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十五章 萧家之变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回到湖岸边,几名卫兵已经离去,因天色已晚,他与老何商定明日一早启程,也好令他回文书院整理些事物,以及向张信告别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【】最重要的是,他须得带了自己的瑶琴同行。

    次晨,萧尘将琴好生用盒子装好,系在背上,去到码头,何伯早在此相候,他二人说了几句话,正准备解缆而去,忽然间只听得远处传来个声音:“小公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萧尘纵目望去,但见薄雾中一削瘦老人快步走来,正是那水云阁拉胡琴的老人,当即回到岸上,拱手道:“老先生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那老人取出一本蓝皮薄子递给他,说道:“这是小姐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尘翻开簿子,只觉一股清新墨香扑面而来,但见每一页写满了娟娟细字,又有许多琴韵标记,俨然便是“浮生如梦令”的琴谱。最后几页墨迹尚未干透,显然是那少女执笔一夜而成。

    萧尘顿时觉得心中万分过意不去,又想到自己与她素昧平生,她竟如此眷顾自己,自己何德何能受此大恩?当下一语不发将琴谱收进怀里,末了深深一揖,说道:“有愧美意,甚感不安,他日有缘,定当亲身拜谢!”

    那老人听后只是轻叹一声,转身而去,一阵阵凄苦的胡琴声在雾里散开,幽幽飘荡在水面,待得琴音渐远,细不可闻,老何才望着对方远去的方向道:“那人……那人怎也拉胡琴?好熟悉的曲音。”

    途中因大雨阻路,二人赶了两日才到云中,这日大雨初歇,又逢春夏交替,阳光渐渐有些灼人,但云中城依旧车水龙马,熙来攘往。

    萧尘唯恐父母出事,不敢久搁,径往城东而去,到得山门前,但见四名戍守持矛而立,神色间极是严峻。那四人见他二人走近,其中一名立即喝道:“站住!什么人!”

    萧尘一怔,仔细瞧去,才看清这四人乃是生面孔,非之前的守卫,说道:“家父萧亦凡,我是萧尘。”心想这四人即便不识自己,也决计不会不知父亲的名讳。

    四人听他自报姓名后,面生疑惑,又互相望了几眼,先前那人道:“随我去飞云庭吧。”便转身在前领路。

    萧尘对此殊为不解,心想这些人难道真的连自己的名字也没听过?一时不便细思,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飞云庭乃是萧家规模最大的建筑,堪比皇宫大殿,到了飞云庭外,抬头见门楣上悬挂白绫大花,一派肃穆气氛,庭内又有香烛之气散出,萧尘登时只觉背后一寒,迈开步子便往里冲了去。

    到得庭内,但见人山人海,俱是一身素缟,安静无比,气氛格外庄重。

    萧尘拨开人群往大堂里瞧去,只见白绫绕柱,香烟漂浮,堂中壁上书着一个三尺的“奠”字,下方设一灵位:萧公长风之灵位。再往后,是三名披麻戴孝之人……

    萧尘顿时只觉天旋地转,眼泪扑簌而落。耳边似乎又响起从前爷爷的话来:“尘儿,大丈夫生居天地间,须问心无愧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固有一死,好孩子,你哭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仿佛是萧长风在跟他讲话,但此刻他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如同泉涌的眼泪,终于失声喊出:“爷爷!”拔步往灵堂跑去。

    他一年前重伤无法习武,萧家其他人冷眼旁观,甚至暗暗庆幸,唯有这位族长,待他依然如故,时常替他梳理脉络,又常与他对弈谈心,化解他心中的积郁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连对方最后一面也未见着。

    众萧家之人惊醒,立时便有人抽身而出将他拦下,灵堂内三人听见响动,起身走了出来,从左往右,正是萧长风四子中的老大萧天启、老二萧云青、老四萧亦凡。

    萧亦凡脸色早已大变,蓦然间只听萧天启一声怒喝:“萧尘!你终于敢现身了!”右手一挥,立时便有五六名萧家武者飞身而出,将萧尘死死扣住。

    萧尘此刻心中悲痛不已,忽见老何脸色一怒,喝道:“做什么!”袖袍一舞,一股劲力直向那五六人吐去,力道之猛之准,登时便将几人震开。

    萧天启眼中凶光一闪,腾空而起,隔空一掌便向他拍去,萧亦凡失声叫道:“老何小心!”

