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六章 可恶的上官嫣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快至正午时萧尘才醒来,暗暗惊异为何做了这样一个怪梦,看看四周,已没有上官嫣的身影,他望了望身旁的瑶琴,与往日并无二致,难道昨天夜里的琴魂,也只是一个梦么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

    就在这时他惊讶的发现,昨日手掌上的剑伤竟已完全愈合了,甚至连一丝疤痕也见不着。

    这,绝对不是梦!

    过了许久他才整理好衣衫,将瑶琴系在肩上,踏步往洞外走了去,尽管是在深山老林里,阳光也有些刺眼,他不知萧家的人是否还在追踪自己,眼下最重要的是按照父亲吩咐,去楚云城寻到那位叫做青风的前辈。

    刚走出洞口没多远,上官嫣迎面走了过来,怀里抱了一大包猴头果,嘴里嚼得不亦乐乎,含糊不清道:“看什么看!我一大早就醒了!”

    萧尘浅浅一笑,想不到平素里二人“势不两立”,眼下危难关头,却是对方撇下身份来照料自己,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说完将手向她那堆猴头果伸了去。

    上官嫣连忙将身子一撇,喝道:“谢什么谢!本小姐又没说给你采的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萧尘面上闪过一丝尴尬,又望了望她怀中那一大包猴头果,说道:“采这么多,你一个人吃得完么?”

    “哼!要你管!”上官嫣头一扬,脸上好不得意:“这附近的猴头果都被我摘光啦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萧尘自昨日起,腹中便未进过食物,此刻虽是饥饿难耐,却也不能失了风度,只见他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么,在下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往前方去了,虽是一望无际的山林,到了白天,萧尘却也能辨清方向,走了许久,附近似乎确实再无猴头果了。

    然而可恶的是,上官嫣一直跟在身后,嘴里不断发出声音,末了还将果核吐到他前边去,萧尘终于忍无可忍,转过身去,笑道:“不知大小姐为何一直尾随在下?”

    上官嫣故意装样子望了望四周,说道:“有么?这条路你走得,本小姐为何就走不得了?”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:“原来如此。”说罢伸了个懒腰,往地上一块大石头躺了去。

    “唉,肚子饿,走不动咯!睡个回笼觉再说!”

    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,萧尘开始打起了呼噜,上官嫣不耐烦道:“好啦好啦!烦死你了!我分你几个便是!”说着抓了五六个猴头果递过去。

    萧尘咧嘴一笑,睁开眼来,接过果子,往嘴里塞了一颗,似乎还留有上官嫣手里的淡淡香气,只见他一边吃一边嘟囔:“汁多肉嫩,甜而不腻,不愧是三月之宝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嫣不耐烦道:“好啦!果子也分你了,快起来走啦!”

    萧尘纵身一弹,站了起来,瞧了瞧四周树影,又掐指算了算时辰,大致确定了出山的方向,两人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,终于瞧见山林外的官道。

    上官嫣当真是喜不自胜,飞也似的跑了出去,大口呼吸着山林外的空气,萧尘也随即走了出来,只见官道两旁草长莺飞,千枝吐蕊,花草丛中不时有群蝶翩翩起舞,好一片盎然春意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暗想:“眼下夏侯家的人在找她,萧家的人又在找我,两人一起走多有不便,更是不能让她知晓我要去楚云,否则日后教萧家得知了,定是一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当下说道:“那我们就此别过了,那边是去云中的方向。”说罢指了指西北方向。

    上官嫣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本小姐知道,无须你指点!”说罢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萧尘笑了笑,望着她背影道:“你小心些,附近或许还有夏侯家的人。另外,你的六个猴头果,以后我定会还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才没有你那么小气!另外,本小姐无须你担心!哼!”上官嫣说罢又回过头来,诡异的笑了笑:“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迷人的微笑让萧尘感觉有一阵恶寒涌上背心,声音渐渐远去了,他转过身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脸上笑意也渐渐敛去了,看了看手中还剩下的一个猴头果,心想今日明明是爷爷的寿诞,自己却不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暗中陷害我的人,萧某日后定叫你后悔!思念及此,往东南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楚云城尚有千里之遥,他需要去找个码头或者馆驿,但他不敢行大道,多是拣的些偏僻小径而行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便听见后方有人喊救命,转过身去,却是上官嫣又跑了回来,后面还跟着五六个夏侯家的人。

    上官嫣一跑上来,二话不说,拉着萧尘便跑,萧尘连忙挣脱她,向后面道:“几位仁兄莫要误会呀!我可不认识她!”

