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一章 噩梦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这一天对萧尘来说是美好的,因为就在昨日,他拜入了天下第一道宗三清观,听说掌教紫虚真人去年已经臻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。<随-梦>小说щww.suimeng.lā【】

    算起来今天才是他第一天正式入门,他不能失了礼,足足焚香沐浴了一个时辰,方才出门。

    清风徐来,卷着山里的阵阵花香,时下正值三月初春,纵目望去,四下里草木繁盛,远处是一片紫竹林,甚是清幽。

    萧尘小候了片刻,心想昨日高师兄说好的来接自己,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?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这条路昨天傍晚来时他已经记得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轻轻掩上院子的竹门后,萧尘眼中闪过一丝坚定:“我绝不能再令爹爹失望!”

    分明是十五六岁的模样,然而眼眸里却仿佛藏着无数过往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家族里百年一出的习武天才,被赋予重点培养的对象,然而一年前的四大世家会武中,他被夏侯家那人一掌震断了全身经脉,从此成了废人,不仅失了天才的头衔,在家中地位更是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,那个人踩在自己胸膛上,冷笑着说:“废物,就应该有个废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萧尘深吸一口气,往竹林里走了去,他明白这个天地间的强弱生存法则,唯独令他有些心寒齿冷的是,连萧家的人之后也对他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自从他经脉尽断,在族里处处受人欺负,最可恨的是那个萧剑,半年前他碰见对方正在调戏他的丫鬟,一怒之下将其告到赏罚阁长老那里去,结果不知道萧剑在长老那里说了什么,等到了第二天,长老反而让人来将他的丫鬟带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了,因为他马上就要正式拜入天下第一道宗,从前失去的一切,都将一件一件亲手拿回来!

    今天竹林里的风,似乎有些冷,冷得有些让人发抖,冷得让人惶恐不安。分明是拜师的好日子,但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心跳莫名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我太紧张了。”他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穿过了竹林,阳光照射下来,眼前是一片正式弟子的宿舍,朱墙碧瓦,排列有序,只是为何会这般安静?现在是辰末巳初,按说师兄师姐们都应当起来做早课了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都去到前庭了吗?萧尘心想自己第一天入门,绝不能迟到,脚下一用力,往前庭奔了去,刚跑出十来丈远,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,额头撞在地上,立时鼓了好大一个包起来。

    他忍住疼痛爬了起来,心想是谁在道旁放了障碍,回过身去一看,不禁呆住了,只见草丛里伸了一条腿出来,确切的说,那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高师兄!”那人正是昨天傍晚领他入山的高师兄,萧尘按捺住心中的恐惧,跑过去拨开草丛,此刻对方面上毫无气色,显然已死去至少两个时辰以上。

    萧尘双眼睁得大大的,彻底怔住了,一阵风忽然吹了过来,仿佛还带了丝丝血腥之气,他打了个冷颤,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,他再顾不得眼前一切,发足往前庭疾奔了去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,仿佛心脏也快要跳出胸膛一般,越往前,血腥之气越重,他一口气跑到前庭,顿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不!这不可能!我一定是在做梦!这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不是真的!啊——”萧尘一下坐倒在地上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哪里还是昨日那个仙气萦绕的三清观,分明是一个修罗地狱,只见数百具尸首倒在血泊里,满庭阴风不止。

    地上,墙上,树上,全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落师姐、周师姐、金师兄……”他一个个名字喊过去,昨天傍晚还和他有说有笑的师兄师姐们,此刻却都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,仿佛他耳边还萦绕着昨日落师姐的细语:“小尘,等以后你跟着师姐我学习剑法,将你金师兄打个落花流水,看他还敢不敢取笑你了,哼!”

    “不!这不是真的!我一定是还没醒来!这一定是梦!”他再也抑制不住眼泪,梦,怎么可能会有这般真实的梦。

    “小尘……小尘……”就在这时,他听见了一个细微的声音,循声望去,见到了五六丈外一个倒在地上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紫虚爷爷!”萧尘急忙起身奔跑过去,眼前的老者满身血污,脸上沾满了鲜血,哪里还是他小时候常见到的那个神仙爷爷。

    “小尘……”紫虚真人气若游丝,萧尘脸上泪如雨下,将他扶住,哽咽道:“紫虚爷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尘……快……拿上这个……”紫虚真人说着努力从怀中摸出一块沾满鲜血的玉佩。“回去告诉萧族长,就说玄……玄……”他一句话未说完,终于咽了气,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“不!紫虚爷爷你醒醒!这不是真的……”萧尘抱着他的尸体悲声不止,也不知哭了多久,终于感到一阵眩晕,眼前一黑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萧尘终于悠悠醒转,四周渐渐明朗起来,乃是一间精致的居室,屋里陈设素净典雅,桌案上放了一张紫檀色的瑶琴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终于醒了。”一名灰袍老人从屋外走了进来,手里拿了条热毛巾。

    那老者面露喜色,将毛巾递了过去,萧尘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,哭了许久,那老者手足无措,问道: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清醒过来,望了望四周,这里是他的居所紫藤阁,云中城的萧家,但他此刻不是应该在灵州的三清观吗?

