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八百七十八章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云蘅很有可能在忙,要不要,我们改日来找她?”男子对于被一个女孩子,吸引了媳妇儿最自己的注意力,这件事情,男子表示,不能忍!

    谁吸引了自己媳妇儿对自己的注意力,都是一件不能忍的事情,即使,那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那也是没有用的!

    男子一边愤愤不平的想着,一边,又将柔软的目光,投向了身边的女子。随-梦-小说 WWW.SUIMENG. lā

    然后,被无视。

    男子丝毫没有被让人看到了这一幕的不好意思,只是苦哈哈着脸,满满是真诚的说道,“我错了,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斜斜的睨了男子一眼,“给你找到这些药草的,是云蘅,你要谢谢,要干什么的,应该是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她承认,她是有点吃味了。因为林云蘅。

    也不是嫉妒什么的,只是因为男子当初说的那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啊,当时就在想着呢,要是谁能够救我,将那洗经伐髓丹的需要的药材给找出来,我便央着家里,娶她为妻。毕竟,能为了我而找出这些药草的人,一定是真的爱我的,不是么,沐晨?”

    凌无邪一想着自己当初说过的那些话,便恨不得给自己来上这么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说什么不好,偏偏说出这样的话出来,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沐晨是什么样的实力的,总想着是她在琼州秘境中辛辛苦苦的将那些药草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在作死么?

    真是,一时口快之后,迎来的,便是无边无际的,痛苦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是不明白女人的心理的,其实,沐晨也并没有那么的生气,只是,在有一次,林云蘅装作无意的时候,与她说话,说到了凌无邪曾经那颇为丰富的情史,沐晨便记在了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云蘅很有可能在忙,要不要,我们改日来找她?”男子对于被一个女孩子,吸引了媳妇儿最自己的注意力,这件事情,男子表示,不能忍!

    谁吸引了自己媳妇儿对自己的注意力,都是一件不能忍的事情,即使,那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那也是没有用的!

    男子一边愤愤不平的想着,一边,又将柔软的目光,投向了身边的女子。

    然后,被无视。

    男子丝毫没有被让人看到了这一幕的不好意思,只是苦哈哈着脸,满满是真诚的说道,“我错了,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斜斜的睨了男子一眼,“给你找到这些药草的,是云蘅,你要谢谢,要干什么的,应该是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她承认,她是有点吃味了。因为林云蘅。

    也不是嫉妒什么的,只是因为男子当初说的那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啊,当时就在想着呢,要是谁能够救我,将那洗经伐髓丹的需要的药材给找出来,我便央着家里,娶她为妻。毕竟,能为了我而找出这些药草的人,一定是真的爱我的,不是么,沐晨?”

    凌无邪一想着自己当初说过的那些话,便恨不得给自己来上这么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说什么不好,偏偏说出这样的话出来,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沐晨是什么样的实力的,总想着是她在琼州秘境中辛辛苦苦的将那些药草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在作死么?

    真是,一时口快之后,迎来的,便是无边无际的,痛苦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是不明白女人的心理的,其实,沐晨也并没有那么的生气,只是,在有一次,林云蘅装作无意的时候,与她说话,说到了凌无邪曾经那颇为丰富的情史,沐晨便记在了心里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关心沐晨,我这样子没有理由的帮助她,你会很是怀疑,只是,谁说,帮助人就一定会有目的性的?

    那当初,沐晨在你受伤的时候,照顾着你,那也是别有目的的咯?

    林云蘅就是不爽了,这样的区别对待,是想要说什么么?

    想要说,自己就是一个小人?

    还是说,让自己离沐晨远一点?

    自己这是做错了什么?是不是,自己帮着沐晨,采集药草救下凌无邪,就是一件错事了?

    火药味这么的浓,现在,最开始的时候还分不清是个什么情况的沐晨,也算是在慢了好几拍之后,反应了过来了。

    凌无邪这是在无理取闹。沐晨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方。

    于情,她应该站在凌无邪的一方,毕竟,那是自己所爱的人。

    于理,她应该站在林云蘅的一方,毕竟,当初林云蘅为了她,找了那么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沐晨有了选择。

    “云蘅别气了,无邪他,这也是担心我了,有些过头了。云蘅,你把可别因为这样,对我生气啊!”

    沐晨说得很是陈恳,现在,她只希望,林云蘅不要生气,不要因为这个事情,与她心生芥蒂,生分了才好。

    凌无邪对她是很好,不过她并不希望,当以后嫁给了爱情之后,会失去友情。

    虽然人常说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不过,现在,林云蘅和凌无邪还没有什么大的矛盾,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    凌无邪不可置信的看着沐晨,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现在沐晨和他已经是一家的了,却还要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他。

    嗯,没错,在凌无邪的心中,这是欺负,以大欺小,恃强凌弱,以多欺少。

    沐晨确实瞥了凌无邪一眼,没有一定点儿的舍不得的情绪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儿闹了,要闹,等回去了再闹,好么?你好歹也是凌家的少主,就不能有点正行么?”沐晨悄悄地传音给了凌无邪。

    不是她偏向林云蘅,而是这事儿确实是凌无邪做的不妥当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关心沐晨,我这样子没有理由的帮助她,你会很是怀疑,只是,谁说,帮助人就一定会有目的性的?

    那当初,沐晨在你受伤的时候,照顾着你,那也是别有目的的咯?

    林云蘅就是不爽了,这样的区别对待,是想要说什么么?

    想要说,自己就是一个小人?

    还是说,让自己离沐晨远一点?

