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五章 上古琴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但现在自己的事情还未了,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,只见他轻叹一声,站起身来往洞外走了去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【】

    方才他出去寻柴火时见这附近有个清水潭,当下走至潭边,将背上瑶琴取了出来,放在身后,又捧起些水饮了几口,最后将脸上泥污洗去,又将外衣洗了遍,最后愣愣望着水里发呆。

    夜,越来越深了,一轮明月如似玉盘悬挂高空,清光冷冷倾泻下来,映着水里那张白皙的面庞。

    萧尘临水而照,水里这张脸,真的是自己吗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自从受伤后,这一年里神识变得异常敏锐?为何总是梦见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?

    他梦见变成另一个人的自己在某处悬崖边上抚琴,琴声孤独寂寥,这时便会有一位衣袂飘飘的仙子御剑而来,以箫声相和。

    每当梦到这里,梦便醒了。

    一颗流星忽然划破夜空,也仿佛划破了沉静的水面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拖累了父亲,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,只会给家里闯祸……紫虚爷爷也不在了,我连杀害紫虚爷爷的凶手也不知道,还怎么去报仇……萧尘,你真是太差劲了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水面荡开几圈涟漪,原来是几滴眼泪顺着他脸庞落了下去,即便是一年前他被震断全身经脉,得知不能再习武,那时也从未流过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眼泪却像是决堤一般,不断落下,仿佛这一年所受的委屈,全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萧尘,你真是太差劲了……太差劲了……”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或许是哭得累了,只见他坐倒在潭边,双手撑着下巴,呆呆望着水面出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背后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:“连这点挫折也承受不住,看来吾这些年当真是错看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少年空洞的声音,萧尘立即惊醒,原来一直有人在这里看着自己哭泣的模样,真是烦死了,只见他回过身去,说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然而纵目四望,扫遍目光能及之处,除却草木枝影,更有何人?

    萧尘顿时只觉一股寒意贯遍全身,他平常甚喜读一些奇闻异传,曾在书中听过山魅一说,此物常于月圆之夜出没,最喜蛊惑人心,以人血肉为食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不敢出声,连呼吸也止住了,只能听见来自胸膛的一声声心跳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眨眼,生怕一眨眼,再睁开时,自己面前就会出现一张血淋淋的脸。他努力回想方才声音的位置,视线慢慢往左移动,最后落在了地上的瑶琴之上。

    那深檀色的瑶琴此刻在月光映照下,仿佛泛起了一层淡淡白华,透着一股庄严圣神的气息。

    萧尘站起身来,小心翼翼往那瑶琴走近了些,等候许久,也不见方才的声音再次响起,难道,难道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么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声音再次响起:“吾乃上古琴魂,小子!你无须这般窥视!”

    这一次萧尘听得清清楚楚,声音俨然便是从琴里传来的,他努力按捺着心中的惊惧,问道:“是你在说话?”

    “此间除了吾跟你,莫非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萧尘终于敢确定,声音是从瑶琴里传来,这张瑶琴乃是七岁时娘亲所赠,虽然这些年有些古怪,除了自己便再无人能够弹响,但还从未出现过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当前这等怪事,当下壮着胆子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什么鬼!为何在我琴里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吾乃上古琴魂!你须得称吾为前辈!”

    “好!琴魂前辈!请问你何时来我琴中的?”他不敢想象,自己与一魂灵相处这么久,竟丝毫未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吾的琴身毁了,吾来此琴暂居已有百年,想当年那个人凭着七根琴弦,纵横八荒**,即令强如天、冥二帝,亦是忌惮三分,就算是他被毁去仙身那一刻,也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!你虽然跟他长得很像,却是差得太远了……

    萧尘讷讷无语,听不大懂他在说些什么,片刻后只见那琴上一尺处渐渐幻化出一道虚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银发披肩的少年,他有着一双绛紫色瞳孔,苍白的面庞仿佛沉积了千年的沧桑,一身月白法袍之上,印满了无数符文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数千年后的人间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尘见这少年显形而出,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抬头望着如墨的天际,眼神里透着一股灯火阑珊的苍凉,只听他幽幽道:“琴中不知千载过,纵然相逢又怎识……在吾魂魄湮灭之前,还能再听你一曲琴音么……”

    那少年说到这里,斜斜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听说你的心上人上个月拜入了一个修仙门派。怎么?修仙门派很了不起么?当年吾灭掉的修仙门派还少么?”

    皇甫家上个月派人前来萧家,以皇甫心儿拜入修仙门派,须得斩断尘念为由,退了他俩从小定下的亲事,只是萧尘实是不愿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提及此事,岔开话题道:“敢问前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吾叫什么名字,吾早已忘了……如今吾的琴身不在了,每动用一次魂力,魂魄便会削弱一分,总有一天,吾会烟消云散……”那少年说到这里,声音渐渐弱了下去,身影也渐渐淡了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那少年的声音才又响起:“小子,听说过炼气、筑基、结丹、元婴、寂灭么?”