    老何闻声回神,顿觉一股罡风迎面袭来,虽说萧天启离他十丈有余,然掌力说至便至,竟无丝毫减弱之象。

    只见他猛提内力,双掌迎接出去,但听嗤的一声响,两股掌力交织在了一起。他往后一退,登时只觉前方似一泰山压来,身子立时便不受控制往后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老何撞在后方墙上,口中一股鲜血喷涌而出,双目紧闭,已然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萧天启落于地面,负手而立,冷冷望向萧尘。一时间无人敢出声,只觉此人深藏锋芒而不露,一露便是惊人万分,方才那一掌,分明是有着近七重天的功力。

    萧尘神色恍惚,目光始终不离萧长风的灵位,萧亦凡望向萧天启,怒道:“你做什么!”不待对方回答,纵身一跃,奔到墙下扶起老何,向他体内输入一股真气以缓伤势。

    只见萧天启冷冷一哼,反问道:“我做什么?你十三年前带回一个来历不明的人,如今养虎遗患,杀害了我族中人,你说我做什么!”话至最后已然似嘶吼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萧家众人皆是一惊,各人都知十几年前萧长风为萧亦凡定下一门亲事,但那时萧亦凡却已认识了另一名女子,即是萧尘之母苏晴。

    本来也没什么,但萧家中有着千年祖训,不得与苏姓之人有任何往来,当时萧亦凡不顾族中反对,带着苏晴连夜逃出了云中,三年后才带着年满三岁的萧尘回来。

    萧亦凡闻言脸色大变,站起身来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!”他明白,萧剑之事,若萧尘还是萧家中人,只会受到严惩罢了,但倘若不承认萧尘的身份,那么萧尘今日定逃不过一死。

    萧天启冷冷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问你,萧尘可有行‘真龙之礼’?”萧亦凡怒道:“你明知我走时尘儿并未出生,我回萧家尘儿已年满三岁,如何再行真龙之礼?”

    萧天启道: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那便如何算我萧家之人!”语气坚硬,竟令萧亦凡一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所谓真龙之礼,乃是萧家每个人年满一岁时必行之礼,即在祖师祠堂,萧家真祖萧宁像前,求得护佑,行礼时在眉心处点一点朱砂,那朱砂顷刻便化作红光没入眉心,从此病邪不侵。千年来,无有例外。

    硕大的庭院,顷刻竟如死一般沉寂,各人都望向萧亦凡,且看他如何作答。蓦然间只听得人群里传出一个哽咽的声音:“我……我只想给爷爷上一炷香……”众人回过头,却见萧尘立于原地,满面泪水望着灵堂。

    忽然间只听得一个雷也似的声音响起:“萧尘!还我孩儿命来!”却是萧剑之父,萧洛名提掌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洛名已有着四重天的功力,场上顿时风起云涌,各人衣衫不住飞舞,忽然间两道人影惊现,砰的一声,将萧洛名那一掌抵消了。

    但见那两人捂着胸膛,急急后退到萧尘左右,左边那人正是萧玉,右边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,乃是萧尘的挚友萧何。

    此刻二人功力皆已臻入三重天,联手之下仍是难以抵挡萧洛名一击,眼见萧洛名下一掌又要袭来,萧何急道:“萧玉妹妹,你轻功好,快带尘弟离开,我来拖住萧洛名!”

    萧玉听后一语不发,提着萧尘展开轻功便往庭院外纵去,萧天启一拂衣袖,冷冷道:“想走?”他话音一落,一掌朝半空里的萧玉二人劈去,掌力凶猛无比,砰的一声将萧玉二人震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萧玉方才为护着萧尘,全力挡下那一掌,此刻显然是受伤不轻,鲜血从口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!给我将这三人拿下!”

    立时便出来几名武者将萧尘三人擒下,萧尘甩开缚住自己那人,冷冷望向萧天启,道:“人是我杀的!与他们无关!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!但是现在……我只想给爷爷上一炷香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泪又快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萧天启冷冷一拂衣袖:“你已不是我萧家之人,凭你也配!”说着手一招,喝道:“将这三人关入思过楼!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萧洛名站了出来,只见他双目通红,望了萧尘一眼,向萧天启道:“族长,此人杀我孩儿,还请族长将此人交予我。”说罢又狠狠瞪了萧尘一眼。

    萧天启道:“洛名,等先父事了,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。”说着手一挥,几名武者带着萧尘等人往思过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尘儿!”萧亦凡被几名长老拦着,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人被带走。

    声音渐渐远去,过了许久,忽然间一名守卫跑了进来,那人行色匆忙,跑到萧天启面前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萧天启立时脸色大变,道:“此话当真?”不等他回答,立刻往飞云庭外走了去。

    到了庭外,只见山道上驻扎了两列黑甲士兵,有一名白衣青年背对着庭院。萧天启当即行礼道:“不知三殿下驾临,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那青年手持一把折扇,回过身来,正是三皇子李长卿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