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十章 再入红尘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何笑道:“嘿嘿!这人是要与我们比马呢!表妹!哥!跟上!驾!”手中马鞭一扬,绝尘而去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

    但听得“驾!驾!驾!”之声不绝,三骑马,十二只蹄,如同闪电流星一般。那少女家居平原,极善养马,这三匹枣红马又是万里挑一的良驹,顷刻便追上了萧尘的山野白马。

    只见那少女擦过萧尘身旁时,扮了个鬼脸,笑道:“大哥哥,跟上呀!”说着超了过去,想来是她平素里极爱与人赛马,此刻竟未将萧尘当做陌生人一般。

    她身后萧何也笑道:“兄弟,找她比马,你可选错人了!”一眨眼,三匹快马已远远而去。

    萧尘见他三人顷刻间已离自己数十丈远,更有远去之势,急道:“白兄!白兄!萧某平日待你不薄,快些帮我追上他们!”一时间也起了好斗之心。

    那马颇通人性,嘶鸣一声,四蹄登时狂奔如飞,仿佛贯上了闪电,萧尘但觉两耳生风,似要将脸上的面具拉扯下来,喘息间已在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前方三人见他追上来,顿时鞭声破空,嗤嗤不绝。双方均驰了片刻,毕竟萧尘所乘白马体力远远不及那千里良驹,没一会便被扔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正自懊恼,忽听前方传来几声嘶鸣,又有马儿倒地的声音,萧尘担心萧何出了意外,连忙纵马上去,遥遥望见前方站着约莫七八人。

    待走近些,方才看见那三匹马已侧倒在地,腿上皆有鲜血流出,好在萧何二人武道不差,及时护住了中间那少女,是以三人均未受伤。

    只见道中一条绊马索荡来荡去,对面七八人俱蒙着面纱,后方停了一辆马车。若说这些人是拦路山贼吧,怎却个个锦衣华服?萧尘徐行到路旁,静静观看。

    只见萧林对那为首的蒙面人恨恨道:“我已抄了十七页给你,你还想如何?”

    那蒙面人笑道:“十七页?呵呵!不够,远远不够,我要一整本!”声音空洞,显然以内力抵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只听萧何怒道:“你放屁!休想!”话音未落,只见那蒙面人忽的抬起手掌,喝道:“那就去死!”一股极强掌力向萧何劈去,直激得道上石砾尘沙漫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忽然间只听得一阵笑声传来,那漫天石砾簌簌落下,掌力也被笑声中所带的内力尽数抵消。

    那蒙面人侧过首去,向萧尘阴森森道:“是你在笑?”萧尘笑道:“阁下莫非看不出是我在笑么?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莫非我想笑也笑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那人忽然弹起身来,一掌向萧尘劈去,掌心处黑气隐隐,显是藏有剧毒。

    萧尘情知那毒不浅,当下袖袍往地上一扫,一股劲力带着无数碎石疾掠过去。那人见对方瞬间洞察出自己武功路数,不敢怠慢,拂袖一挡,将碎石扫了开去。

    萧尘笑道:“嘿嘿!久闻夏侯家毒功天下一绝,今日一见,不如闻名。”萧何二人闻言大变,齐声惊道:“你是夏侯之人!”

    那蒙面人嘿嘿冷笑两声,向萧尘说道:“阁下好眼力,不知阁下高姓大名,老夫他日也好亲身拜临。”

    萧尘笑道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:“小子我无名无姓,乃是这山里的游魂野鬼一只,不劳先生挂怀了……”话音未落,猛觉一股杀气腾起,这股杀气,好生熟悉!

    思忖未定之际,只觉一股阴寒掌力袭来,萧尘袖袍一挥,砰的一声,将那掌力抵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马车帘子晃动了两下,里面传来一声“咦?”便再没了声音。那蒙面人走过去,附耳在帘旁,似是与车内之人交谈了几句,随后只见他手一招,几人便随马车一齐远去了。

    车轮之声渐渐远去,萧尘心想,方才那股气息好生熟悉,难道是夏侯景么?可似乎又有些不同,思忖之际,忽听一声嘶鸣响起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少女的坐骑倒在地上哀嚎,跟着萧尘所乘的白马也发出一声悲鸣,不停向那倒在地上的三匹马望去。料想是起了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之意。

    只见那少女呜咽一声,望着自己心爱的马儿,眼中泪水泫然欲滴,道:“小红不哭……”萧尘笑道:“马犹如此,人何以堪?”说着便向那少女的坐骑走去,又向那少女笑道:“你既然称我一声大哥哥,我自当医好你的马儿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闻言大喜,不住点头示谢。萧尘轻轻一笑,蹲下身去,掌抵那马受伤部位,一股真元注入进去,复又用力掰了几下,替那马接好断骨。

    只见那马嘶鸣一声,竟尔缓缓站了起来,那少女大喜过望,想不到世间竟有这等神奇医术,一时只对萧尘崇拜不已。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,又对萧何萧林二人说道:“你二人若也肯称我一声大哥哥,那我也便替你们医好坐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林闻言大怒,却是不敢发作。萧尘挥挥手,道:“那便算了。”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那少女连忙将他拉住,连称了两声大哥哥,说道:“大哥哥,我帮他们叫了,你快帮我医治马儿吧!”

