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十七章 回院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几人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容光焕发的紫衣老人,那红袍老者双眼一眯,知道此刻已决计讨不到好处,又担心体内剧毒扩散,说道:“既然你来了,那便领了你的学生回去,老夫还有要事在身,少陪了!”说罢足下一点,飘然远去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【】

    紫衣老人向他挥了挥手,笑眯眯道:“再见!不送!”

    萧尘悄悄望了身旁这紫衣老人一眼,只觉此人身上充斥着一股仙家气息,正待开口询问,对方忽然沉下脸来,喝道:“几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,那司徒老鬼你们也敢去惹?全给我滚回去,罚抄一百遍道德经!”

    张信几人均低低将头垂着,不敢与之忤视,似乎甚是惧怕眼前这老人,过了片刻,那老人又向萧尘道:“小子,有人找你,速速回来。”话音甫落,人也跟着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几人这才敢大口呼气,张信笑嘻嘻道:“尘哥,想不到这种招数你也想得出啊。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心想这种烂招也只能诓诓那红袍老者了,若是施在方才那紫衣老人身上,只怕自己有十条命也不够,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,如今夏侯景的名头居然还在夏侯轩之上了。

    复又突然想起,之前与那红袍老者对招时,对方似乎暗注了一股真气到自己体内,然而此刻却似乎又完全察觉不到了,莫非对方也是诓自己?

    但想此人功力深厚,心胸却甚是狭隘,只怕诓得了这次诓不了下次,若非刚刚的紫衣老人及时赶至,今日还真不好收场。过了片刻才向张信问道:“方才那位老先生是院里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心想此人高深莫测,莫非便是那后山抚琴之人?但刚刚见对方言行举止颇为滑稽,那种深邃的琴音决计不像是其所发。

    张信道:“算是吧……有时他会来院里看看,连院长也对他甚是恭敬,称他为紫默前辈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暗想虽已过去千万载,这世间仍是卧虎藏龙,自己一个炼气二层修者,实是不足道哉,又问道:“他刚刚让我速速回去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文书院啊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萧尘一怔,心中有些酸酸的,许久才道:“我……我还算是文书院的人吗?”又想到当初父亲令自己去文书院寻那位叫青风的前辈,结果自己弄到现在还未找到。

    “自然算啊,你走之后,往后每个月都有人来替你扫去屋中灰尘。”张信说到这里,掐指数了数,又道:“上个月她没来,这个月已经过去三天了,应是她到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疑惑万分,心想谁会这般记挂自己?当下问道:“是谁?那人形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模样生得可好看了,只是冷冰冰的不喜与人说话,腰间总是悬了一柄青色短剑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萧尘失声叫道:“萧玉!”身形一晃,往文书院而去。

    到得院中,但见青石路蜿蜒曲折,两旁林木生荫,耳边或是书声琅琅,或是琴声阵阵,往昔一切历历在目,萧尘不禁加快了步伐向居所走去,那门半掩着,“吱”的一声,他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中那人回过身来,与他四目相对,二人皆是久久无语,忽然间剑光一闪,一柄青剑迅速递到他胸前,只半寸不到。

    “既然能杀了萧何灭口,为何也不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我一起杀了!大伯的儿子呢?你藏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萧尘多想开口称她一声姐,只是此刻仿佛哑了一般,喉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只见萧玉冷笑一声,说道:“好一个‘萧仲离’,我还真以为你被夏侯景震断了经脉,一年来你藏得好深,呵呵!呵呵!”她连笑数声,一字一词都像利剑一般扎在萧尘心中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!大伯的儿子你藏哪了?”她忽然间剑尖一递,抵住了萧尘胸口,正是当日萧尘被刺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萧尘忽然将头高高抬起,望着屋顶横梁,哽声道:“不是我……真的不是……”他从来不与人解释什么,而此刻只觉即便解释再多,也没用了,那一剑仿佛已经刺透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,萧玉忽然将剑收回鞘里,冷冷道:“以后别回云中了,萧家不会放过你的!”身形一晃,已在门外。

    萧尘只想失声呐喊,但喉咙一丝声音也发不出,整个身子登时如入火炉之中,气血翻涌不止,哇的一口鲜血涌了出来,跟着眼前一黑,往地上栽倒了去。

    萧玉听见异声,回过身去,足尖一蹬,抢先将他扶住,失声喊道:“弟弟!”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萧尘迷迷糊糊睁开眼来,只觉身在榻上,面前凑了一张皱巴巴的老脸,他下意识往后退了退,叫道:“前辈,怎是你!我姐呢?”

    那老人笑眯眯道:“嘿嘿!想不到司徒老鬼的火云真气越来越厉害了。”说罢面色一凝:“老头跟你讲啊!打不过就跑,别瞎逞能!”

