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afa888bet

第六百四十四章:竹海笛声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,李挚脸上的潮红渐渐褪去,一张嘴,一口浓如墨汁的黑血喷出,击打在小溪边上的一块岩石之上,竟然生生地将石头击出一个大洞。{随}{梦}小说 щww{suimеng][lā}』』 缓缓纳气如丹田,体内紊乱的气息总算是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大帅,您好些了吗?”卞梁在一边忧心忡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不到哪里去。出雍都之时,与邓朴打了一场,现在又与贺人屠打了一场。”李挚道:“虽然都击败了他们,但也受了不轻的伤。毕竟都是宗师境界,实力在哪里摆着呢!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不都是仗着李帅您不会把他们怎么样,这才敢上来挑衅。”卞梁愤愤不平的道:“如果真是放开手脚,公平较量,他们哪里还有性命在?”

    李挚微眯起了眼睛,淡淡地道:“这世间哪来的真正的公平?先前邓方所说的,你也听到了,这几十年来,我对他们邓氏就公平了?这几十年来,邓氏英才辈出,实力稳步渐长,而卞氏,却沉浸在了纸醉金迷之中,被酒色财气快要掏空了底子,卞梁,你自己算算看,这几十年来,真正成气候的卞氏子弟有几个?邓方说他们这二十年来战死在边疆的邓氏子弟有一百余人,让我很惭愧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卞梁脸红耳赤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邓朴出雍都与我一战,是为了出气,出一口恶气。”李挚叹息道。“但凡卞氏的真正实力还能与邓氏相抗衡,又如何会出得这样的下作之计,居然想着去刺杀闵若兮?当真是异想天开。就算贺人屠没有跟在闵若兮的身边,你们就能刺杀得了她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想办法,却只想着去如何削弱对手的实力,这让我很失望。”李挚失望地摇头道:“邓方今天还说了,我还能撑大秦几天?其实也没有说错,如果这样下去,等我死了,你们终究不是邓氏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帅春秋绵长,必然长命百岁。”卞梁道。

    李挚冷笑:“然后才护佑你们卞氏几十年?这是最后一次了,如果你们还是这个老样子,那还不如让邓氏把你们吞了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也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,邓氏掌权,说不定就又是一番气象。”

    听得李挚这番话,卞梁惊得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的尾巴不是那么好容易处理的,不管是邓氏哪边,还是明国那边,都还有一大揽子的事情要做。不管怎么样,这一次皇室也好,还是你们卞家也好,终是要大出血的。不管是安抚明国,还是安抚邓氏,这都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帅!”卞梁低道。

    “天快要亮了,小憩片刻,再赶路吧。”李挚摆了摆手,横卧在溪边,闭上眼睛,不再理会卞梁。

    盘膝坐在李挚身侧,卞梁又哪里睡得着,心思百折几回,将李挚的话翻过来倒过去,嚼了又嚼,实在摸不清李挚所说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之中,似乎刚觉睡去,耳边却已经传来了李挚轻微的咳嗽之声,慌然睁开眼,却见李挚已经在掬水洗着脸,见他醒来,李挚道:“洗一把脸,袋子里有干粮,吃几口,我们便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李帅!”卞梁不敢多言,胡乱洗了一把脸,从袋子里拿了一张大饼,还没有吃完,看见李挚已经收拾妥当上路了,只能提起袋子,紧紧地跟上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李挚看着远处横亘着的一座山峰,“翻过柔云峰,便算是出了边军掌控的范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李帅,这柔云峰以竹出名,有驰名天下的竹海之景。”卞梁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可没有机会欣赏了。”李挚摇了摇头,“大好河山啊,卞梁,一着不慎,我们输掉的就是这大好江山,邓氏势强,卞氏再不奋起直追,终有一天,秦国失去了稳定的权力制衡,内乱必起,内乱一起,山河焉保?”

    “大帅说得话,我都记得了。”卞梁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们能记得。”李挚道:“不然终有一天,你们会在秦国烟消云散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不要以为站在皇帝一边便会一直长盛不衰,当你不能再帮到皇帝的时候,你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已经上到峰顶,身处竹海之间,眼前除了清清的绿竹,几乎再不见他物,便连头上,遮天蔽日的竹叶亦几乎将天空遮住,偶有晨阳透过竹叶的缝隙照射下来,形成一道道彩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既有碗口粗细的丛竹,也有细手拇指的金竹,一眼望过去,便能分辩出数十种竹子生长在这片竹海之中,风吹竹啸,阳光也随着竹叶的起伏腾挪而忽隐忽现,树梢上头,鸟儿叽叽喳喳,一片详和宁静之态。

