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十六章 筑基修士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一名青年突然将声音放低,说道:“我现在说的,你们千万别对外人提起,你们知道吗?半年前皇后娘娘突然身染怪病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便有一人细声打断道:“皇后娘娘现在好好待在宫里,这种事你也敢拿出来胡说八道?你想被杀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胡说?当时群医无策,惹得龙颜大怒,皇上一连斩了三四个御医,你们知道后来皇后的病是怎样好的吗?便是三皇子殿下去请了水云郡主到宫里,水云郡主当时就在皇后娘娘寝宫里抚了一曲,你们知道怎样吗?皇后娘娘听完曲子后,病居然自个儿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桌人啧啧称奇,萧尘此刻酒意已去七分,也正津津有味听着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你们可知皇后患了何病?这可说不得,早年我便听闻皇后身子弱,七八个月前来了一批异域人士,那些人进献了一株花给皇后,皇后见了自是喜爱得不得了,自那以后皇后身子便迅速好转,然而好景不长,一个月后皇后娘娘突然卧床不起,而那株花也不翼而飞了,你们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“为何?莫非那花自己生了腿?跑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别说,后来御医发现那花竟然长到皇后娘娘身子上去了……都说宫里闹妖怪了!你想啊?好好的花怎可能长到人身上去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里皆是寒毛卓竖,几名女子更是吓得惨无人色。又听先前那人道:“御医发现时,那花已与皇后娘娘生得心脉相连,寻常人怎敢妄动?然而令无数御医都束手无策的妖花,居然给郡主娘娘一曲便除去了?你说她要不是仙女下凡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池塘里的癞蛤蟆,郡主娘娘那可是九天上的凤凰,能配得上她的人也只有平北大将军的小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听说水云郡主好像并不喜欢小王爷,是以初七要在城南醉花荫召开琴会,嘿嘿!若能得郡主垂青,日后荣华富贵焉在话下?那时肯定热闹非凡,我们要不要去试试?”

    “嘿嘿!得了吧,就你我这两下?郡主之所以行此着,我看只是叫那小王爷知难而退吧。别的不说,就咱文书院,恐怕除了北宫魂,便无人能胜得过郡主的琴艺,可惜北宫魂如今也不知去哪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萧尘忽然回忆起了去年初来文书院时,遇到的那个有一只堕落琴魂的炼气修士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又听一人道:“非也非也,她琴艺虽高,却也不见得便是天下第一,至少我知道还有一人,琴艺定不在她之下。”那人说到这里,忽然叹了声气,又道:“他离开一年了,也不知道过得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信爷,你别胡气大吹,那人是谁?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方才那声音他太熟悉了,不是一年前认识的张信又是谁?原来他一直记挂着自己,想到此处,心中稍觉一暖。

    正在他准备回身之际,忽然听见楼下进来了不少人,神识一扫,便看清是九个罡武阁的人,为首的正是当初在此间挑衅他与张信的恶少。

    那九人上来得极快,居中而坐的八名文书院弟子见着这些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当中便有一人小声道:“信爷,是他们,我们走吧。”当下几人迅速站了起来,均低着头准备绕行。

    忽听那为首的恶少叫道:“慢着!”又见他目光变得肮脏起来,盯着几名文书院女子上下打量,嘿嘿道:“男的滚,女的嘛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名女子登时花容失色,只差失声叫喊出来,一时间,二楼彻底安静了下来。忽听一个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道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!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……”

    那恶少立即向萧尘的背影射去一道冷电似的目光,喝道:“哪来的酒鬼,在此瞎嚷嚷什……”他最后一个“么”字还未说出口,整个身子便往后疾翻了过去。跟着“砰”的一声,一只酒杯落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那人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,口鼻是血,只听他含糊不清喊道:“杀了他!杀了他!”另外八名罡武阁弟子登时如同凶狼一般朝萧尘包围了去。

    只见萧尘身影一晃,跟着那八人如同着了魔似的,伸出的手臂或曲或直僵硬在了空气里。那人气急败坏叫道:“你们死了吗!还不抓住他!”然而八人听后却是一点反应也无。

    这时忽听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:“尘哥!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萧尘拍拍手走过去,笑道:“张兄,别来无恙。”张信怔怔望着他,直似呆了一般,许久才道:“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被我封了穴道而已,半个时辰后自动解开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听是萧尘,又听说手下被点了穴道,拔腿便往楼下跑,然而没跑几步只觉小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疼痛,扑通一声栽倒在地。萧尘笑嘻嘻走过去,说道:“兄台,现在还要不要再来试试我功力在否?”

