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十四章 紫府女子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贼人休走!”月光下人影一闪,却是萧亦凡追了去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

    情知那后方来人是自己父亲,萧尘更不敢回头,脚下加快步伐,跑出四五里后,只觉气海亏虚,口中粗气连连,之前他损耗过大,未及尽数恢复,眼下真气将竭,无奈父亲却是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正自急谋脱身,忽感后方一掌力迫至,未及闪躲,那一掌已实实在在打在了他肩头。

    萧尘只觉一阵乏力眩晕感涌上心头,真想倒头便睡,却哪里敢停步?慌忙之下对方又是一道掌力打来,这次直打得他险些散去真气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蓦地里乌云四合,周围一片漆黑,萧尘之前察觉到前方有一条小沟壑,此刻想也不想,纵身便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身上下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疼痛,黑暗中萧尘不知落到了何处,只是强行闭气,以令父亲暂时察寻不到自己的方位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待上方终于渐渐没了声响,才敢呼气,跟着一口鲜血又涌了出来,脑中一眩,即刻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第二天萧尘醒来时只觉脑中胀痛,料想应是昏迷了七八个时辰,一睁开眼只吓得心胆俱裂,原来他落在了一峡谷边上,往下便是百丈深渊,只因昨夜星月晦暗,竟将这峡谷辨成了沟壑。

    此间乃是悬崖上一凸出的平台,若非这天然平台承下他下坠之势,只怕昨夜早已粉身碎骨在那渊底了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兀自心有余悸,站起身来只觉口干舌燥,走近崖壁,舔食了些上面渗下来的泉水,入口只觉甘冽清凉,饮饱后开始思忖离开之计。

    但见对面崖壁如削,离他跃下处约莫十来丈高,想要登上去殊为不易,而这边虽有坚石突出,但爬满了青苔,只消稍稍一个不慎便会落入深渊。

    萧尘思索片刻,深恐父亲待会带人寻来,又见平台两侧生了许多藤条,便已想出脱身之计。

    他花了将近一个时辰,才将这些藤条接在一起,直到平台上堆得差不多了,这才将藤条一头套在凸起的石柱上,另一头往崖下放了去。

    这藤条他足足系了百来丈长,但想应能通到崖底,试了几分力道,便顺着藤条往下而去。

    越往下,两崖之间越宽阔,耳边隐隐有水声传来,原来那下方是一条山涧,两侧则是无人居的古树林。

    临近底下时,萧尘用力一荡,落在了三丈外的溪水之中,只觉这水寒冷异常,便匆匆上了岸。

    溪水两旁古树参天,无数藤蔓似手足一般附在其上,当中又有无数形状怪异的生物不停蠕动,叫人看了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萧尘纵目四望,但觉此间之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大,非上面可以看尽,阳光倾洒下来,能照到的地方绿树成荫,道不出姓名的花姹紫嫣红,无数白兔鹿子纵跳其间,也不怕人,浑然便似一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而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则一片晦暗,中间又闪烁着点点幽绿光芒,似是某种生物的眼睛,此处竟是一方小天地,有着自己**的生态系统。

    正当他感叹之时,忽然间前方传来一阵阵彻天动地的声响,他纵目望去,但见道道白光在林间纵横起落,甚是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正当他欲上前观看之时,背后琴里忽然传来夙夜的声音:“小子!不许去!”

    “夙夜你醒了?莫非你也感受到了这股力量?”那前方能量肆虐,正是他数千年前熟悉的仙家术法。

    “小子!快走!他们来了!”

