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十九章 两世为人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一件浑体通红的事物落了出来,萧尘将那事物捧在手心,默然不语,数千年前的前尘往事仿佛一一掠过心间,他视逐渐模糊,直到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【】

    泪潸落,七尺男儿,又何妨。

    他手中那事物乃是一块上古血玉,名唤轮回,是当年凌音赠予他的,从小便戴在他身上,片刻不离。

    却怎堪这号称万世不灭的轮回玉竟也碎了,如今只剩下这拇指大小的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纵然师父她已修得仙身,又如何逃得过这万载岁月,又如何逃得过这宿命轮回,只怕是早已在这沧海桑田中化作一粒尘埃罢了……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始终留有一丝幻想,也许师父已经迈入大乘之境,也许她已堪破生死桎梏,也许终有一天还能再相见……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,都成了也许,万世不灭的轮回玉都碎了,还有什么是不灭的……

    萧尘将这碎玉拿在手中,贴在胸口,仿佛还能感受到数千年前传来的体温。慕容仙儿见他神色哀恸,小心翼翼问道:“萧尘哥哥……你怎么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抹去脸上泪痕,强颜欢笑道:“没有……刚刚只是不小心将沙子弄进眼了……”二人沉默许久,忽听慕容仙儿一声惊叫:“萧尘哥哥!你快看!这本书里面怎这么多奇怪符号?”却是她翻开了那本蓝色薄子。

    萧尘接过簿子,他于音律甚是精通,一眼便瞧出了此书乃是一本琴谱,只是前几页似乎被水浸过,墨迹有些模糊,然而越往后翻脸上神色越是凝重,忽然道:“仙儿!这正是我先前弹奏的曲子!”

    一时只觉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,此曲为何不学自通?此谱究竟从何所来?忽然间脑中一阵眩晕,紧接着无数画面如同泉水涌来。

    楚云城……水云阁……云中城……萧家……

    萧尘捂着头,脸上痛苦不堪,脚下摇摇欲坠,慕容仙儿连忙上去将他扶住:“萧尘哥哥!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啊!走开!全走开!”萧尘一把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究竟是谁!啊!”萧尘一掌击出,砰的一声巨响,将一棵二人合抱的梧桐从中打断,复又突然一掌往自己脑门拍去。

    “萧尘哥哥!不要!”慕容仙儿一个纵身上前,将他手死死抱住,就在这时,她额头上忽然有道印记一闪而没,那道印记幻出一道白光,往萧尘头上罩了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萧尘逐渐冷静了下来,当初如何被夏侯景一掌震断经脉,如何去了楚云城,如何遇见那水云阁里的少女,后来如何被夏侯轩逼迫,落入崖下,往日种种,顷刻尽现眼前。

    慕容仙儿见他冷静下来,终于才敢问道:“萧尘哥哥……你刚刚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竟然两世为人……”萧尘神情呆滞地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不一会村里便围来许多人,见平日里待人有礼的青年,今却为何这般言语异常?一时无人敢上前问其缘由。

    萧尘一一望过去,这里所有人,一年来皆待自己不薄,当下一一躬身行礼,末了说道:“昔日承蒙诸位照拂,萧某永记心怀……”言下之意,便是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萧尘哥哥!你要走了么!”

    萧尘转过身去,见慕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容仙儿眼中泪光莹莹,说道:“仙儿,我已想起自己的身世,我必须走了……”他这一世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未见到萧长风最后一面,想到那一日被萧天启逼迫,顿觉心中悲愤难抑,如今他要回去给爷爷上一炷香,且看他萧家还有何人能拦下自己!

    “还有,夏侯轩!萧何的仇,我一定会亲手报的!还有那个陷害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手掌渐渐凝力,掌心处一团由真元所凝的白华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还有一事他须得弄清,便是手中的血玉碎片,如料想得不错,这血玉碎片便是传闻中萧家的祖传血玉,只是这轮回玉乃是自己当年的随身饰物,为何今却成了萧家之物?还碎作了四块?

    他回到屋内,许久背后才响起一个少年的声音:“小子,你终于想起自己是谁了吗?不错,已经炼气一层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转过身去,望着那桌案上的瑶琴,就这样一直望着,许久才悠悠开口,只道出两个字:“夙夜……”

    那琴中少年的声音,他再熟悉不过了,这一刻时光流转,仿佛又回到了数千年前,他第一次见到夙夜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吗?我叫萧尘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吾乃伏羲琴魂夙夜,小子,你须得称吾为前辈!”

    “前辈?可是你年龄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啊?”

