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二章 闯祸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萧尘回过身去,只见庭内不知何时进来了一名少女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【】

    那少女肌若冰雪,眉目如画,身着一件流仙紫裙,长发垂向背心,阳光照进庭中,仿佛给她身上笼了一层淡淡紫霞,在她腰间悬了一柄青色短剑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怎么来了?”萧尘松了一口气,心想刚刚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紧张了吗……

    那少女正是比他年长三月的堂姐,萧玉。萧玉虽是女儿身,但若论起武道修为,却不在当年的他之下,一身剑法造诣,更是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萧玉望了他一眼,柳眉一蹙,问道:“你头上的包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,昨天出门不小心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碰的?”萧玉眉心闪过一丝疑惑,随即脸色一变,说道:“又是萧剑对不对?走!我给你出气去!”当下拉了他便要走。

    萧尘连忙挣开她,说道:“别去,他现在已经有三重天的功力了。”萧玉回过身来,眼中射出两道冷光:“怎么?你怕我打不过他?”

    萧尘摇摇头,叹息道:“他现在武道臻入三重天,已经得到族里重视了,我们去找他麻烦,大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萧玉神色一冷,说道:“就算他父亲跟大伯关系再好又怎样?这个账我跟他算定了!走!”

    他二人口中的大伯,便是萧家赏罚阁长老,权势极大,萧尘仍是摇头:“我马上就要去三清观了,不想走前再给父亲添麻烦,这个债,等我回来了,一定会亲自向他讨回的。”

    萧玉听后仍是不依不饶,将他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家位于云中城东的峻岭,亭台楼阁腾空而建,远远望去,便似云雾缭绕里的仙山琼阁一般。二人走了近一炷香时辰,才来到萧剑的别院,正巧撞见一名绿衫丫鬟从院子里出来。

    那丫鬟约莫十五六岁,容貌秀丽,双目宛似一汪清泉般,只是两手却各提了一只与她娇小身子不符的大木桶。

    萧尘连忙奔跑过去:“小若,他们怎么能让你干这样重的活!”但见两只木桶里装满了水和衣物,那丫鬟比萧尘矮一个肩头,抬起头来只见她额头上渗出许多汗珠,耳垂旁的头发也被汗湿了沾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小若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夺过她手里的木桶,眼前这丫鬟小若是他小时候,母亲从山下一名恶霸手中买来的,虽然名义上是丫鬟,但他从小将对方当做妹妹一般对待,平常做的也仅仅是些打理书卷的轻活。

    只是萧家里的规定,不能习武者,是不能有丫鬟服侍的,即便他是萧家少爷也不例外,故半年前萧剑跑去赏罚长老那里诉说了此节,长老便派人来将小若领走了。

    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:“我去找他说!”小若连忙摇手:“少爷别……别去!”萧尘一瞥之下,见她手腕上有条青瘀,愤怒道:“他们打你了?”

    小若连忙将手藏在背后,低着头嗫喏道:“没、没有!是我自己不小心碰的!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碰的?”萧尘抢过她手,将袖子往上一捋,只见她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,新新旧旧的瘀伤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院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你还不快去洗衣服,在跟谁说话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萧尘怒由心发,往院里跑了去。

    “萧剑!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咯吱”一声,门被推开了,里面出来四个青年,为首的是个尖嘴猴腮的锦衣之人,只见他满脸不屑,笑道:“哟!原来是萧尘大少爷,敢情昨天没摔够,今儿个还想再来摔一回是吧?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萧剑,说起来他不过是萧家里的一个旁系,当年还由萧尘亲自指导过,只是因近两年武道突飞猛进,才得了萧家一些长老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萧尘怒愤填膺,一拳轰了上去,只是他此刻内力全无,如何能是有着三重天功力的萧剑对手?