    夙夜余音未落,那前方阵阵白光倏然逼近,萧尘身子一闪,窜到一参天巨树背后,探首望去,只见一白衣女子跟一墨绿道袍老道凌空而斗。

    二人周身皆披白华,那女子使的是一柄二尺不到的银白短剑,与萧玉使的青色短剑甚是形似,但见剑气激荡之下无数巨树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而那老道手中一把拂尘千变万化,悬空而立,或是掐诀,或是凝气,各种神通层出不绝,下方无数异兽皆争先逃走。

    萧尘于目眩神驰之际,一道剑气掠面而过,直将后方泥土斩出丈许见深的裂缝。他大惊之下连忙换到大树另一侧去,再也不敢探头出去张望,生怕那女子一个失手,便将自己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忽然,半空之中呈现出七道颜色各异的剑气,每道皆有三四丈来长,七道剑气须臾间合为一体,幻作一炳白色巨剑,缩小了来看,赫然便是那女子手中所持之剑。但见剑锋白光耀眼,仿似蕴藏了毁天灭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那白色巨剑骤然斩下,如同割开了天际一般,一声响亮,仿佛整个古树林都在颤抖,成片的林木轰然倒下,萧尘被这股凌厉剑气带得气血翻腾,随时都可能不支晕倒。

    一声浑厚呼喝,那老道手中拂尘随意念而幻,顷刻间化作一张大网,竟将白色巨剑生生抵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在空中倒退三丈,本已如雪的脸庞此刻更加没了血色,只见她微一念诀,将法宝收了回来,那老道趁胜追击,拂尘所化的大网瞬间变作六根光柱直击而去,顷刻便将女子各个方向封住。

    六根光柱灵力相连,围成一个阵法,上下皆有符文隐现,将那白衣女子密不透风困在了阵眼之中。

    那女子至此仍是处变不惊,风华绝代的面容下没有一丝波澜,她祭起白剑,奋力朝各个阵脚的光柱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斫去,但那六根光柱在层层符印环绕之下坚不可摧,任她如何催力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那老道飘至地面,手上仍是不停掐诀变幻,说道:“暮姑娘,我天风门与你素无恩怨,不知姑娘月前盗走我派合穹镜是为何意?”

    那女子冷笑一声,说道:“真人从紫府追我至凡尘,便是为此?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萧尘再顾不得惊惧,偷偷探出头望了过去,见那六根悬浮的光柱时隐时现,不停变换方位,但始终不离中心阵眼,立时便认出此阵乃“六爻离合阵”,虽不比入即魂飞魄散的凶阵,但也属困敌的上乘阵法。

    要想破其阵,非先破少阴或者少阳两个阵脚不可。只听他轻声道:“乾三连,坤六断,离中虚,坎中满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谁!”他话音未落,那老道猛地朝他所藏的大树打来一道掌力,轰的一声,大树登时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萧尘只感到一股泰山般的掌力压来,尚未来得及提气抵御,整个身子便如同落叶一般往后飘去,眼前一黑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那女子听闻他提示,剑身陡转,化作一道白光向西南阵脚符文刺去,嗤的一声,符文下的光柱变成一缕青烟飘散而去,其他五根亦作土崩瓦解之状。

    她一经脱困,手中短剑啸鸣一声,立时幻作一道白光,迅速向那老道背后驰去,那老道回过身来,嗤的一声,白剑已贯胸而过,带出一长串血花。

    那老道脸上顿时变得狰狞无比,只见他双手掐诀,低空中忽然乌云密布,轰隆隆落下几道闪电来,所过之处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那女子立时在头顶上方撑起一片白华结界,以御落雷。忽然,一柄拂尘极速驰来,她尚未及召回白剑,那拂尘钢炳已撞在她腹部上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轻嘤一声,嘴角溢出血来,整个身子往地面坠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尘醒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,此间乃是一处洞穴,他第一反应是查探瑶琴还在否,见琴就在自己身旁,且完好无异,方才稍稍心安,只是连续喊了好几声夙夜的名字,对方也无一丝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背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尘转过头去,见是那白衣女子,此刻她盘膝坐于石壁前,一头青丝披在雪颈后面,双唇有些苍白,但也不足成为绝美容颜的瑕疵。

    胸前白衫上沾了几点梅花似的血迹,仿佛点缀,以令她不至冰山一般,教人无从走近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萧尘问道,话音落下,只觉一股钻心疼痛自肺腑蔓延到四肢百骸,仿佛全身骨骼早已散架,像是被钢钉强行接在一起一般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