    那几名夏侯家的人相互递了个眼色,其中一人立即向萧尘袭到,萧尘大叫一声“掷果潘安”,将手中的猴头果掷了过去,那猴头果在空中转的呼呼有声,砸在那人面门上,登时给他砸了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萧尘抓起上官嫣的小手便往前跑去,方才那一掷是他经过昨夜修炼,勉强提运起来的一些元力,现下要对付五六个人,却是不易。

    二人跑出里许,乍听一声呼喝:“留下罢!”眼前不知何时却又出现了两名夏侯家的人,萧尘反应何其迅速,立即便使出萧家古武里一招开门见山,将一人打了个措手不及,摔进了道旁的水沟里。

    另一名夏侯之人见状,立时双掌展开,掌心处犹见黑气阵阵,萧尘心知夏侯家毒术厉害非常,决计不能教此人运毒完毕,当下猛喝一声,一招轻云揽月使出,意在扣住对方大脉,然而手指离那人肩膀还有寸许时,腹中猛然传来一阵绞痛,跟着全身一酸,完全使不上力来了。

    萧尘心思何其敏锐,立时便知方才吃的几个猴头果被上官嫣做了手脚,上官家最擅长用蛊,怪不得之前觉得那果子上还残有她的手香,原来竟是蛊粉……

    眼看后面的几个夏侯之人就要追上来,这回当真是被她害惨了,上官嫣见他突然捂着腹部,脸上扭曲万状,小脸一红,立时便知怎么回事,一招“看打”,一粉拳砸在那夏侯之人眼睛上,登时给那人砸了个金星乱窜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上官嫣瞧了瞧后方,拉着萧尘便跑,跑出两三里,萧尘只觉全身仿佛都快虚脱了一般,额头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我这回被你害死了,你自己跑吧,我跑不动了,等我死了,你记得给我烧几个没下蛊的猴头果来。”

    上官嫣小脸一红,随即一正:“大敌当前,我岂可抛下你不顾!我上官嫣是这样的人吗!”说着打了个噤声手势,将他拉进了一堆密草丛里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笨蛋!我替你解蛊啊!难不成你想在此处就地解决吗?”上官嫣瞪了他一眼,双指一并,抵在了他唇上。

    萧尘立时感到有一股清凉气息吸入鼻中,片刻后腹中剧痛也渐渐缓了,嘟哝道:“我好心带你出来,你却恩将仇报,对我下蛊!”

    上官嫣嘴角一噘,仿似受了天大委屈,说道:“那不得怪你自己,谁叫你躺在地上耍赖,不肯带我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余音未落猛听得外面一声大喊:“他们在这里!”喊声甫歇,跟着几道凌厉掌风便往草丛里袭到,萧尘抓起上官嫣纵身一弹,避开了这几道掌力,往前窜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个个阴魂不散,你究竟哪里招惹到他们了啊?要不咱们现在回去道个歉,说清楚就没事了罢?”