    原来萧尘白天与那司徒老鬼对击,当时虽看似无事,实则对方已将真气暗注他体内,只等哪一日爆发出来,所幸因他情绪波动过大,牵引了这股真气,以令萧玉及时发现,请了这紫衣老人来替他化解。否则日后待这股真气成长起来,必成大患。

    萧尘面露尴尬,道:“多谢前辈,我姐呢?”

    “萧玉那小丫头叫你今晚养好精神,明天再来问你话,嘿嘿!”

    萧尘下得榻来,拱手道:“小子蒙前辈搭救,不胜感激,敢问前辈高姓大名?”他虽已从张信口中得知这位前辈叫做紫默,但若不亲自请问,终是无礼。再者,他想借此机会向对方询问后山那抚琴的高人。

    去年他去后山,先不论那四大幻阵,就那洞前两道虚影,那时他还不知其中厉害,现在有了前世记忆,仔细一想,恐怕那两道虚影非同小可,便是传闻中的阵灵。

    所谓阵灵,便是由阵中所生出来的一种灵体,若非结阵之人修为高深,绝难以自身灵力生出阵灵。

    那洞前的两只阵灵,应是属于最弱的一类,没有意识,全凭阵中符印才能开口说话,只要阵法一撤,便会跟着消失,即便如此,凡尘中有人能结出阵灵,也不可小觑了。

    稍微强一点的阵灵可作戍守之用,一般设在藏书阁或者山门前一类的地方,再强一些的可作攻击之用,至于攻击强弱,全凭结阵人的修为。

    更为高阶的阵灵则可自生灵智,可离开阵法,可化作飞龙走兽,可化作寻常男女,只是一旦灵力耗尽,便要回归阵中,等待下一次的苏醒,而上一次离开阵法后所经历的一切,都将归于烟尘,永世也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再忆起。也许时隔百年苏醒一次,也许时隔千年,万年……

    紫默忽道:“老头的高姓大名,岂是随便说与人听的?嘿嘿,走了!”

    萧尘摇了摇头,虽然眼前这人颠倒滑稽,然而这次蒙他所救,却是事实,当下拱手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,已临近正午,昨日他酒饮得多了,是以今日这般贪睡,而萧玉早已在屋中相候,见他醒了,递去毛巾,问道:“可有不适?”

    萧尘听她言语里充满关切之意,昨日所受委屈顿时烟消云散,接过毛巾,说道:“紫默前辈昨夜替我运功,已无碍了。”忽然想到一事,从怀里摸出个布包来,将那布包拆开,一枚寒光闪闪的毒针毕陈于二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那夜我乘之马所受暗器,便是此针。”他想到仙儿的白马已逝,不免又有几分伤感,将针小心翼翼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针约莫三寸,比寻常绣花针大了些,针头看不出有何异常,萧玉裹在手中细细端看了许久,仍无法猜出其来历,将针包好,说道:“我拿回去给大伯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:“恩,此针毒性甚烈,你小心些,别被扎着了。”忽然想到夏侯家最喜欢用毒,细声问道:“会不会是夏侯轩?或者夏侯景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夏侯轩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,萧尘见她此刻仍是这般回护此人,而昨日竟疑心自己,心中顿时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酸楚。

    萧玉见他神色异常,说道:“他那日伤在你掌下,据说昏迷了三天三夜。至于夏侯景,别的我不清楚,但他从来不会用毒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这般断定,是因此缘故,而并非别的原因,萧尘顿时觉得宽松了许多,突然想说一年前遭夏侯轩逼迫坠落山崖,但忽然想到从他一回来,便察觉这二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,此刻自己怎能再将那事说给姐知道?自己命苦,何苦再累得别人也不开心?

    心念一转,说道:“恩……我打伤他,你怪我吗?”

    萧玉忽然将头抬起,愕然道:“我怪你什么?”萧尘道:“难道你们……”萧玉脸上一红,说道:“你瞎猜些什么?对了,你这一年究竟去了哪?为何也不跟我联系?你知道四叔跟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叹了口气,他难道能将实话说出来吗?她会信吗?这般荒诞无稽的事,自己从前也不会信吧?说道:“我受一位高人前辈指点……”似乎接下来的话不易编造,索性道: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我爹爹跟我娘呢?他们在家如何?小若呢?”

    忽然又想起那天那个叫做灵儿的少女,恐怕她也受了自己牵连吧,自己还真是个不祥之人,想到此处,不禁摇头难言。

    “小若我已经送出萧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玉低头看着腰间剑柄,仿佛若有所思,好一会才抬起头,神色变得严肃起来,看着他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现在不同往昔,但人力终究有尽,你不要胡来好吗?”

    萧尘听她此言,暗想莫非是爹娘已遭萧天启逼迫而遇害?他脸刷的一下惨白,怔怔道:“我爹娘……莫非他们……”说到此处再也不敢说下去,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恨意,即便杀了萧天启,踏平整个萧家也难以消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