    萧尘一惊,这些都是传说里那些仙人修习的法门,当下说道:“寂灭之后还有化神、渡劫、大乘……对、对么?”

    那少年淡淡笑道:“总算还有些见识,吾瞧你与他长得很像,你想学此法门么?”

    萧尘心中渐渐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狂热,若是自己有一身好本事,那么夏侯家也好,皇甫家也罢……迫不及待问道:“但是我如今十二条经脉尽断,可以么?”

    琴里传来了似乎带着一丝轻蔑的笑声:“无知!若非你十二条经脉尽断,你的十二条灵脉又怎能得以体现?”

    “灵脉?”萧尘只知习武之人须得尽数打通体内十二条经脉,否则日后难以有所大成,对于灵脉,却是从未听过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这一年里神识变得比常人灵敏数十倍是怎么回事?吾便告诉你,但凡修炼之人至少须得拥有一条灵脉,而拥有三条灵脉者,当属天赋异禀,拥有六条者,可说是凤羽麟角……吾很好奇,似你这等小子怎会拥有十二条灵脉?想当年吾认识的那个人,天地间也只其一人拥有十二条完整的灵脉。”

    十二条灵脉……虽然萧尘现在还不太明白这其中意义,但想总归是好事,那琴中少年又道:“吾先教你一些基本口诀,你且记好,吾只说一遍!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萧尘点点头:“前辈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乘天地之正,御六气之变……”那少年一连讲了半个时辰,词句晦涩难懂,常人想要一遍记下几乎不可能,然而片刻后却听萧尘道:“都记住了!”

    并非他记忆力超人,而是在他去年重伤昏迷那段时日里,总是梦见一些古怪梦境,梦里面有个青衣仙子一遍遍反复教过他这些口诀。

    那少年笑了笑,道:“很好,那么吾三个月后再出来看看你的进展,另外,吾请你日后低调些,无需四处声张你拥有十二条灵脉,要知道,这世间杀人夺脉者并非没有。小子,你现在很弱,弱到一个小小炼气修士也能取了你的性命!”他最后一句话似乎变得若有深意起来。

    萧尘脸上红了一大片,他之前是很高调的,一年前打通十二条经脉后弄得整个云中城人尽皆知,后来才会被夏侯景盯上,以至在会武中被对方震断了十二条经脉。

    想到夏侯景,他脑中一闪,此人常年戴着一张面具,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,总觉得此人像是在有意隐藏真实身份,之前他从未听过夏侯家有这么号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好了,言尽于此,吾该休息了……”那少年忽然将他思绪打断,说完这一句便再也未出过声。

    月渐西沉,好一会萧尘才回过神来,将瑶琴包好,回到洞内时火堆还有些残星,上官嫣也睡得正香,他索性盘腿坐下,按照方才的口诀试着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静心片刻,他似乎看见外边一片枯叶落下,似乎听见小草破土而出的沙沙声,仿佛在这一瞬间,他看见了春生秋杀的天地法则。

    萧尘从未有过这般神奇的体验,猛然睁开眼来,洞里的火堆早已熄灭,不觉一股寒意侵来,他抬头望了望外边,见漆黑如墨的天空此刻已变作深蓝,正是天将破晓时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心中凛然一惊,莫非竟已过去一夜?可是刚刚明明连半个时辰也不到啊?思忖之际,忽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倦意袭来,只觉眼皮似铅一般沉重,饶是他此刻内心激动无比,竟也抵挡不住这股困意,渐渐的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梦里面,他似乎又来到这一年里常梦到的地方,那是一座悬崖边上,四间寒烟弥漫,恍如仙境,半空悬浮着无数岛屿,云海里不时有苍鹤掠过,不胜惊心,下方青麓之中,无数珍禽异兽来回奔走。

    他又化作了那个抚琴的仙人,一袭白衣不沾烟火,腰间悬了个红色玉佩,他席地而坐,面前摆放了一具瑶琴,琴身流光溢彩,龙腾凤潜,雕饰繁复,七根琴弦似虚似实,如同幻影一般。

    忽然,云海翻腾起来,往两边涌去,一人影翩翩而至,那是一名青衣飘飘的仙子,她御剑而立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来了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那青衣仙子微微颔首,说道:“这几日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他摇头苦笑:“伏羲琴魂生来孤傲,他说我太弱……这些日,气得一句话也未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那青衣仙子点点头道:“尘儿,你无须气馁,夙夜乃上古魂灵,想要得其认可自是不易,你再弹一曲与为师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一字落下,双手随即展开,两袖鼓风,背后长发轻扬,十指如同幻影,一声声琴音往那天地尽头飘去,琴声悠远冗长,绵绵而无尽期。

    这一曲,仿佛一弹便是数千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