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十五章 往事如烟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那女子并没有看他,只冷冷道:“自己都快死了,还有心思管别人?”说着手腕一翻,弹出一粒事物飞至萧尘腿边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那是一粒白色的丹药,萧尘捡起丹药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若觉得是毒药,尽管扔掉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修为高深,要取在下性命易如反掌,何需毒药?”他说着一口服下,入腹只觉清凉无比,身上的疼痛顿时减轻一半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赐药,在下萧尘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那女子微微转头,看了他许久才道:“你能抵受天云老道一掌,也算是奇之极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脸上有些微红,那一掌若非夙夜卸去九成力道,只怕自己此刻早已魂归九泉。若论当年,那一掌便是再加十倍又何足道哉,只是往世不可追也。

    “暮成雪。”正在他出神之际,对面传来那女子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暮成雪?朝如青丝暮成雪……”他悠悠自声念道,却不料话音未落,暮成雪脸色猛然一沉,眼中放出两道极是骇人的寒光来。

    萧尘整个身子为之一颤,想到去年在楚云城湖心水阁说了些美人迟暮的话来,便惹了那少女生气,如今怎还是这般口无遮拦?只是眼前这女子不比那阁中少女,若惹得她一怒之下,要取自己性命岂非抬手间的事?

    当下连忙歉然道:“在下有口无心,无意冒犯暮姑娘。”余光之下,却见对方神色间似有悲伤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二人许久不语,萧尘瞧见她身旁那柄短剑上的雕纹与萧玉那把剑上的纹路甚是相似,只是他又不敢再次贸然开口,犹豫之际,似乎听到了对方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暮成雪缓缓说道:“这把暮弦,已陪伴我许多年了。”语气中似乎甚是悲伤。萧尘这才看清剑身末端处刻了“暮弦”两个蝇头小字,不禁惊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他只是想到萧玉的剑,名为朝歌,且也刻了朝歌二字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暮成雪一直在石穴内运功疗伤,每天申时时分便会出去一趟,过不了多久又会回来。

    而夙夜在琴中一直未曾醒过,萧尘则是忍着疼痛偶尔出去采些猴头果,两人有时也说话,只是每次最多不过三句便会双双陷入沉默之局。

    到第七日,萧尘醒来后,身上痛楚已几乎尽去,旁边放了一个小玉瓶,而暮成雪却不见了。他等到夜幕降临也不见对方回来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应是走了吧?”他打开那玉瓶,里面有七八粒白色的丹药。忽然之间,他觉得这间石穴变得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今日午时便走了,小子,你起来晚了。”九霄环佩里传来夙夜略带取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夙夜!你醒了!”萧尘大喜,先前的失落一抛而空。

    “哼!小子!你当真不知死活,你可知那二人修为如何?”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萧尘如此称呼他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莫非已是筑基?”他现在修为回到最初,已经无法感知其他人修为如何,只能凭着表象去猜测一二。

    “哼!那二人恐怕皆已臻入结丹之境,只是凡尘中多有封印束缚,无法使尽全力而已!”

    “结丹……”对于当年的他,这二字并不遥远,如今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却显得这般遥不可及,每层境界皆有九层,他历时一年也不过初回炼气一层,此凡尘中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。如何再同当年那般探索元婴之境?

    “小子现在知道怕了?下次倘若再这般莽撞行事,吾也护你不得!”

    “夙夜对不起……”他忽然垂下头来,明明说好这一世要保护夙夜,每一次遇着危险,却仍是对方回护自己。

    伏羲琴现已下落不明,夙夜失去琴身,每动用一次魂力,魂魄皆会削弱一分,就算不动用魂力,魂魄也会随时间推移而渐渐变弱,最终烟消云散……除非,寻回伏羲琴。

    可是茫茫天地,何处去寻。不仅夙夜忘却了许多事,连他自己也忘记了当年的许多事,所记得的也只是师父凌音,师祖青玄等为数不多的人……

    当年遭受大劫,因何而起?遭谁陷害?他通通不记得了……诛仙台行刑之日,师父保得自己元神未灭,之后又发生了什么?他更加想不起了。那时伏羲琴分明还在,夙夜分明还在……

    最令他想不通的是,当初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?这一世又为何苏醒过来?

    记忆的苏醒,夙夜的重现,轮回玉的归来,一切的一切,仿佛是有人在背后布局,仿佛冥冥中有一双大手牵引着他,遥遥指向那命运的彼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堪堪到得第二十八天之时,他身上伤势已尽数痊愈,连一丝疤痕也见不着。这日他仍盘腿闭目凝神,忽听他口中念念有词:“思之太虚,待神往来,以通神明,灵观万物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脑海中顿生出一幅活动的画面来,只见一只梅花鹿蹦蹦跳跳跑到洞前小溪旁饮水,忽然间一只手臂粗的花蛇自草丛中蹦了出来,顷刻便将鹿子死死缠住。