    只见他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,推了回去,便在这时,那丫鬟小若也跑了进来,她连忙扶住萧尘,说道:“少爷,你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闭嘴!现在他是你少爷,还是我是?”萧剑立即向她射去一道冷光,小若身子一颤,退到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了萧尘后面。

    “忘恩负义的东西!”院外忽然传来一声冷喝,跟着寒芒一闪,嗤的一声,萧剑脸上被划出一道两寸的伤口,他大痛之下怒道:“谁!”话音未落,一柄青色短剑已递到面前。

    萧剑抬起头来,但见那剑尖三寸寒芒在自己眉心前吞吐不定,不禁目露惊惧之色,他大骇之下声音有些颤抖:“萧……萧玉……你想杀我吗?你可知道这一剑下去,有什么后果么?”

    铮的一声,萧玉收回短剑,提着剑鞘在他身上一阵猛戳,仅片刻,萧剑已是动弹不得半分。

    “你!你敢封我穴道?”他说罢向另外三名青年一阵大喝:“你们还不给我上!”

    那三名青年望了一眼萧玉手中的剑,吞了口唾液,杵在原地恇怯不前,萧尘冷冷道:“小若手臂上的伤,是你打的?”说话时两道目光似冷电一般扫在萧剑身上。

    萧剑斜斜瞥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是在跟我说话么?怎么?莫非你还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天才少爷?怪不得上个月皇甫心儿要来退婚,嘿嘿!”

    萧尘脸上抽搐了几下,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刺痛,仿佛耳边又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嘻嘻!等心儿长大了,一定要嫁给萧尘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剑瞧见说中了他的痛楚,又怪笑了两声道:“一年前那场比武还真是精彩啊,咱萧家的天才少爷,被夏侯景一掌震断全身经脉,嘿嘿!”

    萧尘的目光突然变得阴寒无比,冷冷道:“我在问你话,小若手臂上的伤,可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萧剑斜睨了他一眼,嗤笑道:“嘿嘿!是又怎样?下人做错事,不该打么?她现在是我丫鬟,我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还轮不到你这个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啪的一声清响,萧尘重重在他脸上掴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了!我萧尘如今再不济,也始终是你的少爷!”

    萧剑未曾料得他竟敢出手打自己,大吼道:“你敢打我?”又向那三名青年吼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!”

    那三名青年听见主子下令,刚迈出一步,萧尘便向他们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,虽只一眼,却隐藏了无限杀意。

    自从一年前萧尘被重伤,心性收敛了许多,再不似从前那般争强好胜,但眼下目光却如此冰冷,冰冷得似一柄利剑,抵在那三人喉咙间,随时可要了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那三人从未感受到过这种令人窒息的杀意,愣了愣只听萧尘冷冷道:“你们想清楚了?萧剑我不能怎样,但你们若要以下犯上……我便是将你们诛灭了,又何如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像是千斤巨石落在那三人背上,那三人闻言往后退了退,只听萧剑大怒道:“他已经是个废物了!明年就会被分配到外面去!你们在怕些什么!”

    那三人听罢,抬起头来偷偷往萧尘脸上扫去,但是一触及到对方那冰冷的目光,又不由自主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奴仆对主人家,始终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,恰恰萧尘便是利用了这一点,令那三人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萧剑气得满脸通红,望向萧玉,怒不成声道:“好!很好!萧玉你敢解了我穴道么?嘿嘿!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,当年你那贼爹擅入古墓,盗取秘籍,活该被逐出家门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……”萧玉往前走了几步,眼中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寒光,即便此刻萧尘在她背后,也能感受到这股冷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!怎么?既然做得出还怕别人说么……”萧剑话音未落,萧玉已经一剑往他喉咙刺去。

    “姐!不要!”萧尘于电光火石一瞬间从后面将她死死抱住,此刻剑尖已离萧剑喉咙相去不过一丝头发的距离。

    萧剑仗着得了族里重视,不惧反笑:“嘿嘿!你杀了我啊!当年你的贼父杀了那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!”萧玉怒极之下已然失去理智,一剑向他砍了下去,嗤的一声,鲜血顺着剑刃滴了下来,却是萧尘迅速绕到前边,一手抓住了剑刃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手掌流到臂上,小若大惊失色,叫道:“少爷!”忙奔了过去。萧尘忍住疼痛,摇头道: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姐,我们走吧。”他知道,此人固然该死,但若被萧玉杀了,只怕萧玉会被废去功力,囚禁终生,这样做实是不值。

    那三名青年早已是吓得面无人色,不敢言语,萧尘扶着萧玉往外去了,刚至门口又听萧剑在背后叫道:“臭丫头,你今天要敢跟他走,明天本少爷非剥你一层皮不可!”

