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三十三章 醉花荫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夙夜!快停下!魂力耗尽你会死的!”萧尘早已是顾不得那么多,出声大喊道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忽然,一点光亮渐渐透射下来,黑云之中仿佛出现了一道彩虹,细看来,并非彩虹,而更像是七根琴弦。

    司徒云鹤紧握拂尘,强自镇定着,“铮!”一声琴音传来,他双足顿时陷入地下半尺。

    “义父!”那小王爷登时大惊。

    “羽儿!别过来!”他话音甫落,又是一声琴音传来,“嗤”的一声,那柄拂尘被他捏碎,如同千丝万缕向四周飘开。

    司徒云鹤额头汗水涔涔而下,脸色青得怕人,只见他身子往前一倾,似要跪下去,跪至一半又见他脸上扭曲万状,似是在极力与自己对抗。

    “铮!”琴音第三次传来,他脸上表情一愣,整个身子登时不受控制,朝萧尘跪拜了下去,但见他伏在地上不停颤抖,仿佛是来自灵魂的颤栗。

    许久,低空上的黑云才终于渐渐散去,阳光重回大地,一切又变得如此明朗,只见司徒云鹤俯首跪拜在一名少年面前,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众人一时均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夙夜!你还在吗?夙夜!”萧尘并未理会司徒云鹤如何,他不断以神识与夙夜对话,但对方一丝回应也无,他大急之下只想找处无人之地,以探夙夜究竟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义父!”那锦衣小王爷连忙奔到司徒云鹤后面,将他拉上青角兽,一同往来时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萧尘脑海里才终于响起夙夜虚弱的声音:“小子,你须记得……有些事,宁可玉石俱焚,也绝不妥协……吾无碍……你勿须担心……”他说完最后一字,便再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若以方才夙夜释放出的魂力,即便令司徒云鹤爆体而亡也是轻而易举,但他却偏要以来自灵魂的震慑,令对方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萧尘又何尝不明白?只是若早知会害得夙夜这般大耗魂力,他宁可向那小王爷跪拜,忍一时之辱。

    只听他轻轻道:“夙夜,你以后不许再这样胡闹了……”忽而想到当年,他自己不也是这般胡闹么?

    有一次与他与师父凌音被困琼山顶,四方魔道越聚越多,他拼尽最后一丝真气兵解自身,释放出元神之力,誓要与对方同归于尽,好在后来掌门青玄真人及时赶至,凝住了他正在散去的魂魄。

    后来又是凌音在天枢殿苦求多日,青玄真人才以逆转阴阳之力,替他重塑肉身,重凝元魂。

    正当萧尘出神回首往事之际,背后响起张信的声音:“尘哥……你还好吗?刚刚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尘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一个伤者在,当即抓住他手腕,注了一道真元进去,然细探之下,却无论如何也寻不见司徒云鹤的火云真气。

    张信摇了摇头:“现在已经没事了,等晚上回去了,我让紫老头帮忙化解就是。”

    萧尘叹了声气,怪只怪自己还不够强,保护不了身边的人,说道:“对不起,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张信打断道:“不说了,这个账,信爷我以后定会亲自找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那司徒老东西算的。”说罢又嘿嘿笑了笑:“不过方才尘哥你那句‘草泥马’还真是带劲啊!”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:“我只是想起去年张兄踢人之前也提及此神兽,故效仿一二,有不对处,张兄莫要取笑。”

    “很对!很对!哈哈!”

    至此,那青衫丫鬟才将此间众人安顿完毕,此刻纵马上来,说道:“公子,小姐在离此七里处设琴相待,盼勿离去。”说罢驾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,我随后便至。”他虽然此刻早已意兴阑珊,但既然对方有挽留之意,又想到方才她多次不顾危险回护自己,倒也不好辞别。

    当下一行人再次上路,径往醉花荫而去,抵达时已至晌午,此间乃是一片雪荆林,处荫凉之地,阳光并不炙人,又逢雪荆盛开,花香怡人,花瓣随风而起,似漫天飘雪,在日光下熠熠生辉,比起先前山道更似梦境一般。

    清风过后,片片花瓣悠然落在各人肩上,发上。若是落在萧尘等一行才子佳人身上,倒也甚是一番美景,但若落在那些奇人怪客身上,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。

    当下便有几名怪袍客不断打着喷嚏,一边打一边不住骂道:“什么鬼!弄得老子……啊切!”

    “郡主呢?咱杵这大半天了,怎连郡主半个影子也没见着!”

