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九章 栽赃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那三名健壮青年齐首望去,一人喝道:“小子!劝你少要管闲事,不想死就滚回去!”

    萧尘方才正在屋中修炼口诀,却被他们扰得心烦意乱,此刻抬起头来,目光像是一支利箭穿过了那人胸膛,只见那人往后退了几步。*随*梦*小*说 W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“拿出来,还给他们。”萧尘冷冷说着,话末时已经走到了那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、小子!你想怎样?”那人强打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将门牌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又一间房屋的门打开了,只见张信从屋里走了过来:“这么吵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?尘哥咋啦?”

    先前那名健壮青年瞪了他一眼:“怎么?你两个想打架吗?”

    “打架?”张信掏了掏耳朵,话音未落猛地一脚往那人腹部踢了去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你跟我说打架?”那人尚未反应过来,张信又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,登时扇了五根红红的指印出来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见状,立即想要上去帮忙,却愣是被萧尘的目光震慑得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不是要打架吗?还手啊!”

    但见张信出手迅猛无比,拳拳到位,招招狠辣,专挑那人身上弱点攻击,面对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猛攻,那人丝毫无反击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还打不打了?”

    场上唾沫横飞,拳影掌风不断,在张信一轮猛攻之下,顷刻间那人身上已多处见伤,终于捂头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敢跟信爷我说打架?信爷我当初打架那会,你特么……呃,你特么应该已经出生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句,张信收回攻势,深深吐纳了几口气,这才捡起地上两块门牌,交给了之前的两名小青年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院里许多门都打开了,无数人都站在门口围观了起来。

    地上那人被另外两名健壮青年搀扶着,往外去了,走至门口时,一人忽然回过头来:“你给我等着!下个月我大哥夏侯凌天就要回来了,有种别走!”

    “草泥马!信爷就在这等着,谁走谁孙子!”

    许久,院子里才终于安静了下来,那三名小青年走到萧尘二人面前:“谢谢尘哥,谢谢信爷。”

    张信哈哈一笑:“谢什么谢?记住了,这里要是没有秩序,那么信爷我就是秩序!”

    萧尘望了一眼之前被打的青年:“还撑得住么?要不要去敷些伤药?”那青年抬起头来,擦了擦鼻血,道:“没、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点点头,望了望四周道:“没事了,都回去准备明日考核吧,等会要再有人来找事,只需喊一声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院里住了几十个人,几乎都是新生,其实只要团结在一起,那三人又岂敢如此嚣张?只是都怕惹祸上身,这是人性的弱点,萧尘也不会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许久过后,院里就剩下他俩,张信大叹一声:“完了,我摊上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方才打得不是很愉快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听那人说的是谁吗?我刚刚居然把夏侯家里人的小弟打了,敌人是四大世家啊!完了完了!”

    萧尘眉毛一挑:“怎么?夏侯家很了不起么?”张信这才恍然大悟:“尘哥,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是萧家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淡淡一笑,岔开话题道:“对了张兄,你方才不断提到的‘草泥马’是为何物?”饶是他读过无数奇书,也未曾听闻过此物,一时间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张信挠了挠脑袋,尴尬道:“呃……这个是我家乡的一种神兽,不过尘哥你还是别说为好,有些失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萧尘淡淡一笑,又道:“你也回去准备下明日考核吧。”说罢回了自己屋中。

    这一日就这样过去了,到了夜里,萧尘熄了房内烛火,坐在榻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上静心修炼起琴中少年教他的口诀,亦不知过了多久,睁眼后只见月光从西窗斜斜照了进来,想必已过了子时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白天那个叫做北宫魂的男子,总觉得此人像是跟着自己一路来到文书院的,就在这时,桌案上的瑶琴忽然传出一丝声音:“那人是个炼气修士,他所带的瑶琴里也有一只琴魂,而且,是只堕落琴魂。”

    猝来的声音,萧尘不免一惊,但立即反应过来是那琴中少年在跟自己讲话,问道:“何为堕落琴魂?”琴中少年道:“琴魂也有琴魂的修炼方式,而有的琴魂不断吞噬其他琴魂提升自身修为,这便是堕落琴魂。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一凝,此人果然是盯上了自己的瑶琴,正待说什么,瑶琴里传出一丝轻蔑的声音:“小子,你放心罢,一个道行不过千年的小小堕落琴魂,想要吞噬吾,当真是天方夜谭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萧尘方才稍稍心安,突然间,他感受到一股气息出现在附近,是冲着这间院子来的,对方有两人。当下轻轻下了床榻,将身子掩到窗子后面,凝目瞧了出去,只听咯吱一声,院子大门被推开了一道小缝,跟着两道人影鬼鬼祟祟窜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确定他住这里么?如果事情败露,我们可能会被逐出书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萧尘凝神一看,那二人里面当中一人,正是白天那个给他发签的高个子青年,另一人似乎并未见过。

    萧尘屏住呼吸,想要瞧瞧这二人在耍些什么把戏,只见那二人挨个走到院里每间屋前,透过窗格往里面瞧了瞧,最后又摇摇头去到下一间。

    见他们往自己这边走来了,萧尘迅速回到榻上,盖上被子,假装已入眠,实际上却是已在暗运元力,经过这两日修炼,他已经能渐渐凝聚些许元力了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门被推开了,即便萧尘此刻闭着眼,也能感受到那二人正在靠近,但不知对方想做什么,当下凝锋于指尖,只要待会对方敢对自己下手,定要在他们身上戳个窟窿眼。

