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百五十五章:涨死我了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拓拔燕带着慕容海等八百骑兵,在战场之上左躲右闪,如有神助,往往他刚刚率领这支骑兵某一个地方通过,这个地方随后就立马被明军给占领,他甚至率领这些人惊险之极的在两支明军合围的一霎那,从双方军队狭窄的战场缝隙之中穿过。~随~梦~小~说~щww~suimеng~lā

    连续数次之后,不但是慕容海,所有的骑兵都已经对拓拔燕佩服的五体投地,再也没有人对拓拔燕有丝毫质疑,而是紧紧地跟随着拓拔燕的战马前进,渐渐的,距离战场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原本锐金营的驻防地之上,果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拓拔燕勒住马匹,回望身后的战场,火光冲天,半边天空都被映得通红,虽然看不到映象,但震天的喊杀之声,即便站在这里,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拓拔将军,锐金营去了那里?”慕容海到了拓拔燕身边,问道。

    马鞭一指前方,拓拔燕道:“这还用说,当然是去了那里,堵截皇帝陛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从后面去给袭击他们,为皇帝陛下突围增加一丝机会?”慕容海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拓拔燕哼了一声:“慕容海,你要去死,我也不拦你,但你去之前,先问问这些弟兄们,愿不愿意跟着你一起去,反正我是不会去的。现在皇帝陛下那里,必然汇聚着明军的主力,谁去了那里,就是必死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慕容海听了这话,不由自主的回首看着周围的骑兵,所有人要么是低下头来,要么就是环顾左右,就是不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慕容海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,我也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拓拔燕哈的一声笑:“这不就得了,咱们好不容易从那个火坑里跳出来,再跳进去那就是脑袋进水了,我们走,离这里越远越好,天一亮,就跑不脱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拓拔燕拨马欲行,慕容海赶紧打马追上:“拓拔将军,咱们往哪里走?回北地四郡么?”

    拓拔燕冷冷地看着他:“我看你的脑袋是真的进水了,回北地四郡,找死么?咱们大军全军覆灭,接下来明军肯定要扫荡北地四郡,回到那里,能做什么?还是跟咱们的先人一样,缩回到大山里,再龟缩给上千年?那种苦日子,老子是怎么也不想过了。弟兄们,你们想过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死也不想回到山里去。”

    七嘴入舌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回哪儿,我们能去哪呢?”慕容海愁容满面,“这天下,那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?”

    拓拔燕胸有成竹地看着所有人,待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,这才道:“弟兄们,你们相信我不?”

    “当然信拓拔将军你,要不是你,我们此刻只怕早就死在战场上了!”众人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大家都相信我,那我就带大家去一个好地方,咱们去齐国,咱们去加入天下第一大国齐国的军队,凭咱们的能力,还不能出人头地么?”拓拔燕振臂呼道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哑然,没有拓拔燕期待的欢呼声,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拓拔燕。

    “拓拔将军,咱们都知道齐国是天下第一强国,可是咱们现在在正阳郡,隔着齐国不知有多远呢?怎么跑过去?难不成明人还能眼睁睁地看我们跑过去不成?”慕容海苦笑。“您这不是逗我们玩儿吗?”

    拓拔燕哼了一声,马鞭指着众人,特别是慕容海,在他的头盔上重重地敲了几下:“平素让你多认几个字,不肯,那些军报,情报,都不仔细看,一点都不了解形式。现在齐人正在攻打明国的沙阳郡知道不知道?咱们只要跑到沙阳郡,就能找到齐国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咱们怎么跑出这正阳郡呢?”慕容海扶正被拓拔燕敲歪的头盔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,明人正在围剿皇帝,咱们这几百人,他们顾不着,就算知道了,也当咱们是散兵游勇不会理会。所以咱们得抓紧时间逃跑,抢在明人之前,越过青铜峡,便能进入沙阳郡内,然后去打齐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明人在青铜峡有驻军,咱们可就上天无路了!”

    “我呸,你个乌鸦嘴,现在齐人猛攻沙阳,在这头,他们又集聚主力围剿咱们大燕,哪时来的这么多兵马?而且现在咱们也顾不得这么多了,怎么也得搏一搏,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只要闯过去,以后咱们就荣华富贵了。”拓拔燕激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即便去了齐国,也是人生地不熟,还不是要跟人打生打死挣口卖命饭。”慕容海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拓拔燕哈哈大笑:“怎么会呢?知道我以前是怎么因到大燕的么?我是跟着慕容靖大人救出了前越太子才回来的,慕容靖大人引开了敌人的大高手,这位前太子是我一路护送交到齐人手上的,知道那个齐国人是谁吗?他叫曹辉,在齐国位高权重,当时就力邀我加入齐国呢!只是那时候我一心想要报效大燕,所以才婉拒了他。只要咱们到了齐国,找到他,我保管兄弟们还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”

    “拓拔将军果然是交游广阔啊!”慕容海眼前一亮,“也是,像拓拔将军这种有本领的人,在哪里都能得到人赏识,拓拔将军,您以后可一直要多多照料兄弟们啊!”