    “快快叫郡主出来,格老子的,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无数人开始耸动起来,更有不少怪客口出粗秽之语,林外几名丫鬟面面相觑,皆往背后一天然高台瞧去,但见那高台之上修了间木屋,四周围以花木。

    忽然间人影一闪,一绿袍矮子纵出人群,往高台飞去,那人身高犹似十岁孩童,与长袍格格不入,然纵跳起落之间却是极快,眨眼便离高台不足三丈。

    那几名丫鬟登时吓得花容失色,便在这时,只听那人一声怪叫:“啊——谁拉我!”身形在空中突然一滞,跟着倒摔了下去,只见他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,裤子滑下去一半,气急败坏道:“是谁!刚刚是谁拉我!”说着往那几名丫鬟恶狠狠望去。

    那几名丫鬟见他衣衫不整,俱是脸上一红,忙用手捂住眼睛,将头往一边转了去。

    忽听人群里有人笑道:“是你自己不小心扯着裤腰带了吧!哈哈!”周围立时响起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那矮子脸上涨得通红,大骂道:“臭竹竿,我地不怕今天跟你没完!”他说着手一晃,不知从哪摸了把乌黑的铁铲出来,朝先前出声取笑他的一名高个瘦子扑去。

    那瘦子自也不甘引颈受戮,然而只是招架却不回击,十来招之后只听他厉声叫道:“地不怕!你来真的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!谁让你扒我裤腰带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不是老子扒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难道还是郡主娘娘扒的吗!”

    众人在一旁都看得好笑,便在这时,一绿衫少女自那高台木屋走出,大喝道:“住嘴!休得胡言乱语!”正是之前替萧尘解围那丫鬟。

    二人扭打在一块,同时往高台望去,这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几声清澈琴音自木屋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琴声如歌似画,分明是七弦之音,却如同画卷一般徐徐展开。众人倾耳聆听,一时都忘了那两个浑人,待一曲过后,许多文士青年都不住点头,大赞其妙,什么“如泉击石,如风绕梁”之类的话不绝于耳。甚至连许多怪客也附庸风雅跟着点起头来,却是全然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萧尘凝神往那木屋瞧去,那木屋与他相距甚远,神识无法洞察其内,即便能,他也不会去窥视,只是觉得方才的琴韵好生熟悉,难道,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那绿衫丫鬟转身进了木屋,片刻后又走了出来,微笑问道:“方才郡主娘娘一曲琴音,可有人听出其意?”

    方才还大谈其论的文人雅士此刻皆你望我,我望你,四目相对,均生愧色。便在这时,一个细不可闻的声音响起:“神出古异,淡不可收。如月之曙,如气之秋。”仿佛是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那丫鬟循声望去,惊叫一声:“公子,你!”

    萧尘浅浅一笑,向她点头回应。那丫鬟顿生喜色,连忙返身又往屋中走去,片刻后又再次出来,说道:“接下来一曲琴音,不知可否有人能道出曲名。”说罢若有深意望了望萧尘。

    一阵轻轻的琴音传出,比起先前如画展开的曲调,这一次的琴声飘渺了许多,实中带虚,虚中带实。

    仿佛在梦中忽听佳人奏乐,从而惊醒,醒来后却又听不见那琴声了。又似听着佳人奏乐,从而沉沉入梦,入梦之后,却又没了琴音。

    只见众人的神色愈来愈迷惘,而萧尘眉宇间却是越蹙越紧,待琴音落下,他一动不动望着那高台上的木屋,仿佛魂魄也到了木屋之中。

    这首曲子,不正是她当初在湖心水阁传授自己的“浮生如梦令”么?

    昔日承她授曲之情,他不敢或忘,如今却怎又想不到,水云阁,水云阁……不正是水云郡主么……想到昔日她连夜写下琴谱,此情此意,如何敢忘?难道她今日竟是为自己,才设了这个琴会?

    他忽然又想到一事,心中猛然一惊,几乎令他忍不住便要飞身上台。那日在湖心水阁初遇,对方竟道出了玄青山,紫宵峰,摇光殿等所在。

    那紫宵峰乃是玄青七峰之一,峰上所建摇光殿便是他从小与师父的所居之处,为何她竟能道得出来?她究竟是谁?

    蓦然间,他记忆深处有一道人影一闪而过,如惊鸿一瞥,眨眼便消失无踪。他心中猝然一痛,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,记忆深处,永世无法弥补的痛楚。

    那人白衣如雪,当他再去回想之时,却怎样也忆不起对方的容颜来了。

    她究竟是谁?自己为何在数千年后醒来?醒来却究竟又是为了谁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几乎要将“浮生如梦令”五个字失声喊出来时,胸口猛传来一阵闷痛,这闷痛之感一闪即逝,跟着脑中闪过一丝灵光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玉笺传来的灵力!玉笺碎了!萧玉遇到危险!

    (朋友们多多到纵横支持下九界仙尊啊,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