    等候片刻,那二人似乎朝自己枕头探来了,萧尘翻了个身,睡到了靠里面的一边去,再过片刻,那二人似乎才慢慢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萧尘立即翻回身来,将枕头挪开一看,只见下面多了一块类似令牌的玩意儿,立时便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栽赃?亏那两个白痴想得出这么拙劣的手段,萧尘心里冷冷笑着,树欲静而风不止,那么休怪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

    当下拿起那令牌,迅速出了屋子,循着那二人的气息,很快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萧尘静悄悄跟在那二人身后十来丈远,见那二人进了一间院子,也随即跟了上去,静候片刻只见他轻轻一纵,便悄无声息落入院里。

    萧尘进入院子后立刻便感受到了那高个子的所在,当下悄步一棵大树后面,等候片刻,直到那间屋子里传出鼾声,这才身形一晃,移至屋外面。

    只见他轻轻推开窗户,指尖微一运力,便将那令牌无声弹入了那高个子枕头下面。做完这一切,方才回到自己的院子,就在准备推门进屋的一刹那,他感受到一股气息藏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朋友深夜到访,何不现身相见?”

    沙沙一响,一棵大树上落下一道人影,正是那北宫魂。萧尘回过身去,淡淡说道:“夜已深,朋友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北宫魂轻轻一笑:“本人就喜欢与阁下这般痛快之人打交道,那我便不绕弯了,我想收购阁下的琴,不知阁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萧尘眉毛轻轻一挑:“琴不卖,二位请回吧。”他之前听闻琴中少年说对方身边也有一只琴魂,这“二位”一词,自是将那堕落琴魂包含其中。

    北宫魂立刻收敛了笑容,双眼一眯,想不到此人一眼便看出自己的琴中藏有琴魂,看来有些不简单啊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当下双手暗运真元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尘见他起了杀意,立刻也提起全身元力,忽然间北宫魂身子一顿,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事物,连忙撤去了手掌真元,拱手道: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说着身形一晃,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萧尘也撤去元力,心想那人修为分明在自己之上,为何突然离去,一转身,却见一名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萧尘有些诧异问道,原来方才北宫魂突然离去,是见到了显形而出的琴中少年。

    “吾说过,你现在很弱,弱到一个小小炼气修士也能轻易将你斩杀,若不想再次出现今夜的情形,那便好好修炼。这些日吾会进入沉睡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句,琴中少年的身影立刻消散了。

    萧尘沉思片刻,回房而眠了,到了清晨,他是被院子里一阵喧哗吵醒的,匆匆洗漱一番后便去了外面,见院子里站了许多人,为首的是那名徐姓男子,在其身后是昨天那高个子以及文书院的许多老学生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呵欠,走到张信旁边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啊这么吵。”其实心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信一改昨日嬉皮笑脸之态,甚至有些紧张道:“似乎是院长的令牌丢失了,现在每个人的房间都要接受盘查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弄丢了?还真是不小心啊。”其实他也不知道那玩意儿究竟有多重要,只知道好戏马上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高个子立即领了两人往他屋里走了去,那高个子倒也不算太傻,没有直接去翻枕头,而是先在其他地方搜寻了一番,最后才往枕头找去。

    结果显而易见,自然是什么也没有,萧尘走到他旁边,轻声冷笑道:“昨夜明明放在此处,现在却没有了,很奇怪是吗?”

    那高个子登时惊出一身冷汗,抬起头来直直盯着他,萧尘轻轻一笑,转身出了房门,大声道:“那么查也查了,不知各位师兄的房间可也查了?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周围立时便议论起来:“就是,为什么只查我们新生的?不查你们的?”

    那徐姓男子咳嗽两声:“自然也要查!”说罢领人往外去了,萧尘与张信对视一笑,煽动着院里的新生也一同跟了去。

    到了那高个子的院子里,徐姓男子令人去每间屋子搜查了一番,忽然间只听得一声惊呼响起:“找到了!”跟着一人握着块金令牌匆匆忙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众人的目光刷刷刷全聚集到了那高个子身上,因为那间屋子,正是他的居所。

    “不!不!不是我!我明明……”那高个子惊慌失措,险些说出自己昨夜里干的事,但随即便向萧尘射去一道冷光:“是你小子搞的鬼!”

    萧尘双手束在胸前,淡淡笑道:“人赃并获,师兄你可不能含血喷人呐!”

    那徐姓男子气得脸色发青,愤怒的瞪了一眼高个子,沉声道:“枉我对你一番厚望!来人!将石丹收押惩戒阁!”

    立时便有两人去将那高个子架住,往外去了,只见那高个子不断挣扎道:“是他!是他搞的鬼!”声音渐渐远去了。

    萧尘冷冷一笑,就在这时,那徐姓男子向他射去一道冷光:“你叫萧尘是么?”萧尘淡淡道:“正是。”那徐姓男子道:“今天的考核你也不必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萧尘神色一冷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看此事你也脱不了干系!来人,将萧尘也给我收押惩戒阁!”

    他话一出,立时便有两名青年向萧尘架去,张信身形一晃,将那两人拦住,望向徐姓男子:“徐老师,你此举是否有公报私仇的嫌疑?”

    那徐姓男子一拂衣袖:“公报私仇?那么我今天还就公报私仇了!将这二人都给我关入惩戒阁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