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七百四十四章:兵甲之利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天色微亮,被踩踏的乱七八糟的草从里,到处都溅满了鲜血,六名秦国斥候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方圆数百米的地上,一只巨大的苍鹰正在地上抽搐着,石头咬着它的脖子,拼命地摆动着头颅,任由苍鹰巨大的翅膀呼扇着,它拖着这个大家伙向着他的主人靠近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lā .

    张虎在地上爬着,终于爬到了张龙的身边,凄厉的嗥叫着,摇晃着,用手拼命地捂着对方肋下那个恐怖的伤口,徒劳的想替对方止住那不停往外流的鲜血。

    张龙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,想要抬起手,却一丝儿力气也无,他能感到,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从他的体内溜走。

    “虎子,这一战,咱们两个,干掉了秦人六个斥候,够咱们吹一辈子啦!”他努力地想挤出一点点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能吹一辈子。张龙,你挺住,我这就带你回去。”张虎想将张龙驮起来,可他的一条腿折了,挣扎了几下,还是没有爬起来,不由得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脑袋,砍了他们的脑袋带回去,六个,加上我的两个,哈哈,这一次你有十个了,再加上先前的,你能策勋三转,够当校尉了,正儿八经的军官。”张龙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脑袋了,我要你活着。”张虎流泪道:“当不当官无所谓,张龙,你得活着,巧娘还等着你回去呢!”

    “巧娘归你照顾了。”张龙觉得身体愈来愈冷,“他娘的,太阳出来了,可是好冷,虎子,石头呢?”

    “石头,石头。”张虎拼命地喊着。

    石头丢掉了嘴里的猎物跑了过来,头上鲜血淋漓,一只眼睛只剩下了一个黑窟窿,跑到张龙的身边,伸出舌头,舔着张龙。

    “照顾好石头。”看着石头的眼睛,张龙痛心地道:“还有巧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死!”张虎紧紧地搂着张龙,号淘道。

    张龙只觉得眼睛越来越沉,“虎子,太阳没了吗?好冷,好冷呢!”声音愈来愈低。

    大地震颤,无边无际的骑兵从远方如同洪流一般漫延而来,张虎却如同一座石雕,紧紧地搂着张龙,石头闭着一只眼睛,依偎在张龙的身边,将头贴在张龙的脸上。

    于大步走了过来,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个小小的战场,六个秦兵斥候的尸体分布在四周,以二对六,全歼对手,这份战绩,足以自傲。

    随军太医小跑着过来,两个士兵从有些呆滞的张虎手中将张龙生生地瓣了出来,太医号了号脉,冲着于摇了摇头。站起身来走向张虎。

    张虎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地之上,任由太医给他正骨,上夹板,绑好,两个士兵将他扶起来,往嘴里塞药,喂水,他如同一个死人一般,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牺牲的就地下葬,做好标记,打赢了这一仗,再一起运回去。”于道:“受伤的马上送往后方,哦,张太医,请您把这只狗也看一下,它可也是我们骑兵营的一个战士。”

    见惯了生死的于,很快就收拾起了震憾的心情,因为接下来,这样的场景,将会无数倍的被扩大,身后,数千骑兵将士还有多少能够回去,他心里一点儿也没有数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场恶斗,让他平添了更多的信心。斥候向来是军中翘楚,以二对六,对方全死,自己这方一死一伤,算是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秦国骑兵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了回去,翻身上马,马鞭指着前方,“骑兵营,前进!”

    秦国大营,邓朴看着摆在面前的几副盔甲和刀枪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前方斥候之战,我方吃亏得紧。”邓素有些恼火,“我已经损失了两百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些武器了吗?”邓朴从地上拾起一根马槊。“马槊,你现在用的就是这种武器,放眼我大秦全军,马槊一共有多少?”

