆忙,或许你可以去前边馆驿打听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萧尘点点头出了客栈,心想上官嫣对自己果然还是留有一丝警惕,也不难怪,她一个四大世家里的千金,整日与其他三家虚与委蛇,怎会当真与一个陌生人推心置腹?想来是自己可笑了。

    当即去到县边馆驿,向那驿丁小声问道:“这位小哥,请问昨夜可有一群黑袍人来此借马?”说着悄悄递了一锭银子在那人手里。那人收好银子,低声道:“好像没有,公子可需要马匹?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一名少女来借马呢?”

    “倒是有一个女娃夜里来借马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似乎是往楚云城那边馆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你牵一匹脚程快的马儿给我。”

    萧尘骑了马,径往楚云而去,中途每到一间馆驿,便要向人打听上官嫣的去处,次日暮时已抵达楚云。

    楚云城内的湖面已结了三尺寒冰,许多孩童在冰上嬉戏玩耍,时隔半年,故地重游,然而这次萧尘却没有心思游玩,直接去了文书院,心想就算寻不到上官嫣,文书院里面那个叫做紫默的前辈高深莫测,他未必便不知那些黑袍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到了寒冬,许多学子都已归家,文书院也显得异常冷清,青石路上都结了厚厚一层冰,好在张信仍在,萧尘这次回院,第一个见着的人便是他。

    “尘哥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浅浅一笑,说道:“张兄,许久不见,近日可好?”他想向对方打听一下那日琴会之事,但眼下显然不是时候,只问道:“你怎么没有回家?”

    张信苦涩一笑,眼中掠过一丝凄意,垂下头许久才道:“我的家……如何还能回得去。”说罢抬起头来,笑道:“你这半年又去哪了?那日你走得那般匆忙,可连郡主一面也没见着呢。”

    萧尘想到那水云郡主便是当初湖心水阁的少女,如今她赠的琴谱已失,也不知该作何回答,问道:“对了,我走这半年可有事发生?”

    “有啊有啊!两个月前城里忽然来了一伙神秘人,专门抓走年轻女子……”他话音尚未落下,萧尘眉心一皱,问道:“可是身着黑袍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那些人可不得了,个个会妖术,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萧尘已觉此事非同寻常,那些黑袍人,似乎是在寻找某人,问道:“紫默前辈可在?”

    一听紫默的名字,张信立马怔住不语,许久才嗫喏道:“你……要去找他?呃……他在后边院里,你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萧尘去到后方一庭院,见那紫衣老人正在给一些凋零的盆栽浇水,时下正处寒冬,这些盆栽到了明年春暖花开自会醒来,此刻这般浇灌又有何用?但想对方行事素来古怪,也不以为意,恭声道: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紫默头也不回,仍是提着手里的水壶不停浇灌,喃喃自语道:“三魂七魄皆无异常,为何独意识无法清醒?莫非中了南巫降头术?怪哉怪哉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再次喊道:“前辈!”

    紫默忽然回过头来,面上容光焕发,比起半年前似乎还要年轻了一些,冲他嚷道:“叫什么叫!老头早知道你来了!多等片刻会死吗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