    那梅花鹿不断挣扎,洞内萧尘仍是闭着双目,只见他微微一笑,拾起脚边一粒小石子,咻的一声将石子往壁上弹了去。那石子经过石壁反弹,力道减弱不少,然而只听嗤的一声,已准确无误射入了那蛇七寸,登时呈现出一个大大血洞来。

    那鹿子一得脱缚,立即起身疾奔而去。萧尘这时方才睁开眼来,顿时只觉天地万物已变得清晰了许多,此刻的他已突破炼气一层,处于炼气二层阶段,适才所展示的空冥视物,乃是神识出体。

    但凡修炼之人,皆具备元气与魂力,似神识外放、结阵等妙法,主要以魂力辅助,而似御剑、攻守等则以元气为主。

    大多修者前期均以修元为主,以追求无上力量,而过了元婴一境,修者自身可渐渐与天地互生感应,则需以修魂为主,许多高阶术法,便是须无上魂力辅助,才能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许多修者自身灵根不佳,往往只有一两条灵脉,倾其一生最多也只能徘徊于结丹一境,是以终生与“仙”字无缘。

    但是萧尘却无须担忧此事,因为他有着十二条灵脉!他现在所缺的,是时间,是逐一让十二条灵脉觉醒的时间。

    萧尘出到洞外,走至溪前,纵身一跃,扑通一声跳入水中,激得水花四溅,将岸上石头湿了一大片,那水底慢慢浮起一本蓝皮簿子,随着溪流渐渐往下漂了去。

    他连忙伸手去抓,跟着纵身跃回岸上,恼道:“萧尘啊萧尘,她连夜为你摘抄琴谱,你却如此不知珍惜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”当下催动真元,蒸去水分,只是里面模糊的字迹却无论如何也补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抬头见黄云冉冉,天黑之前他须得回到上面,当下返回洞中,掩去了这一月来的居住痕迹,带了瑶琴,便寻路往上而去。

    到得上面时天色将暮,萧尘找了个小镇住下,第二日便往楚云去了,心想自己终须回楚云见她一面,谢她当初授谱之情。

    这次他未走水路,而是走的陆路,时下正值仲夏,江南梅子成熟季节。一路走来,渴了便去摘些道旁梅子来吃,越临近楚云城,越逢阴雨连绵。

    “梅雨纷纷,行人断魂。”

    萧尘一边吟着诗词,一边走进了当初那座古城,城外道旁草深,依旧如故,这日恰逢天晴,不知不觉中,他来到了当初那湖心水阁。

    湖面白烟依旧,只是少了琴音,不免有些空荡荡的。但见那水阁朱门紧闭,挂锁上布满了尘埃,显已久无人居。

    萧尘用衣袖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,轻叹一声转身而去,心中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失魂落魄走在街上,不知不觉中又到了当初那烟雨楼前,酒楼已换了招牌,叫做什么“如烟楼”,掌柜也换了,再也瞧不见那年轻掌柜和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?楼上请!”正当他回首往事之际,一名店小二热情招呼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尘随他上了二楼,还是当初窗边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店家,请问你这里有没有一种入口甘冽,醇而不辣的酒?”

    那店小二满脸笑容道:“客官说的可是那越州产的花雕?”萧尘于酒倒是不甚了解,吩咐那小二去取了两坛来。

    酒至盏中,澄黄清亮,浓郁芬芳,萧尘小酌了一口,正是去年初来楚云时,与三皇子一同饮的女儿红,又称作花雕,也是后来有名的绍兴陈酿。

    萧尘倚在窗边,望着远处江面帆影点点,一杯一杯,自斟自饮,过不片时,双颊已泛起了微微红晕。忽听他道:“如烟楼……好个如烟楼,好个往事如烟……”话末又是一杯下肚。

    酒入愁肠愁更愁,酒本不愁人,愁人饮酒,越饮越愁,越愁越饮。萧家,他是回不去了,玄青门,他更加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堪堪饮到三十四杯,两坛花雕均已见底。“店家!店家!拿酒来!酒来!”他话声中已带了七八分醉意。

    那店小二匆匆忙忙跑来,见他已是醺醺欲醉,满脸堆笑道:“客官,我瞧您有些累了,不如小的先安排房间给您歇息吧?

    萧尘一拍桌子,震得梁上灰尘簌簌而落,喝道:“怎么?你怕我付不起酒钱吗!”说着探手入怀,摸了半天仍未掏出半个子儿来,这才幡然醒悟,是啊,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衣食无忧的萧家少爷了。

    那店小二见他满脸凶巴巴,应了一声便又去取来一坛酒,萧尘拍开封泥,哪管三七二十一,今朝有酒今朝醉,无钱那便先赊着。忽然只听楼板响起一阵咯吱声,跟着有人道:“你们知道这天底下,谁的琴艺当属第一吗?”

    “嘿!那还用说,自然是水云郡主了,便是我们文书院,又有谁能出其右的?”

    约莫七八人上到二楼,有男有女,围着桌子坐下,口中仍是不停谈论着那水云郡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