    上官嫣一粉拳敲在他后脑上:“道你个大头鬼!快跑!”二人跑出里许,猛听一声马啼响起,却是一匹枣红马飞也似的冲他们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乘马之人是个送急函的官兵,眼见便要将这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二人撞倒,猛地一拉缰绳,那马收力不及登时前蹄朝天,那官兵失去重心,立即飞了出去,摔在了一旁的水沟里,溅起漫天水花。

    “长官不好意思,江湖救急,借你马匹一用!”萧尘说着手臂一揽,将上官嫣带上,足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下一运力,纵上马背,调转马头往前奔去了。只听得后方不住大骂:“喂!你们两个强盗胆大包天!连钦差的马也敢抢……”

    奔出十来丈有余,只听上官嫣一声大叫,跟着萧尘只觉手臂一痛,大骂道:“喂!你咬我做什么!你属狗的啊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你手放哪啊!快松开!”

    “我松开你会掉下去的!”方才一时情急,萧尘也不知揽在了对方哪里,这时只觉揽住的地方似乎软绵绵的,脸上一红:“啊呀,对不起!”连忙将手挪到了对方小蛮腰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要告诉萧伯伯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别!别啊!别告诉我爹爹,我真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那马四蹄如飞,奔行甚健,区区片刻已跑出十来里,远远将后面追兵甩开了,二人正打算歇口气,忽然间那马一声嘶鸣,却是道旁一突然惊现的人影踢在了马腹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上官嫣一声惊叫,两人身子已腾空,萧尘将她死死揽住,奈何空中无处借力,砰的一声尘土飞扬,二人抱在一起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交出来!”那踢马之人慢慢逼近了过来,他脸上蒙着一条面巾,看不真切模样,但想也应是夏侯家的人,且武道不弱。

    萧尘定了定神,此刻上官嫣功力尽失,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又不成熟,绝非此人对手,一边暗运元力,一边转过头向上官嫣道:“你拿了人家什么!还不快还回去!”

    上官嫣怯懦懦躲在他身后,向那蒙面人大声道:“喂!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可是萧家的少爷萧尘,信不信两下就打趴你!”

    那蒙面人冷笑一声:“真以为我不知道他一年前被夏侯景震断经脉,如今已是废人一个吗?”萧尘面色一冷,最恨有人提起此事,忽然间猛运全身不多的元力,隔空一指向那蒙面人指去。

    一道微不可见的白芒一闪,嗤的一声,只见那蒙面人捂着胸膛急急后退,仿佛受了什么重创,目光中露出惊咦之色:“你!你功力什么时候恢复的?”语下已有几分怯然。

    那人话声甫落,只听得后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催来,萧尘方才全力一击瞒过了对方,但决计瞒不过后面来的人,当下一语不发,拉起上官嫣便跑。

    跑出半里,只见一分岔路,后方四五人兀自穷追不舍,眼看便要追上来,萧尘眉头一皱计上心来:“你跑左边,我跑右边!分开跑!”心想那些人是追你的,关我什么事!

    “好!”不曾想上官嫣一字落下,便往左边跑了去,跑出丈许却忽然掷来一本书:“此物你保管好,回头我再来找你拿,你敢弄丢了的话,我就回去告诉萧伯伯你欺负我!”话音甫落,人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什么玩意儿啊?”萧尘还未反应过来,四五个夏侯家的人已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交出你手中之物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这……似乎又被上官嫣摆了一道啊!萧尘此刻反应过来却是为时已晚,心想手中之物虽不知是什么,但父亲与上官飞交好,此物必是上官家重要之物,决计不能落在夏侯家手里,大骂一声返身便跑。

    堪堪跑得四五里,萧尘已是神困力乏,前方已接近江边,江面无边无际,泛起了一层轻烟薄雾,眼看是无路可逃,后方的人又转眼便至,忽然想到了背上的瑶琴。

    “喂!那个琴魂前辈!你在不在啊?”

    “小子,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自己补,关吾什么事?”琴里面传来一丝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算命的算得还真准啊,真是活不过十六……”萧尘大叹一声,奋力往江边跑了去,没跑片刻便已被五人追上,团团围在了垓心。

    就在计无可施之际,江面忽然飘来几声歌谣,但见一只孤舟穿过层层薄雾,乘着涟漪缓缓荡了过来。船头上放了块大石头,撑船的是一名白须老翁,口里正唱着一支不知名的歌谣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