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十一章 左右临敌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上官嫣!你最好别落在本少爷手里……喂!张兄啊,你在不在啊?”萧尘在屋中大骂了一会,情知无用,喊张信也不答应,不由得想起了琴中少年教自己的口诀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“气冲太虚,抱元守一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会,只见他满身大汗淋漓,方才以元力将上官嫣的蛊化去,其时已是疲惫不堪,也顾不得去清洗一下,倒在床头便睡着了。次日快到晌午时,张信才来将他叫醒。

    “张兄,你眼睛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,昨夜溜出去玩不小心碰在墙角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不去细想,见外边日上三竿,怕三皇子久等,急忙道:“还请张兄移步门外相候,我整理梳洗下便来。”换好衣衫,便出了门,张信见他出来,笑道:“眼下可是要去烟雨楼?”萧尘点头称是,张信道:“我与你同去罢。”

    但想这一月来与他最是要好,萧尘不便推辞,又想三皇子喜交朋友,有他同行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文书院,去到烟雨楼二楼雅座,说来也怪,这平素里人满为患的烟雨楼,今日竟清冷异常,二人坐于栏前,点了些酒肴,等候李长卿到来。

    萧尘恐待会失仪,不便饮酒,张信在一旁倒是百无禁忌,自斟自饮,凭栏而望,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张兄,我想向你请问一下,院里是否有一位叫青风的前辈?”

    张信回过头来,思索片刻道:“青风?似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下面楼板忽然嘎嘎作响,整间楼似乎都随之摇晃起来,显然是有人上楼,且人数不少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二楼便上来十多人众,个个生得虎背熊腰,锦衣裹身,目光飘忽,极为玩世不恭。只听那为首的青年冷笑道:“什么世道,居然连文书院的两个穷酸小子也来烟雨楼喝酒了?”

    那青年话音甫落,他旁边一人道:“哥,就是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后方十来人便跟着哄笑起来,蓦地里只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我文书院如何,什么时候又轮到罡武阁来指手画脚了?”却是张信回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穷文富武,那十来人正是楚云罡武阁的学生,无不都是锦衣出身,家底厚实,向来是瞧不起别人的。

    而文书院与罡武阁之间的恩怨,怕是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,似乎是因文书院中以貌美女子居多,而罡武阁中又几乎都是男子,所以时不时便有罡武阁的人来调戏文书院的师姐师妹,然而文书院中的堂堂男儿又岂能甘受大辱?

    以至两方几十年来均有摩擦,从未间断,只不过每次都是以文书院一方鼻青眼紫而告终。

    然而今次,似乎这些人是有意冲着萧尘两人而来,因为此刻张信瞧见了对面有一人,正是上个月被自己打得鼻青眼肿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只见那锦衣青年嗤笑了两声,跟着道:“小子,听说你很能打是吧?你个杂碎动土动到你太岁爷爷头上来了?活腻歪了是吧!”他说到最后,砰的一声,一掌将身旁一张桌子拍得粉碎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二楼不多的几个食客见到这阵仗,纷纷丢下手中碗筷,慌忙着往楼下跑了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木屑纷飞里,只听得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,却是萧尘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那锦衣青年前一刻还嚣张无限,此刻认出萧尘来,登时吓得大退了两步,他于四大世家的事倒也略有耳闻,片刻后宁定下来问道:“听说萧少爷去年被夏侯景一掌震断经脉,功力尽失,此事是否当真?”

    萧尘端起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淡淡说道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神色虽淡然,却是令人不敢轻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哥?”先前那个被张信打的家伙不明所以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锦衣青年双眼一眯,不知传闻是否可信,但若传闻是真,自己今日拿下这位天才少爷,岂非一日成名?但见他踌躇不前,似是在极力权衡这其中利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板又响起一阵咯咯声,跟着一名华服青年走了上来,那人虽穿着一身华丽衣裳,相貌却生得甚是难看,只见他笑了笑道:“今日烟雨楼还真是热闹啊,未曾想萧家第一天才萧尘少爷也在此。”

    萧尘淡淡瞥了那人一眼,印象中似乎并未见过此人,问道:“阁下是谁?我们可曾有缘见过?”

    那人轻轻一笑,找了个无人处坐下,淡淡说道:“在下不过是夏侯家一旁系而已,怎会有缘与萧少爷见过?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原来此人是夏侯家里的人,怕是来意不善,先前那罡武阁的青年却不太了解四大世家真正的关系,试探问道:“莫非凌天公子今日要插手此事?”