    难道方才只是一个噩梦吗?可是梦怎会那般真实……不管怎样,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可是就在这时,他额头上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伸手一摸,竟然鼓了一个大大的包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一切都是真的,这不是梦……萧尘一颗心几乎瞬间又坠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醒了吗?”一名白衫中年人从外边走了进来,那人两鬓生出不少白发,心疼的望了望他,坐到他身边,柔声道: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萧尘六神无主,喃喃道:“爹爹,紫虚爷爷死了,金师兄,落师姐他们都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亦凡有些愕然,笑了笑道:“傻孩子!胡说八道些什么呢?紫虚真人前日才走,今天应是到达灵州了吧,只是怎么都不派人回个信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,萧尘怔怔道:“什么?紫虚爷爷他……”萧亦凡笑道:“紫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虚真人让你在家好生修养,等你爷爷寿诞过了,再去三清观正式拜师。”

    萧亦凡说罢,站起身来,一拂衣袖,说道:“这个萧剑当真是越来越过分了,仗着现在有些本事了,昨天竟将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推下去!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还没有去三清观么……”萧尘脑中渐渐明朗,原来刚刚真的只是一个噩梦,只不过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,真实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他脑中渐渐清晰,昨日傍晚练完琴归来,经过萧剑那些人的院子,见到萧剑正在欺负他从前那个丫鬟小若,一时气不过便去理论,结果被对方从二楼抛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那个青包,便是那时在地上磕的。

    萧亦凡满脸怒色,说道:“尘儿,你先在家里好好养伤,等过了明日你爷爷寿诞,爹爹再去找他父亲要个说法!哼!”

    萧尘望了望他两鬓又冒出许多的白发,摇摇头道:“算了,我也没伤到哪里,爹爹你不要再为了孩儿去得罪族里的人……”话未说完便被萧亦凡打断:“哼!你就是凡事太过忍让,才会教他们得寸进尺!一年前他们怎么不敢来惹你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小声道:“尘儿,爹爹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萧尘苦涩的笑了笑:“没事,紫虚爷爷道法通玄,等过些日孩儿去了三清观,他定能替孩儿续上经脉,恢复功力的。”忽然间外面送来一个急切的声音:“尚武长老在吗?”萧亦凡向外面道:“在,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守卫跑了进来,但见他行色匆忙,说道:“萧族长有事请尚武长老立刻去长青阁,赏罚长老等都已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亦凡眉心闪过一丝疑惑,道:“我父亲?何事这般着急?”那青年走过来,附耳低语了几句,跟着萧亦凡神色大变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萧尘从未见过父亲脸上露出这般恐怖的神情,又突然想到之前那可怕的梦境,小声问道:“爹爹,出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萧亦凡额头不断有冷汗渗出,他声音有些发颤:“没……没事,尘儿你先歇着。”说着足下一晃,往外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萧尘心里始终七上八下,向之前给他递毛巾的灰袍老人道:“何伯,我没事了,你去看看父亲何事这般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少爷。”

    萧尘去到外边,已是下午申时,但见庭院里山石古拙,池水清冽,微风轻拂,送来阵阵沁人花香,比起方才的梦境,实是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正自微微出神间,庭院外忽然响起一阵窸窣的脚步声,他并未在意,此处为萧家所在,偶尔有人经过也不足为异。

    只是那脚步声越走越近,越行越密,一步步紧逼,分明是冲着他而来。

    萧尘心中凛然一惊:“是杀气!一股冷冽的杀气!”虽然他一年前被重伤无法再习武,但是从那以后,神识感应却变得异常的敏锐,甚至能隐隐感受到这天地间一些不寻常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“谁!”他猛然回过头去,但觉一股凉风扫过鬓发,眼前除了几株水仙随风摇曳,却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那股气息,忽然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背后响起一个少女似笑非笑的声音:“小子,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...
    《九界仙尊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