    邓素苦笑:“二哥,这你也不是不知道,马槊这玩意儿,一般人怎么玩得起?全军上下,不过十几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十几支?”邓朴挥了挥手里这杆缴获的马槊,“明军一个小小的斥候士兵,手里拿着的就是马槊,这样的马槊,一共缴了有几十支吧?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这玩意儿在明军那里是标配。”

    邓朴的脸色很黑,随手将马槊插在地上,手上微一加力,马槊立时弯曲,随着手上力量的加大,弯曲的弧度愈来愈大,但马槊却仍然没有断。手一松,一声轻响,马槊又恢复了原状。

    不言声的从大帐旁的兵器架上取下一支秦军标配的铁枪,插在地上,力使其弯曲,只是稍稍用力,啪的一声,枪杆已是从中一断为二。

    丢掉了断枪,邓朴又捡起一柄环刀,轻轻一挥,嚓的一声轻响,插在地上的半截枪杆又断了一截。

    邓素脸色很不好看,邓朴却并没有停下来,拔出断枪,扎向地上的明光凯,他并没有用上内力,全凭臂腕力量,铁枪刺在凯甲之上,居然向旁一滑,只在凯甲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,换了马槊,同样的力道刺向旁边站着的一名士兵,卟的一声响,尖刃当即刺穿了这名士兵的凯甲,直到挨到肉才停了下来,那名士兵已是吓得名无人色。

    丢掉马槊,邓朴低沉着声音道:“不是我们的士兵不勇敢,也不是明军士兵有多强,实在是双方的装备差距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邓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大战,没有你想得那么轻松。”邓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三弟,你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打这一仗了吗?明国,现在虽然还只是一只小老虎,但已经长出了獠牙,现在已是如此,如果让他们再顺利展几年,这天下,还有谁人是他们对手?再过几年,当其冲受害的就会是我们秦国,所以折断他们的翅膀,是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了。以前我们没有机会,但这一次,大好的机会就摆在我们面前,这一战,如果我们输了,那用不了几年,大秦就有亡国之虞。”

    “明国与我们,关系其实还挺好的。”邓素讷讷地道。

    “昏馈!”邓朴冷喝道:“国与国之间,向来没有永恒的友益,只有永恒的利益,今天他与你好得蜜里调油,明天就有可能大兵压境,齐国也正是看到了明国的威胁一天比一天大,这才会悍然出兵,于我们而言,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邓素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了,二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探得的情况如何?”邓朴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活捉了他们几个斥候,也审出了一些东西。秦风御驾亲征,但兵马并不多,矿工营五千人,一个骑兵营五千人,这个骑兵营战力如何还不清楚,但装备肯定是极好的。另外就是秦风的烈火敢死营三千人,一共一万三千人。从北地四郡方向调过来的洪水,巨木两旗,正在向我们这里靠拢,但我想,他们赶不上这一场大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军行军度极快,这两个战营也必须得有人监控。”邓朴微眯着眼睛:“戴叔伦从肖锵那里回来了,不用指望肖锵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混帐。”邓素怒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还真怪不得肖锵,或者他比我们更渴望能出兵,但老天爷不作美,永平那边,阴雨连绵不断,他的军队被困在有凤县的大山里,进退两难。”邓素摇摇头,“所以这一战,就只有你的二万重骑加上一万步卒,三万人,二比一的兵力,我们获胜的机率仍然占上风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二哥又何必亲自到此?您要寻机去杀秦风,实在没有这个必要。”邓素道。“大军之中想杀死一国皇帝,难度太大了一些。二哥,您是邓氏的定海神针,可不能出一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邓仆摇摇头: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我不想秦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最后胜利的果实却都归了齐人,我不认为明军能在丰县顶住齐人的攻势多久,沙阳一旦失守,齐人长驱直入,明国半壁江山便没有了。我们动作一慢,到时候便只能喝残羹剩饭,那我们图什么?可如果能杀了秦风,明国必然土崩瓦解,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,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士兵。邓素,这一次邓氏是孤独一掷,赢则赢得所有,输,就会输掉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可能输?”邓朴昂起头,“胜利一定属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做好一切准备吧,这一仗,会是你沙场生涯之中最难打的一仗,除了胜利,我们没有第二选择。”邓朴的手在地图之上缓缓移动着,最后定在了一个地方。“横甸,这是我们双方的战场。”

    明军,烈火敢死营。秦风的手指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,用力的敲了敲:“从双方斥候交锋的密度以及我们从对方斥候那里获取的情报,横甸,将是最后决战的场所。”他扬起头,遥看着秦军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来吧,就在这里,让我们来决定,大明和秦国,谁将国运久长!”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