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九百九十三章:钓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强盗,土匪!”马向东愤怒地将手里的一叠卷宗重重地砸在大案之上,桌上的一些摆件,剧烈的抖动起来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喘着粗气,身子前俯,马向东逼视着坐在跟前纹丝不动的艾前:“这是**裸的敲诈,不要脸的勒索。”

    听着马向东的咆哮,艾前下垂的眼皮慢条斯理的抬了起来,似笑非笑地盯着马向东:“马相,这只是生意而已,何必动怒呢?生意不成,交情仍在嘛,您说是不是?”人、

    他慢吞吞的将被马向东拍散在桌面的纸张,一张张的收拾整齐,拿着就准备往怀里揣。这个动作,倒是让马向东一怔,脑子里立时便响起了闵若英只许谈判成功,不许失败命令。

    伸手,按住了艾前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是生意,那么你能漫天要价,我当然就能就地还钱对不对?”马向东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这桩生意,不还价。”艾前如同一只狡猾的鬣狗,已经找到了对手致命的弱点,正蓄足气力,准备一下子就爆了对方的菊,掏了对方的肛,哪有给对手讨偷还价的道理。

    马向东刚刚那个动作,已经充分地暴露了色利内荏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马相,这是垄断的生意,除了我们,再无二家。”他笑吟吟地看着对方:“而且我们的东西,也的确好,的确值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出一柄刀,凭什么值十五两银子?”马向东怒道:“十五两银子,我们自己可以打造三柄同样的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吧马相?”艾前大笑道:“我们的刀质量如何,我相信马相手里一定有相应的情报,这是我大明军队标配的环首刀,削铁如泥,楚国士兵装备的佩刀,在我们的环首刀面前,跟豆腐渣没有什么两样。战场之上,我们一柄刀,可以斩断无数柄你所谓的那种五两银子一柄的刀。所以,马相,贵有贵的道理嘛!认不识货,钱识货。”

    这种刀,马向东的确见过。艾前带来了样品,兵部武库的人也试过货,而且这种刀,他也从江上燕那五百名士卒身上都看到过。环首刀,明军标配,但不论如何,他也值不了十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楚国,却打造不出来这种锋利的钢刀。

    “这个连弩,你们居然要价两百两银子一台,你们怎么叫得出口这个价来?”马向东有气无力地道。

    “马相,这个弩机,可是我们大明的镇国利器啊!”艾前道:“他轻便,易于携带,不论是用于野战还是守城,都可以尽情地发挥他的功能。一台连弩机,就在您喘这几口气的当口,便能射出上百支弩箭,马相,您能想象这速度吗?你喘这几口气儿,楚军最好的弓箭手能射出几支箭?他们又能射几箭?啊,我知道,楚军也有连弩,不过楚军的连弩,一次只能发射三支,而且是同时发射出去的。其实不能叫做连弩。”

    马向东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们大明的连弩,不仅是步兵的恶梦,便是连骑兵,在他面前也都只能俯首称臣,马再快,也跑不过射出去的弩箭,只要在队伍之前,布上十来台这种连弩,便能让一个建制的骑兵队伍饮恨沙场,他们甚至连对手的边儿都摸不到。所以,他值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马相,我知道您又要说霹雳火了?你见过他的威力吧?您见过能迅速移动并且在移动之中投掷石弹的投石机吗?没有吧?这冲阵车,你难道就想象不到他们飞驰在原野之上,上面操控弩机的战士,疯狂的将弩箭向敌人倾泄吗?”

    艾前充满诱惑力的声音,在马向东的耳边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马向东颓然坐下,“我当然知道他们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马相,我大明有多少军队?加上所有的郡兵,有十万吗?没有!但我们在战场之上威风八面,先败秦风,再击齐国,邓朴声名赫赫吧,郭显成声震大陆吧?他们的下场如何?一个死了,一个输得险些连底裤都几乎没得穿?靠什么,当然是靠我们大明坚固而轻便的盔甲,锋利的武器以及各种独一无二的镇**器。当初皇后娘娘要求陛下将这些武器卖给楚国,陛下伉俪情深,自是无所有允,但下面可不是这种说法呢?不管是首相,还是兵部,当然还有军队,都是极力反对售出这些武器的。最后还是陛下强压了下来,这个价格,便是我大明的首辅与兵部尚书亲自订下来的。你如不买,倒是正合他们的心意了,在陛下面前,他们也交待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艾前坐直了身子:“说实话,下官我也不想卖。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:“谁又能知道,什么时候我们就成了敌人呐?”