    那人吓得脸色惨白,浑身发颤,不停道:“不了!不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罡武阁的家里都很有钱啊?”

    萧尘嘿嘿一笑,往他衣服里伸去,抓了一大把银票出来,说道:“多谢啦!”跟着又去将另外八人身上的钱物也通通取了来,忽听张信道:“尘哥,我们快走吧,待会惊动官府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对那些罡武阁的人道:“你们记好了,今后胆敢再来找文书院麻烦……”话未说完,便被张信急急拉着走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下楼结了账,往外去了,另外几人此刻自然也认出了萧尘便是一年前领签时“带头造反”之人,方才又见他大展身手教训了那些罡武阁之人,一时间都对其崇拜不已。

    萧尘为人素来随和,很快也与他们打成了一片,只是谈笑间一直见张信眉头不展,似有心事一般,忽然又想到刚刚对方似乎非常紧张,这可有些不像他一年前认识的那个张信。当下问道:“张兄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好一会张信才回过神来,笑道:“没、没事!”萧尘眉心一锁:“是不是院里那个姓徐的这一年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……我们快回书院吧,半年前我才发现罡武阁里面有个老家伙坐镇……”张信话音未落,天边忽然飘来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:“是谁在背后议论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抬头望去,只见远处一身形魁梧的红袍老者飘然而至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,那人手里握了把拂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几个,小小孺子,不知死活!”他说话时手中拂尘无风自动,显是修为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竟连他也无法察觉到此人修为深浅,张信小声道:“方才的事被他知晓了,快走!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走?迟了!”那红袍老者话音甫落,一拂尘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心!”萧尘将张信推开,猛提全身真元,用力一掌击出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尘沙漫天,对方力道已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尘被逼着连退了十余步才站定,顿时只觉掌心处有如火烤一般。抬头望去,见对方仍是气定神闲立于原地,不禁心中一惊,此人至少有着筑基的修为。

    若非他身负玄青门上乘功法,只怕方才绝难挡下那一击。就在这时,他忽然隐隐察觉体内有些异常,之前对招时,似乎有些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那红袍老者双眼一眯:“一个小小炼气修者竟有这等功力,小子,灵根不错啊?师承何门,快说出来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萧尘淡淡看了他一眼,心想我师父是谁,凭你一个筑基修者也配知晓?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此刻若真打起来,对方绝对能够一击秒杀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并未惊慌,而是淡淡一笑:“一个半年前刚入筑基的修者,竟也有如此功力,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并非要激怒对方,而是之前对招察觉到此人十分谨慎,此刻意在扰乱对方,令其分不清自己的虚实。

    果然,那红袍老者双眼一眯,心想此人竟能看穿自己的修为,恐怕有些不简单,说道:“阁下本事不错,可惜遇到了老夫!”

    听他此言,萧尘更加断定方才那一招他对自己做了什么手脚,笑道:“莫非方才那一招,只有前辈能将真气无形中注入晚辈体内,晚辈便不能将毒素反注入前辈的体内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那红袍老者立即按住了自己的脉门。

    萧尘淡淡一笑:“莫非前辈还不知已中了我夏侯家的千蛛万蛊催心散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夏侯景!”那红袍老者立时便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:“前辈此刻身中剧毒,千万不要运功哦,否则只会令毒性扩散得更快,倘若前辈不信,便可找面铜镜往自己眉心照上一照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眉心并无任何异样,然而别说现在要去找镜子,便是想找处水洼也难,萧尘说罢,又对张信笑了笑:“萧兄弟,方才那一招可看得仔细?究竟是你萧家九霄碧落掌厉害,还是我夏侯家千蛛万蛊掌厉害?”

    张信嘿嘿笑了笑:“那自然还是我萧家九霄碧落掌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红袍老者双眼一眯:“两个臭小子,快将解药交出来!”说罢五指成钩,猛地朝萧尘抓去。

    疾势如雷,萧尘足下一点,身子往后飘出丈许,那红袍老者抓了个空,怒道:“老夫先送你们下黄泉!”语罢已然有提运真气之势。

    萧尘暗道不好,就在这时,各人耳边响起一个古怪的声音:“哟?司徒老鬼,怎的跟小辈们玩起来了?咦?你眉心弄得跟锅底似的,是要闹哪样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