    似乎是受到了这片静谧的影响,两人都不再言事,脚步也刻意放得轻了一些,生怕一脚踏得重了些,便让这丝气氛被破坏掉。

    一声悠扬的竹笛声在林间响起,笛声宛转,与林间鸟儿相合,与山风相合,与竹叶摇动的声响相合,似乎这笛声,本身便是这片竹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呼到笛声,李挚踏出去的脚步骤然凝在了半空,这一步,迟迟没有踏出去,脸上露出苦涩之色,看向竹海深处,好半晌,那一脚才轻轻落下。

    不见人影,唯闻笛声。李挚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竹梢之间的鸟儿仍然在欢快的歌唱,竹梢亦在随风摇晃,阳光依然随时会从风挪开的竹叶空之中照射进来,但卞梁却是神色大变,全身骨骼啪啪作响,双膝微屈,两臂屈肘向上,似乎在竭力抵抗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挚仰天长啸,啸声响彻竹海,破开竹梢,惊飞群鸟,笛声亦骤然拔到最高点,却戛然而止,与李挚的啸声同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卞梁如蒙大赦,脸色一片惨白,一个踉跄,险些便跌倒在地上,短短的一瞬间,他已是汗透重衣。

    喘匀了一口气,前方的竹林丛中,缓步走出来一个人,青衣束身,青带束,手持一根翠绿色的竹笛。

    “万剑宗主,毕万剑!”李挚的脸色显得很悲苦,看着对方,却又有恍然大悟的神色,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李帅,我昨夜便已到了此处,准备送你一程。”毕万剑看着对方,道。

    李挚低头思索了片刻,抬起头来,看着对方:“这个局是谁设得?老夫佩服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李帅可能不信,是昭华公主,也就是现在大明帝国的皇后娘娘。”毕万剑微笑道:“本来只是觉得有一线希望,没有想到最后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娃娃!”李挚叹了口气,“倒真是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毕万剑郎声笑道:“昭华公主出身皇家,饱览群书,掌控大楚集英殿多年,李帅如果仅仅把她看做是一个金枝玉叶,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,那可是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设下一个局,希望我来自投罗网,抱着成亦欣然败亦喜的心态,我却果然来自投罗网了。”李挚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李帅,你不来,卞梁会被送到雍都,秦国将大乱,你来了,便不能活着回去了,你死了,秦国自然亦是大乱。正如李帅所言,成亦欣然败亦喜。”毕万剑微笑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卞梁听得心惊肉跳,直到此时,他才终于明白,所有的一切,原来都只是为了引出李挚,他们的目标,从来都是李挚,他们要杀了大秦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毕万剑,万剑宗主,世人相传,他是如今天下,仅次于四大顶尖高手之下的第一人,更有说法是他的实力根本就不下于这四大顶尖高手,只不过一直避世不出,所以名声远远不如上面四位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有把握留下我?”李挚淡然道。

    毕万剑看着对方,“九成机会。李帅,我昨夜就到了这里,万亩竹林,十里剑阵,如果李帅身上无伤,你我五五开,但你如今连遭两创,你我便成了九一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邓朴也好,贺人屠也好,连接向我起挑战,就是为了为今日作下铺垫。”李挚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毕万剑点了点头:“所以我很抱歉,在这一件事上,我很卑鄙。但没有办法,因为杨致,我欠了闵氏一个大人情,不得不还,今日如果你死在我手上,回到万剑宗,我便会封剑。”

    “一成机会么?”李挚淡淡一笑,手一伸,搭在了身边卞梁的肩上,毕万剑脸露讶色,却没有丝毫动作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卞梁就像是一个气球一般,瞬间澎涨,在他还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丝惊讶之色的时候,便已经炸了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“万里黄沙万里烟!”毕万剑嘿然道:“久闻李帅在千里大漠之中悟出的这独门心法的威力,今日有幸能睹真颜,能生死一搏,不亦快哉。只是有些奇怪,如果李帅能与这卞梁配合起来,应能多上一丝胜算。”

    李挚摇头:“算上他,这一场战斗,我顶多只有二成胜算,那还不如没有,因为我准备逃,带上他便是累赘,但留下他让他落在你手里,最终还是会酿成大乱子,所以还是死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李帅要不战而逃?”毕万剑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觉得我有几成能逃出去?”李挚问道。

    毕万剑歪着头,似乎当真在用心的思索,“李帅想丝毫无损的逃出去,一分希望也没有。即便李帅愿意付出代价,也不过三成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三成,已经足够!”
    《马前卒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dalibormatanic.com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