    “哼!吾早已超脱六道轮回,享千万载寿数,你不过区区十余之龄,竟敢视吾与尔相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安静无比,许久才听琴里传来那少年的声音:“夙夜……?好熟悉的名字……”原来,他忘却了所有,只记得这一世的萧尘。

    萧尘慢慢走过去,轻声道:“夙夜,你当真什么也记不得了吗?”那琴中少年,正是伏羲琴魂,夙夜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前尘往事,已尽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当年凌音将伏羲琴赠与萧尘,奈何岁月变迁,东海扬尘,如今伏羲琴下落不明,伏羲琴的琴魂也记忆尽失……

    “小子,吾乃上古琴魂,你休得再敢胡乱相称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萧尘轻轻坐下,缓缓摩挲着琴身,柔声道:“夙夜,你连我也不认得了吗?也罢,当年我欠你甚多,这一世……便换作我来保护你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吾再说一次,吾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古琴魂嘛,好好好!夙夜前辈,想听什么曲子?我弹给你听。”萧尘浅浅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吾只听那一人的琴音,小子你便是再练上一千年,也不及他百之一二!”

    萧尘浅浅一笑:“可是当年,你似乎从未认可过我呢。”他余音未落,双手已然展动开来,阵阵仙乐飘出,正是当年他时常弹给夙夜听的“幽歌引”。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曲子……吾好像在哪听过……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晨萧尘将琴用布包好,系在背后,曙光东升,朝霞似锦,慕容仙儿牵着一匹白马,和他一同走到村外五六里,对那白马说道:“小白,你可要将我的萧尘哥哥完好无缺带回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那白马嘶鸣一声,似乎能听懂她的言语一般,在她脸上蹭了蹭,颇通人性。

    “好了仙儿,你回去罢,等我事了,定再回来看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你。”他此去萧家非同小可,自己虽可来去自如,却难保仙儿不受到伤害,是以未曾打算要带她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“哼!你可不许说话不算!”

    萧尘笑道:“我几时骗过你啦?”当下与她辞别,牵着白马上了山路,那马不时回过头去,瞧瞧主人是否还在,直到再也瞧不见,这才嘶鸣一声,再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走至一半,那马忽然嘶鸣一声,趴在地上耍赖不走了,萧尘在前方牵着缰绳,忽感停顿,回过身去,笑道:“马兄怎不走了?不舍得仙儿吗?那便回去吧!”说着蹲下去一拍马腹。

    那马甩了甩脑袋,仍是不起身,过了一会,萧尘顿时明意,大笑两声,道:“你是让我乘着你出去?”那马打了个响鼻,站起身来。萧尘跨到马背上去,那马忽然间头一仰,四蹄如飞向前方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郿县,萧尘买了些易容道具,将自己变成了一个貌丑之人,胡乱用了些食物,便不再耽搁,径往云中城而去。

    行了约莫三四十里,忽然听见前方一阵轻缓的马蹄声,似乎有两三人在谈笑。

    “表妹,咱还是快些走吧,这沿途风景何时不可看?明天不但是大会武选拔之日,更是萧族长之子的真龙之礼,错过了热闹可再也看不见啦!”

    又听另一人道:“灵儿表妹累了,你让她走慢些,歇歇不行吗?那真龙之礼年年都有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萧尘一怔,听声音竟是萧何与萧林两兄弟,他二人怎会在此间?得知萧何并未被夏侯轩杀害,一时间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但方才听他们说什么萧族长之子的真龙之礼?难道是萧天启中年得子?当下按辔徐行,悄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忽听萧何叹了声气,说道:“当初尘弟便是一岁时未经真龙之礼,以至族长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别再提了!他杀了萧剑,现在也许早已饿死在哪座山林里了!”

    “不!萧剑绝不是尘弟杀的!”

    萧尘忽听二人提到自己,惊咦了一声,声音虽细,然前方却依旧传来一声冷喝:“谁?鬼鬼祟祟藏于人后,岂是君子所为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萧尘冷哼一声,纵马上前,以真气抵住喉咙,笑道:“背后言语伤人,又岂是君子所为?”说的正是萧林。

    前方共有三骑,左右骑乘之人乃是萧何与萧林,中间是一红衫少女。只见那少女“呀”的一声,将头转了过去,显是受惊不小。

    萧尘笑道:“怎么?小妹子,是否在下生得太丑,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那少女身材娇小玲珑,生得甚是可爱,只听她支支吾吾道:“不……不……爹爹常说不可以相貌取人,一副皮囊而已,百岁过后尽归尘土,没有什么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她这几句话惹得萧尘甚是高兴,只见他又纵马上前几步,对着一旁山谷道:“人生几何?百岁过后,尽归尘土!”声音直传出好几十里,兀自来回不绝。

    一旁萧林一惊,心想此人内功决计不弱,当下道:“阁下是谁?为何跟随我三人身后?”

    萧尘淡淡一笑,说道:“走在人后便是鬼鬼祟祟吗?那若由我走在前,你是否便成了尾随人后的君子?”语罢“驾”的一声,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