    自己这是做错了什么?是不是,自己帮着沐晨,采集药草救下凌无邪,就是一件错事了?

    火药味这么的浓,现在,最开始的时候还分不清是个什么情况的沐晨,也算是在慢了好几拍之后,反应了过来了。

    凌无邪这是在无理取闹。沐晨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方。

    于情,她应该站在凌无邪的一方,毕竟,那是自己所爱的人。

    于理,她应该站在林云蘅的一方,毕竟,当初林云蘅为了她,找了那么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沐晨有了选择。

    “云蘅别气了,无邪他,这也是担心我了,有些过头了。云蘅,你把可别因为这样,对我生气啊!”

    沐晨说得很是陈恳,现在,她只希望,林云蘅不要生气,不要因为这个事情,与她心生芥蒂,生分了才好。

    凌无邪对她是很好,不过她并不希望,当以后嫁给了爱情之后,会失去友情。

    虽然人常说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不过,现在,林云蘅和凌无邪还没有什么大的矛盾,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    凌无邪不可置信的看着沐晨,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现在沐晨和他已经是一家的了,却还要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他。

    嗯,没错,在凌无邪的心中,这是欺负,以大欺小,恃强凌弱,以多欺少。

    沐晨确实瞥了凌无邪一眼,没有一定点儿的舍不得的情绪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儿闹了,要闹,等回去了再闹,好么?你好歹也是凌家的少主,就不能有点正行么?”沐晨悄悄地传音给了凌无邪。

    不是她偏向林云蘅,而是这事儿确实是凌无邪做的不妥当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萧疏便又开心了些,继而,又产生了一股深深地无力感,对自己的修为不够的无力,对自己现在的的状况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弱?

    要怎么样才能将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?

    萧疏陷入了这样的问题中了,就这样的,站在了林云蘅的身边,就这么的,想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云蘅这厢才与凌无邪交锋完毕,那厢,便发现了萧疏的出神。

    林云蘅:……

    虽然萧疏是她的师兄,可是现在,她一点儿也不想承认,好么?

    这样子,实在是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蠢的师兄?

    好在,凌无邪的注意力全都在了沐晨的身上,沐晨的注意力也是在凌无邪的身上,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注意萧疏,所以,现在,注意到了萧疏不正常的,只有林云蘅、看好戏的桦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戈晨。

    没错的,戈晨虽然已经有了现在这么大了,不过,他依旧保持着玄天宗的优良好习惯,那就是——看热闹。

    看热闹啊,那可是个优良的传统呢!

    被这样的传统包围着的“茁壮成长”的戈晨,自然也就觉得这样,其实并没有啥的。

    现在,戈晨看着萧疏吃瘪,那是巴不得的开心的呢!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抢走了自己的乖徒孙的臭小子呢!不吃点苦头,那也是说不过去的啊!

    戈晨这样子想着,顿时,心里又是平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,说些事情吧。”等戈晨回过神来,便看到桦一把拉过了萧疏,要将他带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什么转折?

    难不成,还将有一场大战不成?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戈晨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打起来好啊!打起来,待会儿让云蘅看到他们的真面目,就不会这么的纠结了。

    沉溺于兴奋状态中的戈晨,并没有注意到,林云蘅与沐晨、凌无邪那边已经是谈妥了,现在,正在用这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他。

    宛若一个……

    咳咳,林云蘅刚想到了一个形容词,然后就立即的被她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词,还是不能说的,目无尊长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了,确定林云蘅对自家的小妻子并没有什么企图,最终,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与玄天宗交恶,凌无邪便拉着沐晨,起身,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萧疏便又开心了些,继而,又产生了一股深深地无力感,对自己的修为不够的无力,对自己现在的的状况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弱?

    要怎么样才能将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?

    萧疏陷入了这样的问题中了,就这样的,站在了林云蘅的身边,就这么的,想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云蘅这厢才与凌无邪交锋完毕,那厢,便发现了萧疏的出神。

    林云蘅:……

    虽然萧疏是她的师兄,可是现在,她一点儿也不想承认,好么?

    这样子,实在是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蠢的师兄?

    好在,凌无邪的注意力全都在了沐晨的身上,沐晨的注意力也是在凌无邪的身上,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注意萧疏,所以,现在,注意到了萧疏不正常的,只有林云蘅、看好戏的桦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戈晨。

    没错的,戈晨虽然已经有了现在这么大了,不过,他依旧保持着玄天宗的优良好习惯,那就是——看热闹。

    看热闹啊,那可是个优良的传统呢!

    被这样的传统包围着的“茁壮成长”的戈晨,自然也就觉得这样,其实并没有啥的。

    现在,戈晨看着萧疏吃瘪,那是巴不得的开心的呢!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抢走了自己的乖徒孙的臭小子呢!不吃点苦头,那也是说不过去的啊!

    戈晨这样子想着,顿时,心里又是平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,说些事情吧。”等戈晨回过神来,便看到桦一把拉过了萧疏,要将他带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什么转折?

    难不成,还将有一场大战不成?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戈晨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打起来好啊!打起来,待会儿让云蘅看到他们的真面目,就不会这么的纠结了。

    沉溺于兴奋状态中的戈晨,并没有注意到,林云蘅与沐晨、凌无邪那边已经是谈妥了,现在,正在用这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他。

    宛若一个……

    咳咳,林云蘅刚想到了一个形容词,然后就立即的被她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词,还是不能说的,目无尊长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了,确定林云蘅对自家的小妻子并没有什么企图,最终,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与玄天宗交恶,凌无邪便拉着沐晨,起身,准备告辞。
    《云疏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