    萧尘大笑两声,转过身来,替另外两匹马接好了断骨。那少女喜道:“大哥哥,多谢你!我叫灵儿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萧尘看了她许久,忽然凄声道:“我没有名字,我生下来太丑,爹爹妈妈不要我了,我是被这山里的猴子带大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立刻止住,心想自己好生糊涂,怎能胡说爹爹妈妈是猴子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那少女捂住嘴,许久才嗫喏道:“对不起……大哥哥,我不知你……”听她话中语气,竟是被萧尘的“可怜身世”打动了。忽然又道:“我要去舅舅家,不如你也跟我们一起吧?我舅舅家可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舅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啊?他就是萧家的族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萧林见她不断跟此人攀谈,早已是极不耐烦,此刻更是不能任由她往下继续说,喝止道:“灵儿表妹,我们还要赶路,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尘轻轻一笑,转过身去,纵上马背徐徐走了,许久后送来一句轻轻的话:“萧家嘛……我自然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萧何在后面等他渐渐远去,才自言自语道:“我总觉他的背影有些熟悉……不对不对,刚刚我的镇南二号大将军为何隐隐有些反应?”那少女好奇问道:“什么大将军?”

    萧何解释道:“就是我做的机括人偶,我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每个里面都装置了磁石,只要有两个人偶隔得近些,便能互生感应,方才真是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萧林忽然道:“此人不露江山本貌,想是心存不轨。萧何,你我这一路须得小心,尽快返回家里。”

    三人去到前面的馆驿换了马,次日傍晚才到得萧家,其时萧家已是宾朋满座,但飞云庭内仍是呼声不断,料来是真龙之礼尚未结束。

    年满一岁的小儿,并非是由其父行礼,而是挑选出萧家最为杰出的青年,至于挑选方法,自然是以武论胜负了。

    三人挤进庭中,眼见暮色四合,西首处几十丈见方的演武台上,七八人正斗得风生水起,以前的真龙之礼一般从晨时到得正午,便会挑出最终人选,怎今日已近夜,仍未能分出最终胜负?

    萧林细细看去,这才看清台上共有七人,竟是六人合斗一人,这六人他都认识,但那另外一人却是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但见那人夹在六人当中,身法飘忽,如同鱼游水中,灵动无比。那六人攻势虽猛,却至始至终无法沾上他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萧林不禁心下一惊,向身旁一人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人啊?听说是从楚云城来的支系,叫什么萧仲离,乖乖不得了,一出手无人能挡,都打了快两个时辰了还没打完,若今日无人能胜得他,当真叫我们云中城的族人脸上无光了。”

    萧林眉心一锁,凝神望去,只觉那萧仲离的身形怎有些似曾相识,似乎日前在哪见过。思忖之际,忽听台上传来几声惨叫,却是那六人被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台下立时爆发出一阵喝彩之声,萧何笑道:“哥,你要不要上去试试看?嘿嘿!”萧林微一思索,自忖武道虽比那六人高明了许多,但终究才刚臻入四重天不久,要对上那萧仲离,未必便能取胜,一时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忽听一个清脆的女声道:“我来!”只见一淡紫人影翩翩向那台上飞去。

    “玉儿!不可胡闹!下来!”远处一个威严的声音随即响起,却是萧天启正襟危坐于昔日萧长风所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见萧玉笑嘻嘻道:“大伯,我只是玩玩,作不得数啦!”原来萧家的规矩是真龙之礼非男子来行不可,萧玉不过是见猎心喜,成心想要与那萧仲离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只见她肩上青丝飞绕,手中短剑一挺,喝道:“小心了!”嗤嗤嗤已向对方连刺出三剑,剑出如电,凌厉无比,而萧仲离竟似着了魔一般,呆呆立于原地,不知躲避。

    萧玉见他神情恍惚,是以三剑均未刺在他身上,反手一宛,撤去剑势,嗔道:“怎么?你看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萧仲离仍是呆在原地,喃喃有话却又讲不出口,原来他并非什么楚云城来的萧仲离,而是上午抵达云中,再次易容换衫的萧尘。

    蓦地里只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道:“玉儿!我随你一起!”白影一闪,一名锦衣公子已立于萧玉身旁,速度之快,直教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萧尘双眉一凝,此人他再熟悉不过了,不是那夏侯轩又是谁?想到当日受他逼迫坠落悬崖,一股仇意瞬间涌上心头。这时又听他如此亲切称呼萧玉,胸中不禁腾起一股莫名怒火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