    夏侯凌天轻轻笑了笑,端起桌上茶杯饮了一口,说道:“在下只是恰巧路过此间,诸位如何,在下自然旁观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笑了笑,道:“那便多谢凌天公子了。”说罢向萧尘射去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思绪飞转,原来此人就是夏侯凌天,怕也是为上个月的事找上门来了,只是他也不敢断定自己是否功力已失,所以先要令那青年来试探自己一番。

    眼下那罡武阁的青年自己尚可与其周旋,但那夏侯凌天大概已近三重天功力,自己所修炼的法门终究不成熟,只怕难以应付,当下左手放在桌上以御夏侯凌天突然来袭,右手端着茶杯,凝神戒备着那罡武阁青年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此间掌柜匆忙跑了上来,赔笑道:“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,不如今日由小人做东,免了各位爷酒钱如何?不必动手罢?”

    那罡武阁青年随即向其射去一道冷光:“滚!”那掌柜支吾一声,只听得背后一个莺声响起:“爹爹,我们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望了过去,原来是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,一双大眼睛正紧张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萧尘向她笑了笑:“小妹妹,下去吧。”那少女颤抖着点了点头,拉着身前的父亲往下面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走后,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,萧尘兀自面带笑容,端着茶杯,佯装饮茶,余光始终停留在夏侯凌天与那罡武阁青年之间。

    一边有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夏侯凌天如虎狼般窥伺,一边有罡武阁那青年蠢蠢欲动,此局实是对他大为不利。

    “滴”的一声,忽然间一颗汗珠顺着他的下巴落入了茶杯之中,萧尘心中一惊:“糟了!”

    果然,就在汗滴茶水的一瞬间,罡武阁那人瞧出了他心虚,身形一展,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丈!两丈!一丈!

    就在那罡武阁青年离萧尘已不足一丈时,夏侯凌天仍是没有任何动作,忽然间萧尘右手猛提劲力,将手中茶杯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见茶水满屋飞溅,那茶杯去势甚疾,砰的一声精准撞在了那罡武阁青年面门上,竟尔将其震飞了开去。

    也是在茶杯脱手的一瞬间,萧尘猛然感到左首一股凛冽杀气袭来,夏侯凌天终于出手了!

    但觉排山倒海般的掌力迫来,夏侯凌天身影陡然便至,萧尘刚刚将提运起来的元力尽数用在了那一掷之上,此刻绝难与其一抗,只见他猛抬左手,一掌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侯凌天见他反应如此之快,一时分不清其虚实,不敢大意,猛地收回七成力道,砰的一声巨响,两掌相撞一瞬间,夏侯凌天迅速抽身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虽然刚刚对方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功力,但萧尘却全是凭着己身劲力与其对抗,此刻只觉左手筋骨欲断,体内气血更是翻涌不止,忽然间喉咙一甜,却是一口鲜血要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迅速抓起面前一只茶杯送至唇边,假装饮茶,将喉咙的鲜血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凌天身形站稳,双眼一眯,心道:“方才那一掌,为何他似乎一点内力也无?莫非……”想到此处,猛提内力,又是一掌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惊,糟了!让他看穿自己功力尽失了!但眼下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般短暂的时间里提起元力,就在这时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夏侯凌天再次抽身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却是张信挡下了那一掌,只见他嘿嘿笑道:“阁下一击不成,岂可再次施以偷袭?”

    萧尘蓦然惊醒,忘了张信还在身边,他虽与对方认识一月,却始终有些看不穿对方的深浅。

    夏侯凌天冷冷一笑:“阁下藏得很深呐!”说罢两掌运力,但见他掌心处隐隐有黑气浮动,显然是剧毒非凡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夏侯家素来以毒术著称,恐怕此人也是摸着些门道,只怕张信不好应付,便在这时,忽觉耳边似乎有一事物迅速飞过。

    只见夏侯凌天在半空里一个倒纵,嗤的一声,一件事物射到了屋顶横梁之上,细细瞧去,却是一支筷子。

    就在屋内各人惊疑未定之际,窗外忽然送来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:“小小孺子!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萧尘回过身去,只见街对面一座酒楼上,一道人影一闪即没。

    面对这猝来的神秘声音,无论是夏侯凌天,还是罡武阁众人,此刻皆是不敢再轻举妄动,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:“萧弟可在?”

    萧尘心头一松,三皇子李长卿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