    拓拔燕点头:“当然,到了齐国,你们是我的生死兄弟,不照拂你们照拂谁去,以后,只要你们跟着我,一切都保在我身上。现在我们走,抓紧时间,跑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八百骑兵,在夜色之中,迅速消逸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慕容靖被野狗,余秀娥两人死死的缠住,再加上和尚在一边骚扰,即便是边打边逃,但距离慕容宏的突围部队仍然是愈来愈远,再到吴岭带着上百名鹰隼也围过来,他心知自己今日已是逃脱无望了。

    杀上一个两个,倒也够本了,眼前数人,不管那一个都是秦风的心腹重将,不管杀了那一个,就足够让秦风心疼了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的慕容靖反而沉稳下来,不再逃跑的他,攻势反而不如先前凌厉了,而是耐心的与几人周旋,开始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加入战团的吴岭曾数次在死亡线上搏杀,见状心中已是明了,大呼道:“两位小心,此人要拼命。”

    他与和尚两人武道修为差了一些,只能在一边辅攻,却是插不进最中心的战团中去。

    余秀娥武道修为高,但这种生死搏杀经验却不多,但野狗却不同,吴岭在示警的同时,他也是心中明了。慕容靖的这种沉稳,只不过是最后搏命之前的蓄力以及寻找机会了。

    慕容靖的目标是余秀娥,野狗这样的怪胎很难杀,而且搏杀经验极其丰富,很难将其一击致命,但余秀娥不同,武功虽高,但一来是女子,二来这样的生死搏杀经验不足,凶猛有余而沉稳不足,正好可以诱杀。

    看似被杀得节节倒退的慕容靖终于觅到了机会,在硬扛了野狗一击之后,他身形一个踉跄,面对余秀娥是破绽大露,余秀娥根本就没有细想,结结实实的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刀光及体的瞬间,慕容靖身形暴涨,一手一绞一揽,铁指已是握住锋刃与刀柄的连接处,发力一声大喝,便将余秀娥拖向自己身前,另一拳痛击余秀娥胸腹。

    一边的和尚吴岭能清楚地看到这一切,但却无力施救,齐声惊呼。电光火石之间,野狗突然抛开了手中的大刀,纵身一扑,两臂箕张,双手竟然牢牢地抱住了慕容靖的腰身。

    慕容靖怎么也没有想到野狗竟然是这样的应对招数,他算着野狗会挥刀来砍自己,可即便一刀砍中了自己,自己这一拳也能击中余秀娥,一命还一命罢了。但野狗这一抱,却是让他重心移动,一拳击出,却是稍偏,擦着余秀娥的身子掠过,余秀娥死里逃生,脸色雪白的从两人身边一掠而过,连刀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野狗两手抱住慕容靖的腰身,两腿紧跟着也缠了上来,刚好慕容靖一发力,两人同时跌倒在地上,顿时便在地上翻滚起来,两个大高手,如同街头的地痞流氓一般打了起来,只不过两人所到之处,不管是什么都被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围观诸人面面相觑。两人在地上翻滚,慕容靖一拳接着一拳地击打在野狗的后背之上,想迫使野狗松手,野狗却是死死的缠住他,一口咬在慕容靖的脖子上,鲜血沽沽流出,死也不松口。

    吴岭几次举起长枪,却又无奈的放下,一枪下去,一个不好,就将两人都扎穿了,余秀娥捡回了自己的刀,举过头顶,却也是斩不下去。就算野狗铜皮铁骨,一刀斩不死,万一这一刀劈在他身上呢?岂不是帮了慕容靖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他们都毫无办法,其它诸人更是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连续翻滚了半柱香时刻,两人终于静止了下来,一点动静也无,吴岭向前跨出了一步,突然听到咕嘟一声,接着又听到咕嘟一声,仔细一看,却见野狗的喉头还在上下不停的耸动。

    “野狗还活着,慕容靖死了!”他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和尚,余秀娥一涌而上,和吴岭一起,好不容易的将野狗的手,腿从慕容靖身上瓣下来,将他架起来,野狗的眼神有些焕散,看着三人,突然打了一个饱嗝,“涨死我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一张嘴,鲜血如泉水一般狂喷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他是钢筋铁骨,但连续挨慕容靖这等高手的重击,受的伤又岂能轻得了?换作旁人,早就筋断骨折变成一摊烂肉了。

    “快叫医官!”余秀娥尖着声音叫道。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