    马向东怔怔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马相,现在大楚的形式,我想没有谁能比您这位首辅更加清楚了,可以说,大楚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。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倒下去。”艾前淳淳善诱:“程帅虽然在荆湖站稳了脚跟,但也仅仅是站稳了脚跟而已,要是一个不小心崴了脚,那可就大祸临头了。十几万东部边军呐,说没就没了,您说说,就算楚国马上招募军队,能将他们在短时间内训练成楚国东部边军那样的精锐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行的。可大楚要抵抗齐国的入侵,却又必须要靠他们,怎么办?人不行,当然是靠武器来弥补吗?马相,我直话直说,在短时间内,楚军是没有与齐人野战的能力的,防守就成了关键,所以,用着我们大明最为精锐的武器装备,又占着防守一方的优势,守住这大半壁江山终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来日方长,徐徐图之嘛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都对,我可是我们付不起!”马向东已经没有了与对手讨价还价的心思,上头皇帝压着要谈成,对手又摁住了大楚的死穴,就算是**裸的敲诈,那也只能受着。他发现,现在除了自己叫苦做低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说不定比怒发冲冠效果会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楚国之富庶,冠绝天下,别说是我们大明比不了,便是号称天下第一强国的齐国,在有钱方面,也不能与楚国相比,您要是说拿不出来,那可真是在逗笑了。”艾前似乎听说了一个了不得的笑话,大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拿不出来。”马向东摊了摊手:“这一场大仗,楚国动员了二十万大军,还有数十万民夫,一场持结大半年的战役,几乎要将国库掏空,如果打胜了,那自然一切都好说,缴获的浮财,土地以及其它财产,都能折现来补足军费,可惜我们失败了,败得很彻底,国库空了,十几万东部边军全军覆灭,难道不需要抚恤吗?东部六郡大量难民涌入内地,难道不需要安置吗?重建军队,不需要军费吗?”

    “说得倒也是啊!”艾前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马向东笑了笑,拍了拍面前那叠卷宗:“大明准备出售给我们的第一批武器,便高达五百万两纹银,你说,我拿什么付给你?”

    “东部六郡虽失,但毕竟还不是大楚的膏腴之地,马相,可以加税嘛,战争税,江南的那些土豪们拿得出来。”艾前出主意道:“加战争税,现在国难当头,每一个楚人都要勇赴国难,贡献一点银钱算什么?这个战争税一加,不就什么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税自然是要加上。大楚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加过税了,加一点也说得过去,但却不能完全将这些钱转嫁到老百姓头上去,要不然,外患还未平,内乱便又要起,那时候,就真是无可救药了。”马向东道:“我算过,所加的税费,只能够抹平这一次战败的创伤,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买你们的武器,而且这个生意,自然不是只有一笔,以后肯定还会有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一次只够大楚武装一支五万人的军队。依我想,五万人,肯定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人,就要五百万两,一个士兵就足足要花上一百两银子,你们大明的士兵都是如此吗?”马向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相,我们大明的士兵,一身上下,可还真不止一百两。”艾前自豪地道。大明的士兵,全身上下自然不止一百两,可他们除了全身上下的武器装备之外,还有许许多多其它的小玩意儿,小物件,必方说自备的一些伤药,一些特殊的装备等等。当然,艾前是不会告诉对方这些小秘密的。同样是一百两,但一个明军士兵所拥有的东西,可比楚军要多了不知多少出来。同样的,多了这些东西,在战场之上的生存率可就大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真付不起,所以艾大人,要么,允许我们欠款,要么,便是你们降价,给出一个合理的价位!”马向东摊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您是真为难啊!”艾前呵呵笑了起来,“那么马相,我来给您想一想办法,也许您用不着拿这么钱出来,甚至只需要拿很少一部分钱出来就能得到这些装备呢!”

    (最后多说两名吧,今天看了看书评,这段时间广告好多啊,不过还是看到了有个书友说显得比较散,没有中心,这里允许枪手辩解几句:马前卒的写作偏传统一些,而且不是单主线的,是好几天线索同时展开,最后向中心慢慢汇集,说实话这种写法有些难,而且不讨巧,从马踏天下的时候,我就尝试,但笔力不够,后来在跃马天下,我为王中,我一直在努力地锻炼这种写作技巧,但仍然不够成功,到了马前卒,自我感觉还是进步了不少的,至少到现在,还没有写崩。仍然是数条主线在向着中心慢慢汇集,当然,这种写作方法会使阅读显得困难一些,因为有些东西需要读者自己去体会。我也知道,这样的写法会使我流失不少读者,但我仍然会坚持。自我的提高,有时候对作者来说,也有一种别样的快感。)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