    小若一听,身子一颤,果然顿足不前了,萧尘转过身去将她拉了过来,冷冷道:“小若我今天带走了,当然你也可以去告诉萧天启!”

    萧剑嗤笑一声:“嘿嘿!萧尘你现在还能再拽几天!等过几日我父亲接了萧亦凡尚武阁长老一职,我看你还怎么拽!”

    萧尘走了回去,冷冷道:“你说什么?”说话时指骨捏得直作响,心想父亲执掌尚武阁多年,怎会突然辞去长老一职?定是这些人联合在一起逼迫父亲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!你还不知道么?赏罚长老已经联名各位长老,打算革去萧亦凡长老一职,由我父亲接替,嘿嘿!嘿嘿!”

    萧尘目光越发的冰冷:“说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话末时已经走到了他近前。

    萧剑方才被掴了一巴掌,眼下正好拿此事泄愤,只见他神态若疯:“因为你是废物!萧亦凡也是个饭桶!在我爹面前只能低声下气,你们一家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萧尘怒不可遏,一拳打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闭嘴!闭嘴!”人的怒气一旦爆发,后面便会像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,只见萧尘一拳一拳不遗余力打在他脸上,顷刻间已将他打得耳鼻是血,那三名青年登时醒转:“出事了!快!快去找赏罚长老!”往院外跑了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!给我闭嘴!萧剑你欺人太甚,老子大不了打死你一命抵一命!”在接二连三来的事情冲击下,萧尘已然完全丧失理智,此刻他心中仿佛有一头沉睡已久的怒兽在咆哮,仅片刻,萧剑已是满脸鲜血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萧玉眼见快闹出人命,连忙跑过来将他拉起:“好了!快走!待会他父亲来了便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萧尘被她拉着,很快出了院子,冷风刮在脸上,萧尘终于清醒过来,颤声道:“姐……我刚刚不会将他打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直至此刻,他心中终于起了一丝后怕,若是萧剑被他打死了,不仅他自己会受到族里严惩,只怕还会牵连到父亲跟萧玉。

    萧玉此时比他冷静,说道:“他有着三重天功力,不会那么容易死的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望了一眼前方大路,又道:“不能走这边。”说罢拉了二人往旁边山崖去了。

    三人顺着崖壁,爬到了下面,沾上一身泥巴,萧尘仍是有些担心,望了一眼小若,见她脸上全是惊惧,说道:“小若,你此刻快些下山,找地方藏起来。”说罢又向萧玉道:“姐,你身上带银钱了没?”

    他知道,这件事倘若爆发,他跟萧玉最多受到族里惩罚,但是小若身份卑微,只怕她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小若紧紧拽着萧尘衣袖,不断摇头:“不,我哪也不去……我要留在少爷身边。”说着说着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坠落。

    萧玉道:“待会让小若先去我那里,我们现在马上去找爷爷,等会就说是萧剑先动手的,快一些,不能让萧剑的父亲抢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三人整理了下衣衫,立刻往长青阁去了,长青阁乃是现任萧家族长萧长风的居所,萧长风即是萧尘的爷爷。

    走了约莫半柱香时辰,三人来到长青阁外面的青石小道,萧尘远远便见着院外石椅上坐着一名白衫少女,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,腰悬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“落师姐!”萧尘一眼便认出她是从前经常跟紫虚真人一同来萧家的师姐落殇颜,虽然他还未正式拜入三清观,但从小这样叫惯了。

    而这位师姐每次来萧家,都会给他带些小礼物,但她前日不是随紫虚真人回灵州了吗?今日又怎会一个人在此?当下快速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落师姐!你怎么在这里?紫虚爷爷跟金师兄呢?”

    那少女抬起头来,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,话未说两句,一把搂住萧尘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